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蟲蟲危機 提燈蟲入侵紐約 恐重創觀光、農業

維權受阻 紐約亞裔學區缺音量

山東醉漢凌晨街頭亡 好心照料的同事為何被告上法庭

山東一名醉酒男子凌晨街頭身亡,家屬認為,隨行者沒有盡到勸誡、安全管護和救助義務,便將四人告上法庭。(取材自上海法治報)
山東一名醉酒男子凌晨街頭身亡,家屬認為,隨行者沒有盡到勸誡、安全管護和救助義務,便將四人告上法庭。(取材自上海法治報)

山東一名孫姓男子下班後和幾名同事相約飯局並飲酒,未料,翌日凌晨卻被發現死在街頭。孫男家屬隨後以沒有勸誡阻止孫男飲酒,導致其醉酒,將四名同事及領導告上了法庭,要求他們承擔賠償。

上海法治報報導,孫恆、劉鵬、牟密三人是同事,所住宿舍也同在一間小區。去年2月一天,幾人下班後相約燒烤店吃飯。席間,孫恆和劉鵬兩人喝了一斤半38°的白酒,牟密沒有喝酒。

晚上9時許,三人酒足飯飽後一起散步回員工宿舍。酒精作用下,孫恆在宿舍樓下鄰居發生爭執,劉鵬給公司經理陳濤打了電話,請他來現場處理。

晚上11時許,陳濤讓寧龍開著車來到了員工宿舍,看到了醉酒後的孫恆正在宿舍裡大聲吵鬧。為了不影響其他人休息,陳濤決定將孫恆帶回自己家中。

寧龍開車帶著二人來到陳濤所住小區,將其安置在一間臥室中。在安撫好孫恆躺在床上後,寧龍還將孫恆的手機放在其躺著的枕頭下方。

凌晨一時許,兩人終於將孫恆安頓完畢,寧龍自行離開,陳濤也到另一個房間中休息。

夜間,陳濤起身上廁所,發現原本躺在床上的孫恆不見了。但陳濤並沒有放在心上,也沒有尋找,而是返回房間睡覺。

翌日凌晨,孫恆被發現躺在一路口的機動車道內,身體遭車輛碾壓,大出血而死。

事後,孫恆的家屬將劉鵬、牟密、陳濤、寧龍四人告上法庭。

孫恆家屬認為,四名被告在飲酒期間及醉酒後沒有盡到勸誡、安全管護和救助的義務,沒有確保孫恆的人身安全。此前,孫恆家屬起訴了肇事方與保險公司,法院判定對方承擔90%的賠償責任,共計125萬餘元(人民幣,下同)。如今,孫恆家屬要求劉鵬等四人承擔剩餘10%的連帶賠償責任,賠償23萬元。

法院審理認為,與他人共同聚餐飲酒的行為屬於社交層面的情誼行為,飲酒者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見到喝酒後可能產生的風險,應對此自行擔責,同飲者如果沒有過錯則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最終,法院判定劉鵬、牟密、陳濤、寧龍四人對於孫恆的死亡不具有過錯,四人的行為與孫恆的死亡之間不構成法律上的因果關係,不應承擔民事責任。

保險 手機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