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孟晚舟獲釋毫不影響美國的對中政策

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確診 上周曾密切接觸布林肯

新聞評論/紅星耀香港 愛國者裁判所終結一國兩制

香港示意圖。圖/shutterstock
香港示意圖。圖/shutterstock

北京的全國人大會議,《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沒有懸念地通過了,僅一票棄權,沒有反對票。香港的民主前景,經由人大表決現場畫一、乾淨而寂靜的投射,已一覽無遺:只要上級交付命令,立法會即可像幾何公式般源源產出法案,沒有喧囂、辯論或異議。不難預見,香港與北京的形象也將從此愈發疊合,差異越來越小。

香港選制的修改,當然是2019年波濤洶湧的「反送中運動」所引發。北京未能妥善處理那場人數迭創高潮的民主運動所發出的港民聲音,卻將之解讀為一次由西方勢力所指導的顏色革命;並根據這樣的轉譯,而嚴峻加大了對香港民主的框限及箝制,令人遺憾。從隔海的台灣看來,更讓人為香港的民主前途感到憂心。

反送中運動的本質,原是港人對北京政權究竟是走向「民主」或「專制」的詰問;到如今,卻成了北京對港人究竟是「愛國」或「背叛」的清算。因此,北京直接設定了一個政治公式:嚮往民主的淪為叛國者,擁護專權的卻是愛國者。其判別標準,只在當事人對北京體制是愛或是憎。1997回歸時,香港是被設定為「馬照跑、舞照跳」的一國兩制,由「港人治港」,50年不變。反送中運動旨在訴求拒絕引渡或移地審訊,乃至更廣泛的民主自治,卻被打成意圖傾倒政權,這是難以承受的罪名。

不可否認,反送中運動幕後或許真晃動著西方人士的身影,不少示威者也確實打出「光復」與「革命」的旗幟。但去年中共已祭出一部有域外管轄權力的香港《國安法》,迄今已藉此逮捕了許多異議人士,這還不夠嗎?如今,用「愛國者」名義來剝奪港人從政的自由,在北京眼中,難道香港人盡皆可能叛國?

反送中運動最後衍生層出不窮的暴力,當然令人遺憾;但追根究柢,這與兩造之間始終無法對話、互不信任有關。其間,敵意螺旋不斷升高,固有大半可歸咎於放言「攬炒」的暴力示威者;但一直擺出高傲姿態的北京,難道沒有它應該承擔的責任?

根據新的「選制決定」,香港將成立一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判定誰是愛國者、誰不愛國。此一機構,將形同「愛國者裁判所」,恐怕只有中世紀羅馬懲治異端的「宗教裁判所」可堪比擬。這類以鑑別「人心」為目的的機構,最後都可能淪為惡名昭彰的迫害機器。

反過來說,這種用「忠誠」來判別政治志業的前提,卻是連共產黨自己也無法做到的事。從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開始,自命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員,即充斥著資產者、小資與知識分子;例如毛澤東是富農之子,周恩來是官宦之後。試想,連領導革命的先鋒隊都無需區別「無產」的階級成分,何以香港選個區區議員,卻要通過「愛國」審定?

究其實,「愛國者」不過是區隔異己的欺人詞藻罷了。不僅如此,新選制還將立法會普選席次大幅縮減,剩下20席的直選議員將只剩點綴作用,民主已貶值為零。明年之後,香港治理班子不過是聽命北京指揮的傀儡,立法會將變質成人大會議,行政長官無異於市委書記,「一國兩制」自此蕩然無存。

發明「一國兩制」的鄧小平曾說,香港「一國兩制」不只50年不變,就是50年過後也沒有變的道理。鄧小平原本期待,香港的自由之風可以北吹,帶動整個中國大陸的民主。如今,習近平卻讓紅星照耀香港,在愛國審判下,一國兩制也奄奄一息了。

香港 北京 反送中

下一則

印中緊張局勢急升?印度增派5萬人兵力進駐邊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