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牌夢碎 華郵:美國女足隊趨於高齡 交棒時刻已到

港廉署起訴歌手黃耀明 立會補選活動唱歌涉舞弊

大選不如你意 籌組「夢幻國會」 玩家開心點兵

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位高權重。(美聯社)
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位高權重。(美聯社)

運動迷都知道,如果自己支持的球隊戰績不佳,還可以在網上組一支夢幻(Fantasy)球隊,無論是NFL美足、NBA職業籃球、或者MLB職業棒球,都有自己的夢幻天地;球迷可以網羅各隊好手,為自己效力。球迷看著統計數據變化,定出夢幻球隊勝負,沉浸在幻想運動世界中。如果選民可以選出自己的「夢幻國會」(Fantasy Congress),那會成為何種局面?

「夢幻國會」背後的開發人員認為,把國家大事遊戲化可能是一件好事。這款遊戲是由前網路開發商塞伯特(Allison Seboldt)運作的,最初只側重誰會贏得2018年的中期選舉,但後來她將最初的遊戲徹底解散,並根據立法和正在開會的國會重新構建。

多數黨領袖麥康諾 得分高

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近600人玩過這個遊戲,他們為自己的「國會陣容」取了諸如 Hairforce One和 Ameri-cat Dream等名字。與夢幻足球不同的是,夢幻國會並不受限於實際的國會任期,因此「賽季」的長度由每個聯盟的主席決定。

遊戲規則允許參賽者選擇國會山莊的議員組成團隊(四位參議員,六位眾議員),並根據許多因素獲得積分,例如發言可獲1分,當成員發起一項新法案時,可獲6分;當某人的議案獲眾議院或參議院通過時,可獲12分。這些可能是顯而易見的因素,但塞伯特還提供了其他方式可以得分。例如,對於在投票中至少與70%的同黨議員投票立場不同,可獲「特立獨行的獎分」;而主要報紙上都報導,也可獲半分。

31歲的塞伯特說,她仍在修改系統,因為每周平均可獲38分的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可能擁有太大的權力(民主黨人可能有同樣的感覺)。

儘管如此,她仍然感覺自己方向正確。由於新冠大流行,夢幻足球今年可能會有些混亂,但是國會的立法卻和以往一樣奇怪。所有這些都引發了一個問題:立法的遊戲化,是否削弱了政治的重要性?塞伯特說,這很公平,但是她認為,通過遊戲可使立法程序更加有趣,夢幻國會可以吸引通常不願意參與政治的人。她說,她正在將遊戲化作為一種教育工具。

老師、維權者 鼓勵學生參加

「當我踢夢幻足球時,我學到很多關於美足的知識。我以前從沒注意過美足,突然間我對美足非常在意,而知識只是一點一滴到我身上的。」塞伯特想在夢幻國會遊戲重現這一點。該遊戲在全美吸引了一小部分觀眾,維權者和教美國政府的老師希望學生能參加這個遊戲。回想在2014年,塞伯特和朋友們在酒吧看周四晚美足賽,開始談論他們如何將夢幻球賽應用到更多領域。她說:「我們在大學裡參加過演講團隊,所以對政治比較敏感。」那時夢幻國會的想法突然出現,賽伯特被它迷住了。

住在芝加哥的塞伯特與國會山莊並無淵源,十年前,她在前國會眾議員約翰遜的伊州選民辦事處實習時,曾參與當地的競選活動,但她並沒有在國會或政治部門工作。最令人驚奇的是,她從未去過華府,「最終,我決定自學成才,成為一名電腦遊戲開發人員」。

儘管她的遊戲是最新版本,但塞伯特並非第一個根據立法程序啟動夢幻聯盟的人。2006年,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的一群學生開始了一個同名項目,這個遊戲在他們的校園中很流行,但最終失敗了。她說她一直與這些學生保持聯繫,並聽取他們的想法。

儘管體育與政治之間存在相似之處,但塞伯特承認這並不是一個完美的類比,並且有可能把國會議事看成賽馬。但是,夢幻國會是許多選民、政治記者和立法者自己都想參與的一種遊戲。塞伯特說,我們如何衡量國會議員的成效或成功程度?夢幻國會的規則或許可以作為旁證。

眾院議長波洛西是亮相最多的國會領袖之一。(美聯社)
眾院議長波洛西是亮相最多的國會領袖之一。(美聯社)

足球 眾議員 投票

下一則

提早凍卵 保留未來生孩子一線希望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