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下班後見面」比爾蓋茲爆13年前電郵調情女員工

終結土豪婚?中國試辦婚改實驗區 矯正「天價新娘」

唐人街最大問題 是華人居民流失

學者認為,唐人街的發展要靠華人新移民。(Getty Images)
學者認為,唐人街的發展要靠華人新移民。(Getty Images)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指出,目前,唐人街最主要的問題是「華人居民的持續減少」。他說,2000年美國人口普查統計顯示,紐約唐人街有華人居民10萬多人。2010年統計顯示,唐人街華人居民減少到6萬多人。202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尚未公布,但他認為「華人居民會比十年前要少很多」,「我的根據是,在過去住滿華人的老樓內,現在房客都是外族裔的年輕人。」

洛杉磯加州大學社會學與亞美研究學傑出教授周敏早年曾經研究過美國的唐人街。她認為,唐人街的發展要靠華人新移民。如果沒有新移民,唐人街經濟就會喪失活力,還可能隨著老移民和第二代融入主流社會而成為一個文化象徵,如小東京和小義大利。她說,美國出生的第二代一般都會遷出唐人街,很少再回到唐人街。因此,唐人街的生存和發展靠第二代移民不行。

★紐約華埠 人口流失較早

于金山說,過去20多年,唐人街華人居民不停地流失。1990年代,唐人街有400家衣廠,雇用華人員工達兩、三萬人。後來,美國的成衣業外包中國。「隨著成衣業的消失,這個龐大群體也消失了。」2001年9月11日,九一一恐襲發生後,唐人街的居民紛紛外遷,大多去了皇后區的法拉盛和布魯克林的八大道。

他指出,過去20年,紐約唐人街經過多次重要的打擊。新冠疫情是最新的一次打擊。從2020年1月開始,唐人街就流傳「中國病毒」來了,於是許多人不敢來唐人街。「顧客群一下子減少很多。」2020年3月中旬,紐約市政府實行封城政策,唐人街就更慘了。

警察將唐人街南邊的柏路封住,並占用一個大型停車場。(記者韓傑/攝影)
警察將唐人街南邊的柏路封住,並占用一個大型停車場。(記者韓傑/攝影)

唐人街有一個不利因素,就是嚴重缺乏停車場。在九一一事件之前,唐人街的南邊有一個大型停車場,能停450輛汽車。這個停車場位於紐約市警察總局大樓的地下室,附近有紐約州法庭、檢察官辦公室及許多聯邦機構。九一一發生後,紐約市對這個地區進行重點保護,因此警察總局將停車場收走。

唐人街南邊的柏路,因九一一事件被關閉,空留站台。(記者韓傑/攝影)
唐人街南邊的柏路,因九一一事件被關閉,空留站台。(記者韓傑/攝影)

他說,隨著曼哈頓的地稅上漲,租金飆升,華人中小企業感到租金壓力太大。有機構統計,唐人街有7000多家小型企業。他說,唐人街許多商業是家族企業,父親希望把家族企業轉給兒子,但是美國長大的兒子並不願接手。「這些華人老移民也不懂電腦,疫情中不能網上支付,損失慘重。」曼哈頓的地稅很高,對中小企業不利。這需要市政府進行減低地稅。「因為聯邦政府給紐約市撥付很多資金,紐約市並不缺錢。」他認為,紐約市應該能夠實行減稅政策,放水養魚。

唐人街地域狹小,空間不足。由於許多餐館在疫情期間建立室外餐廳,更加占據空間,使得唐人街顯得更加局促。他說,現在唐人街的遊客主要是國內遊客,也有部分國際遊客,如俄國遊客和南美的「疫苗遊客」。「這些遊客來紐約是為了打疫苗,對唐人街經濟幫助不大。」

在唐人街勿街上,狹窄的路上又多了一個戶外餐廳,使街道更窄了。(記者韓傑/攝影)
在唐人街勿街上,狹窄的路上又多了一個戶外餐廳,使街道更窄了。(記者韓傑/攝影)

他表示,隨著曼哈頓地產和租金的飛漲,華人居民已經開始外遷。「要制止唐人街居民的流失,就要提供平價住房。」但是,唐人街的空地很少,不像法拉盛和八大道,所以要蓋個新樓不容易。他指出,市政府實際上還有空地,如有棟舊樓被燒毀,可在原址上蓋一棟新樓。「但是,在曼哈頓要蓋一個新樓很困難,因此留下華人不容易。」

★諸多因素 不利唐人街發展

紐約華埠共同發展機構(Chinatown Partnership)行政總裁陳作舟說,疫情期間,紐約市搬走十幾萬人,而且多數是富人。華埠位於曼哈頓下東城。過去,下城有30萬人工作人員,但是現在只有5萬人。「紐約唐人街華人也在出走,現在只剩下2萬人。」

他說,現在華埠沒有國際遊客,本地遊客也減少了。最明顯的影響是中國留學生和中國遊客少了。這些人過去都是唐人街的客源。例如,如果中國學生在紐約大學(NYU)讀書,因為紐約大學離唐人街很近,想吃飯就來到唐人街。同時,中國遊客平均花費7000美元,高於其他遊客,很受美國商家歡迎。現在,由於疫情關係,中國遊客很少來到紐約市。

華埠的另外問題是,房屋結構老舊,新蓋的房子很少。他舉例說,在堅尼路和勿街華埠中心之間,過去50年沒有蓋過一棟住宅樓房。因此,許多居民搬到外地,尋找新的生活,使唐人街的居民更少了。

他說,唐人街將面臨更大的困境是美中關係的惡化。例如,前幾年美中兩國展開貿易戰,已經影響了唐人街的經濟。現在,美國要與中國脫鉤,情況會更加嚴重。「華人夾在美中之間,有些事很難辦。」美中之間的另外一個衝突是疫情溯源。由於疫情起自武漢,因此導致其他族裔的美國民眾對華人不滿。由於美國要追查疫情起源,兩國之間會產生衝突。「這些都是不利於唐人街發展的外部因素之一。」

★華人減少 唐人街三缺一

周敏說,定義唐人街有三個基本條件,只有符合這些條件之一的社區才能稱之為唐人街。她的三個條件是:一、有相對集中的華人企業;二、有相對集中的華人居民;三、有相對集中的華人組織和機構。簡單來說,就是商業集中、人口集中和族裔組織集中。

她指出,目前,美國沒有專門研究唐人街的學術機構,也沒有有關唐人街的確切統計數據。美國有許多唐人街,這些唐人街各不相同,集中度也不同。她說,在洛杉磯縣,老唐人街靠近洛杉磯的商業中心區,與紐約市曼哈頓的唐人街很像。這裡有一些族裔組織,包括族裔媒體、商會和同鄉會、中文學校、宗教團體等等。

加州洛杉磯縣由40多個衛星城市組成。在洛杉磯縣,華人居民的比率約占到15%。在洛杉磯還有近30年發展起來的美國最大的新唐人街,即華人聚居的洛杉磯縣東部的聖蓋博谷(San Gabriel Valley)地區。在聖博蓋谷地區的新華人聚居郊區,華人比率是25%以上,其中有9個衛星城市的華人人口超過50%。「超過50%的城市應符合稱之為唐人街的條件。」

她說,在聖蓋博谷,華人經濟的結構與老唐人街不同。這裡的產業結構比較多元化,除了餐館和零售店外,華人經營的專業公司比較多,如醫師診所、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公司等。「它們服務的顧客以當地中產階級為主,故受到疫情打擊相對較小。」

在唐人街東百老匯上,華人經營的長途巴士乘客多是外族裔。(記者韓傑/攝影)
在唐人街東百老匯上,華人經營的長途巴士乘客多是外族裔。(記者韓傑/攝影)

★一半老外 不再像唐人街

紐約譚頭王記老闆Neilson說,他的唐人街分店的生意近幾年都不好,主要是華人居民搬去了法拉盛和布魯克林,老外搬進來了。唐人街居民約有一半是老外。長期來看,唐人街不能維持了。「我感覺,唐人街現在不像唐人街了。」

紐約旅遊業資深業者Peter袁也認為,唐人街的繁榮要靠新移民。他說,沒有新移民,唐人街的市場就會萎縮。華人旅遊公司提供雙語服務,服務對象是華人遊客和新移民。但是,老移民和美國出生的二代不會使用華人旅遊公司。

唐人街的許多中餐館只收現金,在疫情中損失慘重。(記者韓傑/攝影)
唐人街的許多中餐館只收現金,在疫情中損失慘重。(記者韓傑/攝影)

他舉例說,他的女兒在美國出生,現在加州工作,她出去旅遊都是說走就走,不靠旅遊公司。他說,他的女兒給他們夫婦預訂旅遊項目,只選主流旅遊公司。「我們去歐洲和南非旅遊,女兒訂的都是美國旅遊公司。」他說,美國旅遊公司服務質量好,價格又便宜。「美國公司要的小費少,比華人旅遊公司合算。」

華人 紐約市 美國

上一則

唐人街復興大計 要靠社區人士群策群力

下一則

新冠疫情期間 唐人街餐飲、旅遊業重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