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ovavax稱疫苗效力達90% 擬今年第三季向FDA申請授權

傳即時輻射威脅 廣東台山核電站稱周邊環境指標正常

封面故事/愛面子怕被嘲 青年為示強壯拒戴口罩

有的宗教信徒把生死交給上帝,認為戴不戴口罩無所謂。(美聯社)
有的宗教信徒把生死交給上帝,認為戴不戴口罩無所謂。(美聯社)

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今年7月公布一項全國性新冠病毒調查結果,發現定期戴口罩的美國成人數量已從4月的78%增加到6月的89%。不過,疫情爆發至今已有九個月,美國人並沒有全部戴上口罩。

川普總統把不戴口罩視為反叛行為。(Getty Images)
川普總統把不戴口罩視為反叛行為。(Getty Images)

紐約州立大學資深教授張傑博士說,為了遏制疫情,紐約州長葛謨(Andrew Cuomo)發布命令,要求民眾戴口罩,並要求各地嚴格執行,違令者罰款,「一天1萬元」。同時,州內商店、超市規定,不戴口罩不能入內;這才讓紐約客戴上口罩。

他表示,美國人不戴口罩,有著文化、政治和其他的原因。疾病防治中心要求全國戴口罩,川普總統應該帶頭支持;但是,川普周圍的人都戴,總統本人卻不戴。「總統不戴口罩,對其支持者有示範作用。」

宗教 影響人們行為

水牛城紐約州大社會學終身教授張傑說,美國人大多信仰基督教、天主教。他們信仰上帝,把自己的生死交給上帝,「戴不戴口罩無所謂」。他們認為,人死了也沒有什麼可怕,只不過是要去天堂,去見上帝。因此,在美國人的追悼會上,與會人說說笑笑,表明死亡並不可怕。

他說,美國人自尊心很強,不願讓人家認為他懦弱。「他們認為,在公共場合戴上口罩是一種懦弱的表現。」有一些人具有個人英雄主義,認為自己身體很強壯,抵得住病毒,藉著不戴口罩顯示內在的自豪和頑強。

儘管醫學專家表示,這個疾病很凶猛,前所未有,但一般美國人不認為這個流行病多麼嚴重,認為每年的流感也死很多人,新冠病毒只不過是「大號流感」。他們沒有見到更可怕的景象,因此「不見棺材不掉淚」。他們不相信自己會染上,也不相信自己染上會死;還有人認為,美國很強大,得了病也能拯救過來。

他說,在美國,堅持不戴口罩是自信的表現。由於美國人的這種信仰和自傲,使得他們對死亡不恐懼,因為他們相信沒有人能夠打敗他們。「美國士兵也害怕死亡,但是要比沒有信仰的人小一些。」

戴不戴口罩也涉及到美國的文化問題。在美國,只有醫生才戴口罩,同時病人也可以戴口罩。但在美國文化中,沒有老百姓戴口罩這一說。讓老百姓戴口罩不符合美國文化,所以CDC當初沒有建議這樣做。

政客 展現反叛形象

張傑說,不戴口罩也是一種傲慢的表現,是美國文化的一個特徵。現在,戴不戴口罩成為一個社會符號:戴口罩是從眾,不戴口罩是反叛。川普總統是一個典型的反叛代表,「在公共場合,川普總統都不戴口罩,就是要這種反叛形象。」

他說,川普總統不戴口罩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他不想讓經濟遭受損失。川普一上台,著力恢復美國的經濟,讓美國更強大。三年多來,美國經濟發展得非常好。有人估計,如果美國沒有出現新冠病毒,川普連任成功沒有任何懸念。

但是,新冠病毒還是來了,打亂了川普總統的連任計畫。在新冠疫情爆發的3月至5月間,美國經濟全面停頓。「如果持續關閉下去,美國經濟復甦將需要更長的時間」,因此,川普總統急著要復工。他希望,商店不關門,公司不停業,經濟繼續運行。「總之,經濟不能垮,死幾個人沒有關係。」

他說,必須承認,美國總統和公共衛生專家、CDC並未認識到新冠病毒的嚴重性,後來才逐漸認識到。」經過幾個月的實踐證明,戴口罩非常重要。

有些學生仍然不戴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離。(美聯社)
有些學生仍然不戴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離。(美聯社)

青年 為示強壯不戴

CDC今年7月公布一項全國性新冠病毒調查也顯示,年輕人(18至29歲)戴口罩的可能性最小,並且採取其他預防病毒措施的可能性也最小。在這個人生階段,年輕人希望聚會和交往,而且常常要「提防被拋棄」。

張傑說,他所在的州立大學現在實行部分網課和部分校園上課。他觀察發現,一開始大學生們都不願意戴口罩,直到學校規定,不戴口罩不准進入校園,學生們才開始戴口罩。

對於高中生和大學生來說,戴口罩涉及到面子問題。他們都希望自己強壯,而戴口罩是弱者的表現,「誰戴口罩就會被人笑話」。因此,青少年都不戴口罩。「我有時開車從草地邊行駛,看到許多青少年在那裡踢球,而且都不戴口罩。」他就擔心,如果有人感染,就會傳染給其他人。

他說,不戴口罩的大多是大學生、高中生及其他年輕人。他們自我意識比較強,比較自我,比較有自尊心,不願讓人說他們懦弱膽小。高中生不戴口罩尤其明顯。他們最怕別人說自己膽小怕事,被其他同學看不起,這種現象叫「從眾」。

美國現在有1500多萬人感染,逾28萬人死亡,美國人並不是很緊張。在1918那年的大流感,全世界死亡五、六千萬人,美國人當時也是普遍地戴口罩。但是,口罩文化沒有在美國扎根。因此,新冠疫情一來,美國人還是堅持過去的文化,以致感染率和死亡率都很高。

張傑說,美歐華人和中國人一樣,很早就戴起口罩。(Getty Images)
張傑說,美歐華人和中國人一樣,很早就戴起口罩。(Getty Images)

華人 完全遵守規定

擔任該校中國學研究中心主任的張傑說,不久前,中國的上海、青島、天津出現幾例新冠病毒患者,整個城市都很緊張,地方政府還組織市民連夜篩選,不放過一個疑點。他說,中國採取行政手段,控制疫情蔓延。這種情況在美國不會發生。

他說,華人一般都戴口罩,因為華人對這個問題重視程度比歐美人要高;華人也遵守紀律,比較聽話。「中國和歐洲的華人都是這樣。」他說,義大利的新冠疫情也非常嚴重,但是當地華人幾乎沒有感染者,主要是華人注意防疫。

美國的華人也是,所以華人的感染率要大大低於其他族裔。他說,華人從眾的程度比西方人要高。另外,華人比西方人更怕死,因為在華人文化裡,死了就完了,沒有天堂和上帝那一說。

某些區域強制要求戴口罩,才能讓學生戴起口罩。(美聯社)
某些區域強制要求戴口罩,才能讓學生戴起口罩。(美聯社)

抗疫 存在許多不足

張傑說,2020年的全球疫情事件表明,人類社會不僅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還要跟瘟疫和病毒鬥。他說,這次世界人民與病毒做的鬥爭持續一年仍遠未結束,很可能會變成一個新常態,並且以後還會出現其他的病毒。人類要適應這個新的環境,必須要有新的政治和經濟的舉措。

他說,對這種突發的疫情實施合理、有效、準確的應對,需要強有力、能夠實行行政干預的強勢政府,而僅僅靠資本的力量來控制疫情顯然不夠。這次疫情首先在中國境內爆發,但是中國政府把它迅速地控制在一個相對比較小的範圍之內,死亡人數在全球應該是最低的之一。

政府的強有力干預表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到基層的行政管理和資金的分配,全國動員支援武漢,並且把疫情控制在武漢境內。中央政府擺脫繁雜的資本力量控制的金融體系,撥款一步到位。中央和地方政府購買醫療設備、補償醫護人員,並且無償地免費地救治每一個病人。而在美國,當紐約市成為重災區時,僅是全國醫護人員自願參加救援,但不能持久,導致疫情再次反覆。

他說,中國各地能夠做到居民小區封閉。而從美國的角度看,這種封閉式管理不能保護人民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但是,在人命關天情況下,也許控制疫情、保護人的生命更為重要。另外,為了防止境外輸入病例,中國政府實行了海外旅客入境必須在入境地實行14天的強制隔離。「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是強勢政府才行。」

中國科技水平遠遠不如美國,但是中國政府可以直接投資研發疫苗,省去了中間的金融制度的運作。中國速度表現在各級行政人員、科研人員、工人們的自我犧牲的精神上。「中國文化的靈活性也能夠使疫苗迅速得到應用。」

他說,中國不會由於患者年齡偏大或有基礎病就放棄治療。這也是中國疫情爆發過程中死亡率低的原因之一;而美國情況則不同,若是呼吸機不夠,先緊著年輕患者用,放棄老年患者,導致後者的死亡率上升。「這也許是美國死亡率較高的原因。」

美國 疫情 中國

上一則

封面故事/這4個場所 最易傳播新冠病毒

下一則

「疫」起改變 生活習慣短短幾個月被全面顛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