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數據多空紛陳 指數跌深拉回

CNN:五位參議員是否爭取連任 牽動參院政治版圖

楊母陳玲銖:若不是紐約太蕭條 楊安澤根本不想選

楊安澤(左二)的父母和哥哥參加他的大學畢業典禮。(陳玲銖提供)
楊安澤(左二)的父母和哥哥參加他的大學畢業典禮。(陳玲銖提供)

「我一直對Andrew(楊安澤)說,當你有能力去幫助別人的時候,你應該盡量去幫,這樣可以守護你的好運。」目前遠隔重洋在台灣的楊安澤母親陳玲銖,隔海守望著兒子競選紐約市長的最後衝刺時刻。

「如果不是紐約市變得那麼蕭條,他根本沒有興趣出來選。」陳玲銖看著自幼就「開心且正向」的小兒子此次作為選戰領跑者被多方圍攻,頗為心疼,但也說,楊安澤一貫做事很認真,「那麼努力,一定想當選」,而最終結果不論如何,「這是命和緣分,他以華人身分出來選,顯示政治不能不是黑的就是白的,華人不能一點聲音都沒有;不管成不成功,至少幫下一代開了一條從政之路。」

楊安澤的父親楊界雄畢業於台灣大學物理系,來美留學並在IBM等大公司工作至退休,手握69個專利;母親陳玲銖則在紐約州立大學工作。「從小沒覺得他對政治有興趣。」陳玲銖說,和很多華人家庭一樣,政治並不是家庭生活中的主要話題,「我朋友的小孩,不是醫生就是工程師,楊安澤的哥哥也是醫生。」

創非營利組織 拯救失業

但楊安澤從小就展現和其他亞裔小孩不一樣的想法,「大學在布朗(Brown University)念政治和經濟,我想他認真就好了。結果畢業時我問他想幹什麼,他回答:writer, actor, CIA agent(作家,演員,中情局特工)。」陳玲銖笑稱,『我問他,那你打算怎麼過日子?他才說,「哦,那我去研究所念律師好了」。』

楊安澤法學院畢業後創業賺了不少錢,但2008年金融危機下,看到失業率猛增,甚至身邊很多朋友都失去工作。『他跟我說,「我很愛錢,但這個時候我最希望的是創造工作機會;如果失敗了,我頂多失掉一點錢和時間,這有關係嗎?」。』陳玲銖回憶楊安澤開始著手創立非營利組織「為美國創業」(Venture for America),「我覺得比他競選總統還難,一年做400多場演講,就帶著一位秘書全美到處跑,致力帶動底特律這類沒落城市創造就業。」

陳玲銖舉例說,曾經跟楊安澤在曼哈頓中城走時,他突然說「媽媽等我一下」,隨後走向一個街邊撿瓶子的人,掏錢給他,「他最看不慣一些很努力但卻不得溫飽的人,覺得這是整個體制的不對。」陳玲銖說,這也是促成他最終走出選總統這一步的一大原因。

想讓紐約變好 挺身而出

『2017年4月,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我睡不著覺,真的受不了川普」,還說「要不我搬離美國回台灣怎麼樣」。』陳玲銖說,當時自己對他說,『你中文都講不好,怎麼回台灣,他想了下說,「那我出來選總統」。』

陳玲銖表示,自己當時並沒有當真,直到夏天見到兒子時,「他告訴我,做了很多研究,還寫了一本書」;她說,楊安澤告訴她,他覺得全美國大概有十幾個人能真正改變美國社會,他去動員了好幾個,希望他們能出來選總統,結果沒一個人有回應,「Andrew說,好,你們不出來,我出來,至少我要把問題講出來」;『到了2017年8月,他告訴我已經辭職了,我知道「完了」,他是認真要選。』陳玲銖笑稱。

陳玲銖說,這次選紐約市長,也是楊安澤一以貫之的正義感和責任感促動,「一年前我回紐約,他忽然問我,你有沒有覺得紐約遊民越來越多?」陳玲銖說,楊安澤對紐約有獨特且重要的情感,眼見紐約一天天蕭條下去,又忍不住想挺身而出,「如果不是紐約變得這麼蕭條,他根本沒有興趣出來選市長。」

平常心看結果 不論輸贏

陳玲銖表示,不論此次競選成敗,她都為楊安澤感到非常驕傲,但也坦言,若他創下歷史當選,自己驕傲之餘也有所擔憂,因為紐約市長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何況如今赤字嚴重,積弊已久,想做好實在太難,改變更是不容易,「Andrew是個很正直的人,認為不該做的事就一定不會做,他這樣會擋人財路,會得罪各種勢力。」

「他做事一貫認真,也很努力,這次競選一定想贏,也肯定會拚盡全力去做好;他是很開心很正向的人,紐約市應該也需要比較正向、開心且沒有包袱的人來當市長。」陳玲銖說,平常心看待結果,「他能出來選,對亞裔就有正面的效果,政治不能不是黑的就是白的,華人不能一點聲音也沒有。」

紐約市 楊安澤 台灣

上一則

對抗新冠華人英雄/陳希 17個月受訪450次評估疫情

下一則

新冠疫情解封 生活回歸正常?恐懼始終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