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烏茲別克體操女將淚別奧運

佛奇: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

新冠疫情解封 生活回歸正常?恐懼始終在

當疫情相關的大部分限制終於鬆綁,不少人驚覺解封後回歸疫情前的正常生活沒那麼容易。(Getty Images)
當疫情相關的大部分限制終於鬆綁,不少人驚覺解封後回歸疫情前的正常生活沒那麼容易。(Getty Images)

從2020年初延續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每一個人開始了一段前所未有的經歷,生活形態、工作學習、人際關係、方方面面被迫改變,「恢復正常」、「回歸到疫情前」成為大家過去一年多來分分秒秒的渴望。然而隨著疫苗開打、各地陸續解封,當關於疫情的大部分限制終於鬆綁、一直期盼的「自由」終於到來,不少人卻驚覺回歸和恢復完全沒有想象中容易——有了自由,卻又不敢享受自由。

★解封後難適應 無所適從

疫情前很自然的行為習慣,現在竟然讓人緊張起來:大家下意識地擔心去擁擠的地方、和陌生人接觸,除家之外的室內場所進去總要戴口罩,任何地方需要排隊總想與人拉開距離,但凡身邊人多一點總是焦慮不安;依然不敢坐到電影院、抱著爆米花看電影,也依然因為不想搭乘人擠人的飛機而放棄旅遊,甚至在街上偶遇朋友或熟人,依然不知道該不該擁抱、握手、還是繼續擊肘碰脚、或者僅口頭問個好。

疫情後,不少人都對再坐進電影院、抱著爆米花看電影感到猶豫。(Getty Imag...
疫情後,不少人都對再坐進電影院、抱著爆米花看電影感到猶豫。(Getty Images)

「如果你有這些感受,不用擔心,你並不是一個人。」紐約兒童中心(The Child Center of NY)社工督導(clinical supervisor)黃峰滔就注意到,近期各年齡層都出現了很多在解封後難以適應、無所適從的人。「最常見的是不知道自己的安全感和底線在哪裡了,只要進到一個環境,就覺得很不舒服,總是擔心別人是否離自己太近、任何接觸是否安全。」

實際上,這都是人在不停和身邊的環境做交流、並在過程中不斷調整自己的正常表現,「剛開始時有不適完全沒關係」。可以慢慢進行、循序漸進,通過制定一些具體的計畫,增加和外界的「接觸」(exposure,又稱曝光度),在以個人舒適度為前提的情況下,與外界接觸得越多、越容易適應,再逐漸改變自己。

心理諮詢師劉佳表示,人們之所以會焦慮,還有一個原因在於,過去一年多的疫情,讓大家不得不以一種很罕見的方式,比過去更深刻地認識到人是有多脆弱。「疫情爆發後,身體一直在提醒你保持警惕,這麼長、這麼久的緊張感,在疫情前很少有。」所以現在開始回歸所謂的疫情前的正常生活時,仍有很多感受和情緒「還建立在疫情帶來的恐懼上」,這種恐懼始終都在,並未隨著解封消失,「只是很多人沒有意識到、或者意識到了也不願意承認」。

家長可趁這個夏天安排出行,帶孩子放鬆調整一下。(Getty Images)
家長可趁這個夏天安排出行,帶孩子放鬆調整一下。(Getty Images)

★走出封閉環境 並不容易

每天都需要從紐約長島驅車到皇后區上班的楊凡,自階段性復工開始至今,焦慮指數不斷上升,特別是最近全面解封後,夏天也到來、越來越適合出行,「肉眼可見人流車流明顯增加,堵車的時間越來越長,和外界的互動越來越多,我除了上班,也要規畫孩子們的暑期生活,感到壓力很大」。

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楊凡過去每到暑假都會安排一些旅遊,既能幫孩子開闊視野、豐富體驗,也是全家人放鬆休閒的好機會。然而過去一年學生都在上網課,「老師教學很辛苦、卻也很受限,孩子的學習效果不理想,特別矛盾要不要趁這個暑假讓他們補補課,但又覺得孩子能熬過疫情的這一年不容易,少了很多戶外活動的機會,這個夏天更不能浪費」。

雖然解封了,但病毒仍在,依然有人因為不想搭乘人擠人的飛機而放棄旅遊。(Getty...
雖然解封了,但病毒仍在,依然有人因為不想搭乘人擠人的飛機而放棄旅遊。(Getty Images)

以前去旅遊,楊凡說,從沒想過連坐飛機還能有風險、或者搭一次飛機可能會得病,「我們沒少出去玩,考慮的多是走出去之後、到了目的地,怎麼吃好、喝好、休息好」。現在卻大不同,「連走出去這一步都很難,要考慮坐飛機需要飛多久、會冒多大的風險,看問題的角度全改變」,猶猶豫豫中,至今都未選定一個目的地,「沒想到一直期盼的出去玩,竟然也變得這麼難」。

心理學家John Duffy表示,早在去年初疫情剛爆發時,大家不得不居家避疫,調整工作、學習和生活模式,那種一瞬間的巨變驟降,很多人都沒做好面對的準備,過去這一年多,甚至可能成為他們一生中壓力最大、不確定性最強的階段。走進封閉的環境難,走出封閉的環境也是如此。

★別給自己壓力 先慢慢來

雖然目前疫情尚未結束,但大家對新冠病毒的了解和認識越來越多,疫苗也開打,一年多來的緊張、焦慮、疲憊,是時候在這個夏天好好釋放一下,再充電重啟,對自己和家人都有好處。不過,也沒必要從過度收緊變成過度放鬆,如果發現自己很難回到疫情前的常規上,就慢慢來、不著急,別給自己施加壓力。

黃峰滔建議先從「關注自己」開始,把重點放在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上,「比如今天願意出門走幾步、走多遠?願意做什麼事?願意與其他人分享哪些想法和感受?」有的人喜歡控制別人,「總想說服家人朋友出門逛逛,或者總在鼓勵身邊的人去打疫苗,覺得我都打針了、你們怎麼還不打?我都出門了、你們怎麼還不出門?」殊不知這些強迫別人的言行,既會讓別人緊張焦慮,也是自己緊張焦慮的體現。人一旦過度關注自己不可控的事情,只會讓自己更難受。

恢復社交以個人的舒適度為先,不需勉強自己參加人多的集體活動。(Getty Ima...
恢復社交以個人的舒適度為先,不需勉強自己參加人多的集體活動。(Getty Images)

再就是注重個人的舒適度,「有意識去做一些在自己舒適度上限左右的事情」。有的人性格本身就不太容易適應變化,「比如天生內向的人,居家辦公免去很多社交活動,就會覺得非常舒服,現在要回辦公室上班,反而感到很難適應」。因為每個人的舒適度上限都不一樣,所以應先界定自己的,明確做什麼事能讓自己放鬆和平靜下來。「如果自己的上限只能是和一兩個朋友在室外喝個咖啡,就不要勉強自己去參加朋友們的大party、或者人很多的BBQ,否則反而變得更焦慮。」

提前讓自己適應秋季的生活節奏也很重要。「有的人上午9時上班,居家辦公期間可能8時50分起床都行,但秋天很多公司都要求員工返崗,應該利用夏天提前適應。」可以按照正常的上班和出門時間,到家附近的地鐵站走一走,買杯咖啡、或只是走一走再回家,都能幫自己一點點找回疫情前的感覺。

於此同時,檢視一下過去一年多的生活,盡量利用這段時間保持良好作息、三餐正常飲食,而不是晚起、熬夜、或者有一餐沒一餐地亂吃。另外要多運動,在家避疫活動範圍受限,現在天氣好了、也解封了,就可以多進行些戶外的運動,既能增強體力、又能提升免疫力。

劉佳強調,除了吃喝、運動之外,睡眠也不容忽視,很多人疫情期間都有失眠的問題,難以入睡、輾轉反側、多夢易醒等。作為人最原始的生理需求之一,睡眠也在敏銳反映著情緒。「睡眠和心態互相影響、密切相關,心態好、睡眠就會好,睡眠好了、也自然容易有好心態。」關注睡眠質量、科學管理睡眠,可以幫大家打造良好的心理狀態和樂觀的生活態度。

每周能留一個晚上出去玩,不管是去「汽車影院」、還是去聽音樂會,都是很好的自我調整...
每周能留一個晚上出去玩,不管是去「汽車影院」、還是去聽音樂會,都是很好的自我調整的開始。(Getty Images)

Duffy建議這個夏天每個家庭都能安排一些活動,而不是繼續待在家裡。活動不需要多花哨、或者多複雜,外出旅遊、走親訪友固然是選項之一,但不出遠門的話,每周能留一個晚上出去玩,不管是去「汽車影院」(drive-in movie)、還是去聽音樂會,都是很好的內容和開始。

家長可以在小範圍內多給孩子增加社交的機會,幫他們提前適應回校園後的群體學習生活。...
家長可以在小範圍內多給孩子增加社交的機會,幫他們提前適應回校園後的群體學習生活。(Getty Images)

★孩子情緒變化 須常關注

有的家長凡事要求孩子完美,希望學期末能有好成績、考高分,表現不理想,就想讓孩子趁假期去補課,然而這個夏天,其實應把重點從學習上移開。「過去這一年太特殊,想想孩子們都經歷了些什麼,線上和線下學習不斷切換,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他們也需要休整,也需要被允許不做尖子生。」

「9月學校都要求學生返校,不再提供上網課的選項,所以這個夏天更應幫他們提前做調整。」黃峰滔說,不管是從家庭內部的親戚開始,還是從教會成員、或者運動隊成員開始,家長都是時候多給孩子安排一些社交的活動了。讓孩子保持生活的規律性非常重要,尤其是注意力不容易集中的小孩,一下改變學習環境會非常難適應,家長應趁這幾個月給子女設定出包括學習、運動、社交在內的時間表,像疫情前上學日的安排一樣,提前做準備。

另外要多關注孩子情緒上的變化,識別他們緊張焦慮的線索。「有的小孩很願意上補習班、和小夥伴多接觸,自然可以鼓勵」,但如果只是為了補上過去一年落下的功課而上補習班,則完全沒必要。「畢竟孩子的心理調整才最重要,疫情本身就給很多小孩帶來心理上的創傷,這種創傷應先修復」,因材施教、靈活安排孩子們的暑期生活。家長可以「多和子女交談,也要尋找他們的上限在哪,鼓勵他們做一些有挑戰性的、但不是完全做不到的事」。

★長者日常生活 可多豐富

除了孩子之外,年紀較大的長者也需重點關注。黃峰滔表示,很多老人一輩子都在工作,心態也很年輕,但疫情讓他們丟掉了工作,兩、三年之內再就業的機會也有限,「明明有工作能力,卻被迫退休,很容易對未來有不少的憂慮」。特別是沒身分的老人,親朋好友不在身邊、又無法享受社會福利,壓力自然隨之而來。

長者可到老人中心和人交流互動,自我休整。(Getty Images)
長者可到老人中心和人交流互動,自我休整。(Getty Images)

這些長者應盡可能多去增加和豐富日常的生活內容,老人中心如今已經陸續開放,可以到那裡和人交流,參加電腦班等培訓,學習新技能,老人中心還有餐食提供,哪怕只是單純地去那裡跳跳舞、唱唱歌,也是很好的充電和自我休整的機會。「現在的老人中心都還專門提供心理諮詢的社工,如果遇到任何問題和困惑,可以隨時尋求專業幫助。」

有的老人的焦慮是來自看到、聽到的一些假新聞,「比如第幾波疫情又要來了,或者又可能有多少人感染、得病、甚至死亡,老人特別容易因此感到難受和害怕」。所以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長者一定不要被道聽途說的東西影響,而應遠離消息來源不實的新聞和視頻,這樣能減少很多的焦慮感」。兒女也應幫父母篩檢消息來源,並盡量為父母提供多一些關懷。

劉佳表示,疫情固然帶給大家很多的刺激,讓人變得敏感、猶豫,習慣了封閉後,如今回歸正常生活,需要重新恢復社交能力。但其實沒有絕對的「正常」或「不正常」,從「不正常」中也可以打造新的自己和新的「正常」生活。「疫情讓我們更懂得感恩,懂得關懷身邊的人,也錘鍊了心理上的韌勁,從艱難困苦中迅速復原」,這些都有助於增強人的心理資本(psychological capital)、激發心理潛能,讓自己的心變得更強大,從而進一步發展和成長。

疫情 老人中心 疫苗

上一則

波士頓文學之旅

下一則

疫情加重焦慮 機艙暴力成常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