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福原愛親筆信2度道歉 反省「輕率行為」不承認外遇

1張圖:美確診逾2876萬 已5280萬人打第1劑疫苗

​學習與你的兄弟相處

翦伯贊先生是歷史學家,他到內蒙古旅行考察,寫下一篇《內蒙訪古》,居高臨下,看萬里江山千秋滄桑如指點沙盤。他寫這篇文章少用史筆,多用詩筆,選進了語文課本。他引用恩格斯的話:歷史是詩,「我們在内蒙地區看到了這個最偉大的傑作,出現在這個傑作中的不是鶯鶯燕燕,而是群鷹搏擊, 萬馬奔腾。」他寫的這篇《內蒙訪古》氣勢奔放,很接近他所說的「史詩」。

《內蒙訪古》篇幅雖然很長,翦先生還是沒能顧及內蒙民眾的生活,只在提到昭君出塞的時候強調民族間和平共處,文化交流。他「大處著眼」,留下一點空間,使我想起以前讀過的那些遊記,那些作者由蒙古歸來,由新疆西藏歸來,又太注意當地人的衣食住行,婚喪嫁娶。他們誇張奇風異俗,心存貶意,對「和平共處、文化交流」並沒有幫助。前後比較,有話可說。

內蒙古有手扒羊肉,新疆有手抓飯,不用餐具,直接飯來伸手。有人認為落後,不衛生,其實只要把手洗乾淨。筷子乾淨?現在攝影機的鏡頭可以把竹筷的纖維放大,你看裡頭有多少細菌!現在有手機,有視頻,你我都看見免洗筷子的製造過程,恐怖啊!又何止是不衛生。我們包餃子、蒸饅頭,上頭有多少人的指紋。還有,你怎麼吃螃蟹?美國人吃漢堡、吃三文治,也都是手到擒來。為了文明,英國人用刀叉在盤子裡「玩弄」雞腿,美國人乾脆「手抓」,號稱羅馬皇帝的吃法,怎麼也文明了?

有人看到蒙古包,說蒙古人不會蓋房子,其實蒙古包就是房子。蒙古人把房子建成圓形,那是智慧,圓形可以有效利用室內的空間,一寸也不浪費,方形的房屋有四個牆角,連掃地的時候都不碰一下。蒙古包既能保暖,又能防水防風,塞外的冬天那樣冷,那樣長,蒙古包穩如泰山,保護一代一代平安度過,綿綿不絕。春天秋天要搬家了,拆開放在馬背上運送,輕而易舉。這是多麼了不起的設計!至於外形嘛,你別瞧不起那個圓筒,裡面也藏著現代建築的靈感,鳥巢、蜂窩、水立方、褲衩、漢朝人的隸書,成就了多少建築名家,有一天,內蒙外蒙、南京上海,都會有蒙古包變形的摩天大廈。

西方人也曾瞧不起我們的筷子。現代有學問的人糾正了他們,用手抓、用筷子、用刀叉,三者只是不同,並不代表優劣上下落後進步。講故事的人說,公墓裡,國籍不同的人都來掃墓,東方人擺上酒菜,西方人擺上鮮花。西方人問中國人:你的祖先甚麼時候來吃你的菜?中國人回答:你的祖先來嗅你的花香的時候。酒菜鮮花都是祭如在,不分軒輊,不需要有這樣的唇槍舌劍。蒙古籍的詩人席慕容女士說:「生命是一次悠久的學習過程,生活就是我們的教科書,我們在每一個階段都要得到一個答案,如果我們會遇到兩種、三種甚至是很多種不同的文化,那麼請記住,這些都是加法、乘法,絕不是減法、除法。」

回族不吃豬肉,據說連「豬」這個名詞也避諱了,改稱「黑牲口」。有些吃豬肉的人大驚小怪,指指點點,「他們真可憐,不知道東坡肉是美味」。應該想到感謝他們,因為不吃豬肉,所以對牛羊肉的烹調有獨到之處,增加了食肉族的口福。怎不想想,有些地方的人不吃牛肉,有些地方的人不吃狗肉,有些地方的人不吃貓肉。還有一些人完全不吃任何動物的肉!這是生活習慣不同,提高層次換個說法,這是文化不同,咱們待人接物,要學習尊重不同的文化。中國有56個民族吶!全世界有兩千多個民族呐!各有文化特色,你我要尊重不同的文化,彼此才可以和睦相處,這一個過程需要學習,因此現在有個口號:「學習如何與你的兄弟相處」。

多少年來讀人家的遊記,聽人家談旅行經歷,少數民族門前的匆匆過客,總有一些人為看異類而來,眼前的奇風異俗,以後茶餘酒後的笑談。有人開車在草原上馳騁,衝進羊群牛群,欣賞牠們四散奔逃,犯了人家的大忌。蒙古人見了面先問牛羊安否,牛羊在他們眼裡有特殊的地位,侵犯牛羊就是侵犯了主人。我們不養牛羊,我們養狗,應該知道「打狗看主人」,也就是看主人的面子不打他的狗。有人進了寺廟,隨手敲打法器,又犯了人家的大忌,且不說你進了他的廟,就得尊重他們的神,就算你進了他家的儲藏室,也不能隨意玩弄他收藏的骨董,你去拜訪一位音樂家,也不能隨便吹他的喇叭。新疆維吾爾族出美女,這本是一大亮點,怎麼到了某些人嘴裡,也跟紅顏禍水、桃花輕薄、冶容誨淫混在一起,言談之間,滿臉肉慾。恕我直言,這等人不通世態人情,傷害兄弟感情,擴大歷史裂痕,簡直成了民族罪人。

我也喜歡看人,看形色不同的人,在「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後面加上一句「看萬種人」。人就是風景,這句話也是我先說出來的。內蒙外蒙,那些小伙子騎馬打獵,身手矯健,活潑不失厚重,因為這一方水土沒有輕薄儇佻。到了老年,精華全在臉上,李山畫過一張新疆喀什老人,極耐解讀。蒙古老人飽經風雪,一身鐵打銅鑄,臉上的皺紋特別遒勁深刻,蒙古詩人薩仁托婭形容,臉上有一把刀,這張臉也是一幅畫,木刻。每一個人的臉都是一件藝術品,即使那是非洲人的臉,即使那是印第安人的臉,何況這是蒙古人的臉。你我幾時修到這個火候?

內蒙古詩人阿爾泰有首長詩,寫他的父親一生牧牛,「父親跟了牛後四十多年,牛後領了父親四十多年。」彷彿是一種事業。 年輕的時候,這位牧牛人「騎著山巒馳騁,把雲朵扯下來,把太陽擁在馬背上,野風追你不上。」牧牛人一生的貢獻,只有「與你一同起床的啟明星,與你結伴而行的太陽,」只有「掌紋似的小路,雨蓑上留下的雨痕」記錄下來。詩人說了又說:「我不及一棵草,何謂牧牛人,草最清楚。」很抱歉,你我又何嘗清楚!你我更不清楚!

中國 美國 手機

上一則

華人願意找人代孕 卻很少願意當代母 文化是主因

下一則

持續疲憊、注意力難集中 新冠後遺症 到底有多大?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