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3.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封面故事/反仇恨犯罪 亞裔不能再姑息

警察是停止仇恨亞裔犯罪的執行機構。(美聯社)
警察是停止仇恨亞裔犯罪的執行機構。(美聯社)

加州大學仇恨及極端主義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ate and Extremism)統計了全美16個大城市警察局的資料發現,2019年至2021年間,儘管此類犯罪在2020年總體下降了7%,但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率卻上升了149%。其中,紐約市最為嚴重,該市針對亞裔仇恨犯罪案件從2019年的3起激增至2020年的28起;洛杉磯位居其次,犯罪數從7起上升至15起。

紐約市是針對亞裔仇恨犯罪的重災區。(美聯社)
紐約市是針對亞裔仇恨犯罪的重災區。(美聯社)

紐約市華裔市議員顧雅明說,仇恨亞裔的行為由來已久,而且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更加嚴重。因為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因此被稱為「中國病毒」。他說,從目前調查的結果來看,攻擊者主要為兩類人:一類是患有精神障礙的人;第二類是刑滿釋放者。他說,如果遇到被襲情況,一定打911報警,到警察局錄案。如果統計超過指標,警察局就要「採取措施」。

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國爆發後,攻擊亞裔的事件突然增加。(Getty Images)
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國爆發後,攻擊亞裔的事件突然增加。(Getty Images)

兩類人群 是主要施暴者

顧雅明說,有的美國人患有精神疾病,聽到「中國病毒」這類資訊以後,就把這個信息存入腦海。他說,在紐約市,「這類病人很多,也不接受治療,遇到合適的機會就容易發作,會攻擊亞裔」。

他說,紐約市是一個大都會,街上無家可歸者也很多。許多無家可歸者曾經坐過牢,刑滿釋放後沒有工作,就在街上流浪。「他們情緒不好,看到亞裔,就可能發洩仇恨。」有一個流浪漢說過,「我一無所有,即使打人也不會失去什麼」。

精神障礙者和無家可歸者是從事亞裔仇恨犯罪的主要行為人。(美聯社)
精神障礙者和無家可歸者是從事亞裔仇恨犯罪的主要行為人。(美聯社)

例如,一名患精神疾病的美國人不久前攻擊亞裔便衣警察,要把這名亞裔警察推到地鐵軌道上去,警察抓住攻擊者帶到拘留所,並提出控罪。法官接到這個案件,說「我的手也被綁住了,不能判他坐牢」。紐約州曾經通過一個法案,有這類行為者無需坐牢。因此,這類人現在也有恃無恐。

他說,美國華人現在給人們的印象是,兜裡有錢,英語不好,也不願報警。因此,歹徒認為搶劫華人「比較安全」。他說,許多華人喜歡邊走路邊用手機,而且還是蘋果手機;另外,華人喜歡外出攜帶現金,因此給劫匪提供方便。「我建議,華人在路上不要拿出手機,腰裡帶幾十塊錢就行了。」

為避免遭到攻擊,走路時不要使用蘋果等高價手機。(Getty Images)
為避免遭到攻擊,走路時不要使用蘋果等高價手機。(Getty Images)

保持低調 遇搶劫要報警

顧雅明說,紐約市警察局(NYPD)內部有個預防針對亞裔犯罪小組(Anti-Asian Hate Crime)。他說,這個小組自成立以來,工作卓有成效。但是,組員都是志願者,業餘做事。「我已經向市政府提出建議,給他們撥出專門經費。」他說,如果有了專門經費,而且每年都有,他們就可以專職做這事。

針對日益增加的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他提出如下建議,給廣大華人做參考:

一、避免成為犯罪的目標。他說,大家出門都要小心,走路不看手機,不戴高級手表、珠寶和黃金飾品,不要引人注目。

二、外出要小心。走在路上,要時常查看前後左右有無可疑人跟蹤。若是有人跟蹤,要立刻進入附近的商店和超市躲避,等到可疑人走了以後再出來。

三、隨身攜帶警報器。他說,這種警報器不大,但是聲音很響。如果發現有人攻擊,立刻按響警報器,引起路人的注意。「歹徒發現有人注意,也會逃走。」他說,最近,有華人捐出幾百個警報器,都發給需要的老人了。

四、遇到語言攻擊也要報警。他說,華人總是怕麻煩,認為別人對他們講出幾句罵人的話,不理會就行了。他說,遇到這種情況報警,到警察局錄案。「警察局收到這樣的報警電話,就會有統計。」這些數字就是證據,迫使警察採取行動。

德州山姆休斯頓州立大學(Sam Houston State University)刑事司法與犯罪學系教授張焰說,任何犯罪的發生一般有三個要素:有犯罪動機的人、有合適的犯罪對象,和合適的犯罪機會(缺少保護措施)。對個人而言,要想避免成為受害人,保護自己,那麼可以採取相應的措施,比如減少去不安全地方的機會,減少到不必要的公共場合的機會,或者出行時與人結伴而行等等。而如果遭遇仇恨犯罪,則應該盡快報警。

仇恨言論 不要等閒視之

紐約市人權局華裔專員馮郁雯說,自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3月在紐約市爆發後,紐約市的「仇恨言論增加很多」。例如,紐約市人權局2020年2月1日至12月31日共接到625個仇恨言論的報告,其中205個涉及到新冠病毒和亞裔。而2019年一年,人權局總共接到30個案件報告。去年涉及亞裔和新冠病毒的仇恨案件是前年的6倍多。

她說,這只是已經報告的,而實際上的仇恨言論案件更多,因為許多亞裔不願意報案。例如,在疫情發生後,許多亞裔屬於必要工作人員,有的人下班回家,房東不讓進門;有的外族裔病人不去華裔醫生診所看病;有人看到出租車司機是亞裔,就拒絕乘坐。

最近一段時間,媒體上經常報導一些人對亞裔高喊「中國病毒」、「滾回你的國家」、「不歡迎你們這些移民」等。她指出,這些屬於仇恨言論,但仇恨言論和仇恨犯罪之間存在區別。仇恨犯罪會觸犯刑法,仇恨言論可能會觸犯《紐約市人權法》,而這是一部民事法。一般來說,如果言論不包括人身暴力,則可能不會被視為仇恨犯罪,但可能會違反《紐約市人權法》。

她說,仇恨言論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如果加上威脅、恐嚇、騷擾、脅迫或暴力就是「歧視性騷擾」。她說,歧視性騷擾包括言語威脅、使用暴力、毀壞財產和網路霸凌。有人在網上發布仇恨言論,因為這是口頭的,不是仇恨犯罪。但是,「如果有人打壞你的手機、提包等,就屬於暴力犯罪」。例如,有人在自家的房子外牆上塗鴉,發表歧視的言論,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但是,如果不是在自己門口,而是在公共場所,如宗教場所、圖書館和地鐵上塗鴉,讓人心生畏懼,不敢旅行或宗教崇拜,屬於「歧視性騷擾」。

根據《紐約市人權法》,紐約市有27個受保護的類別。其中的一些例子是性別、殘疾、國籍和種族。他們還追蹤執行法律的轄區,包括住房、就業和公共場所的違反法律的行為。紐約市人權局只負責處理「仇恨言論」報告。「我們對遭受這些仇恨言論的受害人提供保護。」

她說,有的案件屬於仇恨犯罪,他們要交給紐約市警察局處理。如果不夠刑事犯罪的程度,但是達到人權法歧視性騷擾的程度,就會進行起訴。「不過,部分情況適合矯正性的司法,如青少年,我們要對他們進行再教育。」

面對攻擊 自身安全第一

馮郁雯說,面對仇恨犯罪,無論是當事人還是目擊者,確保自身安全永遠是第一位,採取的行動以能夠緩解當時的狀況為出發點。人們應提前做好準備,以便一旦發生意外能夠正確應對。

若遇到危急情況,應立刻打911報警。(美聯社)
若遇到危急情況,應立刻打911報警。(美聯社)

現在美國有兩個報案電話,分別是311和911。許多華人不知道先打哪個電話號碼。她說,如果遇到的是立即危險,為了保護自己,要打911,接到電話的警察來得比較快。但是,如果有人發出仇恨言論,然後就逃走了,受害人沒有生命危險,就打311。報警以後,警察也會趕到,要求報案人要做筆錄。「報案人一定要去做筆錄。」

她建議,每天外出應該有固定路線,先看好哪裡有攝像頭、途經店舖的營業時間、室內人數等。若是發生緊急狀況,就往這些地方跑。這樣,攝像頭能夠錄下犯罪分子,方便警察事後追蹤。另外,當犯罪分子看到攝像頭或人較多時,很可能減緩甚至停止侵犯。

面對仇恨犯罪,當事人或目擊者可以介入。口頭介入時,直接指出對方不當的行為,並要求其行為停止,盡量用「我」或「我們」作為主語,因為用「你」可能會讓對方更生氣。使用手機攝錄事件時,盡量不要引起犯罪分子的注意,或者請求周圍所有目擊者一起拿出手機拍攝。她提醒,若沒有當事人同意,不要把沒有處理的視頻或照片直接發布到社交媒體上,以免讓受害人遭受二次傷害;可以把受害人的臉打馬賽克再發布。

她表示,若侵犯者看起來行為能力不受控制時,可能患有精神異常,最好是冷處理,不要和侵犯者說話,而是快步走開。「離開時從侵犯者的視線前方的旁邊經過,不要從對方後面經過,否則對方會以為你要偷襲。」也不要從對方正面經過,因為對方可能會以為你想要挑釁他。

每當華人在媒體上看到仇恨亞裔事件後,要設想自己若是當事人或目擊者應該怎麼做。最好記錄下來,多次練習操作。「一旦遭遇類似事件,就能夠及時正確應對。」

打擊犯罪 藉助司法力量

美國司法部(DOJ)網站說,司法部致力於預防和打擊仇恨犯罪。司法部通過支持社區教育和對話,並向州、地方和印第安部落執法機構和服務提供者提供技術和資金支持來防止仇恨犯罪。發生仇恨犯罪後,司法部可以進行調查和起訴,也可以為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幫助。

司法部建議,遇到緊急情況時,要撥打911獲得立即幫助。然後,應該向聯邦調查局(FBI)報告仇恨犯罪。如果認為自己是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或目睹了仇恨犯罪,可以通過下列兩個步驟報告仇恨犯罪:

步驟1:向當地警察局舉報犯罪行為。

步驟2:儘快填寫事件報告,並告知FBI。

FBI網站稱,FBI對仇恨犯罪的調查限於犯罪者基於受害者的種族、膚色、宗教或國籍的偏見行使的犯罪。FBI對仇恨犯罪的定義是,仇恨犯罪是帶有偏見的謀殺、縱火或故意破壞等傳統犯罪。FBI採取了下列措施來打擊仇恨犯罪:

一、調查。FBI是負責對違反聯邦民權法規的犯罪行為進行調查的主要調查機構。在許多案件中,該局都會與全國各地的地方、州和聯邦執法合作夥伴緊密合作。

二、支援執法。FBI的資源、法醫專業以及在識別和證明基於仇恨動機方面的經驗通常為地方執法提供了寶貴的補充。 許多案件會根據州法起訴,如謀殺、縱火或地方族裔恐嚇法。一旦起訴,司法部將遵循訴訟程序,以確保聯邦利益得到保護,並且該法律在美國95個司法區中適用。

三、起訴決定。FBI將完成的調查結果轉發給地方司法局和司法局的民權部門,FBI決定是否應進行聯邦起訴。例如,如果地方當局不願或無法起訴,FBI起訴可能會將案件向前推進。

四、公眾宣傳。宣傳是FBI民權計畫的重要組成部分。FBI許多駐外辦事處都與州和地方執法機構一起參加工作組。這些工作組結合社區和執法資源來制定解決當地仇恨犯罪問題的策略。

五、培訓。FBI每年為地方執法機構和宗教組織以及社區團體舉辦數百次業務研討會、講習班和培訓課程,以促進合作並減少對民權的危害。每年,FBI還為全球的新特工、數百名現役特工和數千名警察提供仇恨犯罪培訓。

如果仇恨報告超過指標,警察局必須採取措施。(美聯社)
如果仇恨報告超過指標,警察局必須採取措施。(美聯社)

紐約市 仇恨犯罪 警察

上一則

封面故事/族裔合 統一戰線力量大

下一則

封面故事/疫情下 反移民情緒高漲 亞裔成替罪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