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下班後見面」比爾蓋茲爆13年前電郵調情女員工

終結土豪婚?中國試辦婚改實驗區 矯正「天價新娘」

新冠疫情期間 唐人街餐飲、旅遊業重傷

唐人街是華人聚集的地方。(Getty Images)
唐人街是華人聚集的地方。(Getty Images)

一些研究唐人街的專家指出,疫情對唐人街影響最大的是餐飲業和旅遊業,因為這兩個行業都是唐人街的支柱產業。紐約富瑤粵菜館老闆Thomas認為,疫情期間,紐約唐人街的餐飲業「損失最重」。他的餐館正好位於唐人街的主街堅尼路(Canal St.)上,靠近百老匯大道。他說,2020年3月16日至7月27日,富瑤粵菜館被迫關門。「餐館營業額2020年下降了80%。」現在重開已有一年,但營業額仍達不到2019年的水平。「與2019年相比,2021年營業額還是下跌了50%。」

華人旅遊業者開拓國家公園和歐洲旅遊市場。圖為縱橫集團的黃石公園遊。(縱橫集團提供...
華人旅遊業者開拓國家公園和歐洲旅遊市場。圖為縱橫集團的黃石公園遊。(縱橫集團提供)

美國縱橫集團(Jupiter Legend Corporation)是華人經營的北美最大的旅遊公司。公司總裁Rich孫表示,疫情對紐約旅遊業是一個「致命打擊」。2020年3月,紐約市爆發新冠疫情後,紐約市政府決定封城。旅遊業是非必要行業,只能關門。2019年,縱橫集團員工有300多人,疫情爆發後銳減至四人。現在,公司業務開始恢復,人員增加到20多人。「但是,公司業績只有過去的10%。」

唐人街堅尼路上的詢問亭,窗前空無一人。(記者韓傑/攝影)
唐人街堅尼路上的詢問亭,窗前空無一人。(記者韓傑/攝影)

★新冠疫情 改變餐飲生態

Thomas說,新冠疫情發生前,在唐人街勿街(Mott St.)上的餐館中,遊客大都占到70-80%,而他的餐館中客人中的遊客和中國留學生只占60%。因為疫情,許多老的留學生回去了,而新的留學生不來了。餐館中40%的客人是當地人,但現在當地客人也減少了。過去,90%的午餐客人都是附近辦公室的白領,但現在家裡上班。餐館附近商店大都關門。「非裔前一段鬧『黑人命也是命』運動,商店也不敢開了。」餐飲生態改變了,他估計,四分之一的餐館沒有重開。

勿街上有的商鋪也關門大吉。(記者韓傑/攝影)
勿街上有的商鋪也關門大吉。(記者韓傑/攝影)

他說,許多餐館年底都比較忙,而他的餐館恰恰相反。「我們是每年5月大學生畢業季最忙。」每到5月,一批留學生要畢業,學生父母要來美國參加畢業典禮。「孩子們就會把他們的父母帶到我的餐館。」但是,疫情發生後,畢業典禮都在網上舉辦,學生父母也不能來美國。「今年5月,一個這樣的客人都沒有。」

唐人街的東百老匯,曾經熱鬧非凡,現在行人很少。(記者韓傑/攝影)
唐人街的東百老匯,曾經熱鬧非凡,現在行人很少。(記者韓傑/攝影)

隨著疫情的緩解,雖然餐館業務逐漸恢復,但現在主要靠外賣。「疫情前,堂食占到80%,外賣只有20%,而現在比率反過來了。」他透露,他與七家外賣平台合作,餐館裡擺有七部機器。「這些外賣平台各有優勢。」例如,熊貓外賣(HungryPanada)只送當地,而優先購(FreshGoGo)可以送到外州。「另外,我們還有自己的配送服務。」

疫情期間,紐約唐人街的餐飲業「損失最重」。(Getty Images)
疫情期間,紐約唐人街的餐飲業「損失最重」。(Getty Images)
紐約富瑤粵菜館主打新派粵菜,深受留學生歡迎。(紐約富瑤粵菜館提供)
紐約富瑤粵菜館主打新派粵菜,深受留學生歡迎。(紐約富瑤粵菜館提供)

他表示,唐人街的餐館減少有幾個原因。由於通貨膨脹的關係,物價貴了。但是,餐館很難提價。生意好一點,費用就要提高,還要多雇人手。但是,有人寧願領取失業救濟金,也不出來工作。紐約的餐館員工流失也很嚴重。「聽說有人去德州和加州種大麻,每月能掙七、八千元。」另外,唐人街的治安也變差了。「如果疫情結束,若治安不好,遊客也不敢來。」他說,過去客人在餐館吃飯,有時吃到很晚,也不擔心。「現在,他們一看天色已晚,就說不吃了,快回家去。」

富瑤粵菜館的菜品屬於新式粵菜,與傳統的粵菜不同。他說,這些菜品都是他們的廚師設計的,要求比較高。同時,他們要三個月更新一次Menu,迎合年輕人的需要。「年輕人先用手機搜索,造型好的菜才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因此,他的粵菜館吸引許多中國留學生。這些留學生多在紐約大學(NYU)、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讀書,晚上就結對來唐人街吃中餐。

老留學生走了,新留學生沒來,使得富瑤粵菜館客源減少。(紐約富瑤粵菜館提供)
老留學生走了,新留學生沒來,使得富瑤粵菜館客源減少。(紐約富瑤粵菜館提供)

紐約譚頭王記老闆Neilson說,譚頭王記成立十多年了,目前在唐人街有兩家分店,法拉盛和布魯克林各有一家分店。他說,唐人街分店的生意近幾年都不好。過去,唐人街是一個旅遊景點,大陸人要看。現在遊客主要來自美國國內和歐洲,沒有大陸遊客。他說,由於華裔年輕人搬出唐人街,剩下的多是住在政府樓裡面的華裔老人。「這些人消費能力較低。」過去,唐人街有許多大型酒樓,主要靠結婚慶典和社團聚會,但現在慶典和聚會沒有了,大型酒樓也關了。

★沒有旅遊 唐人街失支撐

紐約資深旅遊業者Peter袁表示,旅遊業是唐人街的支撐點。但是,新冠疫情爆發後,遊客沒有了。唐人街眾多旅遊公司所剩無幾。「只有個別的公司還在運營,主要是去機場接人。」旅遊公司把旅遊巴士停了,摘掉車牌,省去保險。有的旅館改為收容所,住進流民,由政府埋單。

他說,國際遊客來紐約必須要看幾個景點,如自由女神、華爾街、世貿大廈(倒塌前)、唐人街等。而這些景點都在曼哈頓的下城。他說,遊客來到唐人街主要是吃飯和購物。過去,一到夏季旅遊旺季,中餐館都因為客人多而忙不過來。他說,遊客到唐人街吃飯有個原因,就是唐人街的中餐物美價廉。他舉例說,如果吃美餐,一餐一般在25至30元之間,而在唐人街一頓中餐一般在10元以下。「這些遊客也老外遊客為主。」他說,餐館可以做外賣,上網做生意,但旅遊業無法這樣做。

華人小販在地鐵站附近向過路的遊客兜售仿冒品。(記者韓傑/攝影)
華人小販在地鐵站附近向過路的遊客兜售仿冒品。(記者韓傑/攝影)

遊客來唐人街主要購買兩類物品。第一,遊客要在唐人街購買紀念品、工藝品、仿骨董等。第二,遊客要在唐人街購買便宜的仿冒品,主要是提包和鞋子。「這些仿冒品與真品基本一樣,但是價格極為便宜。」如果是真品,多在千元以上,但是仿冒品不到百元可以拿下。

他說,因此國際遊客非常喜歡唐人街,一輛輛大巴把遊客往唐人街運。那時候,銷售仿冒品的華人小販主要在唐人街的堅尼路上。後來,紐約警察開始抓這些小販。於是,小販與警察打游擊。「他們在路邊招攬遊客,然後帶著他們去附近的汽車中看貨。」但是,疫情一來,這些都消失了。

在堅尼路上詢問亭旁,貼著一個尋找搶劫犯的告示。(記者韓傑/攝影)
在堅尼路上詢問亭旁,貼著一個尋找搶劫犯的告示。(記者韓傑/攝影)

不過,記者最近去唐人街查訪,發現外州和歐洲遊客又回來了,同時華人小販也回來。他們三五成群,分散在每個街口。許多小販就手拿一張紙,上面印滿各類女士提包的圖片,遇到狀似歐洲遊客就用帶有家鄉口音的英語反覆報出名牌包的名稱。如果遊客感興趣,就與小販交談。

★最大損失 旅遊人才出走

Rich孫表示,對華人旅遊業來說,最大的損失是人才的流失。這些人是紐約旅遊業的骨幹,包括銷售人員、導遊和大巴司機。他說,美國旅遊業正在恢復,但要完全恢復可能要兩三年時間。「我估計,即使旅遊業完全恢復,只有部分人會回來。」

第一類是銷售人才。不管是大的旅遊集團還是小的旅行社,都有這種情況。銷售人員都改行了,有的去賣口罩,有的做網上銷售,還有的在淘寶上做代購。他估計,在2019年,紐約市大大小小的旅行社有300多家,但堅持到現在的只有10%。

第二類是導遊。他說,導遊是一些思路清晰、頭腦靈活的人才。他們對時間把握比較好,還能隨機應變。但是,疫情一來,遊客止步,導遊失業。於是,許多導遊去開Uber車,有的去送外賣,還有人去餐廳打工。「他們對做導遊仍有熱情,但是沒有辦法。」

大巴司機是第三類。因為沒有遊客,大巴都停在停車場。有的公司的大巴車是貸款買的,因為還不了貸款,銀行把大巴拖走。於是,許多大巴司機就去考了一個開大貨車的牌照。過去,從紐約開到洛杉磯這條線最缺大型貨車的司機,因此大巴司機去跑這條線。他們開集裝箱貨車,運送家具、木材和磚頭,每天能掙兩、三百塊。

紐約旅遊業資深業者Peter袁對旅遊從業人員的改行速度感到吃驚。他說,唐人街的華人導遊大約千人以上。沒有生意後,導遊迅速改行,有的開駕校,有的去亞馬遜公司(Amazon)送貨,還有的在法拉盛擺地攤,賣些骨董、掛件、工藝品等。部分大巴司機把旅遊車座位取下,去給人送貨。「他們八仙過海,各顯其能。」

Rich孫說,疫情前,縱橫集團的總部設在唐人街。但是,疫情來到以後,他們將唐人街的辦公司退租,全部搬到皇后區的法拉盛。同時,留下的員工在家裡上班。因此,疫情對曼哈頓唐人街的商業樓宇影響更大。「我去舊金山唐人街看過,那裡比紐約市唐人街更慘。」在舊金山,唐人街的許多店鋪都關了。

目前,亞洲國家都未對外開放。因此,現在去亞洲旅遊沒有可能。他說,加拿大尚未開放美加邊境,而墨西哥對美國人全部開放。「只要是美國人,都可以去墨西哥旅遊,不管是公民還是綠卡。」同時,歐洲國家則對美國開放。他透露,縱橫集團最近開發了三條歐洲線路。

採訪那天,他正在希臘一條遊輪上。「在開通線路前,我要先體驗一下這個旅程。」他說,6月20日,縱橫集團開通了一個黃石公園遊,沒想到很受歡迎。在黃石公園裡,人滿為患。「美國人在家裡憋得太久,早就想出去散散心了。」到了9月,美國接種疫苗的人應該超過70%,達到群體免疫需要的比率。那時,人們就可以出去旅遊了。

在曼哈頓唐人街室外餐檯上吃飯的客人,多是本地居民。(記者韓傑/攝影)
在曼哈頓唐人街室外餐檯上吃飯的客人,多是本地居民。(記者韓傑/攝影)

★政府加稅 酒店受災嚴重

 

紐約林氏集團總裁林建中說,曼哈頓酒店業傷害也許大於餐館,因為酒店房間不能外賣,也沒有任何賠償。目前,國際航班不能飛到紐約,故沒有國際遊客,只有國內遊客。雖然客戶有增長,但收費只是以前的一半,入住只有六成多,而開支比以前大。他說,疫情中倒閉的酒店可能永遠消失,少了3萬個客房。

他估計,疫情中,航空、餐館都可根據生意損失,從政府處獲得補助,唯獨酒店業毫無補助。他說,每個房間每年要交約12萬元地稅。若是有350房間,就要繳納約400萬元地稅。同時,還要加入住稅超過10%,要繳納600多萬元。這樣,一間酒店每年向政府繳納1000多萬元稅。而且,政府還要酒店預繳地稅6個月,不預繳要付利息,預繳又不給利息。

酒店業最關心的就是地稅及未來前景。他說,酒店生意跌了八成,但是政府2020年用2019年生意額徵收地稅,所以酒店收入全部用來支付地稅,政府多收了八成地稅。2021年,政府不用2020年的營業額計算,卻用地產市值計算,生意起時馬上加稅,生意跌時又不減。於是,有的酒店控告政府多收八成地稅,結果贏了官司,可退回幾百萬元。「酒店商會發動所有酒店起訴政府,追回多收的地稅。」

他估計,疫情過後,紐約酒店收費會更高,因為酒店少了。因此,大量旅行社會安排遊客住到臨近的新澤西州,將影響紐約商業及夜商業。「很多人認為,紐約政府不支持酒店業,是因為川普在紐約市有多間酒店,因此連累了大家一起受罰。」

勿街是曼哈頓唐人街的主要街道,街上遊客稀少。(記者韓傑/攝影)
勿街是曼哈頓唐人街的主要街道,街上遊客稀少。(記者韓傑/攝影)

★結構單一 容易受到衝擊

洛杉磯加州大學社會學與亞美研究學傑出教授周敏早年曾經研究過美國的唐人街。她認為,由於唐人街的商業產業結構單一而且比較集中,所以打擊比較嚴重。「許多店面關閉了,整個唐人街顯得十分蕭條。」

她表示,疫情對市內唐人街要比郊區唐人街影響要大。一般來說,市區唐人街的規模都較小,傳統的中小企業較多,產業結構單一。「一旦關閉商業,社區就會受到直接的衝擊。」而郊區唐人街的經濟多元,而且轉型比較容易,影響也較小。「這與行業結構有關,也與客源有關。」

在唐人街裡,中小企業占大多數,其中又以餐飲服務業為主。企業服務的對象是當地居民和海外遊客。「疫情一來,政府要求非必要的企業和商業暫停營業,限制國際和國內旅遊。」餐館和商鋪失去客源,受到直接的影響。業主沒了收入,打工者失業。即使有的華人餐館立刻改為外賣,但是由於外賣量不夠,還是不能維持生計。

她指出,對唐人街影響的另外一個方面是國際供應鏈斷了。唐人街的一些零售業銷售的貨物來自海外。「各國都在封鎖,交通受阻,勞工短缺,引起供應鏈斷裂。」這個影響是一環扣著一環,產生了連鎖反應。

紐約市 疫情 美國

上一則

唐人街最大問題 是華人居民流失

下一則

南非壯遊 原始、文明交織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