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55萬人確診 32%民眾完成接種

拜登提出「凍結疫苗專利」 有利全球?讓利中國?

新聞評論/新疆棉混戰 交織人權、消費和民族主義

圖為新疆維吾爾族民眾在維吾爾自治區一處棉田採收棉花。(歐新社)
圖為新疆維吾爾族民眾在維吾爾自治區一處棉田採收棉花。(歐新社)

瑞典服飾品牌商H&M因一則「拒用新疆棉」的聲明,引發中國網民的批評,並遭主要大型電商平台下架。影響所及,包括NIKE、ADIDAS等曾表明拒用新疆棉的西方運動品牌也遭抵制導致股價大跌,不少兩岸藝人宣布解除合作關係。中國外交部雖嚴詞反駁西方指控的「強迫勞動」,總理李克強卻前往南京參訪NIKE合資原料廠,意在安撫外企。此舉,讓這場夾雜政治、人權、消費與民族主義的多方拉扯,稍稍降溫。

H&M拒用新疆棉的聲明,其實早在去年3月即發表,中國社群媒體卻至今才對它發動攻擊,時機點耐人尋味。究其原因,可能是美國正尋求加強與歐盟結盟以圍堵中國,中方先發制人,藉網民及電商的力量向歐盟發出警告訊息。無論如何,因中國市場已成為許多歐美名牌的新興消費基地,跨國企業在人權議題上表態,雖可墊高自己的道德形象,卻可能要面對市場損失的風險。這次中共「以經制政」,利用它強大的民間消費力回應西方對新疆棉的控訴,顯然要比硬碰硬的外交譴責來得有效,有些跨國企業撤回了其原先聲明。

整體而言,「人權」議題一直是中共最脆弱的「阿基里斯之腱」。過去的病灶是在西藏和異議人士,近兩年的焦點轉至新疆和香港;北京若不設法改善,西方國家會一直拿人權做文章。換一個角度看,把維吾爾族人權受侵害的問題與「新疆棉」掛鉤,其實未必對位。以新疆棉花種植機械化的程度,用「強迫勞動」的框架來形容,說服力較弱,也無助解決問題。

追根究柢,跨國品牌之所以加入這場被中方視為「辱華風波」,起火點是瑞士的「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去年3月起,新疆棉即未再獲得BCI的許可證;去年9月,BCI更跟進美國法案發表了抵制新疆棉的倡議,旗下成員陸續跟進。但BCI駐上海代表處近日卻澄清,他們向總部提交的報告,說明新疆「沒有強迫勞動」。中國媒體則指控,BCI的重要金主之一,就是美國國際開發署。無論真相為何,這場大混戰已被此按鈕觸發。

關於新疆「強迫勞動」的維權調查,最早是去年3月由澳洲的「戰略政策研究所」提出。報告中說,一家青島的NIKE代工廠有維族人士被柵欄圈禁,生產作業存在高度監管。NIKE當時發表聲明,否認該智庫所指涉的業者跟該公司有任何生產或外包關係。但刻板印象一旦形成,洗刷就很困難。

國際品牌、全球製造的分工與互利,是柏林圍牆倒塌以來的世界經貿新常態。儘管這些年金融危機頻仍,全球的通貨膨脹仍保持在可控範圍,國際分工互利是一大關鍵。比較冷戰結束前後的各30年,前30年的累計通膨約上漲四倍;而後30年雖遇到更多金融風暴,通膨卻只上漲兩倍。可見,國際分工及貿易流動有助物價平衡,這套機制不應任意用政治力去破壞。

西方對新疆議題施壓,固出於人道關懷,也帶有大國角力作用。從川普到拜登的持續出招,激起了中國人民「反辱華」的情緒,也讓新疆棉事件變得更為複雜。歐美廠商支持新疆人權本無可厚非,但捲入消費情緒及愛國主義後,便出現失控狀態。儘管有些中國民眾的叫囂只是虛張聲勢,但北京也深知不能讓事件無限延燒,因此李克強才要去NIKE原料廠安撫外企。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傅利曼曾主張,「去識別化」的市場競爭,才是避免種族歧視和加劇傷害的有效方式。不想新疆棉引發全球化大逆轉,必須咀嚼此話。(轉載自聯合報社論)

新疆 中國 美國

上一則

博鰲論壇4月登場 中領導人「將與美方有對話」

下一則

美人權報告: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作為是種族滅絕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