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H-1B工作簽證「高薪優先」遭法官駁回

年底前 全美2000萬人可打新冠疫苗

法理情/總統大選延長賽 法律戰能力挽狂瀾?

美國選民在大選當天投票,並不能直接選出總統。(美聯社)
美國選民在大選當天投票,並不能直接選出總統。(美聯社)

一、選情

今年大選之前,川普總統聲稱,如果失利,必將設法提訴訟到聯邦最高法院;相信法官們(至少五位,多數)會支持他,將根據前例,裁決讓他連任。他援引的先例,便是2000年最高法院的判決Bushv.Gore, 531 U.S. 98 (2000)。

11月3日舉行大選,川普落後;11月4日,他宣稱將到各州的法院去要求阻止計票,最終上訴到最高法院。他的團隊援引Bushv.Gore為有利的先例。11月7日,川普宣稱即將積極起訴(prosecute),逆轉大選結果。

20年前的總統大選,最高法院曾經槌定音。(美聯社)
20年前的總統大選,最高法院曾經槌定音。(美聯社)

二、先例

我們首先研究Bushv.Gore是否適用於今日的情勢,再分析訴訟的前景。

2000年,高爾(Al Gore)和小布希(George W. Bush)競選美國總統。當年11月2日全民投票。當晚各州開票,高爾領先。依美國憲法第二條,選舉結果依照「選舉人票」(Elector Votes)決定,由得票超過270張「選舉人票」的競選人當選。

11月2日半夜,各州計票,高爾得271票,小布希266票,看來高爾應該當選。然而剩下佛羅里達(Florida,下稱佛州)尚未結算。那時佛州有25張「選舉人票」。

第二天佛州選委會宣布,計票的結果,小布希比高爾多535票,所以小布希贏得代表佛州的25張選舉人票。於是大選翻盤,小布希取得291張選舉人票,而高爾減少成為246票。

三、重驗與上訴

高爾不服,依佛州法律要求重新驗票(Recount)。隨後幾星期,形成亂局,在驗票過程中,發生許多爭執。

佛州的選務人員,重驗選票之後,由州務卿宣告,小布希仍然獲得多數票,贏下佛州。高爾不接受,到佛州的法院去提訴,要求法院監督,再次驗票;但高爾只挑選佛州的四個郡縣,集中驗票。

小布希當然反對,案件一路上訴到佛州的最高法院。州級最高法院聽證之後,判決准許在指定的四個郡縣中,再次驗票。

小布希不服,向華府的聯邦最高法院提訟,要求緊急開庭處理。

四、憲法問題

根據憲法第二條,總統的選舉,由各州依照州的法規分別辦理。憲法明文指定「州議會」制定州內選舉的規程。所以佛州的法院,應該是州內選務的最高權威,當年高爾應該獲得重新驗票的機會。

聯邦法院在此案原無角色。可是在訴訟過程中,高爾犯了錯誤。當他只挑選四個郡縣時,觸犯了聯邦憲法第14修正案保護人民的平等權(Equal Protection)。挑選四個郡縣驗票,便可能違反了其他各縣市選民的平等權。這一著棋,讓小布希抓到理由。小布希團隊立刻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要求保護選民的平等權,推翻佛州法院的判決。

五、判決

2000年12月初,聯邦最高法院宣示判決,推翻佛州法院的原判,確定佛州政府的決定,讓小布希贏了佛州的選舉,也就取得了25張選舉人票。

Bushv.Gore這一訟案,使小布希當選美國第43位總統。

六、先例的功效

Bushv.Gore能幫助今日的川普嗎?

川普的團隊,有下列主張:

甲、郵寄的選票不合法:郵寄選票,包括缺席投票,已經行之多年,28個州都早已採用。憲法授權各州規定投票程序,既經州議會立法的規程,這種投票方法沒有違法的問題。

乙、提前投票、投票日以後才計票,不合法:賓州的共和黨人,曾控告州政府,阻止州政府舉辦投票日之前的投票(Early voting),以及投票日以後再計票。這宗訴訟,曾經逹到聯邦最高法院。

在「川普對賓州」中,最高法院判決,各州有自主權。賓州在投票日之後的三天之內,北卡州在12天之內計票都合法,尊重州政府的法規(見Trump v. Pennsylvania, 140 U.S. 2508, 140 S. Ct. 12920 (2020))。

這項判決間接的確定,提前投票是合法的,只有計票的期日,才值得處理。

丙、依Bushv.Gore,最終應交給聯邦法院決定大選的結果:從1803年起,最高法院不接受第一審的訴訟(original jurisdiction),只審核下級法院合理的上訴(Marburyv.Madison)。另外,聯邦地方法院也不接受選務糾紛,除非發生憲法疑問。

許多法學專家不認為最高法院會插手今年的總統大選。(美聯社)
許多法學專家不認為最高法院會插手今年的總統大選。(美聯社)

七、辯論的難題

今年的選舉結果,川普從45州僅得214張選舉人票,與當年小布希與高爾之間,五票之差的情形,完全不同。

對於未定的五個州(賓州、北卡、喬治亞、亞歷桑納和內華達),川普的律師,既要求僅計算投票日的選票、排除11月3日之後的票(賓州、北卡、喬治亞),又要求計算投票日之後的全部郵件選票(亞歷桑納和內華達),企圖「採櫻桃」(Cherry Pick)式的選用對自己有利的理由,卻自相矛盾,不足以說服法院。結果不能如願,因為計票結果,除北卡之外,其他四州的選舉人票全投向白登。

白登有不同的組合,可以成功地達到270票,例如贏得賓州和喬治亞、亞歷桑納州和內華達州、喬治亞州和亞歷桑納州等。不像2000年小布希和高爾,單靠佛羅里達一州的選舉結果;今年的決定權,分散在11州。

既然沒有憲法的爭執,而訴訟理由又自相矛盾,聯邦最高法院似乎無由干涉大選結果。(作者曾任法學教授,現為華府資深律師)

小布希 佛州 投票

上一則

能不動手就不動手!智能家電、家用品 疫期成新寵

下一則

自製浴鹽泡澡 過個暖冬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