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法醫:心臟病和毒品並非佛洛伊德直接死因

滴滴出行傳秘密遞交美IPO申請 估值有望達千億美元

中國「吃播」真人秀 「空巢青年」的安慰劑

飯點時間,老婆、兒子和女兒圍繞餐桌在鏡頭前一起吃飯。(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飯點時間,老婆、兒子和女兒圍繞餐桌在鏡頭前一起吃飯。(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前言:一桌美食,可能會加速一段感情升溫,也可以促成一單生意。但是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居住,不想一個人出門吃飯的心情,讓吃飯從線下轉換到線上。「吃播」真人秀,讓屏幕那端那一個人,化解空巢青年的孤獨感。

吃播這種形式已經被很多電商公司作為營銷的重要渠道,吃播也成了一種職業。2020年...
吃播這種形式已經被很多電商公司作為營銷的重要渠道,吃播也成了一種職業。2020年4月9日一個玉米電商公司的主播在直播吃糯玉米。當地是中國糧經作物主產區,盛產優質大豆、玉米。(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王琳面前擺了將近20個餐碟,裝著糯米雞、口水雞、燉肘子、大豬蹄、一大份烤鴨、梭邊魚、荷葉雞、牛排飯、鍋包肉、肉餅等17份菜。盤子太多,擠滿了6人座長桌,這是她一個人一頓飯的食量。

王琳(化名)是一位吃播博主,在網上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小豬豬特能吃」。但她的外形卻和「大胃王」反差很大,娃娃臉,丸子頭,個頭不足1米6,體重46公斤。

她受邀來到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食堂錄製吃播視頻,對著鏡頭,她夾起一大塊肘子,放進嘴裡,大口吞咽,好吃到直點頭。食量過大,周圍的員工都忍不住回頭注目。有人在視頻的彈幕裡計算,她身後共有四群人吃了飯離開。最後,食堂空無一人,她將所有的餐食吃盡,連米飯也伴著肉汁一掃而光。視頻播放後,彈幕也異常熱鬧,人們點評著對每道菜的看法。

替代性滿足 看她吃 我舒服

吃播,是一種吃飯類的「真人秀」,2010年在南韓流行起來,隨後傳到日本和中國,進而風靡全球。吃播結合了吃和播兩層含義,在直播中,主播一邊吃著超大份的食物,一邊跟觀眾互動。

吃播的流行,源自於「空巢青年」的需求。南韓學者洪世京(Seok-Kyeong Hong)曾在研究中提到,因為南韓的現代化發展和高學歷人群增多,單身家庭成為了南韓最常見的一種家庭類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搬離了原生家庭,獨居,且晚婚。該學者統計,2015年,南韓單身家庭比重為27.1%,預計2035年,該比例將超過三分之一。

吃播便在孤獨感中應運而生。它像是為獨居者奉上的一劑良藥——當你可憐巴巴在狹小的臥室裡吃著泡麵,沒關係,屏幕另一端還有一個人陪著你,他/她大口咀嚼著美食,表情認真且享受,向你傳遞著一個信號,孤獨的人不可恥。

在中國,年輕人也面臨著同樣的壓力。由於減肥和保持身材等原因,他們完全不能夠放開胃袋胡吃海塞,各種高熱量又美味的食物最多用筷子夾一點點嘗嘗味道,大部分時間都屬於吃不飽的狀態。這種情況下看吃播,盯著主播把一桌子想吃又不能吃的東西全部津津有味地倒進肚子裡,精神上會產生一種滿足感,就如同自己把東西吃進去了一樣。

2017年底,王琳開始做吃播。她認為網友愛看她的吃播,也是尋求替代性的滿足,看她吃飯,心理舒服。也有人跟著她探店打卡,尋找美食。今年疫情下,王琳不能自由出門探店,只能在家烹飪美食,東北的鍋包肉、日式蛋包飯、地鍋雞甚至自製漢堡,吸引了一批粉絲學做飯。

但是,多樣的菜品、驚人的食量,還無法傳達吃播的所有魅力。如果在深夜,你戴上耳機,點開一個關於炸雞的吃播視頻,牙齒咀嚼脆皮發出的「喀滋」聲、吞咽聲、碳酸飲料打開時的「滋滋」聲,瞬間充滿耳朵。

「視覺和聽覺雙重刺激,感官被帶動起來,口水就控制不住了,看他們吃比自己吃還要香。」一位看吃播成癮的網友感慨。

王琳在某網站上的吃播視頻,彈幕也異常熱鬧,粉絲紛紛發表評論,分享各自的感受。(取...
王琳在某網站上的吃播視頻,彈幕也異常熱鬧,粉絲紛紛發表評論,分享各自的感受。(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光吃不夠味 還要分享感受

人們總是拿色香味俱全來稱讚美食,隔著屏幕,除了色澤,聲音更容易喚醒人們對美食的想像。因此,主播們會刻意地放大進餐的聲音和食物的特寫。南韓知名的吃播博主Boki,甚至專門在飯桌下放置了兩個話筒。

早期做吃播,王琳來到餐廳,點上六、七道菜,總是拍全景,拍出一個人吃下所有菜品的壯觀場面。但做主播時間久了,王琳發現,把鏡頭對著食物拉近,吃飯時將食物夾到鏡頭前來個特寫,效果更好,「鏡頭能捕捉到我的面部表情及食物的樣子」。

南韓的吃播主播一般不說話,突出吃飯的聲響。中國的吃播主播更樂意分享自己的感受。「我喜歡掰開了揉碎了,給大家介紹明白,這道菜到底什麽味道,值不值得吃,外面的皮酥不酥,是豬肉餡還是牛肉餡,發麵還是死麵,大蔥還是小蔥,而不是簡單的一句好吃。」王琳說。

這不禁讓人想到日本深夜劇「孤獨的美食家」,從2012年開播至今,連續8季在豆瓣的評分都超過9.0。

之所以能引起觀眾的共鳴,片頭的解說或許提供了最佳答案:「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幸福地填飽肚子,在那短暫的時間裡,他變得隨心所欲,自由自在,不被任何人所打擾,無所顧慮地大快朵頤,這種孤高的行為,正可謂是現代人被平等賦予的最佳治癒方式」。

他們直播帶貨,吃得開

阿寶和大多數主播不同,她不化妝,不開美顏,頭髮隨意紮起。(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阿寶和大多數主播不同,她不化妝,不開美顏,頭髮隨意紮起。(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二寶媽 接受粉絲點菜

阿寶今年36歲,已婚,二女兒去年出生。因為疫情的影響,今年3月起原本探店做美食視頻的阿寶,開始在抖音做起了美食類直播。開直播一個月後,她就積攢了不少粉絲,品牌廠商找上門,讓她帶貨。

每天晚上9點半到12點,她打開直播軟件。她計畫吃火鍋,便把菜單發在兩個抖音粉絲群,問大家,粉絲們七嘴八舌點菜,阿寶照著大家的需求備好食材,晚上對著屏幕邊聊邊吃。一場兩個小時的直播,阿寶總要吃上兩碗粉。粉絲還喜歡看她吃紅色的食物。火鍋便是最受歡迎的品類之一,一大鍋紅油,咕嘟咕嘟地沸騰。粉絲聽著吃飯的聲音,分泌口水,看著火辣辣的食物,隔屏感受美食的刺激和安慰。

阿寶的粉絲,多是和她一樣年紀的已婚媽媽。每到深夜她們打開直播與阿寶聊天,有的人甚至得看著手機入睡。也曾經有人看直播,對阿寶惡言攻擊,「你都這麽胖了還吃」、「你老公不嫌棄你嗎」?人們質疑吃播的核心觀點總是女性要保持身材,不應該在晚上吃這麽多。「這是一個很可悲的現實,大多數女性會因為別人怎麽看她,而選擇減肥,而不是發自內心地想做這個事情,所以她們會痛苦。」阿寶說。

舒宗兵為粉絲推薦家鄉特產,並介紹做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舒宗兵為粉絲推薦家鄉特產,並介紹做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重慶漢  順便教家常菜

41歲的舒宗兵是重慶萬州人,過去16年間,他輾轉酒店、飯店做廚師,近些年自己開始獨立經營著一家小餐館,在女兒所在的小學對面賣學生餐。疫情突至,餐館無法營業,他便全職做起了直播帶貨,成為一名美食類的主播。

每天下午6點左右,他把手機鏡頭對準灶台做家常菜。怎麽做當地特色萬州烤魚,或者只是豆角肉末這類簡單的菜色,他詳細拆解步驟,讓屏幕另一端的粉絲也能在自己家裡動手操作。

舒宗兵的直播間家常又溫馨, 一家人圍繞餐桌一起吃飯。有人看著舒宗兵一家人, 發彈幕說,「我在外面打工,看到你們吃飯,我想家了」。

吃播是舒宗兵直播帶貨不可或缺的環節,它連接著粉絲,吸引著他們經常回訪。粉絲們總是會問他,今天該吃什麽,做什麽菜。他喜歡推薦應季的家常蔬菜水果,幾乎每個人都能很容易買到,通過這塊屏幕,傳遞著一個小城市普通人的平凡與快樂。

南韓 疫情 中國

下一則

考第1被質疑作弊溺亡 13歲安徽女遺書寫「受夠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