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60億!冬季風暴期間 德州超收天價電費

紐西蘭外海8.1 連續強震後 已解除海嘯警報

反映女兒入學問題 山東村民一家子被發配新疆

當事人么子柱。(取材自封面新聞)
當事人么子柱。(取材自封面新聞)

山東省聊城市冠縣東古城鎮後鄭疃村村民么子柱2004年違背政策,生下了第二個女兒,八年前,么子柱為了讓超生女兒能上戶入學,多次向政府反映情況後,一家竟被被強制送上了鄭州開往新疆喀什的火車。么子柱把這次行程稱為「發配邊疆」,八年後法院對此展開調查。

據自媒體「社會報料」報導,時間退回到2012年3月10日,數名蒙面人闖入了么子柱家中,持鋼管等工具毆打么子柱與其妻子。么子柱說,這些人一邊打,嘴裡一邊用當地話責怪他不該找政府反映問題。

蒙面人口中的「反映問題」,源於2004年么子柱違背政策,生下了第二個女兒,然而,由於超生,孩子的戶口問題卻一直無法落實。2011年,孩子已經到了上學的年紀,但因為沒有戶口而無法報名。為了能讓孩子「有書讀」,么子柱曾多次找過當地官員,但對方卻表示,想要孩子有戶口,么子柱需要交納「超生費」,「他們一開始讓我拿31.7萬元人民幣(下同),後來說考慮到我家庭困難,給我減免一部分,只給21.4萬元。」

么子柱一再向辦理此事的村幹部表示,自己現在確實拿不出那麼多錢,「他們最後讓我拿6萬,說拿得起就給上戶口,拿不起,就愛上哪告就上哪告。」么子柱依然拿不出6萬元,於是,開始四處反映問題。

2011年10月,么子柱女兒無法上戶口的問題解決,但同時,他與妻子也收到了兩份來自冠縣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書,要求他們向冠縣人民法院共計交納社會撫養費11萬3274元。么子柱不服,再次向上級單位反映。

2012年3月10日,蒙面人進屋前,么子柱剛從聊城市紀委返回家中,「當時天已經黑了,我剛到家,那些人就一腳踹開門,衝了進來,然後就用手裡的鋼管開始打我們。」么子柱說,在這之前,就曾有人帶話警告他,「當時說讓我別到處告狀,不然小心承擔不了後果。」

在被毆打後,么子柱向當地警方報案,然後被送到了當地醫院治療,但卻不讓他們和其他人見面,並被警方告知, 「張書記有安排,你給他打個電話。」

「張書記」指的正是時任東古城鎮書記的張衛東。么子柱說,張衛東在電話中明確要求其全家必須離開聊城,離開山東,「他說,讓我馬上走,不准再回來,否則後果自負。」

第二天中午11時,時任東古城派出所所長的王勇開車把他們一家人送到鄭州火車站,為么子柱一家買了鄭州往新疆喀什的火車票。么子柱說,當火車到達新疆,他在走下火車的一瞬間,失聲哭了出來,「我從沒來過新疆,舉目無親,我不知道自己在那該怎麼生活。」在新疆,么子柱一家要過飯,睡過大街,甚至撿過垃圾。

在新疆生活半年後,么子柱曾聯繫過張衛東,想要對方高抬貴手,放自己回去,但得到的答覆卻是「敢回來就弄死你」。

2019年,北京青年報曾對張衛東有過相關報導。10月12日,么子柱被通知前往冠縣法院做調查筆錄,然而,筆錄記錄的竟是朋友送他前往新疆。他連夜給負責此案的法官打電話,表示調查筆錄與實際不符,法官答應他再次做筆錄。在10月13日的筆錄中,明確寫道,「因孩子上學引起的報復,招來殺身之禍,張衛東下令,王勇執行,拘留、毆打、控制人生自由,發配邊疆。」

么子柱一直想要回家,直到2017年聊城「辱母案」爆發,么子柱覺得自己看到了希望。2018年5月,么子柱獨自回到了闊別已久的聊城市冠縣,隨後知道了張衛東被免職的消息,「開始我想過讓我妻子和孩子也一起回來,但我們的事情沒有一個最終說法,還是不敢冒險,所以我開始找律師,想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案件受理回執。(取材自封面新聞)
案件受理回執。(取材自封面新聞)

人民幣 北京

下一則

「孟晚舟認罪就放人」 BBC :美中達協議可能性很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