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停了航班但病毒已入侵 英國發現2例Omicron感染

各國嚴防Omicron變異株侵襲 入境管制一次看懂

終結土豪婚?中國試辦婚改實驗區 想矯正「天價新娘」

中國整改之風吹進婚姻嫁娶的民俗生活,今年4月開始推出試辦「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要遏止民眾結婚的鋪張浪費、惡俗婚鬧、以及漫天開價的聘金嫁妝。(取材自微博)
中國整改之風吹進婚姻嫁娶的民俗生活,今年4月開始推出試辦「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要遏止民眾結婚的鋪張浪費、惡俗婚鬧、以及漫天開價的聘金嫁妝。(取材自微博)

「搶銀行不如娶晉江新娘...現在是要斷我財路?」中國整改之風吹進婚姻嫁娶的民俗生活,今年4月開始推出試辦「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要遏止民眾結婚的鋪張浪費、惡俗婚鬧、以及漫天開價的聘金嫁妝,以傳承「正確家庭文化」的名義來移風易俗。婚改實驗還在少數地區試辦中,今年9月底時確定將擴大到福建省的晉江、三明和武夷山,以三年為期進行田調和輔導。其中被列入改革範圍的晉江,引發了中國網路社群的議論,過去晉江就以動輒上百萬的豪華嫁妝聞名,「晉江新娘」一詞更成為土豪婚姻與天價彩禮的刻板標籤。這一波婚改實驗能「導正歪風」嗎?晉江新娘的背後又透露什麼樣的中國婚姻故事?

「婚改」官方介入打擊歪風

中國的「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是從2020年由民政部擬定,當時初步草擬為婚俗改革的試點工作辦法,預計針對中國幾個區域城市逐一進行婚俗改革,到2021年4月正式發表了全國15個縣市為婚改實驗區。而所謂的「婚改」,是針對近10多年來中國各地不斷傳出的婚姻習俗,包括婚禮刻意鋪張、男方的天價彩禮與女方的豪華嫁妝、低俗的婚鬧活動等等,要以政府官方的出面介入來「打擊歪風」。

目前婚改實驗區的畫定仍只有少數幾個縣市地區,包括廣東省廣州市、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江蘇省南京市建鄴區、河北省河間市...等15個地區,今年9月再新增第二批17個縣市,其中包括福建省的晉江市、三明市和武夷山。

中國官方的改革邏輯,其一是習近平任內高調展開的「打貪反腐」行動,打擊面從政治面擴大到社會面,要求杜絕社會鋪張浪費的風氣。其二是強化對社會倫理的控制力,在婚改實驗的實施辦法中,要求「實驗區必須加強父慈子孝、夫妻和睦、兄友弟恭、長幼有序危機處的家風建設,強化孝敬父母、尊敬長輩的道德觀念,傳承良好家風家教」,在一面遏止所謂的婚姻歪風的同時,另一面卻也更加鞏固了中國傳統儒家的家父長婚姻觀念,也是中國政府對於建設理想社會秩序的終極想像。

彩禮本是男女雙方合意之事,但彩禮的爭相竟逐,卻也衍生出了婚姻買賣與詐騙、農村經濟...
彩禮本是男女雙方合意之事,但彩禮的爭相竟逐,卻也衍生出了婚姻買賣與詐騙、農村經濟的巨大壓力,甚至於因彩禮而鬧出的糾紛與犯罪。(中新社)

「彩禮」以輔導除天價惡俗

改革實驗首要針對的目標——天價彩禮和鋪張浪費——是中國早已見怪不怪的婚俗現象。彩禮即是男方的聘金,在中國部分農村和城市之間,隨著經濟過熱而出現的現象,結婚時開出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民幣的彩禮要求,加上金飾、套房伴相贈,用以彰顯男方的「誠意」或顯擺地位。

雖然本是男女雙方合意之事,但彩禮的爭相竟逐,卻也衍生出了婚姻買賣與詐騙、農村經濟的巨大壓力,甚至於因彩禮而鬧出的糾紛與犯罪。直到2017年,開始有地方政府決定遏止天價彩禮,以官方的介入來「端正民風」。這類現象也和傳出人命慘劇、或性侵強暴的婚鬧活動一樣,成為中國輿論口中的「農村惡俗」,應該由政府立法管制改革。

但實際上婚改實驗具體該怎麼做?相關辦法之中沒有明確的罰則,根據部份官方人員的透露,也多半是輔導性質,例如如果丈母娘提出天價聘金的要求,那就派人員去向丈母娘「做思想工作」,也就是觀念輔導、好言相勸。只是說得容易,具體官方能介入到何種程度、又如何能掌握縣市內的大小婚事?執行上恐怕還有很多細節漏洞。

另一個問題是,該如何明確定義「天價」?什麼程度才叫「鋪張浪費」?這是官方婚改試驗裡,不好訂立標準、只能刻意模糊之處。

「晉江新娘」婚嫁江湖傳說

在這一波福建省的試驗區畫定之中,中國社群網路議論的倒還不是婚改內容,而是被列入改革區域的「晉江」,引發許多話題,更讓許多人聯想起了晉江豪華嫁妝的地方風氣。

晉江位於泉州市東南部,三面臨海,商貿繁榮,過往也曾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除此之外,晉江更為全國所知的是當地的婚禮風俗,一向以鋪張奢靡為名,當地喜好攀比、愛面子的習俗,讓許多經商貿易、中小企業出身的家庭中,新人辦婚禮時,舉凡聘金、嫁妝動輒便是百萬、千萬乃至上億元人民幣。

更特別的是,不同於傳統觀念裡中國男方要支付高於女方嫁妝的彩禮,在晉江的傳統禮俗中,反而是女方至少必須支付高於男方彩禮兩倍以上的嫁妝,不只必須包樓包車、股票店鋪、黃金首飾也是論斤秤重地戴在身上。

若是在中國網路上搜尋「晉江新娘」,不只會看到許多婚宴上穿金戴銀、套滿手鐲戒指的新娘照片,更是常常出現「搶銀行不如娶晉江新娘」、「福建晉江新娘500萬嫁妝被嫌少 在婆家遭白眼」、「晉江兩億天價嫁妝刷新紀錄」等等相關新聞與討論。晉江的這些黃金新娘們,也彷彿成為一種婚嫁江湖傳說。

晉江的黃金新娘們,彷彿成為一種婚嫁江湖傳說。(取材自微博)
晉江的黃金新娘們,彷彿成為一種婚嫁江湖傳說。(取材自微博)

例如最知名的一場婚宴排場,就是福建萬利集團董事長嫁女兒的新聞。網易新聞報導,2012年位於晉江磁灶鎮的這場婚禮中,董事長吳端彪便替女兒準備了上億人民幣的嫁妝,除前述有樓房有名車有店鋪之外,還捐出1500萬元人民幣給慈善單位,另外鄰居每戶都可以分到500元人民幣的紅包。也因此在這次婚俗改革實驗區的新聞出來後,有許多網友也紛紛留言:

「晉江男方表示,你這是要斷我們財路呀」。

然而,晉江長年以來的「土豪新娘」傳說又反映出了何種婚姻市場觀念?真有那麼多男性靠著「晉江新娘」直接翻身,少奮鬥50年嗎?

事實上,中國傳統婚嫁價值觀中依然講求門當戶對的觀念,因此即使是富豪嫁女,通常也是在企業之間的婚嫁交換往來,如果過不了女方雙親這關,根本難以成為新婿登堂。而至於豐厚的嫁妝,也源於當地觀念中,出嫁的女性通常沒有繼承財產的權利,因此這些嫁妝是作為提早分配家族財產的一種配置方式。鋪張奢靡的排場,也是對外嶄露自家的經濟實力所做的展示。另外,亦有經濟並不這麼寬裕的家庭,為了嫁女兒的風光場面,甚至靠大量商借或買下金飾,等婚禮完成後再轉賣以應對奢侈的婚禮。

「重男輕女」仍是關鍵問題

只不過儘管晉江的婚姻禮俗確實有鋪張浪費之嫌,但引起網友熱議的是,大眾的民俗生活又是否該由政府直接介入管制?女性的天價嫁妝雖然被認為是「奢侈浪費」,然而中國當局在主張「簡約適度的婚俗禮儀」之餘,卻也沒有看見之所以會出現天價嫁妝的背後原因,依然是重男輕女的結構不平等問題,導致女方親族必須要透過嫁妝,讓出嫁女性在夫家有一筆隨身錢做為自我保護的手段。與此同時,中國其他地方的「天價彩禮」問題也同樣沒有確實改革。

便有不少網友針對這次婚俗改革實驗內容表示不滿:「有一說一,重男輕女不列入整治範圍?」、「畢竟現實男性繼承權,冠名權這些不都沒改嘛」。更有人直接指出,這就是「題目挑簡單的做…好交作業…」暗指這次的婚俗改革只是作作樣子,未必真能對中國的少子化、婚禮制度提供完善的改善幅度。

在婚改打擊施力有限的情況下,政府提出的辦法多半只能「倡導、規勸」,是否真能以此達...
在婚改打擊施力有限的情況下,政府提出的辦法多半只能「倡導、規勸」,是否真能以此達到中國政府的理想「文明社會」要求,可能還有一段距離。(路透)

婚俗改革不只涉及中國的結婚率,同時也牽動中國憂心的生育率問題。今年5月底中國宣布放寬計畫生育的限制,全面開放民眾「可以生三個小孩」,以解決中國少子化與高齡化的人口危機。在三胎政策高調推出時,官方也明確提及婚俗改革,要「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治理改善婚嫁陋習和天價彩禮、提高優生優育服務...」在中國官方的認知裡,若能改革婚嫁陋習,就可以提升適婚男女的結婚率,進而增加生育機會。只是在婚改打擊施力有限的情況下,政府提出的辦法多半只能「倡導、規勸」,是否真能以此達到中國政府的理想「文明社會」要求,可能還有一段距離。

中國 社群 工作

上一則

因1張空姐冷得發抖照...中國這集團高層寒風中「罰站」

下一則

高端家政、高級保母…教育雙減後搶手的「變相家教」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