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梅西百貨退出 出售現有物業 重創金山經濟

中國前外長秦剛辭人大代表 港媒:可能平安著陸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宣布棄保 永久離開香港

圖為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2020年12月9日前往香港高等法院應訊資料照。(中新社)
圖為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2020年12月9日前往香港高等法院應訊資料照。(中新社)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因參與2019年反送中運動遭判刑10個月,2021年刑滿出獄後,於今年9月獲香港國安處發還旅遊證件批准其離港前往加拿大升學,但要求必須在本月底返回香港報到。但周庭昨日於社交平台宣布,決定「不回去報到了,也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形同宣布棄保。

香港媒體報導,香港警方強烈譴責這種公然挑戰法紀的不負責行為,呼籲當事人懸崖勒馬,不要選擇走一條不歸的路,一生背負「逃犯」之名。

周庭3日晚間在Instagram連續發表兩篇長文說明她決定不返回香港向警方報到的原因。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在Instagram上宣布,她已決定不回去香港向警方報...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在Instagram上宣布,她已決定不回去香港向警方報了,「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取材自周庭Instagram)

周庭說,2020年11月23日她因警總案開始還押,隨後被判入獄。監禁期間,她一直很害怕自己無法出獄,至出獄前最後一晚,仍然被「無法出獄」的想像和恐怖重重包圍,也總是想起國安搜屋、判刑、被鎖上手扣、脫光衣服被懲教檢查等情景,「這一切,也是我失去自由的證明」。

「幸運地,我能在2021年6月離開監獄。心中的恐懼和不安,卻絲毫沒有消失。」

周庭表示,出獄後,她仍需遵守國安法的擔保條件,定期報到,護照亦一直被沒收,不能出境。按照國安法的程序,每三個月,國安都會要求她簽署一份「扣留旅遊證件通知書」,通知她護照會被多扣留三個月,「三個月又三個月,三個月又三個月」。

「每次報到,我也擔心會隨時再被拘捕,即使回到家,也總是想像著,國安會否在某個清晨,就如上次般,敲打著我家的門,試圖把鎖撬爛,破門而入,再次用某個罪名把我帶走。每天,這些想像也會在我的腦海裡湧現,而我除了大哭、崩潰、顫抖,又或者和朋友訴說我的恐懼,我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做不了。」

隨著症狀愈來愈多,情況愈來愈來嚴重,經醫生診斷,周庭才知道了,她已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及抑鬱症,導致她身心處於非常不穩定的狀態。

周庭說,「(前)民主派政治人物的身分為生活帶來的種種限制,再加上無止境的等待,我的心理狀況每況愈下,2023年,是我的情緒、身體最差的一年。」

因此周庭今年作出一個重要決定:報讀碩士課程,最後得到加拿大一所大學取錄,因此她就向香港國安提交申請。國安除要求她提交大學、學科、時間表、宿舍、過數紀錄等資料,查問她報讀課程的原因,更要求她寫下「悔過書」,表示對過往的政治參與感到後悔,今後不會再參與,也不會與相關的人士,包括學民和眾志的成員聯絡。

周庭表示,經過多重關卡,今年7月初,國安告知,如果想到加拿大升學,還有一個條件:「跟我哋返一次大陸」(即由香港警務處國安處人員「陪同」和「保護」到中國大陸)。

「我知道,在國安面前,其實我沒有拒絕的權利;同時,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就是『主動送中』了,那段時期,心中一直非常恐懼,生怕所有事情都會是自己的『最後』。」

周庭說,今年8月某天,她便在五名香港國安人員的「陪同」下,到了中國大陸。當天,除了某些吃喝玩樂行程,她還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了解中國及共產黨的發展,以及歷代領導人的「輝煌成就」,之後並被安排到騰訊總部,了解「祖國的科技發展」。

「坦白說,我從不否定中國的經濟發展,但一個如此強大的國家,要將爭取民主的人送入監牢、限制出入境自由,還要求以進入中國大陸參觀愛國展覽作為取回護照的交換條件,這何嘗不是一種脆弱呢。」

周庭說,整趟行程中,雖然沒有安排面見任何官員黨員,也沒有接受公安部盤問,但她感覺到自己全程是一直被監視的──「陪同」她的國安處人員,曾經和當地的對口單位交頭接耳;在參觀改革開放展覽和騰訊總部這些「重點行程」時,周庭也被要求和展覽的燈箱/logo打卡合照,隨行的深圳人司機還不斷拍下她的照片。

「若我一直保持沉默,那些照片或許會有天成為我『愛國』的證據──那種恐懼就是如此有形的。不少香港人會北上娛樂消費,而我卻是被迫到中國大陸以換取出境讀書的機會,只讓我感到非常諷刺。」

回到香港,周庭再次被國安要求寫下「感謝警方安排,使我能了解祖國的偉大發展」的信件。最後,她終於在9月中順利離開香港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就學,而護照,是在出發前一天才收到的。

周庭稱,「不知不覺間,我已經來了差不多三個月,第一學期也快將要完結了」;「原定我要於12月底回到香港,就國安法向警方報到,經過深思熟慮,包括考慮到香港的形勢、自身安全、我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我決定,不回去報到了,也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

周庭解釋,主要的原因是,如果她回香港報到,國安即使不拘捕或收回她的護照,也很有可能會像之前那樣,提出一些條件或進行問話,而她需要滿足他們才能回到加拿大。

「即使12月底他們不這樣做,下年我再回港時,隨着香港形勢變得更嚴峻,他們也隨時可以再以調查為由禁止我出境。我不想再被迫做不想做的事情,也不想再被迫到中國大陸了。這樣下去,即使我人安全,身體和心靈也會崩潰。」

周庭最後說,「這數年切身感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多麼可貴的東西。將來還有很多未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終於不用再為會否被捕而擔憂,也可以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了。在加拿大學習和療傷的同時,也希望能重拾過去因情緒病和種種壓力而放下了的興趣,好好建立屬於自己的節奏。自由來得不易,在擔驚受怕的日常中,更加珍惜所有沒有遺忘自己,關心自己、愛自己的人。願我們能在不久的將來重聚,好好擁抱彼此。」

香港 加拿大 升學

上一則

立陶宛稱中國結束抵制 分析指中外關係近來緩和

下一則

中國男子在烏克蘭被判刑 因拍了烏軍防空武器畫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