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車禍統計 布魯克林日落公園72分局轄區最危險

紐約法拉盛農曆新年遊行 1月21日登場

夢醒天安門:趙紫陽秘書鮑彤逝世 軟禁一生的「罪犯編號8901」

圖為2015年,鮑彤在家中拿著趙紫陽的照片合照。(美聯社)
圖為2015年,鮑彤在家中拿著趙紫陽的照片合照。(美聯社)

「順黨者生,逆黨者亡,從來都是如此。」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已證實於11月9日,90歲高齡病逝。鮑彤與趙紫陽都是中共改革派的代表人物,1989年天安門學運時,鮑彤因為反對武力鎮壓、同情學生立場而遭到中共內部權鬥整肅,被無預警逮捕後送入秦城監獄,罪犯編號「8901」,成為當時第一個最高級別的政治犯。儘管1996年刑滿出獄,但鮑彤仍被軟禁於北京、長年處於監視之下,直到晚年離世。

鮑彤出生於1932年,祖籍浙江海寧,在上海成長、就學。1949年正值國共內戰的動亂之際,就讀上海南洋中學的鮑彤擔任學校的學生會主席,並且和許多當時追求社會進步的青年學生一樣,在號召改革的思潮下選擇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往後鮑彤的人生,就一路進入到中共組織部裡,也歷經了文化大革命的下放時期。

趙紫陽(左)與鮑彤(右),兩人在1989年學運爆發之前的合影。(路透)
趙紫陽(左)與鮑彤(右),兩人在1989年學運爆發之前的合影。(路透)

熬過文革的瘋狂,1976年之後鮑彤仍在黨內活動,轉任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政策研究室等職位,1978年鄧小平提出著名的改革開放之後,中國政治經濟的風氣有所不同,鮑彤也就在這樣看似「煥然一新」的背景下,在1980年被任命為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

當時的中國,正是由「三駕馬車」拉出的時代新幕——掌握軍權槍桿子的鄧小平、政治上要撥亂反正的胡耀邦、以及推動經濟改革的趙紫陽——儘管這個時期被外界認為是中國展露自由曙光、最接近自由改革的時刻,但中共權力內鬥與派系矛盾,仍使得中國政治走回舊時代的老路,也種下了後來在面對天安門民主運動時的悲劇因子。

因為1989年胡耀邦之死,掀起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一系列抗爭和示威集結。做為中共自由改革派的代表,趙紫陽與鮑彤對學生的訴求和示威表達同情,然而當時廣場上的學生,可能也無法看見事件背後最深的一層:中共正處於鄧小平與改革派趙紫陽、反改革派陳雲的激烈派系鬥爭,六四事件就成為中共元老的角鬥場。

同情學運的趙鮑二人,被鄧小平視為政治路上必除的阻礙,在1989年5月19日清晨,趙紫陽親赴天安門廣場向學生溫情喊話,呼籲眾人結束絕食回家,「你們要冷靜想一想今後的事,有很多事情總是可以解決的...希望你們早些結束絕食,謝謝同學們。」趙的最後勸說無用,卻也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在世人面前講話——不久後趙紫陽就被軟禁,鄧小平親手封殺改革派的勢力。

1989年5月19日清晨,趙紫陽親赴天安門廣場向學生溫情喊話,呼籲眾人結束絕食回...
1989年5月19日清晨,趙紫陽親赴天安門廣場向學生溫情喊話,呼籲眾人結束絕食回家。(美聯社)

趙紫陽消失在權力的舞台後,做為貼身秘書的鮑彤也無法獨善其身。1989年5月28日,鮑彤在北京被無預警逮捕,在沒有罪名、甚至也沒有逮捕令之下,送入專門關押政治犯的秦城監獄,當時鮑彤的罪犯編號是「8901」,推估應該是1989年的第一個秦城政治犯,而就鮑彤身為中共中央委員和總理政治秘書要職的身份來說,也是當年最高級別的政治犯。

鮑彤被關期間,先後被免除了中央委員職務、黨籍也被開除,1992年又以「泄露國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鮑彤7年有期徒刑。直道1996刑滿獲釋,鮑彤仍被軟禁於北京的住所,持續到晚年離世。

趙紫陽、鮑彤先後被軟禁,中共改革派勢力的政治路也走到了盡頭,最終無法阻止六四天安門廣場上的鎮壓慘劇發生。此後鄧小平的權力愈加穩固,鮑彤2018年在接受李南央(前毛澤東秘書、同為改革派的李銳之女)替《紐約時報》的專訪時說道:

「很多人都認為鄧小平那樣幹是要保黨、救黨,所以要鎮壓學生。這是個誤區。

保黨,不對!鄧小平是要保他自己,保證他死後中國不出赫魯雪夫,讓他身敗名裂。為了這一點,即使把黨打得稀巴爛,用黨的名義向老百姓開槍,他也在所不惜。就是這麼個問題。「六四」是鄧小平為了他自己的利益,由他個人決定,由他個人發動的一次以群眾為對象的軍事行動。」

鮑彤始終認為,鄧小平就是趁著天安門學運藉機搞垮趙紫陽,從而鞏固自己的派系,也避免了重蹈蘇聯批鬥前朝元老的老路。鮑彤雖然長期遭到北京當局軟禁,不過不時仍有機會向外媒表達意見,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優遇」;鮑彤也透過外媒的專訪,除了天安門事件的回憶之外,也對時政發表迂迴的批評。

鮑樸在Twitter上對外證實:「先父鮑彤,慟於2022年11月9日7時08分安...
鮑樸在Twitter上對外證實:「先父鮑彤,慟於2022年11月9日7時08分安然離世。距生於1932年11月5日,享年90歲。」圖為2008年,被軟禁的鮑彤在北京的家中揮手。(Getty Images)

例如2012年鮑彤接受《德國之聲》的訪問,就直言中國應該參考台灣民主化的經驗,陸續開放黨禁、報禁,逐步走向民主改革。「我主張和平改良,我反對革命。中國兩千多年以來,沒有一次革命是成功的。...革命讓全民付出代價,結果是以暴易暴,對勞苦大眾有什麼好處?」

「開放黨禁和報禁,打開總閘門,活水所到之處,一切皆活,好整以暇,從容不迫,水到渠成,有條不紊,用不著害怕什麽暴民政治無政府主義,也用不著去支付這筆學費那個代價了。」

對中國和六四的批判,加上鮑彤身份的敏感,每逢六四週年的時候,被軟禁的鮑彤就會「被旅遊」,強行由官方帶離北京。一方面顯示了中共的嚴密防堵和掌控力,另一方面卻也透露出中共對於舊朝元老、天安門事件的心理忌憚。

儘管鮑彤曾經冀望中國還有改變的機會,但是在2019年六四天安門30週年時,鮑彤向《自由亞洲電台》如此表示:

「六四以後,中國的改革就死掉了,政治改革也死掉,經濟改革也死掉。」

自由改革的夢,在天安門後已經破碎。鮑彤的一對兒女鮑樸、鮑簡,皆已離開中國定居生活,關於鮑彤的生活動態,也常常是透過Twitter、以及鮑樸的第一手訊息對外透露,鮑樸也是在Twitter上對外證實:「先父鮑彤,慟於2022年11月9日7時08分安然離世。距生於1932年11月5日,享年90歲。」

在鮑彤逝世後,目前中國的微博「鮑彤」是無法搜尋的屏蔽詞彙,微信上也只能找到無關痛癢的歷史舊文,而中國當局並未發表任何看法。

中共 天安門 六四

上一則

中國甘肅2高中生隔離期間下樓 竟被學校開除學籍

下一則

珠海航展「嬌點」23歲飛行員被網民大讚實力顏值並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