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救F1中國車手一命的Halo裝置是什麼?

唐山案前半個月才上任 河北省54歲公安廳長劉文璽猝死

封殺「新疆心靈判官」拜登制裁解放軍腦控兵器研究院?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攤位。(路透)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攤位。(路透)

「絕對沒有人在新疆開發『腦控兵器』,解放軍的研究著想的是全人類!」為了搶在聖誕節-新年長假處理完重大國策,美國聯邦政府、國會與白宮16日晚間陸續通過了多項重要的「中國政策」,其中包括參議院終於認可拜登總統提命的新任駐中國大使,但國會也正式把通過的〈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送至白宮待拜登簽字。此外美國商務部也同步將「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列入禁止出口的制裁黑名單,美方更指控該單位不僅在新疆再教育政策上扮演重要角色,更直接以維吾爾人的DNA資料庫作為開發基底,主導著解放軍的「士兵改造計畫」甚至是控制人類思覺的「腦控武器」?

美國一系列以「新疆種族滅絕」為由的制裁中國命令,16日也很快地引發中國外交部的強烈抗議。除了再次譴責華府編造維吾爾謊言之外,也反控美國政府總是「過度誇大國安威脅」,強調中國在新疆的所作所為都是透明、可供檢驗,「中國的生物工程研究,一直以來都是為了人類的總體福祉而前進。」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展示產品。(路透)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展示產品。(路透)

然而包括此前宣布的「外交抵制北京冬奧」在內,自從11月中旬拜登-習近平線上高峰會後,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封鎖就愈發密集,彼此劍拔弩張的新冷戰局勢,也在拜登一連串針對「中共軍工複合體」的制裁命令下,加倍白熱化。

美國商務部16日所公布的制裁黑名單,主要針對的是「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麾下單位、或與其合作的境外相關企業。其中,針對解放軍軍事醫學的制裁原因,主要是該單位全力發展的「生物工程武器化計劃」,直接侵犯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並涉嫌以對維吾爾人的壓迫來供應這些軍事技術研發所需的「實驗素材」。

「在正常的道德邏輯下,學界對於生物工程與醫學進步的追求,都是為了拯救生命。但很不幸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選擇將這些尖端技術用於『控制人民』,甚至把實驗應用在少數與民族與信仰團體上
。」

負責對外說明制裁原因的美國聯邦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16日如此表示:「正因為這種不當開發,我們才絕不允許美國的原料、科技、應用軟體——這些原本該作為正當醫學與生物開發用途的關鍵技術——被中國利用來回頭侵犯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

雷蒙多表示,在制裁命令頒布後,美國的所有企業都不能與黑名單的相關單位做生意,特別嚴計各種軟硬體的技術輸出,意即徹底切斷當前或未來的一切交流。

圖為2020習近平拜訪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美聯社)
圖為2020習近平拜訪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美聯社)

不過此一封鎖命令,只是過去一個星期以來美國對中國企業、官方單位發布制裁的其中之一。像是中國的AI技術龍頭「商湯科技」(SenseTime)、「曠視科技」(MEGVII),以及全球商用無人機的第一大廠「大疆創新」(DJI)...等旗幟企業,都被美國政府視為與解放軍軍民互通的「中國軍工複合體」而被列入投資黑名單。

根據美方的說法,主導解放軍生物工程計畫的軍事醫學科學院,不僅參與了中國政府在新疆的科技維穩計劃,並配合指定的軍工複合體企業的人臉辨識與AI技術,一同設計了以肢體動作、行為風險與臉部表情為威脅判斷依據的社會監控系統。除此之外,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也參與了中國政府針對維吾爾人的「民族基因資料系統」,強取所有12~65歲維族人的DNA與生物辨識資料,以作為「國安監控系統」與「戰略研究」所用。

但美國政府指控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發展的「新疆腦控兵器」,具體講的又是什麼?對此,商務部的說法則比較模糊,僅解釋相關的人體軍事研發,主要是「腦控武器」、「人機介面軍用化」、「基因編輯」、以及以生物改造的方式「強化士兵戰鬥力表現」。

以上種種說法所敘述的未來樣貌,儘管讓人難免聯想到科幻電影裡的「超級士兵」、「母體控制」、「洗腦兵器」,相對於我們的已知世界難免給人一種超現實的觀感——正也因此,以中國駐美大使館為主的中國官方反應,也諷刺性地痛斥美國為了找中國麻煩的子虛烏有想像力——但像是「腦控」、「人機融合」等技術發展,其實本來就是解放軍內部研究裡全力主打的次世代軍事科技。

2020年6月中印邊境衝突。(美聯社)
2020年6月中印邊境衝突。(美聯社)

事實上,在近年的解放軍報告裡就不斷強調未來的戰爭,必須取決於認知心靈與人工智慧,人國家間的作戰已不能侷限在傳統的「制生權」(消滅敵人的兵力人數),而必須進一步延伸為「制腦權」(控制對手的精神或生理認知)與「制智權」(抵消或阻礙對手AI輔助作戰的逆向戰力),而其中強調「生物交叉」的「人機一體實驗」也則是相關技術裡的關鍵一環,其應用當然還不到電影「機器戰警」式的結合,但是以尖端科技強化、輔助人類作戰決策能力的目的方向卻是相去不遠。

但這些人機改造或基因實驗,真的必定是泯滅人性或反烏托邦嗎?事實上,類似的科技討論在美國市場也非常積極,譬如Tesla的怪傑富豪馬斯克(Elon Musk)就是大力支持、投資並主動開發「人機介面」的全球最知名倡議者;而解放軍目前最積極投資的「基因編輯」與士兵改造計劃,在現實可及的解題案例上,則像是「如何有效強化一般步兵的『高海拔適應能力』以面對喜馬拉雅山的中印戰爭可能?」等一般的現實難題。

雖然生物工程與人工智慧本來就是美中兩國全力較量的軍事賽場,但今年年中,美國國防部與中情局對內部所發出的一連串軍力報告,卻都顯示「美軍在這些關鍵科技的應用發展上,已經明顯落後於解放軍的掌握進度」。因此本來從川普政府開始的封鎖政策,才會在拜登任內繼續擴張並鎖定無人機、AI與生物工程...等關鍵項目的「制裁中國軍工複合體」。

在制裁中國軍工複合體的目的上,美國很清楚地表明為「國家安全的利益衝突」,至於美國商務部在制裁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所特別提到的「維吾爾人迫害」問題,則剛好與相關監控開發與生物研究「應用重疊」。外界目前僅判斷解放軍的大規模監控AI與基因編輯研究,多與再教育營所取得的大規模民族生物資料庫有關,在「人機一體」的問題上則沒有進一步的指控或證據。

除了商務部的黑名單制裁之外,美國國會16日也完成了〈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的立法,並將全案送交白宮待總統拜登簽字的正式生效——在此新制之下,美國或進入美國市場的所有企業,若有使用或應用來自於新疆地區的服務或產品,都必須要「主動確認」這些勞力不是來自強迫勞動或維吾爾再教育營。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展示產品。(路透)
圖為2018年北京安全展的商湯展示產品。(路透)

相關法案得到了美國朝野兩黨的一致支持,但許多美國的跨國財團卻不斷遊說華府「不應過於刺激中國」,並質疑〈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於實務上並無法有效稽查或保護新疆勞工的人權,反而容易激起中國的貿易與政治報復,進一步惡化美中貿易戰與全球供應鏈的大亂災難。

不過在維吾爾人權問題上,無論是拜登還是國會兩黨預計都沒有讓步打算。唯受到國際關注的連帶討論是,美國參議院16日也終於通過了拜登總統提名的伯恩斯(Nicholas Burns)為「新一任駐中國大使」。

這名資深的外交官曾服務於老布希、柯林頓、小布希等三朝兩黨總統麾下,是冷戰末期的「蘇聯事務專家」。然而在美國與中國的戰略競爭越發強硬與高張力的狀態下,熟悉舊冷戰歷史的伯恩斯要如何扛住「新冷戰的最前線」?在拜登政府的對中制裁連續技下,北京如何與伯恩斯互動,也是來年的關鍵指標風向。

解放軍 維吾爾 拜登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