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Delta變種病毒持續肆虐 英國宣布延後解封1個月

疫情趨緩之際 犯罪升高成為全美城市面臨新問題

紐時記者直擊中國遠洋漁船艦隊

中國上百萬人依靠捕魚為生。(取材自中新網)
中國上百萬人依靠捕魚為生。(取材自中新網)

海洋資源減少,漁船卻越來越多?紐約時報一名記者深入西非和北韓海域,直擊中國遠洋漁船艦隊不為人知的現況。

中國漁船成群前往日本海漁場。(中央社/非法海洋計畫提供)
中國漁船成群前往日本海漁場。(中央社/非法海洋計畫提供)

政府補貼 漁船遍各地

根據紐約時報記者爾比納前往西非等地調查報導指出,在北京當局的補貼等政策助長之下,日漸壯大的中國漁船,正從西非到北韓海域淘空漁業資源並釀出國際紛爭。

日本海域先前出現有森森白骨的「幽靈船」,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調查稱,這是因不敵中國漁船非法捕撈,不得不鋌而走險追逐魷魚群而被困海中餓死的北韓漁船及漁民。「幽靈船」引來的國際關注未歇,爾比納的調查再揭露了中國遠洋漁船不尋常的作業實錄。

根據中央社取得爾比納的調查內容,擔任華府非營利組織「非法海洋計畫」(Outlaw Ocean Project)主任的爾比納,去年隨甘比亞海警在距離西非海岸約160多公里的外海執法約一周,期間逮捕的15艘違反勞務和非法捕魚外國船中,僅一艘不是來自中國。他也登上一艘南韓捕魷漁船,看到24艘掛中國國旗的漁船縱隊進入北韓海域,公然違反聯合國制裁。

爾比納表示,到今年夏天,有超過340艘中國漁船出現在生態敏感的厄瓜多加拉巴戈斯群島海洋保護區附近。此前三年,一個中國小型船隊曾在這裡被查扣,當時船上共起出約300噸非法捕撈的魚類,包括錘頭雙髻鯊等瀕臨滅絕的魚種。

調查指出,中國有大約20萬到80萬艘漁船在全球各地,由於受政府補貼,漁船數量成長和活動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管理。而漁船增加也可能與中國漁船肩負著地緣政治以及確保中國14億人口的能源與糧食安全,且隨著美國海軍撤出西非與中東海域,中國正擴大自身的漁業及海軍力量有關。

中國沿岸海洋資源因過度捕撈和工業化而減少,也使船隻被迫到更遠處捕撈。北京當局表示目前約有2600艘遠洋漁船;根據美國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一份報告,排名第一的中國漁船數量,規模是第二到第五加起來的三倍。

「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組織(AMTI)主任波林說,若無大規模補貼,中國遠洋漁船根本不會有如今在南海那麼大規模的船隊。專精中國漁業政策的華盛頓大學教授馬洛瑞表示,過去20年,中國已花費數十億美元補貼漁業。

過度捕撈 漁業難永續

調查稱,2018年,全球漁業補貼總額估計為354億美元(約2419億人民幣),中國就占72億美元,這些錢的用途包括補貼漁船更換新引擎,拖網漁船採用更耐用的鋼製船體,同時在漁場駐紮武裝安全和醫療船,讓漁船能在海上停留的時間更長,相對來說,僅有小部分補貼用於船隻退役。中國漁民也受益於政府主導的捕魚情報,有助他們找到最多漁獲的海域。

專家表示,只要金援船隊過度捕撈,就不可能有永續漁業。聯合國糧農組織(FAO)追蹤商業魚類資源,已有90%被過度捕撈,這意味已超出可永續利用的能力,其中包括全球前十大重要的商業魚種。

美國地理學會駐會探險家沙拉2018年發表在「科學先端」雜誌的一份研究指出,中國絕非唯一補貼漁船的國家,因為若無政府補貼,全球超過半數的漁業都不會有利潤。

爾比納在調查中稱,補貼不只加速漁業資源耗盡,且可能使全球海上漁船過多,導致惡性競爭、領土糾紛,以及開發新魚區產生的非法捕撈。而根據漁業和水產養殖顧問公司「海神水資源管理公司」去年的報告,中國在非法、未通報和無管制捕撈的全球指數都高居榜首。

為回應來自海洋保育團體和外國政府與日俱增的壓力,北京當局近幾年開始加大對船隊控制,例如2016年時中國公布5年計畫,要在2021年前把遠洋漁船數量控制在3000艘以內。但保育人士和漁業專家仍覺不夠。

加拿大卑詩大學海洋漁業研究所國際研究計畫「我們周遭的海洋」主要調查員鮑里說:「我相信中國是認真想限制遠洋船隊作業,但能否嚴格執行又另當別論,跟西方國家管理自己的船隊相比,我不認為他們管得動自己的遠洋船隊」。

養殖漁業 破壞食物鏈

隨著買得起更多海鮮的中產階級迅速增加,中國在2015到2019年之間,將水產養殖業的補貼增加逾2.5億美元,以降低對野生魚源的依賴。但新的問題又來了,大部分魚塭仰賴國外或國際海域捕撈的魚種製作高蛋白魚粉當飼料,一條養殖的鮪魚送到市場前,可能需要吃掉其重量15倍的野生魚類所製成的魚粉。

為滿足魚粉和魚油需求,中國漁業當局於2015年稱計畫將南極磷蝦捕撈量從3.2萬公噸增加到200萬公噸,但承諾會避開生態脆弱區域。南極磷蝦是鯨魚的主要糧食資源,保育人士擔心如此的大量捕撈會引發連鎖效應。

海洋保育人士警告,製作大量魚粉所導致的非法捕撈、破壞海洋食物鏈、助長遠洋漁產枯竭等現象,不僅削弱了較貧窮國家所賴以維生的蛋白質資源,造成毀滅性的環境後果,海上越來越多漁船所帶來的漁場爭奪、衝突,恐破壞各國之間的關係。

2016年10月,中國漁船在黃海撞沉南韓海洋警察廳巡邏快艇後逃逸,一個月後,南韓海警在同一海域針對進入南韓海域非法捕撈的中國漁船開火。同年,阿根廷聲稱對一艘闖入阿根廷海域非法捕魚卻不理會巡邏艇警告的中國漁船開火,漁船進水翻沉。

2019年,阿根廷海警公布視頻並稱,一艘中國漁船闖進阿根廷專屬經濟區非法捕撈又不...
2019年,阿根廷海警公布視頻並稱,一艘中國漁船闖進阿根廷專屬經濟區非法捕撈又不理會驅離,阿根廷海警最後對漁船開火警告。(視頻截圖)

「民兵」漁船 釀國際糾紛

印尼、南非和菲律賓近期也有與中國漁船衝突的案例,其中大部分與中國漁船捕撈魷魚有關。波林則稱,部分中國漁船被派至衝突海域監控,有時威嚇及衝撞其他國家的漁船或執法船艦,這些漁民的功能實為「民兵」。

除補貼遠洋漁船,調查指出,中國還有獎勵船隻在南海爭議海域作業的「現金打賞」方案,藉此凸顯中國的主權。衛星照片顯示,中國漁船經常在南海的爭議海域南沙群島附近成群結隊,但並非在捕魚。波林說,這些漁船與其他國家漁船發生衝突,掩護中國在島礁興建軍事據點。

爾比納並在調查中指出,最近發現近800艘中國拖網漁船在北韓海域非法捕魚。他認為,中國捕魷船大規模在禁止水域驅離船身較小的北韓漁船,這可能也造成日本海70%魷魚種群的消失。

爾比納聲稱,他為此付費搭上一艘南韓的捕魷船,當夜目睹將近24艘懸掛中國五星旗的漁船排列成縱隊,由南韓海域進入北韓海域,沒有一艘有開船隻定位收發器,但開收發器是進入南韓海域必須遵守的規定。

爾比納等人尾隨拍攝後,其中一艘中國漁船大聲鳴笛並放閃光警告,接著突然衝向爾比納所乘的船,距離一度不到30英尺,他還記得南韓船長一邊轉向以避免碰撞,一邊喃喃自語:「他們果然來真的。」

日本海岸近年不時出現「幽靈船」,有調查稱這些都是來自北韓的漁船。(中央社/非法海...
日本海岸近年不時出現「幽靈船」,有調查稱這些都是來自北韓的漁船。(中央社/非法海洋計畫提供)

中國 南韓 北韓

下一則

北京遇今年以來最嚴重沙塵暴 早晨猶如黃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