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今將收緊口罩建議 打了疫苗在室內也要戴口罩

體操天后拜爾絲:我沒受傷,只是傷了一點自尊心

疫情加重焦慮 機艙暴力成常態

專家指出,戴不戴口罩的爭執,是機艙內衝突的主因。(美聯社)
專家指出,戴不戴口罩的爭執,是機艙內衝突的主因。(美聯社)

時常搭乘飛機的人都不希望遇到突發狀況,例如機位爆滿、嬰兒尖叫、航班延誤以及脾氣暴燥的乘客……。然而隨著新冠疫情大流行,這些令人不愉快的經驗,竟然變成了常態。

由於疫情加重了大眾的焦慮,從社交媒體上不時可見乘客與空服員的糾紛,從言語衝突到拳腳相向,反映出美國人的情緒已經緊繃到了快要失控的程度。

今年逾3000案 多是為口罩

聯邦航空管理局(FAA)說,自今年1月1日起,美國的航空公司已經報告了超過3000起乘客滋擾事件。其中約2300起事件是因乘客拒絕遵守聯邦規定戴口罩。

在過去十年中,FAA每年平均要調查140起乘客滋擾事件,追究可能的法律責任,例如罰款;然而今年到5月下旬,乘客滋擾事件已近400起。

由於衝突幾乎無日無之,航空公司和空乘人員以及機師工會在6月下旬致函聯邦司法部,要求聯邦採取更多措施,以維護飛航安全。

航空業者和從業人員這封信中說,聯邦政府應通過刑事執法發出強有力的信號,就是遵守聯邦法律和維護飛航安全至關重要,他們希望,透過修法使「恐嚇或干擾機組成員的乘客,最高可判處20年監禁」。

美航另外致函FAA,承認「絕大多數乘客」都遵守規定,但「不幸的是,不斷見到機上行為惡化,甚至令人髮指,包括襲擊機組人員、直接干擾機組人員、以及威脅與恐嚇機組人員。」

美國境內的機艙暴力行為氾濫,危及飛航安全,航空業者希望聯邦出手整治。(美聯社)
美國境內的機艙暴力行為氾濫,危及飛航安全,航空業者希望聯邦出手整治。(美聯社)

聯邦祭罰款 追究法律責任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在今年1月宣布了一項「零容忍」政策,以防止班機上的暴力行為。FAA準備對50多名乘客處以最高3萬元的罰款;並已查明其他400多起事件,乘客可能要負法律責任。

美國各家航空公司自去年5月以來,已將至少3000名乘客列入禁飛名單,這還不包括美航和西南兩大航空公司,因為兩家公司拒絕提供數據。

航空公司取消了一些飛行常客的資格,在極端情况下,機師會在中途緊急降落,把不守規矩的乘客驅逐下機。機長和空服員在起飛前,在原本發布的飛航空全提示之外,還要特別提醒乘客聯邦有關禁止干擾機組人員的規定。

空服員協會主席尼爾森說:「聯邦和公司所做的這些,都是有幫助的;如果沒有這些,情況會更糟。但光是罰款,顯然不能解決整個問題,聯邦必須更進一步保護飛航安全。」

奧米欽已經當了七年空服員,他也說,從來沒有在飛機上見過這麼多的惡劣行徑。他最近才目睹一起機艙暴力事件,當時他和其他空服員剛剛為乘客做完安全簡報,正準備起飛時,突然兩名男性乘客和一名女乘客打了起來。

「二、三十秒後,我們拉開了兩名男性乘客,並試圖讓大家冷靜下來,」然後飛機滑回到登機口,警察把把滋事乘客帶下飛機。

奧米欽在這場混戰中受傷,他頭部撞到頭頂的行李箱,造成腦震盪。「我們根本不清楚他們在爭執什麼,」他說不能透露服務的航空公司。

旅遊大爆發 空服員憂惡化

空服員擔心今年夏天情况會變得更糟,因為國內旅遊爆發成長,機艙內越來越擁擠。6月初,聯邦運輸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TSA)宣布,自2020年3月初疫情封城以來,首次有200多萬人通過美國機場安檢站,可說航空業迎來了一個里程碑。

美國境內航線乘客逐漸增加,機場開始變得擁擠。 (Getty Images)
美國境內航線乘客逐漸增加,機場開始變得擁擠。 (Getty Images)

隨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接種了COVID-19疫苗,航空公司的預訂量從今年2月開始陡增。然而,感染率的下降,可能會使空服人員更難執行聯邦要求的口罩佩戴規定,該規定將在9月中旬到期。

航空安全專家認為,解除佩戴口罩的要求,是消除緊張情勢的一個關鍵點——在這樣一個政治分裂的國家要求戴口罩,本來就帶來政治紛爭。但解除機艙內的口罩令,也可能會新增乘客的焦慮,他們擔心在美國疫情還未完全消除時,在機艙內與不戴口罩的陌生人共處,仍然具有風險。

機艙暴力根源在於,戴與不戴口罩的雙方人馬,表現得都很糟糕。

工會要求採取多種措施,包括新增空中執法人員,限制飛機和機場的酒精銷售,以及在航空公司之間更多地分享有關暴力乘客的資訊。他們還提出建議,政府來建立禁飛旅客名單;但這個名單的限制性要比恐怖分子嫌疑人的禁飛名單要小。

封閉太久 敏感成另種病毒

為什麼機艙內有這麼多的憤怒氣氛,航空公司員工和外部專家給出的解釋包括:班機擁擠、戴口罩引起的政治兩極分化、以及疫情封城影響人們心理健康。

康州中部州大心理學和犯罪學教授塔夫拉特(Raymond Tafrate)曾研究過憤怒,他說:「我們都受到了比我們所意識到的更嚴重的創傷,這讓人們感到緊張。這場疫情使人們長期隔離,給生活帶來了各種壓力和問題。」

倫敦航空心理學者博爾為機組人員提供諮詢,他將這種焦慮歸咎於COVID-19和封閉空間。

狹窄的機艙內,最近充滿戾氣,一言不合,乘客就會出手攻擊別人。(美聯社)
狹窄的機艙內,最近充滿戾氣,一言不合,乘客就會出手攻擊別人。(美聯社)

博爾說:『這是另一種「病毒」,人們對周圍人的身體接觸高度敏感。』。他補充說,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認真地執行戴口罩等措施,於是與他人造成衝突。「在這樣的環境下,要如何談判,化解矛盾才是問題所在。」

有一段時期,機艙內憤怒似乎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但後來逐漸平息。資深空服員說,上世紀90年代,不守規矩的乘客有所增加。這種情勢危及飛航安全,於是國會立法將干涉機組人員的行為定為犯罪,於是艙內暴力事件逐漸减少。

今年早些時候擔任FAA首席法律顧問的加格說,在疫情之前,聯邦航空局高層很少討論嚴重的乘客行為不端案件。在疫情前偶爾會發生艙內衝突,航空公司通常會把這些問題作為「客戶服務問題」來解決,每個人都會順其自然。

塔夫拉特給乘客的建議是:在發火前冷靜一下,要知道班機並非總是按你的想法飛行,既然上了飛機,就要接受一些你不喜歡的規則。

美國國內航班機艙內充滿戾氣,危及飛航安全。(Getty Images)
美國國內航班機艙內充滿戾氣,危及飛航安全。(Getty Images)

口罩 疫情 美國

上一則

新冠疫情解封 生活回歸正常?恐懼始終在

下一則

防快樂缺氧 藥草料理助抗血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