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患者塞滿醫院 其他重病患者求診無門

彭博:台灣申請加入CPTPP

提早凍卵 保留未來生孩子一線希望

趙怡雯抱著女兒小喵喵。(趙怡雯提供)
趙怡雯抱著女兒小喵喵。(趙怡雯提供)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學院專任副教授趙怡雯在2019年通過捐精生下一個健康的混血女兒「小喵喵」。她說,她曾經有過一次婚姻,但是沒有生孩子。恢復單身後,她也沒有遇到合適的結婚對象;但是她喜歡孩子,在2011年就凍卵,為將來生孩子做準備。2018年,當她來紐約諾貝爾生殖中心做試管嬰兒時,用的卵子就是她當年冰凍的卵子。

後來,她在臉書(Facebook)和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未婚生子經驗。她說,很多人都對她未婚生子很感興趣,通過臉書與她聯繫,尋求經驗。她說,現在「三高」的單身女生太多。如果找不到適婚的對象,她們可以像自己一樣生孩子。「我建議,如果對未來有期待,就儘早去凍卵。」只有這樣,她們才能實現自己的生子目標。

(影音來源:趙怡雯提供)

趙怡雯未婚生女獲得家人的支持。圖為她的父母和女兒小喵喵在一起。(趙怡雯提供)
趙怡雯未婚生女獲得家人的支持。圖為她的父母和女兒小喵喵在一起。(趙怡雯提供)

婚姻不幸 先把卵子凍上

趙怡雯畢業於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是該院的第一位華裔中提琴博士。「我27歲就成名了,曾經在歐美、大陸、台灣、東南亞演出。」她說,美國媒體曾經報導過她的求學故事。但是,她的婚姻生活卻不順利。「我34歲時結婚,因為與對方在生育方面沒有共識,最終在我37歲時和平分手。」

她說,她的母親很早就希望家族能有新生命延續,眼看她33歲了還沒有結婚跡象,就建議她提早凍卵,以便將來能生健康的孩子。「2011年,我在快34歲的時候在台灣大學附設醫院凍卵。」她說,台大醫院技術是世界一流的。恢復單身的她也曾認真找對象,但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

2018年,年滿40歲的她決定不等了,就自己用自己的凍卵生孩子。她在友人的介紹下接觸過幾家美國的生殖中心,大部分都是位於美國西岸的診所。最後,她決定在紐約市做,因為一次療程為期兩個多月,在熟悉的環境裡比不會令她感到度日如年。

她說,她聯繫了紐約市的許多生殖中心,但都被她排除了,因為這些中心都不允許使用她在台灣的凍卵,僅有諾貝爾生殖中心一家同意。於是,她決定在該中心做。

按照台灣有關的規定,冰凍卵子運出台灣,需要辦理相關的手續。首先,紐約的生殖中心向台大醫院出具證明,表示同意接受冰凍卵子用作試管嬰兒。這個證明要在台北駐紐約經文處做公證。「我本來想通過中介做,但是打了幾個電話,覺得它們不太可靠。」於是,她就自己出國辦手續。

她說,身為副教授要去美國做試管嬰兒,「我向長官說明自己的計畫,說自己年齡大了,決定生個孩子。」她說,長官們都很支持。台大醫院同意將冷凍卵子移出後,還要向當地衛福部提出申請,核准後才能放行冷凍卵子出國。她說,手續很繁雜,但是辦成了。最後,她又通過專業的國際快遞公司Cryoport將冷凍卵子運到紐約。

趙怡雯(左)和母親來紐約辦理運送凍卵的手續。(趙怡雯提供)
趙怡雯(左)和母親來紐約辦理運送凍卵的手續。(趙怡雯提供)

選精標準 沒有基因疾病

趙怡雯說,根據安排,她在放暑假期間的6月來到紐約。她說,因為要植入受精卵,她也在事前就按時服藥調整月經。「如果月經周期的時間無法配合療程,植入胚胎可能要延誤一個月。」而在她抵達紐約之前,精子和卵子在5月已經平安送達紐約實驗室,也已經做成11個健康的胚胎,分別是6男5女。

挑選精子最符合優生學的方式是從精子銀行挑選精子,因為精子已經經過醫療機構初步篩選,不會有染色體異常的問題。她說,精子銀行有政策,交多少費,看多少捐精人的資料。交費越多,看的也越多。「我給出最高的費用,拿出最多的捐精人的資料。」她說,別人挑選精子的標準是,捐精人是否是醫師或律師,看重捐精人的職業或文憑。而她對自己後代有信心,主要看是否健康。

她選擇精子的過程主要是由醫師弟弟協助的,並且參酌中心的意見。「我最初看上一個,但是中心的張彥提醒我,這個人的母親有乳腺癌。」她就放棄了這個捐精人。「我們不看種族,只看家族病史及基因檢測情況。」最後,弟弟幫她選擇出一個捐精人,說「這個人在261項遺傳疾病的檢測中沒有檢出問題」。

她一共凍了34顆卵子。她說,她當時比較年輕健康,因此取出的卵子也比較多。運到紐約後,共有32顆卵子可用。這些卵子與精子共生成11個正常胚胎,「成功率約占三分之一」。

她說,植入前,中心的張立澄醫生問她要植入男胎還是女胎。她說,她是一個單身女性,擔心不夠了解男孩子成長過程的身心發展,就要求植入兩個女胎。7月20日,醫師給她做了植入術。8月1日驗孕,她懷上了。「一周後再檢查,確定是一個心跳。」

植入成功後,她回到台灣養胎。她說,她身為大學副教授,對學校及學生有應盡的職責,不能停止工作。2019年3月,她順利在台灣生下一個女孩。「小喵喵非常健康、聰明、可愛。」於是,她在臉書和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懷孕經歷,音樂圈裡外都知道。她說,許多人對她表示敬佩。「有人擔心孩子長大問起父親的事情,我告訴他們對孩子一切會據實以告。」她說,現在單親家庭並不少,也能培育出幸福的下一代。

她說,三年前,台灣單身尋求人工生育的情況不多。據醫院告知,她的卵子是第四個冷凍卵子輸出的案例。其他輸出的卵子的母親多是企業家。「她們工作忙,無法自己懷孕,只好請代孕。」她說,未婚生育對她的專業形象不僅沒有減分,反而引起社會大眾的共鳴。同時,女兒給她帶來無限的歡樂。「以前,我在舞台上很光鮮,但下台以後覺得很空虛。」現在,她看到女兒就看到了希望。

紐約格萊寶美孕中心CEO劉安妮說,目前女性30多歲沒有結婚比例很大,有的是奔事業,有的是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對象。但是,大多女人到40多歲就沒有卵子了。如果她們以後要生孩子,可以現在先凍卵,為將來生孩子留下伏筆。「凍卵有兩個好處,一是自己將來能生孩子;二是可以捐卵,幫助別人。」

諾貝爾生殖中心的護士張彥說,趙怡雯就是在年輕的時候凍卵,所以比較容易成功。目前,大陸、香港和台灣都不允許未婚生子,因此許多單身女性到美國來凍卵。她說,如果不準備30歲前生孩子,應該在30歲以前把自己的卵子冰凍。「如果她們將來想要孩子,就不要尋求捐卵了。」

她說,提早凍卵需要一定的成本。例如,她的中心取卵一次收5000元,以後每月要繳納冰凍費100元。她說,這些女性也可以把卵子存在卵子銀行,每年交500多元保管費。這樣,她們即使推遲生育年齡,但是並不影響孩子的質量。「為了防止出現意外,她們可以購買一份保險。」

來美求精 大陸女性有興趣

捐卵經紀人沈秋莎說,除了捐卵以外,她還有捐精業務。例如,有的單身女性想要孩子,就需要捐精。捐精比捐卵簡單。捐精者不需要服藥,直接射出來就行了。因為方便,所以價格也低,捐精一次1000元。「1000元是中介付給捐精人的費用,一般對客戶收取5000至6000元費用,因為還要加上中介的廣告費以及各種篩查的人工費用。」

人們對捐精人的要求與捐卵人的要求不同。對捐卵者的要求一般是年輕漂亮,學歷不是必須項。「當然,如果捐卵人學歷高,可以多拿錢。」但是,女性對捐精者的要求要高很多,簡單地說是「高大帥」,即身材高大帥氣。

她說,有的大陸女性是單身富婆,因為想要孩子來到美國。她們不要華人精子,而要白人精子,想生一個混血兒。她們對捐精人的職業要求多是專業人士,律師或醫師,長得帥氣。「她們說,自己不缺錢,有經濟實力養活這個孩子。」

她曾經也在英文媒體上刊登尋求白人精子的廣告,並接到過騷擾電話。「有人打電話問捐精一次多少錢,我告訴是一千元。」對方吃驚道:這麼多!她一聽就知道是小男生惡作劇,接著一群小男生在哄笑。

她說,也有一些例外情況。一位20多歲的華人女生要求捐精,但是指定要「一位69歲男性的精子」。診所的人都勸她,老年男人的精子可能不好,會生下有遺傳病的孩子,建議她找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精子。「後來才知道,這名男性是當地的首富,她想生下首富的孩子。」但是,她第一次沒有成功,準備等到疫情過後再做。

本地華人和大陸華人對待服務費用的態度不同。本地華人一般收入不高,因此對費用斤斤計較。而大陸富人不在乎錢。如果妻子年齡不大,可以自己受孕,不用代母就更加簡單。「有人採取人工授精,把精子直接注射到子宮中。」她說,這樣是簡單,但是成功率不高。有人還要選擇性別,就要經過體外受精程序。

紐約市 台灣 美國

下一則

封面故事/強烈尋根意識…美國華人興起撰家譜傳後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