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專家:防Delta病毒株 疫苗接種率須高達七到九成

印度鬧接種烏龍 婦5分鐘內混打2種不同疫苗

美國現象/職場歧視 女律師忍氣吞聲

無論是法官或律師,女性法律人的路總是走得比男性辛苦,(美聯社)
無論是法官或律師,女性法律人的路總是走得比男性辛苦,(美聯社)

由於前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川普總統提名女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出任大法官;再加上曾任加州檢察長的賀錦麗(Kamala Harris)成為民主黨副總統提名人,學法律的女性在美國大出鋒頭,但這僅是少數代表性人物,實際走上法律職場的女性,不僅薪水比男性更少,而且獲得晉升的機會更少。

大法官金斯柏是女性法律人的傑出典範。(美聯社)
大法官金斯柏是女性法律人的傑出典範。(美聯社)

根據一項對2827名律師的調查,女性律師,尤其是有色人種女性,比男性同齡人更容易在法庭或開會時被打斷,常被質疑律師身分,回家要做更多的家務,但她們獲得較好工作的機會,卻比男性更少。這項研究是由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婦女委員會和少數群體法律顧問協會完成的。這些令人沮喪的結果,赤裸裸的揭露法律職場中的性別不平等。

在法庭常被誤認

有色人種女性律師說,她們常被誤認為監護人員、行政人員或法院人員,而且可能性是白人男性的八倍,其中57%的人遇到過誤認。超過50%的白人女性也經歷過這種偏見,而只有7%的白人男性律師被誤認。一位女律師說,她經常被誤認為法院記者。即使在她自己的事務所裡,甚至在成為合夥人之後,還是經常被當成法律行政助理。

辦公室清理善後

女性律師不僅被誤認角色,而且她們最終還被更多的法律以外事務所困。辦公室裡許多事務,諸如安排會議、策畫聚會和進行實際家務(諸如在會議後清理食物)之類,大家都認為應該由女性律師來做;可是女性律師的法律專長,卻常被忽略。

太自信會遭懲罰

儘管要在法律領域取得成功,往往需要自信和自我提升,但從事法律的女性時常覺得她們在走鋼索。如果她們太有主見,那麼就會被指責「不像淑女」;如果表現不夠自信,那麼就會被貼上「缺乏信心」的標籤。例如,一位亞裔女性律師在事務所常被指為不夠自信。但當她終於開始感到自信,自我感覺像事務所中的白人男性律師一樣,卻發現自己被排除在重要案件之外。另一位律師經常聽到同事說,她需要更女性化或更柔和,像個女律師之外,得更像個女人。

在法庭常被打斷

最高法院開會時,法庭上被打斷的發言之中有65.9%是針對三位女法官(金斯柏、薩多馬友和凱根)。參加調查的女律師中,有近一半在會議中被人打斷,而男性中只有約三分之一。女律師認為,白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空間」,或者他們不自覺,所以他們經常打斷別人。

薪水低於男同事

這項研究的最大發現之一,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覺得自己未獲得同等報酬,具有類似資歷和經驗的男性同事,薪水總是比她們高。有色人種女性比白人女性更易遇到薪資不平等。

一位女律師提出一個奇怪的現象,她事務所的一名男律師獲得提拔,因為人資發現,他的薪水比這位女同事高很多,而他們的職位相同。然後,人資沒有提高女律師的薪水,反而提升了男律師的頭銜,以符合他的薪水。事實上,一項對全美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的調查發現,男性合夥人的收入比女性合夥人高出44%。

懷孕生子難晉升

很少有男人抱怨說,當他們成為父親後,他們在職場遭到歧視。研究表明,當男人有家庭時,他們的薪水通常還會提高;但是,參加這項研究的女律師卻認為,一旦生了孩子,她們在工作中會遭到不同待遇。一些女律師向研究人員描述,因為她們有了孩子,所以無法獲得晉升,但與她們在同一時間被聘用的男性律師,大家的工作經歷類似,並且具有相同的工作職責,但卻獲得升遷為合夥人。當女律師問「為什麼」時,卻被告知因為她們有了孩子,「擔心會影響她們的工作」。

美國 提名 金斯柏

下一則

封面故事/新冠肺炎社區傳染 不戴口罩恐是源頭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