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長下令 所有私企員工12/27前接種疫苗

繼滴滴出行之後 200多家中企恐也將從美股下市

大屋頂下/馬雲與趙薇 是社會治理或階級鬥爭?

眼前中國大陸的這場鋪天蓋地的政經風潮,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解讀。

李光滿說「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胡錫進則反駁說,李光滿「使用了一些誇張的語言,背離了國家的大政方針,造成了誤導」,「所有這一切都是社會治理…而不是什麼革命。」

李光滿的文章同步由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解放軍報、光明日報等十餘一、二線央媒的網站刊出,絕不是毫無由來的「鬧營」。胡錫進則幾是當前官方二軌話語的代言人。胡李雙方竟牙齒嚼破舌頭,遂致發生「究竟誰能代表黨中央」的羅生門。

胡與李的矛盾,凸顯了中共長期存在的一個問題。亦即「社會治理」與「政治運動」的並行或區隔的問題。胡把這次風潮視為「延續改革開放的社會治理」,而指李光滿將之誤判為一場「充滿摧毀的運動式革命」。

土改是經典事例。當年劉少奇說:「否定了只用行政命令把土地恩賜給農民的和平土地改革…而是徹底發動群眾路線,經過農民自己的鬥爭完成這一任務。」也就是說,土改不只是社會治理,更重要的是一場政治運動。最後演成「村村流血,戶戶鬥爭」,農民雙手沾血寫下投名狀,其間非自然死亡者逾百萬人。

這種用社會治理來引領政治運動或用政治運動來推進社會治理的操作手法,如今可泛稱「唱紅打黑」。「分田地」是唱紅,「打土豪」是打黑。「分田地」是推進垂直方向的社會治理,「打土豪」則是要進行水平方向的政治運動。最後的效果,是用階級鬥爭讓人民相互廝殺來鞏固中共政權。此後,中共重要的政治操作,千篇一律。

1957年的反右異曲同工。毛澤東號召「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眼看不能收場,遂演成「引蛇出洞」,「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它們」,更規定要抓出百分之五的右派,出現相互告密,甚至演成攤派。這又是將垂直的社會治理問題,轉移為水平的社會鬥爭。

文化大革命尤其是集大成。一篇〈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帶出了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及紅衛兵;也是將上層的政治矛盾,轉化成水平的社會階級鬥爭。炮打司令部,把上層的政敵劉鄧等定為階級敵人,又將整個社會階級分化為黑五類及紅五類。也就是用「革命vs.反革命」來「分類械鬥」。

「以階級鬥爭為綱」、「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不斷革命論」是此種政治操作的理論基礎,因此對政權及社會皆會發生本質性的傷害:

一、政治正義教條化,不能實事求是:中共在文革前的上層分歧,原是對社會治理路線的差異,最後卻用階級鬥爭的教條以暴力血腥來處理。毛死後鄧領導的改革開放已完全證明,站在文革暴力勝利方的毛澤東,其實是國家社會正義的背叛者。這完全證實了「實踐,而非教條,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今日的中共又有返祖馬克思、復辟毛澤東的跡象。這種借死人來統治活人的原教旨政治,是建立在「兩個維護」的絕對性窒息性思想言論箝制下。當整個政權以「不可妄議中央」君臨天下,就失去了以實事求是來檢驗是非的標準。

「唱紅打黑」人人會唱。薄熙來在重慶「西紅市」的演出記憶猶新,倘若不是王立軍及海伍德事件,他恐怕已在政治局常委中翻江倒海。但中共看穿了薄熙來的表演並加以壓制後,李光滿等人卻好像看扁了現任者其實也不能超越薄熙來,根本拿不出比「唱紅打黑」更高明的政治手藝?

二、階級意識深埋的社會,是摧殘人性及違反文明的:中共目前的主旋律由「脫貧攻堅」轉向「共同富裕」,這是在道德及文明上的應有憧憬。

馬克思的一項預言是正確的,亦即:當資本主義進入發達階段,即應當及有能力進入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且馬克思的人道召喚其實已經相當普遍地實現於世界,如北歐的社會福利國家,現在美國的「白左」也逐漸轉向此一路線。

唯馬克思主張以「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為進入社會主義的手段,但北歐式的社會福利國家則以自由民主的路徑,實現了遠比馬克思主義優越且文明的社會主義。

可見,實現社會主義不只有「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一途,在人類文明遺產中,「民有/民治/民享」、「自由/平等/博愛」,甚至中國的「禮運大同篇」及孫中山的「民族/民權/民生」,都有進入人道社會主義的正大門徑。

亦即,馬克思主張用恨及暴力進入社會主義,但福利國家則用愛及文明來實踐社會主義。

以所謂的「第三次分配」為例。歐美國家慈善樂捐之風極盛,頂級富豪捐出畢生財產者大有人在,文明昇華了人性。但在中共現行體制下,所謂道德性的「第三次分配」必將演成政治的尋租與勒索。

現在馬雲及趙薇等人捲入風潮,其實是社會治理的問題。他們走到「無序發展」的今天,大體上也是出自中共所定的遊戲規則,如今卻被扣上「德不配位」、「劣跡藝人」等帽子,李光滿等更不啻以「階級敵人」、「反革命」、「買辦資本家」、「第五縱隊」來批鬥他們。當年被大陸網民暱稱為「馬爸爸」的馬雲,如今被叫做「吸血鬼」。

這又是將垂直的治理偏差,轉化為水平的社會階級矛盾。因此,反而掩蓋了應當矯正的政府治理短板,又撕裂了社會。

亦因此,李光滿的文章被看成在為文革招魂。胡錫進稱,倘若將這場「社會治理」說成「充滿摧毀性的運動式革命」,「會勾起人們的某些歷史記憶」。

有人說文革又回來了,也有人說文革其實從來沒有消失,十餘一、二線央媒同時刊出李光滿的文章,就是差一點又死灰復燃的文革餘燼,不能視為「鬧營」。

中國大陸充滿暴戾之氣。政治高層若要在社會治理上維持正義,就不能再以「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來治國。若欲維持一個和諧社會,更不能縱容階級鬥爭,而要培養「自由/平等/博愛」、「禮運大同篇」的民風士節,以愛來維護社會。

《大屋頂下》一直主張,中共應淡出馬克思毛澤東,淡入鄧小平,就是寄望中共能回歸社會治理,切勿再陷入政治運動。這不只是在毛鄧兩人之間作選擇,也是在中國文明、兩岸文明及世界文明中作選擇。

中共塑造一個階級鬥爭意識深埋的社會,這個民族絕無可能偉大復興。

中共 中國 福利

上一則

李嘉誠家族賣賣賣 再拋上海資產 持有16年 套現3.2億

下一則

中國貴州客船側翻 已知8死7失聯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