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烏茲別克體操女將淚別奧運

佛奇: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

瘋狂核酸26天 廣州芳村切斷傳播鏈、戰勝Delta

出急診的芳村醫院醫師。(取材自澎湃新聞)
出急診的芳村醫院醫師。(取材自澎湃新聞)

新冠病毒Delta變異株肆虐多國,也讓廣州「核心疫區」荔灣芳村度過了「驚心26天」。芳村歷經6到10次「瘋狂的核酸檢測」,以及多次的封閉管理才終於解封,成功戰勝Delta變異株。專家分析,此次芳村防控疫情未採取整體升級,而是得力於「分級分類」的獨特模式,才能壓住了星星之火,得以迅速切斷傳播鏈。

送貨中的無人駕駛小巴。(取材自澎湃新聞)
送貨中的無人駕駛小巴。(取材自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報導,自5月21日報告首例確診病例以來,廣州累計報告了153例感染者,其中荔灣區確診125例,兩個高風險街道均在荔灣的南片區芳村。5月29日起,芳村多條街道實施管控措施,每戶僅限1人出行;4日,荔灣區再度強化管控,芳村只進不出。

報導引述一名住芳村的高三女生崔曉琪(化名)說,5月25日深夜,居委會的人敲門要她們一家去做核酸檢測,才知她家對門的小學生得了新冠。5月26日,她家所在的荔灣芳村片區白鶴洞街鶴園小區開始封閉。5月29日,廣州單日新增本土感染者達到12人,廣州正式進入戰疫狀態。

無人駕駛出租車視角,看封閉中空無一人的廣鋼新城。(取材自澎湃新聞)
無人駕駛出租車視角,看封閉中空無一人的廣鋼新城。(取材自澎湃新聞)

「的姐」蘭姐住的海龍街封了,她在出租車上住了20多天,每晚睡在車後座上,到公廁洗澡,期間還曾送荔灣封控區的考生去高考。也就是在官方妥善安排出租車和大客車的接送下,廣州5.49萬考生,沒有1人因疫情退出高考。

15日,廣州出現此輪疫情的首個「零新增」的消息傳來,當地醫護人員回想起芳村加強管控後的肅殺情形,忍不住淚眼汪汪。這天,街上有人放起了「海闊天空」。

17日,芳村第一次部分「鬆綁」。「鬆綁」基礎在從5月21日出現第一例病例以來,芳村至少經歷了6次篩查,中南街篩查了10次、白鶴洞街篩查9次,自13日以來,結果均為陰性。荔灣區的瘋狂核酸就像廣州瘋狂核酸的一個縮影。廣州常住人口為1867萬餘人,而在4日至6日,廣州就做了1869.67萬人份的核酸,相當於3天就完成了全市人口的核酸採樣。

激戰26天,芳村於24日解封。廣東藥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陳思東表示,疫情初期,有人曾提出應整體提高廣州市疫情應急響應等級,但廣州整體封控代價太大,不如分級分類,「關鍵是要壓住重點區域的『星星之火』,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鏈。」分級分類的防控,也成為此次廣州戰疫形成的獨特模式。

陳思東表示,此次廣州市疫情能較快速得到控制,主要得益於三個因素:快速準確的流調,及時對各個不同程度風險點分層分類管控,以及廣州市全民多次動態更新的核酸篩查。「廣州在篩查了1600多萬人份時,查出了33份陽性,如果這些病例沒能及早發現,精準控制,星星之火就可能燎原,疫情將難以控制。」

蘭姐送考生小吳到考場。(取材自澎湃新聞)
蘭姐送考生小吳到考場。(取材自澎湃新聞)

疫情 灣區 檢測

上一則

疫苗受脅?烏克蘭撤回調查新疆人權連署 中:歡迎

下一則

東莞女染Delta在麥當勞傳染2客人 同住家人卻無恙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