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華埠街頭私人提款機收高價手續費 領一次至少扣17元

新疆官方資料庫被駭 大規模文件揭露維族再教育營慘況

陳作舟 華埠的轉型推手

華裔少女在紐約華埠內載歌載舞。(華埠共同發展機構提供)
華裔少女在紐約華埠內載歌載舞。(華埠共同發展機構提供)

紐約華埠共同發展機構(Chinatown Partership)行政總裁陳作舟說,新冠病毒對紐約華埠的打擊非常嚴重。疫情期間,由於紐約市是新冠疫情的重災區,市政府於2020年3月中旬就嚴格關閉非必要行業。後來,雖然逐步放鬆關閉,但是災害已經形成,紐約華埠至今未能恢復到2019年的狀況。

他表示,將來華埠的轉機要靠完成第二大道一條地鐵線。該地鐵線計畫在華埠中心林則徐廣場處開一個地鐵站。若能在這裡通上地鐵,那麼從華埠去華爾街、曼哈頓中上城都很方便。法拉盛就是一個例子;法拉盛1932年通了地鐵,帶動當地大發展。「這是兵家必爭之地,關鍵看你能否守得住。」

新冠疫情 重創紐約華埠

陳作舟說,新冠疫情改變了紐約社會。新冠疫情之前,紐約市每年的遊客總是在6700萬至6900萬人之間。現在,2021年已經過去一半,「有人預測今年紐約市的遊客能夠達到3000萬」。如果能夠達到這個數字,仍然比過去少了3000多萬人。

他說,交通是衡量一個城市是否繁榮的一個指標。過去,紐約市每天的地鐵乘客是550萬人,但現在每天只有250萬乘客,與過去相比還差300萬人。華埠位於曼哈頓下東城,過去,下城有工作人員30萬人,但是現在只有5萬人。「這些都造成唐人街人流大幅減少,商家生意銳減。」

紐約華埠的經營模式是「薄利多銷」。「華埠主要是價格便宜吸引遊客,靠的是人多。」疫情之前,華埠是紐約市的一個旅遊景點,遊客來華埠主要是購物和吃飯。但是,現在人減少了,商家入不敷出,要提高收費,因為食品、人工成本高了,另外還要加上口罩等防疫設施、室外結構等費用。

他說,現在華埠最主要的困難是,沒有國際遊客,本地遊客也減少了。疫情期間,紐約市搬走幾十萬人,而且都是富人。同時,由於擔心疫情,政府限制餐館堂吃,故許多中餐館受到影響。在疫情前,華埠中西餐館有300多家,現在只有200多家。因此,華埠的餐飲業尚未恢復。

在疫情高峰期,美國民眾大都改為網上訂餐,但華埠許多店家僅收現金,在疫情期間導致生意銳減,想要做線上生意,卻不熟悉。他與團隊每日掃街,調查有開的店家資訊和可訂餐平台等,每日在網上更新,想為商家覓一條生路。

建築老舊 亟需更新改善

陳作舟說,華埠的另一問題是房屋老舊,新蓋的房子很少。他舉例說,在堅尼路和勿街華埠中心之間,過去50年沒有蓋過一棟住宅樓房。現存的老樓沒有電梯和現代的防火梯。因此,許多居民搬至外地,尋找新的生活。

在1990年代,紐約華埠異常繁榮,許多華人移民一到紐約,就會來到華埠。那時候,華埠的租金很高,一位難求。「東百老匯成為福州移民的聚集地,被稱為福州街。」許多溫州移民在堅尼路上做生意。「但是,現在他們都慢慢搬走了,搬去皇后區的法拉盛和布魯克林區的第八大道。」

他說,華人搬離華埠的原因很多,其中也有生活不便的原因。例如,房子老舊,到處漏水,冬天暖氣不足,夏天空調不夠。「許多樓房都是100多年前蓋的。」他舉例說,他的機構中以前有個員工,常常因為無法洗熱水、等修理暖氣而推遲上班。

有人雖然出生於華埠,但是長大後都會搬出華埠。「華埠一定要轉型,才能走出困境。」他舉例說,當年的法拉盛就是這種情況。在華人聚居法拉盛前,當地居民並不看好法拉盛,紛紛搬離法拉盛。「有人甚至說,誰最後一個走,請把燈關上。」

他說,北美共有17個老式的華埠。「像紐約市的華埠一樣,其他16個華埠都面臨這樣的困境。」他說,如果紐約華埠找到出路,就會給其他華埠帶來啟示。

保護華埠 政府提上日程

陳作舟指出,紐約市政府從交通入手,可能就是一個契機。如果華埠中心通了地鐵,也會像法拉盛一樣。「法拉盛地鐵站周圍的房子,都是通了地鐵後建的。」現在,法拉盛地區有40萬亞裔,是曼哈頓華埠的十倍,他說,關鍵是要改變環境,環境好了,適合居住,人們就會前來。「我對此不悲觀,而是充滿信心。」

他說,20年前九一一恐襲發生後,華埠深受九一一事件的影響,損失了幾萬個工作,占全市損失工作的10%,也是全市失去工作人口的1%;一半的華埠衣廠倒閉。在九一一後的三個月內,華埠的250家餐館損失了30-70%的營業額。由於街道被封閉以及禁止通行,華埠旅遊業進入癱瘓狀態;而不懂英文的小商業老闆,對於各種援助政策也摸不著頭腦,也求助無門。

當時,不斷有人討論有重建下城,但占下城居民總數超過一半的華埠,卻極少在討論範圍之內。他說,各團體開始透過重建華埠方案,進行各種調查和研究,了解華埠最急切的需要,並把這些資料遞交政府最高部門,以納入重建下城計畫當中。

他說,後來紐約州和紐約市重視紐約華埠的發展。2005年,曼哈頓下城發展公司成立了華埠共同發展機構,目的是重建和改善華埠。華埠共同發展機構的董事局董事包括社區居民、商人、非營利組織和政府機構的代表,非常多元和富有代表性。

陳作舟在2006年接手擔任行政總監,他認為,一個地區要繁榮,除了治安良好之外,更要有自己的文化與特點。上任後,陳作舟推動清潔華埠的衛生、改善華埠過去給人的髒亂形象,還建立華埠的特色、增加社區吸引力。在他的領導下,華埠共同發展機構致力推動華埠成為更強大的商業、文化和旅遊中心。

過渡時期 更要把握機會

陳作舟透露,現在有人開始收購華埠產業。「你如果拋出,會有人買下。」他說,在這個時候,人們不要放棄,因為現在正是一個過渡階段。他說,社區就像股市一樣,不可能一直上升,總會升升跌跌。「如果在這時對華埠進行改造,將來就有機會。」

他從6月底開始在無線電台上做廣告,推薦華埠的美食。他說,現在人們不敢坐公車,盡量開車。因此,開車人聽到這個廣告,就會在他們的頭腦裡留下印象,等返回紐約時就會來華埠。他認為,推薦華埠並不是短期的工作,而是一個長期的任務。

他認為,目前華埠的最大挑戰有三:被孤立,優勢不再,面臨轉型。他說,下一步要從基礎建設做起。華埠共同發展機構準備申請把唐人街列為特殊區域(special district),研究看看要不要像時代廣場那樣,可以做大顯示牌,從中獲取贊助收入。「堅尼路有3000萬部汽車通過,街道兩邊都是掛顯示牌的地方,可以打造成香港、東京那樣,招牌林立。」

陳作舟出生於台灣,在新加坡、香港和巴西長大。1970年代,19歲的他隨著母親移民美國。他就讀紐約市立大學建築專業,畢業之後為著名建築師貝聿銘工作,他表示,貝聿銘的建築理念不是「革命」(revolution),而是「進化」(evolution),而這樣的建築哲學也影響到他之後為法拉盛和華埠服務的信念。

即使已經到了可以退休年齡,他卻沒有退休打算,仍要帶領著華埠「突破」。他堅信「華埠不會消亡」。紐約華埠每個大路口都有銀行,華人在這些銀行有超過100億元存款,這些錢可以用來帶動華埠的經濟增長。「我們已經走了一半,不能就此放棄。」

各個族裔的居民在紐約華埠參加活動。(華埠共同發展機構提供)
各個族裔的居民在紐約華埠參加活動。(華埠共同發展機構提供)

華埠 紐約市 法拉盛

下一則

稅務漫談/不良代理報稅人 吊銷PTIN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