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罵「亞冠病毒,真該揍你」 嫌犯被捕 控以仇恨犯罪

報復華府制裁 俄羅斯將驅逐美外交官和制裁官員

軋空華爾街大鱷 螞蟻雄兵真威?

小投資者改變了華爾街的遊戲規則。(美聯社)
小投資者改變了華爾街的遊戲規則。(美聯社)

今年1月下旬,美國百萬投資者軋空(short squeeze)華爾街幾家大型對沖基金而震驚世界。紐約居民Shaw博士是其中的一名投資者,他說,1月下旬遊戲驛站(GME)和美國院線(AMC)兩支股票波動異常時,他就開始研究這兩支股票。他說,GME已被炒高,他不再關注;但是,AMC股票卻開始上漲,讓他不解。他最後發現,有位大投資者資助了幾千萬元,還有人在華爾街賭注討論版上號召人們「購買並持有」。於是,他就適量吃進這支股票,並「在升到50%以上價位時賣掉一部分,留下賺的利潤繼續博弈」。

密蘇里州網路券商Sogo Trade公司CEO姚武銓說,今年1月下旬,美國股市出現了一個現象,就是百萬散戶對抗華爾街大鱷。短短幾天,這些散戶連續炒高三支股票,逼迫做空的對沖基金「舉白旗投降」。這些散戶認為,只要團結,就沒有辦不成的事。他估計,這種螞蟻雄兵對抗華爾街的事件將會「沒完沒了」,因為他們贏了一次,嚐到甜頭,就會認為永遠都有機會。

韭菜高速運轉 打壞鐮刀

Shaw博士說,GME是一個生產遊戲的公司,由於遊戲都轉移至網上,故公司業務不強。雖然那天買家很多,但股票價格偏貴,他沒有買;而AMC是一支美國連鎖電影院的股票。疫情期間許多人不去看電影,導致企業收入非常不佳。「我家附近也有一個電影院,疫情期間沒有人去看電影。」但是,一位加拿大富人投入資金支持這家公司。

他認為,疫苗已經開打,等到疫情控制以後,美國人就會報復性消費,包括湧入電影院看電影。「在家看電影和在電影院看電影感覺不同,而且戀人談戀愛時一定會去電影院。」因此,他先後拿出1.2萬多元購買了AMC股票。「很巧的是,散戶們已經大舉購買這支股票。」他預計,當疫情結束後,電影院股票一定會上漲。

過去,散戶是機構的韭菜,現在韭菜開始割鐮刀。(Pexels.com)
過去,散戶是機構的韭菜,現在韭菜開始割鐮刀。(Pexels.com)

購買這幾支股票的人中,既有真正的散戶,也有公司。他說,過去散戶都是韭菜,一直被華爾街的鐮刀割。但是,若是韭菜高速運轉,也會打壞鐮刀。「這一次,散戶打敗了華爾街的對沖基金。」他說,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多久,因為機構一下子被打懵了,沒有反應過來。「一旦機構醒來,就會反擊,所以散戶得意不了幾天。」

他說,這次散戶炒作的股票包括遊戲驛站、美國院線、黑莓手機(BB)、諾基亞(NOK)等。他只購買了美國院線,是基於這支股票的潛在發展前景。他是,他從來不看紅迪(Reddit)社交媒體的華爾街賭注版(WSB)上的討論,因為「本人就是專家」。他說,散戶炒股行為就像一陣風,一下子就過去了,現在他們又炒白銀,導致白銀價格上漲。

2月初,散戶又跟隨帶頭大哥炒作白銀。(美聯社)
2月初,散戶又跟隨帶頭大哥炒作白銀。(美聯社)

因為是投機,他做好「投入AMC的錢全部賠光」的準備。他說,輸是正常的,只要低於40%就行,但這次他卻贏了。他把此次贏錢歸於認真全面研究和運氣。「我按照以前的原則,分期出貨,賺的比率很高。」他說,真正的股票交易者要清楚地知道三點:買什麼股票、何時進場及何時出場,故「沒有出場都不能算作賺錢」。

聽到風聲 搭上散戶便車

長島個人投資者李立說,他也參與了購買GME和AMC的散戶軋空對沖基金的交易活動。他說,他平時不看華爾街賭注論壇,也沒有受到版主的影響。「疫情以來,我沒有生意做,就一直在家做股票,發現這兩支股票上漲特別快。」他就趕緊買進。

他說,投資需要經驗,還需要膽量。例如,看到GME在漲,膽子大的就跟進,如果能見好就收,就能賺大錢。「有人投入5萬元,3天賺了幾千萬。」有人不敢進,就沒有賺到錢。他稱自己膽子小,覺得賺得差不多了就賣出。「我投入部分資金,買了股票和期權,收益達到60%以上。」現在,GME股票從400多元降到幾十元,估計幾年都回不去。他聽說「很多人虧本」。

他平時一直使用羅賓漢(Robinhood)這個股票交易系統,因為這個系統比較方便,既能在手機上交易,也可以在電腦上交易,而且,錢存到裡面還有利息。「現在,我每個月的利息都有好幾百元。」

他說,由於股票上漲太猛,許多人跟進,導致系統癱瘓,交易也停了。因為他買進賣出頻繁,手機出現黑屏,一片黑,錢也不見了。「系統封了我的帳戶,不讓我交易。」後來,羅賓漢系統恢復交易,但是對交易有限制,如只能買幾百股,後來又說不能賣股票。

機構入場 跟著散戶投資

紐約私募基金天煜資本總裁孫琰說,這次美國散戶集中購買的股票有好幾個。散戶選擇的幾家公司都是老牌公司,如許多人用過他們產品的GME、黑莓手機(BB),去影院看過電影的AMC,投資這些公司可能基於情懷。不過,他主要投資了其中的諾基亞(NOK)。他說,其他公司近幾年基本面惡化,有的頻臨破產。「這也是對沖基金做空它們的原因。」

他說,這些目標公司為了營運,都發行了大量的債券,但是其收入無法償還債券及其利息。這些債券都是高風險債券,因此利息也比較高,在目前零利率的情況下有的利息高達10%,因此風險很大。「如果公司破產,這些錢就打水漂了。」

目前,許多對沖基金握有這些債券。因此,對沖基金為了避險,按常規都要做對沖。他們會在這些公司的股票上做空。「如果股票下跌,他們就能從股票下跌中賺錢,彌補債券的損失。」當然,這些公司也可能扭虧為盈,股票價格上升,那麼對沖基金就會虧損,不過虧損有限,因為他們手中的債券可以賺錢。

他說,GME本來是一支價格比較穩定的股票,對沖基金做空它可以保證穩賺不賠。做空者的辦法是,預計股票會下跌,先借入股票賣出現價(高價),等股價下跌時買回股票,還給別人。它的前提是,「股價要下跌」。但是,百萬散戶瘋狂購買這支股票,導致它的股價直線上升,打亂了對沖基金的操作模式。

由於GME並沒有像基金經理想像的那樣下跌,反而是上升,基金經理不得不用高價買回股票,導致虧損產生。為了保證參與者按照合約行事,證券中介都會要求他們交足保證金。「股價一高,他們的保證金不夠,證券中介就打margin call,要求他們補足保證金。」如果不交保證金,中介就會強行平倉。因此,做空者的虧損是「無限的」。

AMC是散戶炒作的第二支股票。(美聯社)
AMC是散戶炒作的第二支股票。(美聯社)

交易暴增 網路癱瘓當機

姚武銓說,媒體對這個事件的報導,讓更多人知曉。於是,不管有錢沒錢,大家都想去股市看看。GME是一個生產遊戲光盤的公司,研究人員認為這家公司沒有發展前景,因為「沒有人會去買遊戲光盤」。這就是說,公司的股價一定會向下走,因此賣出GME股票是reasonable。

他說,有人在社交媒體Reddit的論壇「華爾街賭注」上發出號召:我們為何只能跟著機構走?他還提出一個口號,你只有一生(You only live once,簡稱YOLO)。它的意思是,人生只有一次,為何我們不試一下?結果,幾百萬散戶響應號召,開始購買這支股票。

由於許多人買賣股票,使得大型券商的交易網路癱瘓,電腦當機。「據說,散戶投資者增加了三、五百萬人。」結果,許多散戶湧到他們的平台。「短短一個星期,我們的開戶人數增加了三倍,公司的交易量增加了四倍。」幾百萬散戶入市,增加了股市的資金投入。

他說,散戶也是分期分批地購買。幾萬散戶買過股票後,把股價抬高;接著又有幾萬人購買,推高股價;又有人看到股價上漲,更是進場購買,把股價推得更高。他說,散戶都是用自己的錢購買,而機構多是借錢購買,他們越做空,散戶就越買多;機構撐不住了,只能投降。

百萬散戶同時購買GME股票,讓做空的對沖基金損失慘重。(美聯社)
百萬散戶同時購買GME股票,讓做空的對沖基金損失慘重。(美聯社)

散戶合力 機構不可小覷

他說,GME的價格升至200元、300元、400多元。「這次事件顯示了散戶的力量。」不過,這支股票2月16日跌至約50元。他說,從52周的平均價格可以看出,這支股票就像一陣風,旋轉上升。它最低價是2.57元,最高價是487元,最高價是最低價的189倍。

散戶的行為就像是義和團,今天打這個,明天打那個。他們瘋買的第二支股票是AMC。在2021年1月25日,這支股票的價格是4.7元,到了2月1日,股價上升至40多元。第三支被瘋買的股票為NOK。

他認為,出現這種情況與下列幾個因素有關。第一,美國券商全部取消交易佣金,買賣股票沒有交易費用。第二,百萬散戶投入的資金不多,大都是幾千元,損失了也不在乎。第三,新冠疫情爆發後,許多人失業,在家裡無事可幹,炒股可以消磨時間。第四,由於疫情,許多人消費下降了,不能旅遊、吃飯、娛樂,餘下一筆閒錢可以投資。

百萬散戶已經成功軋空幾支對沖基金;但是,他們能否賺錢很難說。他說,散戶們可以一起購買某支股票,但是不能一起賣。「如果一起賣,股價就會垮下來。」因此,他們何時脫手賺錢是一個問題。他說,如果這種情況發展下去,有的散戶知道了規律。他們不會等到股價上到400元再賣,也許有人到了200元就賣了,也有人等到300元時再賣。「若是分期分批地賣股票,股價就不會這樣瘋漲,波動幅度就會越來越小。」

網際網路 助長抱團行為

紐約天驕基金管理公司總裁郭亞夫說,各國股票史上,散戶抱團取暖的現象其實都有發生,這一次之所以影響巨大,甚至全球轟動,主要是借助了互聯網科技之便,所涉及資金之大,持續時間之長,抱團取暖者獲利之高等等,都是前所未有的。

他很早注意到散戶這種對抗行為,但並未覺得有多大影響。1月27日,聯準會(Fed)利息會議舉辦的記者招待會上,記者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遊戲驛站股票大幅波動,還有記者向聯準會主席提出了一些疑問。接著,參眾兩院、白宮、證券委員會(SEC)都表示關注。「我這才意識到該事件的影響很大。」

與散戶相比,機構在三個方面更有優勢。一是資金雄厚,二是工具先進,三是人才濟濟,信息多,資源多。但隨著互聯網的進步,機構的這些優勢正逐步消失。例如,在早期,機構交易員要專門拉一根T1線與紐交所直接對接。「那時,一根線每個月的成本是1500元,下單速度比散戶打電話線給經紀人下單要快,獲得的價格也比散戶好很多。」但是,現在的網速都比當時的T1線更快。同時,機構在信息方面的優勢也在被削弱。「互聯網技術使散戶更容易抱團取暖,抱團的規模也更大。」

隨著互聯網的興起,散戶更容易抱團取暖。(Getty Images)
隨著互聯網的興起,散戶更容易抱團取暖。(Getty Images)

他表示,這種情況出現的主要原因是,央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和美國政府的大手筆財政刺激政策,而疫情造成許多人有時間。「許多朋友認識了幾十年了,從來不談股票,最近也會來問問股票。」這些都使散戶隊伍得以快速壯大,也使市場的貨幣資金量大幅增加。

其實,散戶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對抗華爾街,而是想賺錢。「我問過好幾位朋友,他們就是單純想賺錢。」他說,這與農民起義完全不一樣。他估計,政府可能會對金融機構,特別是對券商加強監管。現在,政府也會開始調查是否有人惡意操縱股價,因為這種行為是違規的,違背了金融市場的公平性和有效性。

散戶積少成多,形成一個巨大的資金流。(Getty Images)
散戶積少成多,形成一個巨大的資金流。(Getty Images)

股票 電影院 股價

上一則

長期居家避疫 更易熬夜失眠

下一則

飲食+藥草 讓你遠離三高又能護心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