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公布新防疫措施後 口罩該怎麼戴?

疫情延燒 日逾35萬人 網路連署停辦東奧

美洲瑪雅人曾到過古蜀國交流? 三星堆遺址掀話題

文物考古專家在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場查看三號「祭祀坑」。  (新華社)
文物考古專家在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場查看三號「祭祀坑」。 (新華社)

今年3月底,中國考古界把近兩年來在三星堆一帶新發現的六座「祭祀坑」出土的金面具殘片、鳥形金飾片、金箔、彩繪眼睛銅頭像、青銅神樹、象牙、牙雕殘件、玉琮,以及玉石器等500多件文物,發表了整理和研究的初步報告。它包括了金面具、青銅器、古象牙、古絲綢殘留物、玉琮、木盒,以及三足鍋陶器等七個焦點。除了玉琮(祭器)、木盒和陶鍋原屬商王朝中原文化之外,餘者均為外來的。美洲的印第安瑪雅(Maya)文明與中原文化的交流問題,又引起大家的興趣。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場五號「祭祀坑」出土的殘缺的金面具。(新華社)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場五號「祭祀坑」出土的殘缺的金面具。(新華社)

同一祖先說 遭圍剿

張光直(1931-2001)教授在《中國古代文明的環太平洋的底層》一文說:「中國文明與中南美洲文明,實際是同一祖先的後代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的産物,可以叫瑪雅—中國文化連續體。」此一席話,幾乎揭開了中華文化「外來說」的議題,曾引來一些人的圍剿,害得他連忙解釋道:「兩者闗係是平行而非先後繼承的。」

印第安人的瑪雅文化,是美洲歷史既神祕也不神祕的一個課題。神祕的是,它從何處來?為何消失?不神祕的是,考古學界對它經常有新發現。尤其是近年來,利用尖端的光學雷達(LiDAR)技術,在空中「繪製」地形圖(Topographic Map)。飛機裝置光學雷達和GPS掃描器,以數位方式空拍「移除」地面上的障礙物。亞熱帶一大片的原始森林,都被看光而畢露無餘了。

去年6月初,《自然》(Nature)雜誌報導,坐落在瓜地拉馬境內Aquada Fenix地方,最近發現西元前1000至800年的瑪雅古建築物。高度1400公尺,寛400公尺,全用泥土修建。周沿有九條大型堤防,又跟蓄水池相連。Arizona大學考古系豬俁健(Inomata Takeshi)教授指出,這個巨大長形隆起的平台,乃祭祀盛會的舊址;是目前發現的瑪雅文化最早的文明大型建築體。考古學研究的方法,從傳統的地上建築物進入地下的水利設備,這是一個突破,也正是將來研究的新趨勢。

三星堆博物館裡的「戴金面罩青銅人頭像」。該文物於1986年從三星堆二號「祭祀坑」...
三星堆博物館裡的「戴金面罩青銅人頭像」。該文物於1986年從三星堆二號「祭祀坑」出土。(新華社 )
這是在南美宏都拉斯瑪雅文明廢墟發現的青銅面具。(Getty Images)
這是在南美宏都拉斯瑪雅文明廢墟發現的青銅面具。(Getty Images)

文化連續體 獲證明

一般的說法是,四、五萬年前,印第安人越過白令海峽,從亞洲到美洲。冰河解凍後,他們回不去了,只好落土美洲。大約5000年前,瑪雅人出現在墨西哥南部太平洋沿岸地區,他們從漁獵進入農耕,孕育了瑪雅文化。有些學者把他們的歷史簡明地分為前(西元前16至西元3世紀)與後(4至8世紀)兩期,代表「興」和「盛」兩個特徵。之後,瑪雅文化突然消失,造成美洲歷史上的一個謎。

至於《梁書》和《南史》兩書,《東夷列傳》之中,均將「倭國」與「扶桑國」分章記錄。前者是日本,只說「在帶方東大海內」,而扶桑國則有「在大漢國東二萬餘里」之遙遠。證明墨西哥(扶桑國)跟亞洲大陸早有交通,這又是另一個論題了。

其實,張教授說的「瑪雅—中國文化連續體」,可以從三星堆發掘的文物獲得證明。《漢州發掘簡冊》一書,記載1929年春天,四川廣漢鴨子河南岸三星堆玉石器的考古工作。接著,內戰外患,30多個年頭被耽擱了。到了1963年,馮漢驥教授率領的四川考古隊再度出發。他們終於揭開了三星堆文化圈的基本容貌,判斷此地極可能是古代蜀國的一個都邑中心。「三星堆博物館」因而建立。五年後,又發現藏有金屬器物的「金沙遺址」,被認定為三星堆的末期文化。而今,成都蘇坡鄉金沙村另有「金沙遺址博物館」。

三星堆風格 大不同

近幾年來,瑪雅文物曾經多次在中國展覽,同時,《中國失落的文明:神祕的三星堆》(China's Lost Civilization, The Mystery of Sanxingdui)亦於2014年秋天,在美國加州橙郡寶爾博物館(Bowers Museum)展出,接著又到其他城市巡迴。只要看到那些展出文物,就會自然把瑪雅和三星堆聯想在一起。它們絕大多數屬於青銅器,而缺少中原常見的鐵器。其中假面具、祭祀器皿,和佩身裝飾品之類,造型設計及鑄製技術,皆甚奇特而精湛。至於正坐或跪姿人像、銅鑄人型、戴金面罩人頭、獸首人身,與縱目人像等等,形貌特徵全然不屬於漢民族的類型。同時展出的還有金沙遺物,金質面具、鳥環、神杖各種飾品之外,又有很多貝殼和象牙,形象和風格跟中原一帶迥然不同。

英文方面的資料,我要提出《前哥倫布時期》(Pre-Columbiana, a Journal of Long-Distance Contact)史學雜誌,作為參考。2016年9月,它推出一份三期(第5卷4-5號及6卷1號)合刊本。有兩篇是比較瑪雅日曆和中原黃曆的文章,指出兩者頗多相似之處,推定美、亞兩洲早有接觸與交流。豈不是也證實了張教授的論點?

兩文作者姓名雷同:凱利(David H. Kelley)與凱利(David B. Kelley)教授,只是巧合。早在1980年,H凱利在加拿大卡加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任教時,撰成《瑪雅曆法中的亞洲元素》(Asian Components in the Invention of the Mayan Calendar)一稿。因為篇幅過長,理論太新,沒有發表的機會。他認為中國「五行」觀念和「十二生肖」日期的代表,瑪雅日曆也有同樣用法。代表狗、猴的日子相同;只是虎換成豹(Jaguar),龍變為鱷魚,那是自然環境差異而造成的。再者,玉兔和月亮互為對應。他寫道:「兔的屬相,由月亮女神Mayahuel掌管,傳說這位女神用毒仙人掌釀製成有益的龍舌蘭酒。」豈不像是我們的神話傳說?同時,他又對比希臘、印度和其他文化的曆法,發現形式上雖多不同,實質上的特徵還是相似的。

日本昭和女子大學B凱利教授,利用加州理工大學(Cal Tech)伊魯特(Denis Elliott)教授研製的分析軟體InterCal,撰寫《中國和中美洲日曆日期比較研究》(Comparing Chinese and Mesoamerican Calendar Dates)一文,發現瑪雅曆法日期的聯繫規律符合五行理念。舉例說,假如瑪雅曆法原始日期是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我們就可以清楚看出金木水火土的循環對應元素。

這是在位於四川省廣漢市的三星堆博物館拍攝的1986年出土於三星堆1號「祭祀坑」的...
這是在位於四川省廣漢市的三星堆博物館拍攝的1986年出土於三星堆1號「祭祀坑」的金面罩。(新華社)
>
這是瓜地馬拉出土的瑪雅時期玉面具。(Getty Images)
這是瓜地馬拉出土的瑪雅時期玉面具。(Getty Images)

文化同滅絕 留遺憾

三星堆和金沙文明一度存在是事實。古蜀國舊址的推測說法,也沒人提出異議。但是,他們的歷史發展,沒有人能講清楚。漢朝揚雄撰《蜀王本紀》一書,記載歷代蜀王傳說故事。到了晉代,常璩又作《華陽國志》,分敘蜀國及其他西南地區的歷史地理與風俗文化。兩書早已亡佚。詩仙李白《蜀道難》一詩,就有「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始與秦塞通人煙」之句。明代鄭樸搜集散見於古籍的資料,輯成現在我們看到的《蜀王本紀》一冊,列舉稱王者最早是蠶叢,經歷柏灌、魚鳧、杜宇等很多人,傳到最後的開明,一共有3萬4000載。杜宇失國流亡異域,死後魂魄化鳥,成爲「杜鵑啼血」的典故。又說,他們「不曉文字,未有禮樂」,此話對三星堆文化的敘述,實甚吻合。

黃河流域一向被認為中華文化發源地。三星堆文化的出現,加上早已聞名的寧波「河姆渡文明」和杭州「良渚玉器」,以及遲至1958年被掘出的湖南「彭頭山遺跡」等等,才讓人認清長江流域同樣是中華文明的母體,又被評為上世紀一項世界考古的重大發現。令人想到遠古時代,種族、文化、社會可能早已互通交流,形成多元了。因為沒有文字流傳,他們從商朝中葉到東晉末年(西元前13至後4世紀)長達1700多年的歷史,一片空白。曾經一度很活躍的印第安瑪雅文化,在第九世紀時也突然消失了。

從瑪雅的雕刻石碑遺物,可以看到他們用的也是象形文字,結構甚至比漢字還要複雜;可惜沒有繼續發展,無從持久流傳。三星堆出土的金杖等器物,是文字、圖畫、或宗教符號,不得而知。東方古蜀國和西方瑪雅兩個文化遭受同樣的命運,留給我們同樣的遺憾。際此21世紀高科技年代,有人辯說影像可傳,文字無用。不過,對瑪雅文化的研究,挖掘和「空拍」更多古物之外,正像兩位凱利教授比較不同曆法一樣,還要在研究原始文物的功夫繼續下去。有朝一日,學者們或有機會完成像上世紀中央研究院董作賓教授(1895-1963)利用大量甲骨資料寫出《殷曆譜》那般成績。

三星 中國 博物館

上一則

長賜號太大擱淺?船愈造愈大 貨櫃輪噸位戰何時休

下一則

封面故事/通膨要來了 糧油漲、錢更薄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