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訂購292架空巴 波音成美中關係緊張犧牲品

「末日博士」:停滯通膨型債務危機將至 股市恐跌50%

「婚戀網站」快走入歷史…中國年輕人更愛社交?

一名網友在瀏覽一家婚戀網站。(取材自荊楚網)
一名網友在瀏覽一家婚戀網站。(取材自荊楚網)

曾經在中國一時蔚為風潮的婚戀網站正在逐漸走入夕陽,同時,新一代中國年輕人的婚戀觀正在改變,應運而生的社交平台也愈來愈推陳出新。

2021年12月初,澎湃新聞報導,婚戀網站「世紀佳緣」普遍發現電話銷售員在管理後台侵犯用戶隱私的行為,銷售人員甚至可以在後台查看用戶單向發出的聊天內容,以及透過查看用戶瀏覽內容,達到精準投放廣告的目的。

這引起主管機關注意,並約談如百合佳緣、我主良緣、珍愛網、壹嘉緣等多家婚戀網站。

不過,此事卻沒有在中國社會間引起太多討論,連批評都很少。海克財經報導說,這代表「年輕人已經不care相親網站了」。

報導說,有著224.6萬粉絲的世紀佳緣,微博零回覆早已是常態。珍愛網面臨相同窘境,如果哪天的微博有五人回覆已算不錯。整個行業嚴重缺乏關注,是因為相親網站本身早已令用戶失去了信任感。

從曾經的「中國相親第一股」世紀佳緣開始,中國婚戀網站的最大收益轉為人工紅娘服務,然而,相親網站承諾完整查核的的VIP高價紅娘服務,近年來頻頻發生個資外洩、欺詐等糾紛,飽受詬病。

2010年,江蘇台電視相親節目「非誠勿擾」開播,又擴大了相親市場。「非誠勿擾」是當年最流行的相親節目,它的主要收視對象是1980年後出生的中國單身青年,以及他們的父母。

不過,隨著千禧世代進入適婚年齡,傳統觀念正遭受衝擊。報導說,關注自我的價值觀、加上社會競爭愈發激烈,不斷追高的結婚成本,使新的世代結婚意願減弱,結婚年齡逐漸加大。

據中國民政部歷年公布的民政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05年,20至24歲人群占結婚登記人數比重為47%,此後15年,這一數字不斷下滑,到2020年變成了18.6%。25至29歲人群已成為結婚主力。

結婚人數也在減少。中國婚姻登記人數自2013年達到1346.93萬對後,連續7年下降,2020年婚姻登記人數已滑落至814.33萬對,創下2003年以來新低。

結婚的人少了,「適齡」也變得沒有標準。另一個變化是,很多年輕人認為結婚並非人生唯一選擇,也有年輕人選擇不結婚。相較10年前流行的「剩女」一詞,「婚女」和「單女」成為網上頻繁出現的新標籤。

熱播幾年之後,「非誠勿擾」這類電視相親節目也逐漸離開舞台中心,取而代之的是戀愛綜藝實境秀;比起正經八百的線下交友配對,陌生人社交軟體及各類新型交友平台,成為當代年輕人的主要選擇。

這些軟體強調創新,從聲音、圖片、影片、直播等各角度切入展開社交模式。傳統交友平台,用戶相親交友成功後一般會離開平台,且不再回來,陌生人社交軟體除了算法配對功能,另有「廣場」功能,只不過內容全由陌生人發的訊息構成。

用戶公開的照片、聲音、影片、文字都在「廣場」傳播、張貼,也可以觀看其他陌生人的,這增強了用戶對產品的黏著度。在社交軟體上互動,線下約見,已成不少用戶的使用日常。

不過,這類陌生人交友軟體難以避免地發展為「約砲」軟體,形象逐漸敗壞的同時,平台也正思索轉型,洗去汙名。

交友軟體「陌陌」創始人唐巖曾表示,點對點的、異性社交從2、3年前就已經不是陌陌發展重點了,陌陌當前著力發展泛社交和泛娛樂。今年,陌陌在APP界面中新增加了「小宇宙」功能,除了發布和聊天外,另有連麥和隨機回答網友問題的功能,希望擴大平台面向,轉型為娛樂社交軟體。

配合當代年輕人喜好,婚戀與社交的界線愈來愈模糊,此時還沉溺於人工紅娘模式中的傳統相親網站,似已成為明日黃花。

曾經在中國一時蔚為風潮的婚戀網站正在逐漸走入夕陽。(取材自微信)
曾經在中國一時蔚為風潮的婚戀網站正在逐漸走入夕陽。(取材自微信)

微博 個資外洩 隱私

上一則

虎頭帽、雪花中國結、限定口罩…盤點北京冬奧特色周邊

下一則

冬奧「特許翻牆」? 北京接待大堂可外連YouTube、FB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