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移民成大選焦點 拜登、川普將罕見同日訪問德州邊境

中美直航將增至每周至少80班 洛杉磯或成增班重點

中國男子登珠峰失溫至幻?距山頂僅100米 死前曾扔掉氧氣罐

5月17日早上8時53分,唐斌成功登頂珠峰。(取材自封面新聞)
5月17日早上8時53分,唐斌成功登頂珠峰。(取材自封面新聞)

8848.86米,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海拔,也是無數攀登者魂牽夢縈、渴望征服的高度。5月17日早上8時53分,中國登山者唐斌沿著珠穆朗瑪峰南坡路線攀登,成功站上了世界之巔。而就在唐斌圓夢珠峰的第二天,中國登山者陳學斌卻倒在了登頂的路上,生命永遠定格在了珠穆朗瑪。

封面新聞引述尼泊爾媒體報導,尼泊爾今年共發放了478張登山許可證,為過去70年之最,其中,中國公民申請許可證的人數最多,共有97人,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階還出現了「大堵車」。與之相對應的,是截至5月19日,今年春季登山季,已經有9名登山者在珠峰遇難。

「像一場夢一樣。」5月21日,結束攀登珠峰的42天之旅,唐斌回到了成都。家人和朋友們在機場拉起橫幅迎接,橫幅上寫著「登世界之巔,賞峰尖之美,圓心造之夢,受人間極苦,終王者歸來」。

報導指出,在唐斌成功登頂珠峰的第二天,同樣來自中國的登山者陳學斌,卻遺憾倒在了距離珠峰頂100米左右的地方。

唐斌和陳學斌不在一個隊。據唐斌分析,攀登過程中出事原因有很多,第一是自己有先天疾病,到了高海拔才體現反應出來;第二是氧氣耗盡,夏爾巴沒有氧氣了;第三是自己體力不支;第四是在繩索上面發生滑墜,出現了意外。

據尼泊爾媒體報導,陳學斌在倒下前的最後時刻,曾扔掉護目鏡和氧氣罐,因此有登山者認為,陳學斌可能是出現了失溫致幻。

與陳學斌一同攀登珠峰的一位登山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陳學斌)還沒登山前,在C3、C4(營地),他就說眼睛難受,其實就是雪盲,也有可能眼壓不太好。」

與陳學斌不屬同一登山隊的另一名登山者,曾在登頂後下撤途中,看到陳學斌的冰爪勾在打過結的繩子上,「那個位置是南峰下來的第一個繩結點,他倒掛在那,已經沒有生命特徵。」

尼泊爾旅遊局局長卡提瓦達曾向媒體透露,已有463名登山者申請到了今年春季攀登珠峰的許可證,這些來自65個國家的367名男性和96名女性,將在最適合攀登的5月中旬挑戰世界第一高峰。這些挑戰者中,來自中國、美國的登山者居多。

當時曾有專家表示擔憂,如果登山者全都集中在同一時段從大本營出發,或將重現2019年的「珠峰大堵車」。當時,有多達320人擠在「死亡區」排隊登頂,最後造成多名攀登者喪生。

與陳學斌同行的一名登山者受訪時表示,在海拔8700多米的地方,「他(陳學斌)戴著氧氣面罩,一呼氣就會把眼鏡霧化,再加上零下幾十攝氏度的低溫,立馬就會結冰,必須用手不停去搓。當時,陳學斌重新戴呼吸面罩,戴帽子、護目眼鏡。短短一分多鐘,後面堵了幾十個人。」

唐斌表示,他在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階,也被堵了將近兩個小時。他指出,這種「堵車」給登山者造成的風險非常大。首先是「堵車」人不動,在氣溫攝氏零下45度的環境下,「我自己嚴重凍傷,就發生在這裡。」同時,「堵車」會耗費很長的時間,增加氧氣用量,「很多人堵在這裡,就把氧氣耗費了。第三就是路太窄,增加了滑墜的風險。」

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階出現「堵車」現象。(取材自封面新聞)
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階出現「堵車」現象。(取材自封面新聞)

低溫 機場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醜聞發酵 杜旭東祝壽電詐犯 新劇遭AI換臉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