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政府首對台軍售 M109A6自走砲系統7.5億美元

全球新冠染疫數破2億大關 Delta病毒蔓延

競爭政策大多繼承川普 拜登對中至少強硬2年

曾在美國歐巴馬政府任副總統的拜登(右),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左)的私人關係曾為人稱道。圖為2012年拜登與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於美國洛杉磯舉辦的中美省州長見面會中會面。(中新社資料照片)
曾在美國歐巴馬政府任副總統的拜登(右),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左)的私人關係曾為人稱道。圖為2012年拜登與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於美國洛杉磯舉辦的中美省州長見面會中會面。(中新社資料照片)

雖然拜登政府中國政策檢討還沒出爐,但是幾乎已經可以確定「競爭」將是其主軸;除了布林肯的首次對外政策重要演講,將中國定義為美國唯一的全面敵手和競爭者、拜登記者會上宣告,他的根本對華目標是不讓中國成為最強最富的國家,白紙黑字的文件「暫行國家安全戰略指南」中,將中國界定為「唯一潛在地能夠結合其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權勢去對一個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發動經久挑戰的競爭者」。

拜登的競爭政策,其實大部分繼承了川普,但川普政府對中無底線的戰略競爭和不計後果的戰略對抗,排除了對華合作,結果是兩敗俱傷,拜登只要稍微節制,就能輕易贏得掌聲,但如何收拾政策的爛攤子,也讓拜登政府傷透腦筋。

中美競爭,其實是不隨任何人意志為轉移的,從量化的角度來看,2016年,中國經濟總量約為美國經濟總量的60%,到2020年比率已躍升到70%以上,歐巴馬即使有第三任,或是習近平沒上台,都阻止不了中美力量對比差距進一步縮小。

但中國的野心增長太快,超越自己的能力,卻惡化了這個競爭態勢,一方面北京資源有限,無法實現自己的企圖,軍力發展沒有到位,一帶一路財源捉襟見肘,另一方面則讓其他國家倒抽一口冷氣,對中國崛起提高警覺,其中尤其是全球霸主美國,現在竭力要拉開差距。

根據中國大陸學者分析,未來四年,中美關係發展可以分為幾個類型,一是競爭加合作型,大陸希望能將合作領域擴大,形成良性循環,超過競爭的部分;其次是競爭主導型,競爭雖是常態與激烈的,卻基本可控;第三種則是競爭衝突型,競爭是惡性,而且失控,各自底線不斷被突破,陷入惡性循環,川普執政後期即是如此。

中國方面認為,由於拜登本人對中國比較瞭解,有較開闊的國際視野和豐富的執政經驗,其執政團隊大多來自建制派,政策分寸感較強,所以未來至少競爭可控,並且朝向加強合作的方向前進,換句話說是在類型一與類型二之間。

未來拜登政府的對中競爭,將受到一系列內外因素的制約,包括目前疫情與經濟的危機,以及利益團體的影響,包括華爾街、高科技、製造業、零售業,最後還有盟友的影響,尤其是歐洲盟友是否會與美國立場一致。但是最重要的制約因素是來自國會。

國會中的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主流觀點是對中強硬,兩黨對此有很高共識,而拜登政府也運用這種恐中、反中的共識,一方面誇大中國在高科技與經濟上的成就,來刺激美國國內改革,另一方面,則是在兩黨一致對抗中國的共識下,讓自己的人事案與法案通過國會。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最近高達兩兆元的基礎建設法案,雖然共和黨先天不喜歡這種增稅花大錢的撥款案,但是拜登在演說中,多次提到「中國的野心」、「要與中國競爭」,不僅挑動民族主義的情緒,更確保反對黨不敢不支持。

拜登現在國會兩院的多數都在邊緣,按照美國政治慣性,新總統的首場期中選舉通常會輸,這意味著,共和黨在明年年底之後,很可能取得立法權,這將使拜登更難推動自己的政策,替連任蒙上陰影。

由於考慮維持與反對黨的共識,拜登對中競爭政策,不能不強硬,這至少會持續到期中選舉,但屆時選舉的結果,有可能也會驅動外交政策的微妙變化,兩岸都須心裡有準備,但至少這兩年,看起來拜登的強硬是可期的。

中國 拜登 美國

下一則

香港首富換人 「寧德時代」曾毓群 取代李嘉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