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球確診破6042萬例 死亡逾142萬

最高法院裁決 禁紐約州疫期限制宗教活動 巴瑞特投關鍵票

中國外賣騎手 困在系統裡

外賣小哥在路上狂飆搶時間。(取材自人物雜誌)
外賣小哥在路上狂飆搶時間。(取材自人物雜誌)

「2公里,30分鐘內送達」手機配送系統裡傳來的指令,讓餓了麼騎手朱大鶴握著車把的手出汗。他在北京跑外賣兩年,相同距離最短的配送時間是32分鐘,但從那一天起,兩分鐘不見了。

一位在重慶專跑遠距離外賣的美團騎手發現,相同距離內的訂單配送時間從50分鐘變成了35分鐘,3公里內最長配送時間被壓到了30分鐘。這讓他不得不在路上催快車速,讓自己不會因為超時而接獲投訴。

搶快 怕超時被投訴

人物雜誌一篇「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的文章訪查外送員被時間追趕的困境,為了衝高接單率,平台系統透過精準演算法與大數據,要求騎手越來越快。有騎手在網上形容「送外賣就是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

報導說,在美團,這個實時智能配送系統被稱為「超腦」,餓了麼則為它取名「方舟」。系統有能力接連不斷地吞掉時間,對於締造者來說,是AI智能算法深度學習能力的體現。

金壯壯做過三年的美團配送站站長,他清晰地記得,2016年到2019年間,他曾三次收到平台加速通知。2016年,3公里送餐距離的最長時限是1小時,2017年,變成了45分鐘,2018年,又縮短了7分鐘,定格在38分鐘。據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全行業外賣訂單單均配送時長比3年前減少了10分鐘。

騎手們永遠也無法靠個人力量對抗系統分配的時間,一位住在松江的上海騎手說,自己幾乎每單都會逆行,他算過,這樣每次能節省5分鐘。另一位上海的餓了麼騎手則做過一個粗略的統計,如果不違規,他一天能跑的單數會減少一半。

一位湖南的美團騎手說,準時率低於98%一單扣一毛錢,低於97%一單扣兩毛錢。這不就是逼著騎手們加快速度嗎?畢竟,一單中的一毛錢對於他們來說,差很多很多。

智能 規畫最優配送

超速、闖紅燈、逆行……在中國社科院助理研究員孫萍看來,這些外賣騎手挑戰交通規則的舉動是一種逆算法,是騎手們長期在系統算法的控制與規訓之下做出的不得已的勞動實踐,而這種逆算法的直接後果則是外賣員遭遇交通事故的數量急劇上升。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總隊數據顯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賣騎手傷亡。同年,深圳3個月內外賣騎手傷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個月間查處騎手違法近萬次,事故196件,傷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個騎手因違法傷亡。2018年9月,廣州交警查處外賣騎手交通違法近2000宗,美團占一半,餓了麼排第二。

外賣騎手,已經成為最危險的職業之一。

深圳熊警官時常出現在外賣騎手車禍現場,他發現所有騎手摔倒後的第一反應,都是趕緊爬起來,去看外賣灑沒灑、打電話給客人解釋超時原因。時間不斷的在追逐這群小哥,人身安全永遠都不是他們的重點。

2019年,在ArchSummit全球架構師峰會上,美團配送技術團隊資深算法專家王聖堯介紹智能系統,從顧客下單的那一秒起,系統便開始根據騎手的順路性、位置、方向決定派哪一位騎手接單,如果一位騎手背負5個訂單、10個任務點,系統會在11萬條路線規畫可能中完成萬單對萬人的秒級求解,規畫出最優配送方案。

但在現實中,一場大雨就能毀掉最優配送規畫。

湖南美團騎手庚子遭遇過一個可怕的雨夜,那天他背了十幾單,箱子塞滿了,車把也掛滿食物。路太滑了,他摔倒了好幾次,他迅速爬起來繼續送,直到凌晨兩點半,他才把手上所有訂單全部送完。幾天後他收到了當月的工資條,數字居然比平時低很多,因為大雨那天他送出的很多訂單都超時了,因此,他被降薪了。

大風天氣並伴有揚沙的北京街頭,外賣小哥騎行時貨箱被大風吹落。(中新社)
大風天氣並伴有揚沙的北京街頭,外賣小哥騎行時貨箱被大風吹落。(中新社)

逆行 導航常有的事

為了讓騎手更專注地送餐,這個智能系統會最大限度地取代人腦,幫騎手規畫多個訂單的取送餐順序,並為每一單提供送餐路線導航,騎手只需要根據系統的提示去完成,也同時承擔被帶入歧途的風險。

貴州騎手小刀在知乎發帖稱,美團有引導騎手逆行的情況。他做了半年騎手,已經遇到過好幾次指引他逆行的導航。其中一次是送餐去一家醫院,正常行駛需要掉頭,而美團導航上的路線則是橫穿馬路後逆行,根據他提供的截圖,逆行路線接近2公里。

小刀說,如果有過街天橋,系統導航會讓你從天橋過去,包括不允許電動車上去的天橋。還有圍牆,它會讓你直接穿牆過去。

美團技術團隊在2017年年底一篇介紹智能配送系統優化升級的文章中,也提到了成本。該篇文章指出,優化算法讓平台降低了19%的運力損耗,過去5個騎手能送的餐,現在4個騎手就能送了。最後,文章的結語指出效率、體驗和成本,將成為平台追求的核心指標。

每一個騎手要自己在安全和收入之間衡量,為了職業體驗短期加入騎手的微博博主曹導點出騎手們的困境,所有外送平台都在追逐利益最大化,最後,它們都把風險轉嫁到了最沒有議價能力的騎手身上。 

在大雨中送餐的外賣騎手。(取材自人物雜誌)
在大雨中送餐的外賣騎手。(取材自人物雜誌)

困境 你不幹有人幹

華中師範大學社會學者鄭廣懷提出下載勞動的概念,騎手們通過下載app進行工作,表面上,這個app只是一個輔佐他們工作的生產工具,但實際上,騎手們下載的則是一套精密的勞動控制模式,在這套模式下,他們看似用更自由的方式在工作,但同時卻遭受著更深切的控制。這種勞動模式的特點則為強吸引、弱契約、高監管以及低反抗。

作為長期研究外賣騎手職業困境的社會學學者,孫萍在調研的過程中發現外賣員每跑一單的數據都會被上傳到平台的雲數據裡,作為大數據的一部分。系統要求騎手越跑越快,而騎手們在超時的懲戒面前,也會盡力去滿足系統的要求,數據是算法的基礎,它會去訓練算法,當算法發現原來大家都越來越快,它也會再次加速。

騎手這一行,很多人來來去去,明知道逆行、違規風險,但他們還是一次又一次在路上狂飆,「你不幹,有的是人來幹」。 

綜合媒體報導,「外送員困境」在網上引發熱議,網友評論,這是「企業剝削、人命不值錢、演算法壓榨、科技讓生活不美好」的結合,「顧客吃的每份午餐都是帶血的外賣」,更多網友留言,希望平台能給外送員更多時間。

對此,餓了麼宣布盡快發布新功能:在結算付款的時候增加一個 「我願意多等5分鐘/10分鐘」的小按鈕,並會對歷史信用好、服務好的優秀藍騎士,提供鼓勵機制。美團則是給騎手留出8分鐘彈性時間,在騎手等候延遲的電梯及遇到惡劣天氣時,系統會延長騎手的配送時間,甚至停止接單。針對寫字樓、醫院等特殊場所存在的進入難、找路難等問題,美團將鋪設智能取餐櫃。

平台的善意回應引起網友的質疑「多5分鐘可能用來接新的訂單」、「平台就可以決定延長外送時間」。央視主持人白岩松認為解決這個問題,要靠平台和監管,不能「甩鍋」消費者。一旦消費者很溫暖選擇可以多等5到10分鐘,外賣小哥便先選擇送其他客戶,最後再次出現越寬容、越溫暖的人越吃虧的現象。

美團袋鼠造型的黃色耳朵,多數騎手都不願意戴上這對耳朵。(取材自人物雜誌)
美團袋鼠造型的黃色耳朵,多數騎手都不願意戴上這對耳朵。(取材自人物雜誌)

中國 公安 北京

上一則

神修復!陝西出土東漢青銅「搖錢樹」站起來了

下一則

認罪?豪辯?任志強北京受審 傳出2個版本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