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芝槍手迷信47、曾喊「殺光全家」 叔叔曝他私下面貌

全有罪 台國會史上最大弊案 蘇震清最重10年 廖國棟8年

只有學生禁足的防疫寒假:天津大學「校園封城榜」世代怒火

天津大學自己發布的照片,校園連夜核酸檢測。取材自天津大學
天津大學自己發布的照片,校園連夜核酸檢測。取材自天津大學

「天津大學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距離農曆春節只剩不到兩個星期,中國本土的Omicron疫情卻仍在直線延燒,除了幾乎達成社會面清零(把所有確診社區居民轉移到外地集中隔離,以中斷城內感染鏈的中國特別政策),可「封城狀態」幾乎篤定要封過年的西安市,北京首都圈周末也確認出現社區Omicron病例。但各地防疫殺氣騰騰的同時,華北感染量最大的天津市,第一波傳出社區感染的中國名校——天津大學——16日深夜卻突然因為3萬多名學生不滿校方「強制封校過年」、「禁足3萬學生,卻放路人入校無罩玩耍」的荒謬管制邏輯,一度爆出全中國激辯的輿論亂鬥。

截至16日為止,天津已累計294例確診,全市戒備的緊張狀態之下,充作PCR檢測站的天津大學,全校超過3萬名滯留學生,就在9天內作了至少7輪全員核酸檢測。不過就在距離農曆新年剩下一個多星期,天津大學校方卻突發下令「封校過年」,一時之間讓校內學生暴怒又錯愕。

16日深夜陸續有天大學生在微博上發文控訴,學校單方面決定「封校」——無論是否處於疫情風險區域、本地人還是外省籍,「天津大學校內『所有學生』一律不准放假回家」,直接留在校內準備過年,安全戰疫:「...學校正在研究留校學生春節方案,力爭讓學生在校過上一個喜慶、祥和、安康的春節。」

事實上,在疫情爆發的過去26個月來,中國式的防疫政策已經習慣於突襲式的原地封城。防疫期間,各地大專院校也都曾經過全員禁足禁返鄉、原地隔離拚防疫的鐵腕命令。但本回的天津大學事件,不僅政策荒謬度有點超乎輿論所能忍受的範圍,在學生之間累積超過兩年的集體怨氣,也讓不分日夜被防疫動員、9天7次全員PCR檢測的天大學生情緒徹底爆炸。

1月11日正在緊急動員參加校內防疫工作的學生醫護志工。取材自天津大學
1月11日正在緊急動員參加校內防疫工作的學生醫護志工。取材自天津大學

由天津大學自己發布的照片,校園連夜核酸檢測。取材自天津大學
由天津大學自己發布的照片,校園連夜核酸檢測。取材自天津大學

天津學生們的抗議。取材自微博
天津學生們的抗議。取材自微博

天大學生憤怒的表示:天津大學校方政策不僅「暴力一刀切」惡搞、防疫政策也根本毫無科學邏輯——因為學校的急令是打算把所有學生「無限期扣在學校」,也不管學生是本地籍還是外省籍,所有人一律不准返家;可同一時間,有的學生卻收到風聲提前逃走返鄉,同樣有群聚感染風險的天大老師、校工、與其他非學生的教職員與在校眷屬,卻不用受到「禁足令」管制。

從1月8日校內疫情出現以來,天津大學並沒有宣布停課或取消/更動/延期各系的期末考試,許多在校學生不僅白天得頂著疫情壓力準備不知道要怎樣考的期末考,一方面還得在房間裡24小時待命——手機不准關靜音,宿舍房門睡覺不准上鎖,因為上級領導隨時會來防疫視察,校內車輪戰式、幾乎每天一次的核酸檢測,也晝夜無休地不知道何時要再全員集體受篩檢。

此外,天大校方日前才無預警強制徵用學生宿舍「整備防疫」,讓還在校留宿、個人物品卻被當成垃圾打包驅逐的學生極為錯愕。在此階段,有的學生運氣好已經考完測驗趁隙離校,但更多人是被困在「防疫無間道」裡循環兜圈——但更荒謬的是,天大學生們接連發現:

被迫「封校軟禁者」只有天大的現役學生而已!其他的教授、老師、校工、教授的兒女、教授的眷屬、不是教授眷屬的一般市民遛狗大爺,甚至『翻牆進天大踢球的校外高中生』,卻全都來去自如地出入『說好嚴格封校的天大校區』...

17日下午有人在天津大學輕鬆散步,「午後的天津大學,大爺們帶孩子來遛彎啦 ​​​...
17日下午有人在天津大學輕鬆散步,「午後的天津大學,大爺們帶孩子來遛彎啦 ​​​」。取材自微博

在微博的抗議文中,紛紛表示學校的作法一刀切,把低風險區域的學生也通通強制留校不准回家,但透過校內管道申訴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才轉而在社群平台公開,熱搜關鍵詞「天津大學學生要求低風險地區放假」遂成為話題焦點,到17日上午相關議論和憤怒,連帶把「天津大學」推上了熱搜榜的全中國冠軍。

「一直在期待學校開啟線上課程補長假期,結果等來的卻是學校裡隨意走動的校外人員和強迫學生去做志願者的通知,誰能不心寒呢?網絡上的噴子們從頭到尾既沒有理解過學生們真正的訴求,也沒有任何同理心去體諒,作為低風險地區卻被封校,學校裡快遞停運,食堂窗口關閉,卻能看到校外人員肆無忌憚的活動的學生們。」

而在這樣民情怨懟的節骨眼,天大校方並沒有正面回應,反倒是官媒說得理所當然而輕鬆,像是中共中宣部的《中國日報》就對此表示:「天津大學還宣布取消期末考試,讓一些同學感覺放鬆不少。在天津的5.6萬中外大學生,正在體驗一個與眾不同的寒假。」

「與眾不同的寒假」一語在天津的當事學生看來,感受卻是複雜而諷刺。有天大的學生在微博上指出,同學的憤怒並非不識防疫大體的無理取鬧,而是校方沒有解釋:天津本地學生為何也要跟著被關在學校?已做過好幾輪PCR檢測都是陰性,為何也不能走?又為何偏偏獨有天津大學一校封禁?各種針對天津的質疑,就在17日下午隨著關鍵詞從熱搜綁退燒後,沒有任何官方單位的正面解釋,而微博熱搜榜似乎有點可疑的聲量消退,也有人懷疑是否又被暗中操作壓低能見度。

不過類似的狀況似乎也不僅只發生在天大,一名來自河北某大學的無奈學生也記錄了自己同輩人的苦悶心聲:

「我最難過的是,這個疫情剛好發生在我的大學時期,他把我人生中最有可能自由支配金錢和時間的日子吞沒了,可能幾年後、或者很多年後疫情會徹底結束,但是在這期間我錯過的那麼多永遠,都無法彌補了...花有重開日,但人無再少年。」

1月11日正在緊急動員參加校內防疫工作的學生醫護志工。取材自天津大學
1月11日正在緊急動員參加校內防疫工作的學生醫護志工。取材自天津大學

防疫 疫情 檢測

上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下一則

守護東北虎豹 他爬冰臥雪9年拆1.3萬個獸夾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