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彭文正指蔡英文已打輝瑞 指揮中心調閱系統證實未施打

共同社:G7公報將首度提及台海和平

封面故事/疫情後想旅遊?小團起步、房車受寵

疫情之下,邁阿密的沙灘難見往年的人潮。(縱橫集團提供)
疫情之下,邁阿密的沙灘難見往年的人潮。(縱橫集團提供)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旅遊業帶來重創,不管是多大的航空公司、或是多小的業務代理,都在過去的一年經歷著難以言說的挑戰和壓力,而普通民眾更是在失去了出行的自由後,前所未有地強烈期盼能早一天回歸正常、遊山玩水、休閒度假。

業界人士預測,後疫情時代的旅遊將出現巨大的變化,會從自駕、小團起步,由本地變外地,由短途變長途,每一階段的過渡,都與傳統文化、防護觀念和心理建設息息相關。但也因為疫情,民眾更加珍視身邊的人和生活環境,多代同遊(Multigenerational Travel)會更普遍,以大自然和戶外為目的地的旅遊將更受歡迎。

疫情讓旅遊業停擺,民眾難出行。(記者劉大琪/攝影)
疫情讓旅遊業停擺,民眾難出行。(記者劉大琪/攝影)

打擊/海外遊客 同期少八成

「疫情對旅遊業的打擊,遠遠超過對餐飲等其他行業的打擊,創傷之大,甚至連九一一事件都不能與之相比。」「縱橫集團」總裁兼執行長(CEO)孫耕(Rich Sun)表示,美國每年有約8000萬國際遊客(international traveler),其中來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遊客約4000萬、占了一半,另外4000萬是來自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外地區的海外遊客(overseas traveler)。

美國商務部國家旅遊辦公室(The National Travel and Tourism Office)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年初至9月,從中國來的海外遊客相較去年同期減少了84.2%,9月單月的中國遊客相較去年同期減少了99.2%。一向對美國的旅遊經濟至關重要的英國,從今年年初到9月,為美國輸送的遊客相較去年同期減少80%,9月單月相較去年同期更是減少了99.1%之多。

不同國家和地區目前的隔離和限制政策,讓旅遊幾乎已經成為不可能。有些國家和地區想要通過「旅遊泡泡」(Travel Bubble)的計畫率先重啟旅遊業,允許兩個特定的目的地之間,民眾無需隔離就可到訪。比如之前管控得力的香港和新加坡,就準備按該計畫開創疫情時期的先例,但隨著近期香港確診病例增加,航班開通時間又再拖延。

孫耕說,疫情對旅遊業的影響體現在各個環節上,以航空公司為例,不管規模多大,都在承受不同程度的虧損,大量裁員、航班銳減、上座率極低。雖然航空公司接連推出取消改簽費等政策,試圖幫民眾樹立信心,還給會員提供各式各樣的升級等便利,但效果也不明顯。

過去人滿為患的度假酒店如今只有很少的客人。(葉秋生提供)
過去人滿為患的度假酒店如今只有很少的客人。(葉秋生提供)

搶救/見血折扣 沒發揮效果

為了提升民眾出行的信心和興趣,機票、酒店和遊輪的促銷之多、之大,在「環宇假期」負責人葉秋生(Rickie Ye)看來,已經是他從業16年來的前所未有,「價格便宜到甚至讓有的客人懷疑是不是假票!」像是墨西哥坎昆的五星級酒店,六天五夜酒水美食全包套餐,紐約來回直飛、酒店來回接送、免費改期還不罰款,800元上下即可搞定,墨西哥當地還無需隔離,隨心所欲避疫度假。但儘管如此,酒店依然沒什麼人住。

「30多元一張機票,就可以從紐約飛往邁阿密,還是一個人坐一排;以前300多元一晚的曼哈頓時報廣場的酒店,現在80多元就能住到;過去的坎昆沙灘總是人擠人,如今整個沙灘都是你的。」孫耕說,這種折扣之前從沒出現過,但「把低廉的價格當撬動人心的槓桿實際上力度不大」,起主導作用的,還是傳統文化及其所影響的防護觀念。

從這個層面上講,孫耕認為旅遊業其實非常脆弱,「不僅是最先遭受疫情打擊的行業,也是最後才能恢復的行業」,且就算都開放了,「民眾還需有足夠的心理沉澱才敢放心去玩,是否出行與心理評估直接相關,而華人,又恰好是所有族裔裡最謹慎、最珍惜生命的群體」。

疫情也給旅遊業者的工作帶來全新的挑戰,很多小型旅行社都倒閉關門,業務代理也紛紛改行。葉秋生和同事雖然完全可以在家工作,但自復工後仍堅持到辦公室上班,他表示,之所以這麼做不為別的,「只不過想幫客人樹立一點信心,看到我們還在,有需要時過來,還能找得到人」。

以大自然為目的地的戶外項目將越來越受歡迎。(縱橫集團提供)
以大自然為目的地的戶外項目將越來越受歡迎。(縱橫集團提供)

樂觀/疫後預估 爆炸性成長

不過葉秋生堅信疫情過後旅遊業將迎來爆發式增長,這方面中國已經做了很好的示範。孫耕也認為,旅遊業的爆發式增長一定會出現,就像剛剛過去的十一長假,中國有超過6億人次外出旅遊,正是自然需求的體現。且不同於超市等零售商受網路衝擊嚴重,「網購盛行,可能導致開實體店的人真得關門」,旅遊在網路上實現不了,必須本人親自去感受和體驗,不像傳統產業那樣易被網路取代,所以旅遊業仍屬朝陽產業。

國際知名豪華旅遊聯盟Virtuoso在10月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多代同遊將成最流行的旅遊方式,甚至早在年初疫情爆發之前,就有過半的聯盟會員認為多代同遊還會繼續增加。葉秋生說,經歷了疫情後、待徹底結束時,很多家庭成員可能有太久都沒聚會,所以更願意長輩、小輩一起旅遊,大家也更珍惜家人之間陪伴的時光和相處的機會。

居家避疫那麼久,民眾愈來愈渴求親近大自然,加上戶外有更廣闊和開放的空間、染疫風險低,所以當疫情緩解、人們逐漸樹立了對旅遊的信心,將開始進一步探索自己所生活的地區,不管是公園、還是營地,對以大自然為目的地的戶外項目的熱情將只增不減,像登山、賞楓等活動都深受歡迎。

葉秋生還說,疫情後民眾不會一下都湧向飛機,搭乘飛機旅遊的人只會緩慢增長,更多的人則是考慮小車、小團的自由行,覺得自駕更加方便和安全,特別是那些身體狀況欠佳、或者在心理上對坐飛機有顧慮的人。「大團的話,成員來自天南地北,互相之間都很陌生,團一結束,各自散去、沒了聯繫。跟認識的人一起旅遊,知根知底,就沒什麼顧慮,也更有信心出行。」

房車會是後疫情時代好的旅遊方式之一,基地多設在風景優美的景區。(縱橫集團提供)
房車會是後疫情時代好的旅遊方式之一,基地多設在風景優美的景區。(縱橫集團提供)

改變/小團自駕 遠徒變近程

孫耕表示,後疫情時代,房車會是非常好的旅遊方式之一,設備齊全、功能性強,避免了住酒店,如果不敢去餐廳吃飯、或想去的餐廳不開門,則可自己做飯,更衛生和安全。另一大優勢是想停就停,能夠在景區住下來,「如果住酒店,要麼就得離開景區,要麼就得住在景區裡、負擔高昂的住宿費」。房車可以隨時停在通常設於沙灘、湖畔或海邊的風景優美的房車基地中,哪怕想停路邊也行,非常靈活和方便。且房車旅遊新鮮感也足,基地裡開房車的人來自四面八方,互相之間都能成為朋友。

不介意住酒店的則可參加小團,像疫情就給縱橫帶來啟發,開始根據客人在衛生安全上的需求調整產品內容,比如完全按客人興趣走的「我的行程我做主」。孫耕說,以前的旅遊項目多是一刀切,一輛大巴、50名乘客,興趣各不相同,但又要去相同的地方,「其實你的時間一定程度上都會被別人影響和控制,且同一個地方,不同的人學到的、看到的也不一樣」。可以個性化定制路線和選擇景點的小團,多是親朋好友一起,一輛七人座、確定了用車的時長和活動範圍,接下來怎麼玩、怎麼住全是自己做主,免去了與陌生人同行的擔憂。

除了方式的改變,孫耕表示,待美國的旅遊業恢復時,範圍上也類似中國從省內遊到跨省遊的模式,先本地、再外地,先州內、再跨州;天數上也不會太長,從一至三天開始,心理上要先經歷磨合和調適,才能逐漸開始長途旅遊。在即將到來的2021年,預計先活躍起來的遊客會是年輕人,老年人可能擔心身體和疫情,出行上態度更猶豫。

疫情下,乘坐飛機的人銳減。(葉秋生提供)
疫情下,乘坐飛機的人銳減。(葉秋生提供)

未來/旅行規畫 採全預約制

孫耕特別提醒,以往人們都羨慕有說走就走的旅行,但經歷了疫情,還想要說走就走已不太可能,不管是辦簽證、辦護照,還是選景點、訂酒店,全都將採取預約制,甚至坐大巴或乘飛機都有可能要求先檢測再乘坐。現在很多酒店為了減少染疫風險,都已取消過去有人主動上門清潔房間的慣例,「除非你提出清潔的要求,酒店才會提供相應的服務,其實就是要預約的意思」。這就等於迫使民眾改變以前的行為習慣,「未來華人可能也需學著像外族裔那樣,計畫半年之後、而非短期內的旅遊」。

葉秋生表示,華人過去旅遊多是看價格,比較哪個項目便宜、哪個又更便宜,選了便宜的,「開始走行程後,去到哪裡又都覺得不滿意」。他認為,旅遊產品說到底還是一分錢一分貨,「相較價格,我反而覺得服務和經驗才更重要」。既然旅遊是為了犒勞自己,也是犒勞自己的最佳選擇,未來應更多地去考量怎樣在付了錢後能真正享受到,而不是被價格框住,選擇了又不滿意,浪費時間和精力。

葉秋生的客人疫情期間出行,因遊客稀少,獨享整個水療按摩池。(葉秋生提供)
葉秋生的客人疫情期間出行,因遊客稀少,獨享整個水療按摩池。(葉秋生提供)

疫情 美國 中國

下一則

書寫冬天的第一場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