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匯率報告未界定台灣為匯率操縱者 將續與台協商

世衛:Omicron尚未通報死亡病例

華人精神屬地 唐人街成文化符號

唐人街景象,成為美國多元化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Getty  Images)
唐人街景象,成為美國多元化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Getty Images)

密蘇里州杜魯門州立大學社會學教授令狐萍說,華人不論走到哪裡,都會將幾千年來文明形成的獨特文化、生活習慣帶到哪裡,形成華人聚居地與商業活動區,被稱為「唐人街」。同時,所在國本土文化對華人的排斥,也迫使華人建立唐人街,自保自立,得以在異域求生。因此,舊金山、洛杉磯、紐約市的唐人街熱鬧興隆,成為美國多元化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她說,舊金山的唐人街最早建立,因而被稱為「大埠」。紐約、芝加哥的唐人街後來居上。紐約的唐人街自本世紀以來吸收了大部分的新移民。芝加哥唐人街規模宏大,故而被稱為「二埠」。這三地的唐人街呈三足鼎立之勢,是美國傳統唐人街的三大中心。由於疫情的關係,現在唐人街都面臨困境,居民減少,經濟受損,「但我相信,唐人街作為華人的文化和精神的屬地,不會消失。」

美國華人開始覺醒。圖為紐約唐人街華人博物館展示反亞裔仇恨活動中使用的標誌。 (美...
美國華人開始覺醒。圖為紐約唐人街華人博物館展示反亞裔仇恨活動中使用的標誌。 (美聯社)

★內外推力 形成北美唐人街

令狐萍說:「北美唐人街的形成原因,可分為外部的推力(push)與內部的拉力(pull)兩種。」外部的推力,主要包括美國政府一系列的反華排華政策和美國社會的排華情緒與種族歧視;內部的拉力則包括華人的文化與經濟情結。

1980年代以來,美國唐人街經歷了深刻的變化,舊的唐人街有的消亡了,有的更新了。她說,不同的學者對紐約的唐人街認識不同。華人學者鄺治中(Peter Kwong)將紐約的唐人街分為上城(Uptown)與下城(Downtown)。他認為紐約的唐人街貌似種族和諧,但實質上存在階級分化。上城的職業工作者與商界領袖投資於房地產開發業,與居於下城的勞工階層對立。華裔學者林建(Jan Lin)認為紐約的唐人街是「全球城」(Global Town)。同時,華裔學者陳祥水(Hsiang-shui Chen)具體研究1965年以來紐約皇后區法拉盛(Flushing)台灣移民社區,對華人社區得出新的結論,認為這些社區「唐人街不再」(Chinatown No More),而是多族裔混雜的社區。

她說,加州洛杉磯唐人街是一個新興唐人街。華裔社會學家Timothy P. Fong將洛杉磯地區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 City)定義為「郊區唐人街」。有研究者認為洛杉磯地區的華人族裔經濟已在聖蓋博谷(San Gabriel Valley)郊區地帶形成多核心的集中。新移民資產與企業家的湧入將該地的華裔經濟與亞太圈經濟融為一體。也有人將洛杉磯地區多族裔定居為「族裔郊區」的新模式。

1960年代以前的華人社區可以用唐人街模式來解釋,但1965年美國施行《移民法》之後,華人新移民在紐約皇后區的法拉盛,在加州的里奇蒙德(Richmond)和舊金山的日落區(Sunset District)和洛杉磯的蒙特利公園市等地建立了新型的唐人街,與傳統的唐人街模式不同。

她說,華人移民最初主要定居在入境口岸和主要城市中心。地理學家黎全恩(David Lai)指出:「北美唐人街的特點是華人和經濟活動集中在一個或多個城市街區,形成了城市中的獨特組成部分。它是一個位於西方城市環境中的獨特東方社區。」黎對唐人街的定義很好地解釋了聖路易斯市中心1966年拆除之前的華人聚居區,但表明無法闡明自1960年代以來該地區的華裔美國人社區。

任何人口聚集部落都包括兩個基本要素:地理空間和社會空間。她說,地理空間提供了地理邊界,其成員在各種經濟、社會和文化活動中互動。雖然地理空間很容易識別,但社區的社會空間不一定受地理空間的限制,可以在聚落的地理邊界之內或之外。

隨著華人居民的搬走,唐人街也許成為一個華人文化的符號。(記者韓傑/攝影)
隨著華人居民的搬走,唐人街也許成為一個華人文化的符號。(記者韓傑/攝影)

★文化社區 聖路易案例顯示

令狐萍說,她從1980年代後期開始研究美國中部地區的唐人街。她先從聖路易著手,寫出《聖路易的華人》(Temple UP,2004)。然後,她又去芝加哥,完成《芝加哥的華人》(Stanford,2012,中文版本,2015)。這兩部著作,扭轉了美國亞裔研究「重兩岸,輕中部」的局面。

她說,聖路易的唐人街有別於東西兩岸的唐人街,與法拉盛、蒙特利公園或溫哥華和多倫多的華人郊區社區不同,在這些地方,華人大量投資銀行、製造業、房地產和服務業。而在聖路易,華人主要是受雇於主流公司和機構的專業人士。此外,無論是在市中心還是郊區,這個社區都沒有明確的地理邊界。因此,她認為,「郊區唐人街」等注重地理空間的模式都無力解釋聖路易的華人社區。

聖路易華人社區形成為「經濟一體化、地理上分散」。這就說明,沒有地理位置並不意味著沒有少數族裔社區。因此,她提出了聖路易斯華裔社區作為「文化社區」(Cultural Community)的新模式。文化社區成為全面確切解釋新型華裔社區與其他少數族裔社區的新理論,在美國種族研究學術界引起極大反響。

她說,聖路易華人社區1960年代以來是一個文化社區。其成員居住在整個城市及其郊區,並且沒有實質性的商業和住宅集中來構成「唐人街」。儘管如此,聖路易斯華人通過社區組織和華文學校、教堂和其他文化機構的文化機構組織的各種文化活動,形成了他們的社區。

這個文化社區由其成員的共同文化習俗和信仰在社會上定義的。文化社區由中文學校、華人宗教機構、華人社區組織、華人文化機構、華人政治聯盟或特設委員會組成,以及由上述機構推動的廣泛的文化慶典、活動和團體。「他們在沒有實體社區下保存了文化遺產並實現了種族團結。」

她說,在經濟上,文化社區的大多數人在專業上融入了主流社會,故社區的族裔經濟不會對其成員和整個社區的福祉產生重大影響。從人口學上看,一個文化社區包含相當大比率的專業人士和個體經營者,他們的經濟福利更多地依賴於主流社會的經濟而不是族裔經濟。前者主要受雇於主流公司,而後者雖然是個體經營者,但其經濟成功也依賴於主流社會民眾。工人在人口上只占華裔社區的一小部分。此外,從地理上看,文化社區更可能出現在跨國經濟滲透有限的腹地和偏遠地區。

歷史表明,一個族群在美國的社會經濟進步通常經歷三個階段:一、經濟生存的地理集中;二、民族認同的文化集會;三、政治參與或聯合以實現民主和正義感。她說:「到了這個時候,居住一起並不是那麼重要了。」

華人建立唐人街是為了守望相助。圖為奧克蘭警方為尋找搶劫亞裔老人的劫匪而播放的圖像...
華人建立唐人街是為了守望相助。圖為奧克蘭警方為尋找搶劫亞裔老人的劫匪而播放的圖像。(美聯社)

★各國移民 建生存自保之地

令狐萍說,外國移民在美國社會首先需要生存。當美國社會對他們不友善甚至懷有敵意時,他們就會採取守望相助的策略,形成移民或少數族裔社區。這種社區在美國歷史上被統稱為「貧民窟」(ghetto)或「族裔聚居地」(enclave)。這種地理區域與人口集中適應於移民與少數族裔的生存需求。

許多移民都有這樣的聚集地。她說,德國移民建立自己的德國城(German Town),猶太移民成立猶太城(Jewish Town),華人移民有自己的唐人街(Chinatown),其他移民也有自己的移民社區,如小東京(Little Tokyo)、小西貢(Little Saigon)、小馬尼拉(Little Manila)等。

她說,當移民在職業上與經濟上同化於主流社會時,他們的主要關注點便不再是互助自保以達到經濟生存的目的。這種心理變化導致他們的聚居地的瓦解與消失。這些居住分散的少數族裔,主要關心的是如何在沒有少數族裔聚居地的情況下保持光大本族裔的傳統文化。

在1960年代,歐裔移民均被同化於美國的白人之中。因此,現在美國沒有小德國、小愛爾蘭、小義大利等。但是,有些經濟上被同化的歐裔少數族裔,仍然需要尋找與保持自己的種族與宗教認同,如猶太人。這種需求產生了各種展現猶太人文化的猶太教會、希伯來文學校、文化團體與文化聚會。

美國華人不願成為被仇視的對象。圖為紐約唐人街的打擊仇恨亞裔的海報。(美聯社)
美國華人不願成為被仇視的對象。圖為紐約唐人街的打擊仇恨亞裔的海報。(美聯社)

她說,亞裔移民也有類似的保持文化認同的模式。例如,1960年代後的聖路易華人形成了文化社區。在此階段,文化與社會空間形成了少數族裔社區,而不是地理空間。當少數族裔在經濟上具有安全感之後,他們會主動參與主流政治,通過選舉或與其他族裔結盟的方式,保護自己的利益。

美國華人開始關注投票。圖為紐約唐人街展示「投票就是正義集會」公共壁畫 。 (美聯...
美國華人開始關注投票。圖為紐約唐人街展示「投票就是正義集會」公共壁畫 。 (美聯社)

例如,華裔美國人組織的成立及其持續反對針對華裔美國人的歧視和社會不公。1973年,華人成立美華協會(Organiz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簡稱OCA)。1989年,百名知名華人組成的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是華人參政的另外一個例子。

美國華人開始關注投票。圖為紐約唐人街展示「投票就是正義集會」公共壁畫 。 (美聯...
美國華人開始關注投票。圖為紐約唐人街展示「投票就是正義集會」公共壁畫 。 (美聯社)
華人建立唐人街是為了守望相助。圖為奧克蘭警方為尋找搶劫亞裔老人的劫匪而播放的圖像...
華人建立唐人街是為了守望相助。圖為奧克蘭警方為尋找搶劫亞裔老人的劫匪而播放的圖像。(美聯社)
美國華人開始覺醒。圖為紐約唐人街華人博物館展示反亞裔仇恨活動中使用的標誌。 (美...
美國華人開始覺醒。圖為紐約唐人街華人博物館展示反亞裔仇恨活動中使用的標誌。 (美聯社)
美國華人不願成為被仇視的對象。圖為紐約唐人街的打擊仇恨亞裔的海報。(美聯社)
美國華人不願成為被仇視的對象。圖為紐約唐人街的打擊仇恨亞裔的海報。(美聯社)
隨著華人居民的搬走,唐人街也許成為一個華人文化的符號。(記者韓傑/攝影)
隨著華人居民的搬走,唐人街也許成為一個華人文化的符號。(記者韓傑/攝影)

華人 移民 美國

上一則

鄰近落水山莊 俄亥俄派爾州立公園藏美景

下一則

唐人街復興大計 要靠社區人士群策群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