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曼哈頓城區監獄床位增加 華埠社區不滿

紐約市警升職 華裔張仕興晉督察

紙扎佬變藝術家 許嘉雄扎作人生不老土 金山秀裝置藝術

香港扎作師傅許嘉雄在位於香港柴灣的工場「雄獅樓」與扎作獅頭成品。(中新社)
香港扎作師傅許嘉雄在位於香港柴灣的工場「雄獅樓」與扎作獅頭成品。(中新社)

直徑一米多的「紅色愛心」立在狹窄的樓道間、手持「愛心之箭」小老虎盡顯萌態、均勻齊整的竹篾旁一個獅頭的輪廓呼之欲出……。農曆虎年將至,香港扎作師傅許嘉雄在位於香港柴灣的工場「雄獅樓」裡忙得不亦樂乎。   中新社報導,許嘉雄說:「我從小到大都舞獅,我的父母、叔叔、侄子等全家人是一起舞獅的。」出身武館家庭的許嘉雄,自小對獅頭扎作就很感興趣,「獅頭對於舞獅人來說是非常看重的,幾十年前一個獅頭就要2萬元(港幣,下同,約2560美元),根本不讓無關的人碰。」

他6歲開始跟師傅學扎作,11歲扎出人生的第一個獅頭,此後一學又是13年。學成後,許嘉雄自立門戶,由於當時行內競爭激烈,初期生意並不理想。「為什麼我能堅持下去?一是興趣,二是家庭。」

他說,自己成家較早,需要養家,於是壓力變成了動力。為了拓展生意,他降低獅頭的價格,「我賣2500元一個獅頭,全香港沒有人比我便宜」。同時接做其他扎作生意,漸漸在行內有了名氣。   

香港扎作師傅許嘉雄進行扎作工作。 (中新社)
香港扎作師傅許嘉雄進行扎作工作。 (中新社)

隨著時代的發展,與人們過往日常生活和各種信仰儀式息息相關的扎作需求日漸減少,扎作業鮮有新人入行。「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辦事處專門幫助我們,政府每年有不少項目會給扎作師傅輪流做,香港很多博物館收藏的獅頭也是我們做的。」許嘉雄語氣裡流露出感謝:「特區政府做了一個帶頭的角色,幫助我們行業去推廣,還希望我們做好傳承,給我們一些資助去教市民,從中發掘人才。」   

出乎許嘉雄意料的是,開班免費教授扎作技藝吸引了很多市民報名參加。「以前的師傅經常會說『多一隻香爐多一隻鬼,教會徒弟沒師傅』,我們是沒有這些的。」許嘉雄說:「我有一個願望,希望將來有很多徒弟是很厲害的、很出名的,人們會說這就是許嘉雄的徒弟,我更喜歡這樣,就像是葉問一樣。」目前,他已教授出七、八十個學生,部分人更學會了最難的扎獅頭,達到業內專業水準。   

「我們近年也很努力,慢慢的不要讓大家覺得扎作的感覺很老土。」許嘉雄與很多藝術家合作推出裝置藝術品。其中一件是在美國舊金山市用扎作技藝創作六個大花瓶。「原來傳統的東西也可以這麼新的。近年來,人們已經開始不是叫我們『紙扎佬』,而是開始叫我們『藝術家』。其實,扎作就像是創作藝術一樣要靠個人去創作。」他自豪地說:「我的人生只會這一件事,我經常都說我是扎作人生,沒有扎作就沒有許嘉雄。」

香港 博物館 舊金山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充錢看網路短劇 「電子榨菜」配飯就是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