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羅德島州安靜社區爆該市最大槍擊案 九人受傷

解除危機…「殖民油管」遭攻擊數小時後就付500萬贖金

日本記者見證中式抗疫

抵達大連機場時,穿著白色防護衣的工作人員為旅客貼上識別號。(取材自推特)
抵達大連機場時,穿著白色防護衣的工作人員為旅客貼上識別號。(取材自推特)

一位日本記者在大連市被隔離14天後,搞懂了抗疫,對中國人的印象也為之改觀。他希望有更多的外國人,在進入日本14天後,也能像他愛上大連一樣,這樣愛上日本。

日本「西日本新聞」的中國總局長坂本信博,日前赴北京擔任新職。他將自己在2020年8月11日從東京前往大連並在當地隔離兩周的經歷,寫成「特別報導」並在報上連載。

中國的人民日報等媒體也轉載了他的文章。觀察者網報導,坂本信博以一雙好奇的眼睛,對中國邊檢海關及隔離點的觀察細緻入微。通過坂本信博輕鬆、平實的文字,許多中國讀者發現,原來自己眼中看來稀鬆平常的「中國式抗疫」舉措,在這個外國人眼中是如此奇特。

報導說,由於對大規模、有秩序的隔離舉措缺乏了解,坂本信博一開始帶著「預設的立場」,將隔離寫成「軟禁」,「警察24小時巡邏」認知為「警察24小時監視」。但在真正與隔離點的工作人員打交道之後,坂本信博被深深感動,最後對中國醫護人員產生了由衷的敬佩以及好感。

觀察者網編譯了坂本信博在大連隔離14天經歷的部分文章,採用文中原本「日本記者視角」的第一人稱呈現,保留坂本信博的文風。文章摘錄如下: 

憂軟禁 隔離地點未公開

14天的隔離生活開始了。一開始,我最關心的是,我到底要被帶到哪兒去啊。隔離點沒有公開,我問了(工作人員)也沒告訴我。

入國審查結束後,我被帶到機場內的某個窗口,工作人員首先詢問了我的國籍。會說日語的政府人員告訴我,似乎是想把日本人集中在一處隔離。

就算帶著家人,成年人原則上來說也是一人一間。但是,如果提前和日本駐中國的使館商量過的話,似乎可以安排入住那種互相之間可以「串門」的房間。

登記好聯繫方式後,等著被叫到名字,然後工作人員把我帶上了公車。乘客座與駕駛座之間,圍著一圈塑料膜。室外溫度是29度,車內有些悶熱,但為了防止感染,空調與窗戶都沒有打開,跟蒸桑拿似的。

似乎是為了防止境外輸入,一個60多歲的日本男性也跟我坐同一車。他嘟囔著:「日本政府的(抗疫)措施真的沒問題嗎?我感覺從危險的地方來到了安全的地方。」

坐上車後,也沒人告訴我目的地,簡直是一趟「神祕的旅途」。大概30分鐘後,車在某海邊的度假旅館停下了。

「只有現在能盡情呼吸外面的空氣了吧,」車上乘客們一邊攀談著,一邊深呼吸。

嚴防疫 地板消毒3天才乾

在進入旅館前,穿著防護服的醫療人員給我們發了體溫計,讓我們註冊微信,加入微信群。

隔離者全部註冊了微信,我們必須每天早上、下午各一次(在群裡)上傳體溫檢測結果,各種聯絡均是在群裡進行。無需多說,前提是所有人都有智能手機。我真切感受到了中國智能手機的普及率之高。

此後,我們在(酒店)前台支付了14天的住宿費、餐飲費用,一共7000元(人民幣,以下同),算下來每天500元。

在旅館前台,坂本信博看到貼著各種各樣的隔離中的注意事項。工作人員穿著防護服。(取...
在旅館前台,坂本信博看到貼著各種各樣的隔離中的注意事項。工作人員穿著防護服。(取材自推特)
坂本信博的隔離客房。浴巾等都是兩套,有24瓶500毫升的瓶裝水,房間裡放著除蟲劑...
坂本信博的隔離客房。浴巾等都是兩套,有24瓶500毫升的瓶裝水,房間裡放著除蟲劑等用品。(取材自推特)

在我正要前往房間時,前台工作人員對我說,「在沒有指示之前,不要離開房間。警察24小時巡邏。如果被發現了(離開房間)隔離時間會加長。」人生中第一次「軟禁生活」就這麼開始了。

旅館入口處貼著「污染區」的紙張,大理石的走廊噴了很多消毒液,幾乎要讓腳底打滑。電梯裡配備著按樓層用的一次性紙巾。同樣是「防止輸入」,跟出發前日在東京成田機場駐的旅館是另一種感受。

旅館內有一處入口貼上了一張標語,上面寫著「污染區」。(取材自推特)
旅館內有一處入口貼上了一張標語,上面寫著「污染區」。(取材自推特)

進了房間也是一樣(驚訝)。地板上噴了巨厚一層消毒液,甚至讓我擔心「這不會漏水嗎」。3天後,地板才徹底乾燥下來。

房間裡配有24瓶500毫升的飲用水,驅蟲液,毛巾等用具是兩組。隔離期間,自己的衣服、包括毛巾當然都要自己洗。後悔沒帶洗衣劑、掛衣繩之類的東西。

各個房間裡配備的垃圾袋上,印著「醫療廢物包裝袋」、「警告!感染性廢物」的字樣。我再次認識到了這個事實——現在的時間點,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外來者,對於中國人來說,是一種「危險的存在」。

應對快 溝通全使用微信

隔離期間,必須在微信群裡匯報體溫,要直接發送體溫計的照片。如果有人匯報遲了,會有「請按時報告體溫,否則將延長隔離時間」的警告。

第一天隔離的傍晚,房間裡的鈴響了,還有人敲門。門口傳來「請不要馬上開門」的聲音。過了一會,我再開門,門口的台子上放著盒飯。在走廊另一頭,我看到推著車子、在噴了消毒液的濕滑地面行走的工作人員的背影。

我一邊感謝著「不可或缺的工作人員」,一邊吃著配餐,裡面有豬肉炒蓮藕、芹菜炒豆皮、水煮花生、炒青菜等。蔬菜真多,我對中國料理的印象改變了。早飯基本是粥、肉包子、花捲,水果也有。

坂本信博在推特曬的隔離點配餐。(取材自推特)
坂本信博在推特曬的隔離點配餐。(取材自推特)

我還在微信群裡額外追加了菜和喝的,還有零食等等。前台人員使用翻譯軟件,給我回覆著不那麼地道的日語,但他們回微信的速度很快,各種應對也很快。

14天孤獨的「軟禁生活」。但是,我不止一次地感受到那些工作人員的存在,他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在現場一絲不苟地工作著。

「祝您工作順利!」隔離結束啦,我對中國的工作人員產生了好感。

我以為在旅館隔離誰也見不到呢,結果收到了「做抗體檢測,收費」的微信群消息,穿著防護服的兩位女性來收錢了。

隔離第4天,早上8點,旅館的庭院被「禁止通行」的帷幕給隔出,我們就在這檢查。久違地出門了。夏日陽光有些炫目,天空藍得讓我眼睛發痛。我們這些一起隔離的日本人,之前只能通過微信群聯絡,現在終於碰面了,雖然戴著口罩。大家排隊等待採血時,聊得很嗨。

暖人心 醫護專業令敬佩

最高氣溫30度。那天,我們58個檢測對象大多穿著短袖短褲,著裝很清涼,但兩位醫療人員穿著白色防護服、戴著護目鏡。汗濕透了他們的樹脂手套。(採血持續了)約一個半小時,我對專心工作的他們很欽佩。

採血工作人員在大熱天穿著防護服。(取材自推特)
採血工作人員在大熱天穿著防護服。(取材自推特)

女性的護士去詢問了帶著小孩的隔離者,安慰著因為注射而哭鬧的孩子。國家不同、政體也不同,但人還是一樣的溫暖。

隔離第11天,我接受了入境以來的第二次核酸檢測。順便一提檢測費用,抗體檢測142元,核酸檢測95元。各種檢查結果的報告在隔離結束後發給我們,記者們都是陰性。

到了隔離第15天的早晨。醫護人員發來了消息,「今天隔離正式解除。感謝你們14天親切的態度,祝你們工作順利」,「全體工作人員祝賀你們隔離解除」。

在前台,我拿到了在中國旅行必須的隔離解除證明書。怎麼搞的,有種拿到畢業證書的感覺。

隔離期間,我讀了有關中國的書,學了漢語,寫寫稿子。這段時間,我熟悉了這裡的氣候呀、飲食生活、通訊環境,這是我在中國的工作與生活的「軟著陸」,對我來說是很有收穫的一段時光。隔離的地區、設施也很好,但對我來說,因為那些熱心的工作人員,我對中國人的印象變好了。

我在想,日本的政府、旅館,是如何接待在日本隔離的外國人的呢?如若不是新冠疫情,今年夏天,東京奧運.殘奧會會讓日本沸騰吧,肯定能讓世界體會到東京的熱情。我希望有更多的外國人,在進入日本14天後,也能愛上日本。

中國 日本 微信

下一則

主人去世5年 忠犬「天天原地等」 街坊感動:把牠當鄰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