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戴琪談對中策略:要邊嚼口香糖、邊下西洋棋

一洲焦點/拜登強化供應鏈、一人公司也可申請PPP

不叫吉兒拜登博士 歧視?

吉兒‧拜登從四年前的第二夫人,升格成為第一夫人。(Getty Images)
吉兒‧拜登從四年前的第二夫人,升格成為第一夫人。(Getty Images)

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事件,一度在台灣鬧得滿城風雨;這次有關博士稱號的新聞,卻在美國發生。當事人是一位女士,「性別歧視」,那還得了?

8旬老講師 投書開砲

12月11日,《華爾街日報》言論版刊出Joseph Epstein投寄《Is There a Doctor in the White House? Not if You Need an M.D.》一文,大意是說,請問白宮有個博士嗎?如果沒有,需要的是一個醫學博士。換言之,若非醫生,住在白宮的人大可不必強調「博士」的頭銜。但是,新任總統拜登(Joe G. Biden)一向要求大家稱呼其夫人為「吉兒· 拜登博士」(Dr. Jill T. Biden)。作者用輕鬆的筆調,寫出一篇文情並茂的言理小品。

候任總統拜登和博士太太吉兒.拜登。(美聯社)
候任總統拜登和博士太太吉兒.拜登。(美聯社)

我個人的初步反應是,投稿人莫非是一個「酸葡萄主義者」,多管閒事。果然,他是一位年逾八旬的老將,芝加哥大學畢業。近30幾年來,在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教書。因為沒有高等學歷,終生是講師(Lecturer)身分。他曾說,當年服役當兵,大學畢業考試還是在德州的軍營游泳池邊進行的,怎有機會進研究院?又加強語氣說,早年學生在博士口試時,桌上備有一杯白開水,因怕被考得當場暈倒。如今,博士滿街走的現象,夫復何言?只是如此一來,他的老講師身分也被學校註銷了。

這個稿件在言論版出現, 當然招來議論。首先發難的人,就是副總統當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夫婿Doug Emholf。他開宗明義就說:This story would never have been written about a man。假如事件的主角是男性,就沒啥多說。這明明是歧視女性!接著,歐巴馬總統夫人、民主黨競選團隊、媒體,讀者大眾等,對投稿人以及編者所犯的歧視、侵權、落伍、無知、不敬等罪名全數出籠。甚至有人建議開除言論版編輯Paul Gigot。

批論文垃圾 令人反感

只過了兩天,也就是13日星期版,編輯刊出自撰的《The Biden Team Strikes Back》回應,說這個版面本來就是自由園地,應該是海納百川,夫復何言?又三天之後,專欄作家Kyle Smith在《National Review》有一篇《Jill Biden's Doctorate is Garbage Because her Dissertation is Garbage》,用「垃圾」兩字來形容如此論文與學位。作品的學術評價,容有不同意見。然而,過分的批評,令人反感。

原來,拜登博士也是一位在職進修的勤奮女性。她在中學教書時,連續修得兩個碩士學位;後來才到社區學院當教授。她的專長是教導有語言障礙的學生。2006那年,55歲時,在University of Delaware完成 《Student Retention at the Community College Level: Meeting Students' Needs》論文,獲得教育博士 (EdD)學位。從這個題目,可知她對學生的關懐,探求原因,想出辦法,鼓勵他們避免輟學。

早在2009年,《洛杉磯時報》刊出Robin Abcarian一篇文章,說這位博士夫人經常埋怨家裡收到的信件,都被寫成Sen. and  Mrs. Biden。拜登成為歐巴馬總統的副手之前,長期擔任代表Deleware州的國會參議員,所以信件一直沿用他的老職稱。她既已擁有博士學位,希望此後信件,應改稱為「Dr. and Sen. Biden」才對。

拜登在2009年宣誓就任副總統時,妻子吉兒在旁見證。(路透)
拜登在2009年宣誓就任副總統時,妻子吉兒在旁見證。(路透)

我想,要求別人稱呼她博士,不外有兩層意義:一個人苦學成名,當她獲得一大串包括博士的學位,理應受人敬重;再者,男女平等,傳統習慣上「某某先生及夫人」的稱呼,實有男尊女卑之嫌。既要尊重女權,便應建立女前男後的新模式。難怪拜登每次介紹自己的夫人時,絕不會忘記冠以Dr.名銜。如此說來,白宮換了新主人,此後相關文件信函,以至於各種社交場合,是不是要改用「Dr. and President Biden」呢?

女性副總統 已破紀錄

其實,不管女前男後,抑或男先女隨的任何模式,拜登政府有一位亞非族裔的女性副總統,已具有前進思維,打破紀録。同樣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夫人擁有博士學位,也是破天荒第一遭,都是好事,值得大書特書。

前面提過,拜登博士是一位勤奮的女性。更重要的,她具有獨立而堅強的品格與敬業的精神。1970年代初期,她跟比爾· 史蒂文生(Bill Stevenson)有一段五年的婚姻闗係。1972年,拜登初次競選參議員,史蒂文生夫妻熱心為他助選,據說曾捐款10萬0900元。那年大選11月初投票,拜登當選了,不幸在12月8日,夫人Neilia和幼女Naomi車禍辭世,史蒂文生夫婦對拜登很照顧。在吉兒成為獨身之後,拜登曾向她求婚三次,方獲首肯。參議員夫人的社交活動頻繁,但她沒有放棄教職。

吉兒拜登參加義工活動,為海外美軍送暖。(美聯社)
吉兒拜登參加義工活動,為海外美軍送暖。(美聯社)

比爾是一個性格開朗,交遊廣闊的商家,對體育、音樂、戲劇樣樣都有一套。2012年,他入選「過去50年德拉瓦州最有影響力的50人」(The 50 Most Influential Delawareans of the Past 50 Years)名人榜。如今,他和妻子琳達(Linda)婚姻美滿,生活愉快。

大家知道, Doctor一詞,原是醫師的專稱。法學院和醫學院一樣,修業期間或稍有差別,都是研究院(Post Graduate)程度,畢業生獲頒學位,通常稱為「法學學位」(JD, Jurisprudence Doctor;Law Degree,也稱法律博士)。得到學位後,也像醫科要通過資格考試和檢定手續,才可以執業;各州有不同的執照規定。

為了區別跟醫、法兩種學位不同,其他學院的研究生,則由研究院或個別學院,分別頒授泛稱哲學博士(Doctor of Philosophy ,PhD)及專業性學位,如教育博士(EdD),及牙科博士(DDS)等。Philosophy(哲學)一詞,包括廣義的文理學科 (Liberal Arts and Sciences)。專攻哲學就是PhD in Philosophy;政治學博士即為 PhD in Political Science,以此類推。學術學位的歷史軌道,是先有醫生,律師次之,廣泛的哲學科目再次,各新舊行業繼之。老一輩人「醫生才是博士」的觀念與稱呼的習慣,有時很難改變。

歐巴馬政府交接時,台上四人有三個JD,一個教育博士。(路透)
歐巴馬政府交接時,台上四人有三個JD,一個教育博士。(路透)

歐巴馬夫婦 都是JD

既然如此重視珍惜博士學位,拜登博士難道不知道或是忘了自己的丈夫早有JD學位嗎?當然不是。這就不能不談美國社會文化的一個特例了。獲得JD學位的人,從來不被稱為Dr.,可能又跟醫科專業不同有關。即使是醫生,轉業以後,便不再被叫Dr.了。《紐約時報》的編輯示例,規定腦科名醫Dr. Ben Carson出任政府官職後,即被改稱Mr。Dr. Jill Biden則不變。再者,大學學生稱呼老師為Dr或Professor。在法學院教書的人, 卻只被稱為「教授」,沒人叫「博士」的。至於對一般執業律師,就被通稱為「先生」(Mr)了。當代白宮的主人,如尼克森、以及柯林頓和歐巴馬兩對夫婦等人,都是JD,有人聽過稱呼他們「博士」嗎?新任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及其夫婿清一色JD ,加上第一夫人是EdD,滿「宮」博士了。JD既不被叫博士,唯有教育博士一枝獨「俏」,非但有趣,亦甚具意義。

走筆至此,想起從東方來的留學生,他們擁有的「法學博士」(SJD),大多數應該不是JD,而是跨院系多元研究課程的PhD學位,諸如主修比較法、國際法、國際闗係之類。為甚麼呢?法學院主要是培養律師,課程注重美國法律實務;對外國留學生來說,吃力又不討好。除非有長期居留美國執業的計畫,否則一旦回國,學那些有用武之地嗎?何況在東方的社會,PhD比JD更「正牌」又吃香啊!

拜登競選期間,夫人吉兒一直跟隨。(美聯社)
拜登競選期間,夫人吉兒一直跟隨。(美聯社)

拜登 美國 白宮

上一則

美國現象/這「疫」年 「稅」不安穩

下一則

宇航員打太極 外太空「完美運動」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