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視頻聊天、網路約會 隔離中也能勇敢愛

單身男女疫情期間將見面場所從線下搬到Zoom或FaceTime等線上平台。(Getty Images)
單身男女疫情期間將見面場所從線下搬到Zoom或FaceTime等線上平台。(Getty Images)

居家避疫期間,餐廳、酒吧等傳統約會場所要麼關閉、要麼無法提供堂食,如果外出見陌生人,則勢必要冒交叉感染的風險。這種情況下,單身男女索性將見面場所從線下搬到Zoom或FaceTime等線上平台,約會交友軟體也紛紛新增語音視訊聊天、虛擬場景約會等更符合當下特殊時期的服務和功能。隔離狀態中,大家在網上更耐心、更深入地了解彼此,行為習慣也慢慢出現變化,開始朝著「慢約會」(slow dating)的風格轉變。

線下轉線上能增加更多交友的可能性,不僅限於同城、還有不少異地。(Getty Im...
線下轉線上能增加更多交友的可能性,不僅限於同城、還有不少異地。(Getty Images)

居家避疫 視頻約會人口大爆發

約會交友軟體Match的統計數據顯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僅有6%的用戶會以視訊的方式與可能的約會對象見面,但去年疫情爆發後,僅4月就有69%的用戶表示,願意在居家避疫期間視頻約會。22%的用戶甚至說,雖然彼此之間還沒見過真人,只是在網上視訊聊天,但已考慮建立正式的戀愛關係(exclusive relationship)。

另一約會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也在疫情發生後做了相關統計,根據調查結果,截止到去年4月底,已有51%、超過一半的用戶表示計畫更多地使用視訊聊天功能,18%已經至少使用了一次視訊聊天功能與匹配上的對象見面。

「Blindlee」的三分鐘模糊視訊通話備受歡迎。(取自「Blindlee」官網...
「Blindlee」的三分鐘模糊視訊通話備受歡迎。(取自「Blindlee」官網)

新晉社交媒體平台「Blindlee」更將Zoom的視訊功能和Tinder的靈活風格相結合,首創了三分鐘的模糊視訊通話(blurred video call),並且憑藉這一功能一炮而紅。用戶可以隨機選擇符合自己條件的對象,開始三分鐘的模糊效果下的視頻體驗,如果兩人感覺合適、都想繼續聊天,模糊的視頻通話才會變成清晰的版本。倘若雙方又都對視頻通話感到滿意,則匹配成功。

「Blindlee」創辦人之一Sacha Nasan表示,去年3月疫情爆發後,「Blindlee」的用戶相較2月新增了57%,到了4月更是新增126%,模糊視訊通話的使用量增加了近三倍,每名用戶的平均匹配次數增加近180%,足見大家對交友和尋找情感支持的需求之大。

北美亞裔婚戀交友網站「EME Hive」(原名「EastMeetEast」)疫情期間將很多活動從線下舉辦改成線上直播,內容更加豐富多彩,創辦人Kenji-Travis Yamazaki表示,直播和視頻可以幫助用戶辨認對方的真實身分,避免落入網戀騙局。大家可以從視訊聊天起步,對彼此有足夠的了解後,再慢慢進入約會狀態,這樣成功率更高。「據我們了解,很多用戶都是以這種方式配對成功的,還有些情侶甚至訂了婚,相信我們不知道的還有更多。」

為了應對疫情這一特殊時期,全球華人婚戀交友網站「兩顆紅豆」過去一年也推出了很多新的活動,包括線上講座、線上速配(speed dating)、線上視頻午餐交流(Lunch Break Talk)等。創辦人趙清華介紹,通過把活動從線下轉線上,得以為單身男女繼續提供寬廣的交友平台。

以線上視頻午餐交流為例,「兩顆紅豆」特別選擇中午的休息時間,定期開展小組視頻討論,每次圍繞不同的主題,主題確定之後,會提前在微信群通知。屆時有意參加討論的用戶將一起上線,分享各自的看法觀點、情感經歷和心路歷程,婚戀顧問也會在線上幫大家答疑解惑、出謀畫策。

Bumble等約會交友軟體都新增了視頻約會功能。(取自Bumble官網)
Bumble等約會交友軟體都新增了視頻約會功能。(取自Bumble官網)

「在家待了兩個月後,我決定要線上交友」

盈盈和男友最初就是通過線上視頻午餐交流認識的,身為紐約客,盈盈非常熱愛在紐約的生活,工作之餘總是忙著參加展覽、酒會等各種活動,還會去上繪畫和舞蹈課,一有時間就與朋友約在餐廳和酒吧聊天,忙得不亦樂乎。然而隨著疫情爆發,社交生活一夜之間全部停擺,讓她非常傷心。

「在家待了兩個月後,我決定要線上交友」,就這樣,去年6月,她通過視頻認識了在洛杉磯工作和生活的男友,雖然最初互換了微信、也偶有聊天,但因一開始沒有很強的化學反應,所以進展不大。直到七夕又有一次線上活動,『大家一起玩「你畫我猜」的遊戲,活動結束了我還沒玩夠,他就火速拉了幾個朋友上線,陪我繼續玩』,兩人感情因此迅速升溫。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們進入視訊聊天階段,「每天都會視頻,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一聊就是三、四個小時」。直到9月,男生飛來紐約看望她,「那時我們的相處和談話已經很自然了,就像多年的老友,但又不只是朋友,還有兩性之間互相吸引的光芒」,於是確定了戀愛關係。

在紐約待了短暫的一個周末後,男生因為工作需要,必須返回洛杉磯,兩人又回到了視頻約會的狀態。盈盈說,體驗過兩個人的相處後,感覺比一個人在家裡好太多,於是,感恩節前,她決定飛到加州,和男友一起過完感恩節、聖誕節、新年、春節和情人節後,才重新回到紐約。

疫情不結束 也要給合適自己的人一個機會

「我們整段戀愛的開始和推進都在疫情期間,並沒有因為疫情而擱置情感生活。」盈盈表示,戴好口罩、做好防護現如今都已成為常識,哪怕是坐飛機,只要別脫口罩、盡量不去用洗手間、拿酒精濕巾給座位消毒,也都還是可以出行。她和男友節假日經常選擇一些地廣人稀的、安全的地方透氣,比如去海邊、爬山等,「等疫情過去是等不完的,沒人知道疫情什麼時候能徹底結束,但這並不代表疫情期間和自己合適的人就消失了,還是應該積極主動去認識人,給合適自己的人一個機會」。

除了視訊聊天之外,像是Hinge、Tinder、Bumble等約會交友軟體還推出了更加新奇有趣的虛擬約會場景和內容體驗,比如Bumble和愛彼迎(Airbnb)合作的「Airbnb Online Experience」,就設置了各種各樣的活動,可以跟約會對象一起在斯里蘭卡逛野生動物園,或者在西班牙上舞蹈課,抑或在墨西哥和調酒師學品酒。這種場景和內容設置可以讓視頻約會更加生動,男女雙方都不用擔心要一直找話說,避免了尷尬和無措的時刻。

「兩顆紅豆」助理婚戀顧問Serena表示,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視訊聊天這種方式,「有的人會覺得,我才認識你沒多久,為什麼要開攝像頭」,所以「兩顆紅豆」並沒有在平台上特別新增這個功能,而是將這種形式充分用於線下的一對一婚戀諮詢和配對服務中。一般情況下,使用該服務的每名用戶都會配置兩名婚戀顧問,「一個根據用戶的硬件要求做搜索並進行匹配,另一個則負責視頻面試對方,進一步確認對方背景信息的真實性,同時也觀察對方的禮貌和談吐」。

Serena說,視頻中能看到的都是人即時的反應,與發信息聊天有很大的差別,「可以感受得到一個人的言行舉止、氣場和真誠度」。婚戀顧問會分別向男女雙方確認,倘若兩人都互相感興趣,願意進一步視頻約會或者線下約會,則會幫忙做下一步的安排,「現在喜歡這種模式的用戶反而更多,且配對成功的機率很高,達到83.3%」。線下轉線上能增加更多交友的可能性,不僅限於同城、還有不少異地,這些人都是疫情前在日常社交生活中認識不到的。

「Airbnb Online Experience」各種各樣的活動讓視頻約會更加...
「Airbnb Online Experience」各種各樣的活動讓視頻約會更加生動,男女雙方都不用擔心要一直找話說,避免了尷尬和無措的時刻。(Getty Images)

疫情發生後 更多人願意投入時間和精力了解對方

疫情也在改變人們的約會行為,過去常有婚戀交友網站的用戶抱怨,和自己聊天的人很不走心,會同時約會很多人,或者聊著聊著就「神秘消失」(ghosting)。但疫情發生後,大家減少外出,更願投入時間和精力了解對方,從而得以甄別哪些人只是因為無聊到處撩人,哪些人才是真心想尋找另一半。這無形中也節省了經濟成本,避免了一些過去僅為外出獵艷而產生的開銷。

Match每年都會做一次「美國單身者」(Singles in America)調查,2020年的結果顯示,60%以上的用戶疫情期間會花更多時間了解潛在的約會對象,並且聊天時更坦誠和認真。Hinge的調查發現,以前平台上經常有聊著天就憑空消失的情況出現,現在有三分之一的用戶表示更少出現這種行為,交流時更加耐心和走心,願意仔細了解對方到底是怎樣的人。

「Susie Q對接會」(Susie Q Matchmaking)創辦人Suzanne MacDowell說,從視訊聊天開始了解彼此,大家更願意後退一步「慢約會」,去思考對方到底適不適合自己、又想不想了解對方更多,而不是盲目追求情感關係迅速升級。Match首席科學顧問Helen Fisher說,很多人過去在約會交友軟體上聊天時,多會有一些無關緊要的寒暄,現在則更願意敞開自己、展開更深層次的對話。這些都對建立親密關係大有益處。

疫情 紐約 居家避疫

下一則

稅務漫談/不良代理報稅人 吊銷PTIN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