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年想購屋置產嗎?你可能會遇到這些情形

真要開戰?國務院正式下令 撤離基輔大使館人員家屬

北京要進CPTPP 想用龐大市場誘惑亞太國 回擊反中聯盟

以CPTPP現存11個成員國來看,與中國有貿易衝突的澳洲、與美國淵源深的墨西哥、加拿大等,極可能反對中國的申請案或消極以對。(美聯社)
以CPTPP現存11個成員國來看,與中國有貿易衝突的澳洲、與美國淵源深的墨西哥、加拿大等,極可能反對中國的申請案或消極以對。(美聯社)

歐巴馬政府一手促成TPP,在2013年把原來只有新加坡、紐西蘭幾國參加的小多邊經貿協定,擴展到跨太平洋的巨型經貿協議,美國當時就看到中國經濟成長速度驚人,不希望未來讓北京來制訂全球經濟的遊戲規則,同時也開放美國市場,吸引亞太國家。

但就在完成之際,碰上2016年總統大選,川普指責喜萊莉支持TPP,就像她的丈夫柯林頓當時一手促成北美自貿協定(NAFTA)犧牲美國藍領階級,同時黨內競爭者桑德斯也從左派立場批評,喜萊莉左右受敵,不得不宣布當選後,也不會加入TPP,川普一上台,立即退出還沒正式成立的TPP。

從此之後,TPP成了美國政治的禁忌字眼,即使四年後,同為民主黨的拜登選上,擔心勞工反彈,也不敢考慮重回已改名的CPTPP,即使政府內很多人,像是之前的亞太助卿、現在的國安會印太總監坎伯,心裡清楚,只有加入這個多邊協定,才是真正有效對抗中國中國的機制,但公開不敢說。

有些國家雖然還沒有參加CPTPP,像南韓,因為貿易自由化開始最早,與其他會員國大部分都已簽妥FTA(自由貿易協定),與美國也有FTA,一旦美國要重返,勢必會重新談判,調整條款,南韓並不急著加入。

有些國家則急著加入CPTPP,像英國,因為脫歐之後,急於與各貿易夥伴國簽定貿易協定,並把美國與印太地區視為重點,但拜登政府把簽署對外經貿協定懸為禁令,所以英國期待美國重返,來對準英國與美國的貿易標準,目前未見可能性。

真正的重量級候選會員,就是中國,一年前習近平提到,中國正在「積極考慮加入」,但是大家並不認為進度會很快,因此北京正式申請加入CPTPP,震動亞太。

一年前,中國是正式成員的RECEP才正式成立,無論是成員國數量,還是人口以及經濟規模,RECEP都遠大於CPTPP,而且CPTPP是更嚴格高階的貿易協定,無論是環保規定、勞工保護、乃至國營企業,都有更高的規範,中國的經濟發展還沒有達到西方經濟的水準,所以內部是有遲疑的,擔心加入後,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反而減緩了中國經濟的成長。

或許有些人期待,經由加入CPTPP的磋商,中國可以達到更高程度的開放,就像是之前加入GATT時類似的過程,但有鑑於目前中共對企業的管控,越來越嚴苛,現在還有「共同富裕」政策,加上過去中國中國對國際法律義務通常不會遵守,幾乎沒有人認為中國中國會完全遵照相關的規範。

由於新會員加入,必須經原有會員一致通過,所以中國要正式參加,會有相當的困難,目前澳洲、加拿大等國,近日由於政治原因,被中國用非關稅手段制裁,要與他們做雙邊磋商,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但這不是北京的目的,中國其實是著眼於政治目的,趁著美國陷於國內原因,趁機搶進卡位,彰顯自己經濟開放,願意與亞太國家合作。

CPTPP也需要一個大經濟體,形成公共財,以做為其他較小經濟體願意遵守規範的動力,美國不加入,日本不夠大,事實上,在2017年剛成立時,就有部分國家主張邀請中國加入。

日本等國雖然對中國遵守規範不抱幻想,但也很清楚,CPTPP要走得更好更遠,必須進一步擴大經濟規模,在美國不參加的情況下,沒有理由拒絕中國的申請。

新加坡、馬來西亞與智利等國,因為與中國有密切經濟關係,所以是樂見北京加入,在中國與這些國家雙邊磋商時,能夠解決彼此的歧見,將經貿合作提升到CPTPP的層次,把他們從美國主導的供應鏈、科技合作拉開,這才是北京的目的。

從一開始,CPTPP就是鑲嵌在國際政治中的經貿協議,中國挑在此時申請,就是針對反中聯盟的回擊,這包括美、英、澳間的安全協議(AUKUS),以及24日要召開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這些聯盟不只是軍事意義,同時也有經濟意義。北京申請加入CPTPP,就是直接對亞太國家展現龐大市場的誘惑,讓它們不會跟隨美國走。

中國 美國 北京

下一則

中國人均存款7萬人民幣 東北3省餘錢進了前十名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