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直播/中共提2份清單測試拜登、拜爾絲退賽省思

中國羽球女將高聲國罵反制對手 自家網友狂叫好

封面故事/新冠肺炎社區傳染 不戴口罩恐是源頭

川普總統舉行記者招待會,幾乎不戴口罩。(美聯社)
川普總統舉行記者招待會,幾乎不戴口罩。(美聯社)

新澤西州華裔商人虞中仁說,2020年3月初新冠疫情在紐約市爆發後,他一直住在賓州山區的一個度假屋裡,那裡一直很安全。但是,最近小區管理公司通知他,小區裡發現有一例新冠病毒病人。「我從患者的太太那裡了解到,原來他們夫妻去華盛頓參加挺川遊行,都不戴口罩,被傳染了。」

川普支持者不戴口罩集會,可能是美國中西部疫情爆發的原因。(美聯社)
川普支持者不戴口罩集會,可能是美國中西部疫情爆發的原因。(美聯社)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出現在公共場合時總是戴著口罩。(美聯社)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出現在公共場合時總是戴著口罩。(美聯社)

拒戴口罩 成川粉標誌

患者太太說,去華盛頓參加支持總統的人都不戴口罩,因為「不戴口罩是川普支持者的標誌」。回來後不久,她的丈夫突然發熱。這位太太是護士,知道情況不好,趕緊送丈夫去做新冠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呈陽性。虞中仁準備搬家,因為擔心小區裡會繼續出現新病例。

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以不戴口罩為標誌。(美聯社)
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以不戴口罩為標誌。(美聯社)

他說,度假屋附近是一個森林公園,有瀑布和北美最大的滑雪場。許多住戶平時住在紐約市,「他們在曼哈頓有公寓,在這裡有度假屋,一到假日就全家一起來度假。」從疫情爆發後,許多住戶就一直住在度假屋裡,沒有回城裡。

他的小區門口有警衛,對訪客嚴格查驗。「小區裡人非常少,各家各戶距離非常遠,大家一般也不戴口罩。」而感染者就住在他的隔壁。這對夫婦都是白人,丈夫留著大鬍子,平時喜歡騎哈雷機車兜風,「哈雷機車很漂亮,每次出門都轟隆作響。」

他說,川普在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seph Biden,前譯白登)進行大選辯論時,也不戴口罩。而拜登則戴上一個大口罩,被川普嘲笑。不久前,川普總統患上新冠病毒,許多人很擔心。但是,他病好出院,到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口罩拿掉」。他說,川普總統把口罩摘下,就向美國民眾釋放一個信號,「戴口罩不重要」。

虞中仁的幾名華人朋友也去華盛頓參加挺川遊行。他說,這些人平時去他家串門時,都是戴著口罩,但是,他們發給他的照片中,都不戴口罩。當問他們為什麼不戴口罩,他們回答是:「支持川普者都不戴口罩。」

他說,在11月3日投票前夕,川普總統去中西部競選。當地舉行競選集會,動輒都是幾萬人聚會,大家都不戴口罩。那麼多的支持者去集會,感染的機會應該很大,但是川普沒有制止。「現在,美國中西部成為疫情重災區,與參加集會者不戴口罩有關。」他對不戴口罩不以為然,認為不戴口罩就是反科學及反智的行為。

整個疫情期間,小區所在郡縣的死亡人數為23人,而且都是老人,死亡人數「是比較少的」。疫情剛開始時,美國華人千辛萬苦地買口罩、捐口罩,就是認為口罩有防護功能。他說,疫情初期不戴口罩有點道理,因為那個時候美國買不到口罩,應該把口罩留給醫生用。

他說,他認識一些養老院的老人。他們看電視節目時,看到總統不戴口罩出席各種場合,都在問「總統為什麼不戴口罩」,這些老人也不理解總統為何不戴口罩,現在美國又不是沒有口罩,而且口罩很便宜。

主流社會 很多人不戴

紐約內科醫生梁衛寧說,他遇到許多其他族裔人士不戴口罩。例如,有的律師助理講話時會摘下口罩。「他們摘掉口罩講話,一是為了講清楚,二是表示尊重。」但是他說,這些人沒有受過醫生的訓練,不知道戴口罩的用途。在這個特殊時期,戴著口罩講話也沒有什麼。

他說,南美移民喜歡大家庭聚會。「他們家族的人很多,一到周末,各個小家庭聚在一起燒烤。」他們要吃東西,不可能戴著口罩。「如果有一個家庭成員帶有病毒,就會出現群體感染,醫生在臨床上常常看到。」

華人社區也有不戴口罩的群體。他說,這些人主要集中在卡拉OK歌廳和地下賭場。他們在卡拉OK房間裡吃喝玩樂,不戴口罩。「因為賭場限制人流,賭客也是不戴口罩。」他說,這些地方很危險,容易造成流行。「我們很擔心,曾經向市議員反映過。」

全美徽商聯合會會長沈毅說,他開有兩家GNC商店,顧客既有華人,也有外族裔。他說,華人顧客一般都戴口罩,而外族裔的顧客有時不戴口罩。因此,他都在商店裡準備一些口罩,遇到有人不戴口罩,就送口罩給他們戴上。

疫情期間,還是有美國人不戴口罩。(美聯社)
疫情期間,還是有美國人不戴口罩。(美聯社)

文化不同 不易戴口罩

紐約華人藝術家房飛說,疫情期間,他們搬離曼哈頓,住在布魯克林的另外一處房子裡。與曼哈頓相比,布魯克林的人要少一些。「我在街上可以看到,約有80%的行人都戴口罩,不戴口罩的占有20%。」

他說,美國大眾從不戴口罩到大部分戴口罩有一個過程。3月初,紐約市爆發新冠疫情後,大多數美國人一開始不戴口罩,有的人甚至還歧視戴口罩的華人。但現在戴口罩已經成為普遍現象。「坐公車或者走路,不戴口罩的人會有壓力。」現在,不戴口罩的人已經不多了。

美國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他們認為,只有病人才戴口罩,健康的人不要戴口罩。「如果生病了,就不要去上班和上學,以免影響他人。」這與華人的觀念是相反的。「疫情之初,許多華人戴口罩,被美國人辱罵,就是這個原因。」

媒體報導,今年10月布魯克林一猶太拉比的兒子結婚,約有7000人參加婚禮,且大多不戴口罩。他分析,這些猶太人可能是傳統猶太人,比較遵守教規。而他的一名朋友也是猶太人,但不是傳統的猶太人。「朋友最近剛結婚,只請了20人參加婚禮,都是親戚。」朋友們都在Zoom上觀禮。

他說,傳統猶太人嚴格遵守教規,如周五晚上太陽落山後,他們不用電器,直至周日。因此,傳統猶太人不開車,都在走路。他說,有時看到猶太人在馬路上送葬,人們還是戴口罩。但是,如果在自己的會所裡舉辦婚禮,都是自己人,就沒有約束,可能不戴。「在猶太教徒眼裡,教規比世俗的法律還要高。」但是,他們沒有對付疫情的戒律。

猶太人不戴口罩,可能與其文化傳統有關。他們的生死觀與華人不同,「他們對生死比較淡定一些」。而對華人來說,疫情來了,儘管專家建議不要戴口罩,但是華人還是要戴。他說,這與文化傳統有關。

中國海關嚴格檢查與美國放鬆檢測形成對比。(美聯社)
中國海關嚴格檢查與美國放鬆檢測形成對比。(美聯社)

抗疫差別 中國緊美國鬆

美東溫州同鄉會前會長黃根弟說,他2020年初從紐約飛去溫州,計畫在家鄉過春節,誰知到家第三天就聽到武漢封城。而且,溫州也是重災區,因為許多在武漢市做生意的溫州人返回溫州。他在家鄉待到10月才返回紐約。他說,他從上海浦東機場經過香港中轉返回紐約,上海和香港機場都是防護嚴密,每個人都有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但是,他到了紐約機場,情況完全兩回事。「我出了海關,沒有人給我測量體溫,也沒有人理我」。他說:「這才是最可怕的。」

他說,溫州市是浙江省防疫的重點。疫情爆發之初,整個溫州封城,街上沒有一個人,也沒有一輛車,店鋪全部關門,只有「紅綠燈在閃耀」。他說,各個小區都關閉,持有通行證的才能進出。食物由專人送到小區裡。

按照規定,如果現在從美國前往中國,乘客一定要在機場附近的賓館進行隔離14天。出了隔離區,人們可以自由活動,但是也要戴口罩。「中國人的防護意識很強,和美國人不一樣。」他說,封鎖兩、三個月後,中國把疫情控制住了。美國控制不住,是美國人的防疫意識薄弱,導致疫情至今不能控制。

他說,美國華人的自我保護意識比較強。實際上,新冠病毒並不可怕,只要防護好就沒有問題。但是,如果不防護,問題就很大,死亡人數就會增加。他說,有專家預計新冠疫情要到2022年才能完全控制,而且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樣常見,「這就很麻煩」。

川普總統把希望押在疫苗上,但疫苗未能助其連任。(美聯社)
川普總統把希望押在疫苗上,但疫苗未能助其連任。(美聯社)

抗疫失敗 川普未連任

虞中仁說,川普總統在賓州鄉間很受歡迎。「如果開車穿過賓州,鄉間路邊的牌子都是支持川普的,可見川普在農村廣受歡迎。」到了10月中旬,路邊才開始出現支持拜登的牌子。他認為,「川普輸在不戴口罩上」。

過去四年,川普總統在經濟上做得非常好,如果沒有爆發疫情,他連任成功應該沒有問題。但是,疫情出現後,他不作為,認為這是一個大流感。「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總統是怎麼想的。」如果美國人民都戴口罩,也許現在已經結束疫情了。

他說,川普做總統前,曾經是一位地產商,經營過賭場。他分析,川普這樣做,可能受到賭徒心理的影響。他把這一賭注押在新冠疫苗上。「一旦疫苗研發出來,就能根本解決問題。」媒體已經報導,美國新冠疫苗將於12月出來。但是,疫苗出來還是晚了,沒有救到川普。

房飛說,隨著疫情的逐漸擴大,川普總統把戴不戴口罩政治化了,其實戴口罩並不難。但是,總統就是硬拗著,「你戴口罩,我就是不戴」。戴口罩就是一個態度。如果美國人民早點戴口罩,就是表明一個態度,現在疫情很嚴重,大家都不要聚集,以免感染。但是,總統沒有重視。「美國的情況和中國武漢一樣,最初沒有認識到疫情的嚴重性。」

他認為,即使川普總統重視疫情,由於體制的不同,美國不可能像中國那樣全國一盤棋。「在美國,總統管不了州長,州長管不了市長。」因此,美國抗疫就存在許多困難。同時,美國也不可能像中國那樣封城。

全美徽商聯合會會長沈毅說,戴口罩預防新冠病毒流行本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總統川普就是不提倡戴口罩,且自己不戴口罩。他說,到了8、9月,總統才發布命令,建議大家戴口罩,但總統自己不戴。他說,美國的醫療機構也比較教條。許多美國人相信專家,但是家庭醫生不說讓他們戴,也不說讓他們不戴,戴不戴都是個人的選擇。結果,很多美國人不戴。

而紐約州長和紐約市長則公開要求戴口罩,這實際上與聯邦政府唱反調。結果,紐約州的感染率不斷下降。從檢測感染率的一半,下降到低於2%。他說,所有的專家疫情中都謹言慎行,但是沒有專家講「不戴口罩更好」。他說,川普這次輸了總統大選,實際上是輸在新冠疫情上,也就是鼓勵大家不戴口罩。

最後關頭 更小心防範

虞中仁說,他曾經向某診所捐獻過1000個口罩。「我的口罩一送去,他們馬上就發給醫護人員,因為已經沒有口罩了。」最近,診所通知他,如果他要在12月下旬注射新冠疫苗,他們就會把他的姓名放在優先注射的名單上。「我回答,不要緊,我可以晚些打。」

目前離疫苗出來還有一個月。他表示,現在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因此,大家都要小心,出門戴口罩,避開最後這一關。「病毒在空氣裡傳播,戴著口罩和手套不一定能夠避免感染,但是不戴口罩和手套肯定不能避免感染。」

房飛說,華人戴口罩這麼容易與華人的文化有關。他說,在中國時,口罩的最多功能是禦寒,超過了預防感冒和病毒。那時候,上海冬天很冷,人們的禦寒工具包括帽子、口罩、圍巾、手套,有的人還有一個耳套。

沈毅表示,這次預防新冠病毒流行中,華人做得最好。疫情尚未在紐約出現時,中國政府和專家要求民眾戴口罩,於是紐約華人也開始戴口罩。「當時,美國政府還未提倡戴口罩。」他在2月底開始戴口罩,也就是紐約州頒布居家令的前兩周。紐約州頒布居家令,華人全部接受,結果華人被感染的比率較低。

他說,統計顯示,白人的感染率與人口比率相當,亞裔的感染率低於人口比率,只有非裔和西語裔高於人口比例。「在亞裔中,華裔的比例最高,可以看作華裔的感染率低於人口比率。」華人這一次又起到「模範作用」。

美國華人首先戴起口罩,把感染率降低。(Pexels.com)
美國華人首先戴起口罩,把感染率降低。(Pexels.com)

美國 疫情 川普

下一則

世界日報45周年慶/前金山社長蘇民生:秉承正派辦報 繼續前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