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港媒爆華爾街大佬替美中政府傳話 成「季辛吉翻版」

紐時:某些醫護寧被開除也不打疫苗 「我們心靈受傷」

北大學者:共同富裕不能再重複「大鍋飯」錯誤

官方近日提出「共同富裕」新論,加上「三次分配」新招,引來社會關注。(取材自微博)
官方近日提出「共同富裕」新論,加上「三次分配」新招,引來社會關注。(取材自微博)

中國官方最近提出「共同富裕」新論,引起關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環球時報發表署名評論指,平均主義不是共同富裕的目標。「在計畫經濟時代,我們吃過平均主義和大鍋飯的虧。在大鍋飯體制下,幹好幹壞一個樣,幹多幹少一個樣,民眾的生產積極性不高,經濟體系低效。我們不能再重複這樣的錯誤。」

他表示,當前,一小部分人不僅財富來路可疑,而且高調炫耀,引起社會的反感。但是,殺富濟貧不是推進共同富裕的路徑。企業家也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承擔企業失敗的風險,社會輿論容易被「倖存者偏差」所左右,只看到成功的企業家,而容易忘記那些失敗的企業家。實際上,成功企業家的高收入是建立在失敗企業家的損失之上的,這樣才能在全社會層面上,讓潛在的企業家打平他們的期望收益和投資成本。

姚洋認為,共同富裕有兩個目標,一是托底,另一是提升。托底就是為所有人提供必要的社會保障,讓民眾擺脫對衰老、失業、疾病和匱乏的恐懼;提升就是提升民眾的收入能力,讓所有人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更多的收入。

他指出,社會保障不僅是社會福利,也可以促進民眾的生產積極性,因為它降低了掉入貧困陷阱的風險,民眾就可以放開手腳,去從事有一定風險、但回報率更高的生產活動,比如開個小店、發明一項新技術,或者開辦企業等等。提升民眾收入能力是授人以漁,讓低收入群體依靠自身獲得更高的收入,縮小與高收入群體之間的差距。換言之,共同富裕不是要把高收入群體的收入拉下來,而是要把低收入群體的收入提上去。

近日召開的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提出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姚洋表示,一次分配的原則是按要素分配。計畫經濟時代強調按勞分配,但沒有嚴格執行,而是以大鍋飯為主。改革開放成功奧秘之一就是放棄大鍋飯,實行按要素分配,勞動、資本及其他生產要素按照它們邊際貢獻獲得報酬。

他認為,二次分配是實現共同富裕的主體。按要素分配要尊重個人的能力和努力,同時也難免受到能力和努力之外因素的影響,因而必然導致收入和財富分配的不平等。這就需要政府通過稅收和再分配對收入和財富進行二次調節。但調節不是簡單的「削峰填谷」,把從企業和高收入者那裡收到的稅收分給低收入者就了事,而是精準地提高民眾的收入能力,這樣才能獲得持續的共同富裕。

姚洋說,在今天的中國,接受良好教育是提升收入能力關鍵;一夜暴富的草莽英雄時代已結束。但中國的教育水平分布不均,大城市的高等教育已趨於普及,而廣大農村地區的平均教育水平才剛過初中。教育的階層固化也日趨嚴重,子女教育水平與父母教育水平的相關性已經回到了上世紀30年代的水平。家庭的教育投入出現分化。中等收入群體對子女的教育日益重視,「雞娃」和焦慮成為常態;低收入家庭出現躺倒、放棄孩子課外輔導的狀況。

他認為,共同富裕的重中之重是實現教育資源的均等化。實行小學和中學各五年的十年一貫制義務教育,不僅有利於降低中小學生的無效競爭,也有利於政府教育投入的均等化。提高農村地區教師的待遇,吸引優秀教師長期紮根農村學校,也是實現教育均等化的有效措施之一。

姚洋說,三次分配是經濟學家厲以寧30多年前提出來的概念,自願是它的原則。在這方面,一些企業家做出了表率,他們積極投入慈善事業,是慈善捐款的主體力量。但就促進共同富裕而言,三次分配只能是錦上添花,因為其數量畢竟是有限的;它更多的是體現社會的互幫互助精神,而不是強制性的再分配。最適合三次分配發揮作用的地方,是救助社會保障無法觸及的貧困領域、對高等教育和科研的資助以及引領社會的文化藝術事業。

教育 低收入 中國

上一則

中國9.1起 外國籍核動力船等5類船舶入領海須通報

下一則

續整頓網路巨頭… 習近平:強化反壟斷 嚴打不正當競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