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登逗狗兒玩 足踝扭傷緊急送醫

馬拉度納醫師涉嫌誤殺 住家和診所遭搜索

封面故事/千里迢迢…尋找丁龍 廣東溯源揭謎

卡本蒂埃於1907年9月寫給Dean Lung一封信,這是信封。(作者提供)
卡本蒂埃於1907年9月寫給Dean Lung一封信,這是信封。(作者提供)

第一次讀到「丁龍」的故事是在2009年。這位名叫Dean Lung的普通中國人,在20世紀初以「Dean Lung, 一個中國人」的名義寫信給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從幾十年打工辛辛苦苦積攢的錢中拿出1萬2000美元捐給哥倫比亞大學,作為設立漢學系的基金。其極具前瞻性的義舉以及其與雇主卡朋蒂埃(Horace Carpentier)的傳奇故事深深吸引著海內外的學者與廣大華人。

早在1999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華人學者王海龍就發現了並撰文報導了Dean Lung的故事。後人將他的名字譯為「丁龍」;但許多學者查遍了美國的各種檔案仍無法找到他的真實身份。隨著哥倫比亞大學宣布終止在美國尋找Dean Lung,尋找到這位華人真實身分的希望便寄託在他的祖國——中國。

●「丁龍」離美後 回到家鄉

2015至2016年間,我先後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Dean Lung的專家米亞保羅,以及王海龍取得了聯繫,研讀了他們提供的所有研究資料。當時,我的發現僅限於兩點:1. Dean Lung 的中文名字不是「丁龍」,他可能姓「龍」;2. 他的籍貫不是山東,而應該是廣東。

2015年,在多方尋找Dean Lung的歷史史料時,我在1901年10月13日的「紐約論壇報」上刊登的一篇關於Dean Lung的文章讀到:「(Dean)is married and has three children」(他結婚了,有三個小孩)。這讓我相信Dean Lung離開美國後應返回了家鄉,並且很有可能他的後代仍在世間。

2019年,我將多年研究的線索請廣東「龍」姓最大的聚居地——順德的有關部門協助尋找他,但經過一段時間一無所獲。

●或是台山人 本名進隆

2019年,中山大學的「Dean Lung專案組」成員陳曉平把歷時三年的研究結果寫成一系列的文章發表,其中兩點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第一,Dean Lung的名字,根據1901年美國「中西日報」的報導,中文寫作「進隆」;第二, 和Dean Lung同時代在卡本蒂埃家做事的另外一名華人Mah Jim是新寧(廣東省台山的舊稱)人。

2020年初,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在中國爆發,隨後席捲了全世界。因為疫情,我留在了國內,有充足的時間和條件去完成十年來一直想去做的一件事情——尋找Dean Lung。

3月下旬,我把多年來收集的資料重新認真梳理了一遍,確定了行動的方向。當時,我基本能確定的是:Dean Lung是五邑地區人,特別有可能是台山(新寧)人。

4月5日,我與台山僑聯林如寶主席通過微信取得了聯繫。我們當時主要討論的是,查找線索比較明確的Mah Jim和他的兒子Mah Chong Dean。隨後,我與台山白沙鎮的退休教師馬卓榮建立了直接聯繫,開始了尋找工作。

我將關於Dean Lung故事的報導以及央視製作的節目「尋找丁龍」發給了林主席和馬老師,他們都十分震撼,第一次知道了Dean Lung的故事,特別是他很有可能是台山人。

隨後,台山僑聯於4月13日在其公眾號「台山僑聯」上刊登了一篇題為『在哥大設立漢學系傳播中華文化的第一人「Dean Lung」會不會是台山人』的文章,文內轉發了王海龍關於他的介紹「一個中國僕人的美國傳奇」,文後附了我寫的尋找線索。

4月16日,我在與「丁龍」研究者中山大學武洹宇博士聯繫時,她猜測Dean Lung也有可能姓馬,可能叫「馬隆進」。這個線索讓我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他也許叫「馬進隆」。為什麼不在馬姓族人中尋找「馬進隆」呢?

我馬上將這個想法告知了馬老師,請他在白沙馬氏族人中尋找「馬進隆」。不久後,馬老師立即回復說「有好消息」,他告訴我已經找到了Dean Lung!

當天,馬老師正在與白沙僑刊的一名編委黃祥光討論另外一位僑胞委託的事宜,當時他們有提及馬進隆的名字,是馬進隆後人委託查詢。聽到我說Dean Lung可能是馬進隆,他們也十分興奮。黃祥光說,白沙鎮千秋里村歸國華僑馬萬昌的後人手裡有一封幾十年前的家信,提到馬萬昌在美國的名字是「馬進隆」,英文是Mar Dean Lung。根據他們用台山話念出「進隆」的讀音,簡直就和Dean Lung的發音一模一樣。

4月16日,在正式開始與台山聯手尋找「丁龍」的十天之後,終於有了突破!

興奮之餘,我希望能看到這份馬萬昌兒子寫的家書的照片。黃祥光馬上通過他在美國的弟弟聯繫對方傳給了我。這個Dean Lung研究史上值得紀念的日子剛好是我71歲的生日。當晚,黃祥光,馬老師和我都興奮得徹夜難眠。

作者向馬進隆墓鞠躬合十。(作者提供)
作者向馬進隆墓鞠躬合十。(作者提供)

●訪馬府故居 祭拜墳墓

17日一早,我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僑聯林主席,她立刻帶領僑聯幹部趕往白沙鎮千秋里村,與黃祥光、馬老師等人一同瞭解核實情況。4月18日,「尋龍小組」一行人考察了馬萬昌故居,在村外山上順利找到了馬萬昌夫婦的墓。墓碑上刻著:「千秋里村萬昌翁馬府君之墓」。

隨後,馬萬昌在美國的後人轉來了兩份關鍵證物:「丁龍」昔日的雇主,外號「將軍」的卡本蒂埃在1907年11月寫給Dean Lung的信,信的結尾簽字為H.W.C.,這正是卡本蒂埃的縮寫;另外一份是馬萬昌的兒子於1972年8月18日寫給兒女的信,信中第一次講述了馬萬昌在美國的名字是馬進隆(Mar Dean Lung)。

4月20日,我專程到了台山白沙千秋里村,與「尋龍小組」的成員匯合,前往馬萬昌的故居和他捐資修建的國瑞書室進行考察,並到他的墓地拜祭。

千秋里萬昌翁馬府君之墓。(作者提供)
千秋里萬昌翁馬府君之墓。(作者提供)

當天,台山僑聯公眾號發表文章首次披露:在台山找到了Dean Lung,他姓馬。

4月26日,黃祥光得到了美國傳來的卡本蒂埃於1907年9月寫給Dean Lung的另外一封信,還有一個信封。

在這個信封上,赫然寫著收信人「Dean Lung」「進隆萬昌」。這樣一來,一切都清楚了,千秋里村的馬萬昌就是「進隆」,就是Dean Lung。

在一代一代的專家學者堅持不懈的努力下,我們終於越來越接近「丁龍」的歷史真相了。

●四關鍵證物 確定身分

4月27日,央視「新聞調查」節目組採訪了我。在採訪中,記者問及是什麼支撐著我這些年來堅持不懈尋找「丁龍」時,我重複了2018年寫信給一位美國華僑歷史研究者時的一句話:「我們有責任去發掘真相,讓國人認識到,中美之間既有美國用『庚子賠款』建立的清華大學,也有在Dean Lung這樣的普通華人用畢生積蓄的血汗錢的基礎上建立的哥大『丁龍講座』。」

在尋找和確定Dean Lung的身份的過程中,由馬萬昌的後人提供的四份證物的照片起了關鍵的作用,

最早指引我們將Dean Lung與馬進隆以及馬萬昌聯繫在一起的是一封寫於48年前的家書。寫信人名叫馬維碩,是廣東省台山市白沙鎮千秋里村人,退休前一直在千秋里村附近的達德小學教書。據馬氏家譜記載,馬萬昌共育有二子四女,大兒子士勤,二兒子士籌(維碩)。

1972年8月18日,馬維碩寫了一封家信給在美國的兩個兒子、兩個女兒以及兒媳婦。

在信中,他提到自己的父親馬萬昌,早年到美國謀生,取名馬進隆,英文名Mar Dean Lung。馬萬昌在美國曾受雇於一位富人,信中說道:『美國籌建「哥倫比亞大學」時,曾邀請各處大富翁共商大計,當其時你祖父作為富翁的近身隨員資格,亦參加在席,而會議上發出勸捐籌款,你祖父捐出美金1萬元。』這分明就是Dean Lung在美國受雇於卡本蒂埃而後捐款哥倫比亞大學設立漢學系的故事。

馬萬昌於1905年底離開了美國,以前的研究提到:Dean Lung離開美國後不知所終。其實,當時他返回了家鄉,生兒育女。晚年時,他曾把自己在美國的故事告訴了維碩,後於1936年10月在家鄉逝世。

幾十年裡,馬維碩對父親的那段經歷三緘其口,以避免被當時的政治運動波及。此外,馬維碩的兩個兒子很小就到香港打工(後來去了美國),如馬維碩信中所說:「因為你們年少出外,所以為父未嘗提及過此事」。

但是,馬維碩一直沒有忘記父親的囑託,「要去哥倫比亞大學看一看」。因此,當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後,中美關係往正常方向發展,馬維碩向兒女們講述了父親馬萬昌的故事,並把保存下來的英文信轉給了在美國的兒子。

馬萬昌的兒子馬維碩於1972年寫給兒女的家書。(家屬提供)
馬萬昌的兒子馬維碩於1972年寫給兒女的家書。(家屬提供)

馬萬昌後人提供的第一封署名為H.W.C.寫給Dean Lung的信,節錄如下:

「哥爾韋,1907年11月17日

親愛的Dean Lung,

我收到了你9月26日的信。

……

我很高興知道你母親和家人都很好。新出生的男孩(即馬維碩——作者注)怎麼樣?賀瑞斯·范·魯阿雷魯和她的兒子現在來拜訪。我們剛剛上山,在美麗的「丁龍路」上,去看望威廉森太太。她很好。

……我很高興知道你想再次訪問美國。我希望你能這樣做。最後,這所房子整潔、溫暖、舒適。水從山上流到井裡,也流到公園邊的飲用泉裡……

我很好。

我記得馬(Mah)和吉姆(Jim)。

你的朋友。

H.W.C.」

這封信寄自哥爾韋(Galway),正是丁龍原來的雇主卡本蒂埃的家鄉。H.W.C.是卡本蒂埃簽名時常用的縮寫。我得到信件照片後,立即與手頭掌握的卡本蒂埃的書信字跡進行了對比,能證明這是卡本蒂埃的手跡。

從照片上看,寫信時間為1917年。馬萬昌的曾孫女馬嘉燕及其表兄,馬萬昌的曾外孫黃暢泉後來回復我,他們在仔細看過原件後確認,信上寫的確實是1907年,而非1917年。

第三份證物也是H.W.C.寫給Dean Lung的信。但是這封信的字體明顯與前面一封信不同。哥倫比亞大學丁龍研究專家米亞看過此信的照片後,她認為:「這兩封信並非出自同一人之手。我一眼能認出,日期為11月份的信肯定是卡本蒂埃親筆所寫。但另外一封日期為9月的信件則不那麼像他的筆跡,這和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及巴納德檔案館所看到的一些信件的筆跡更相似。跟據我的研究,可能是卡本蒂埃口述,由寄宿在他家的女管家卡洛琳·克羅克爾代筆。卡本蒂埃在晚年,確實會口述,然後由這位女士替他書寫。」

信的譯文節錄如下:

9月17日,哥爾韋

「親愛的Dean Lung,

我親自駕駛著詹森先生新組建的駿馬車隊上山,三英里長的Dean Lung路是薩拉托加縣最棒、最好的公路。我希望你能再來看看。而且天氣很好。

你一定是在這之前收到了我8月4日的信……

……

克羅里奇先生已經放棄了他的商店,我也買下了他的房子和土地。我現在擁有的土地比我想要的或能照顧的還多。我們很孤獨。

請再來看看我。

我希望你媽媽和大家都好。

你的朋友

H.W.C.」

通過聯絡人黃祥光,我得到了上述信件的照片,同時還有一個1907年9月從Galway寄到千秋里村,給「Dean Lung進隆萬昌」的信封。正是這個信封讓我確信馬萬昌就是進隆,也就是Dean Lung本人。

信封以中英文寫成。英文是Dean Lung, Bark Sha Post Office, Sun Ning, Canton, Ch(ina),中文是「廣東新寜白沙旺(此字殘缺)記信館交千秋里村進隆萬昌收」。當Dean Lung,進隆和萬昌這三個名字作為收信人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信封上,便證明了一切。

台山的華僑郵史專家李柏達對信封作了詳細的分析。李柏達認為:這封信有兩個落地戳,一個(丁未九月十九日,即公曆1907年10月25日)是郵局收信日期,另一個(丁未九月廿日)是郵局送信日期;旺記信館是當時兼辦華僑私信的機構,在1913年出版的「萬國寄信便覽」中廣東新寜白沙的信館名錄上,確有「旺記郵政局」;信封上的收信人「進隆萬昌」是同一個人,因為寫信有規矩,如果信寄給兩個人,兩個名字是並列寫的。而信封上的「進隆萬昌」並非並列,由此判斷是同一個人而不是兩個人。

沒有資料證明卡本蒂埃學過中文,也不知道他能夠寫中文。那麼這個既有英文又有中文的信封出自誰之手?我將疑問告訴馬嘉燕,她回復:這個信封很可能是Dean Lung寫了留給H.W.C.的。

Dean Lung在離開卡本蒂埃回國前,為了方便日後卡本蒂埃與自己通信來往,事前寫好了一些留有家鄉地址和姓名的信封交給卡本蒂埃。作為卡本蒂埃多年的貼身隨從與管家,心思縝密而且體貼人的Dean Lung完全會這樣做。

我把這個信封與Dean Lung所寫的給哥倫比亞大學的捐款信的筆跡進行了對比,我得出的結論是,這些英文字與Dean Lung捐款信上的筆跡一致。

●比對舊照片 相貌相符

通過人臉對比識別的電腦軟體分析,馬萬昌後人保留的馬萬昌晚年的照片與Dean Lung在美國時的照片進行對比,兩者相似度為76.3%。

儘管我們還必須要對拿那幾份證物作進一步的技術分析,還必須繼續尋找當年馬萬昌以Dean Lung的名義寫給卡本蒂埃的信(據信,這些信件有可能保留在美國的某個私人收藏家手裡),但是我們很感激馬維碩在1972年的那封家書,書中寫道:「今從內信夾來英文信一封,就是在64年前你的祖父馬萬昌和一位很富有的美國人剩下來的一封通信,我看不識此信所講的事情,故特寄給旅外的兒女們看看,亦為我們家史中作參考的材料,也有所收益也。」感謝他為我們保留了這些重要的證物,幫助我們確認Dean Lung正是台山市白沙鎮千秋里村的馬萬昌。

馬萬昌生前曾經希望他的兒女有機會去哥倫比亞大學看看。如今,他的願望實現了,不久前他的曾孫女馬嘉燕訪問了哥倫比亞大學,並在Dean Lung的大幅畫像前拍了合影。

我感恩在尋找丁龍過程中做出過貢獻,幫助過我的所有人。

我最要感恩的對象是——Dean Lung,進隆,馬萬昌!

「當我站在您的墓前向您深深地鞠躬的時候,我在心底裡對您充滿了敬意與感激。100多年前,您那極具前瞻性的創舉,開了中美兩國文化交流的先河,成為中美兩國文化與學術交流的一個重要的視窗。我們永遠記得您的歷史作用與功績!

我們欠您一座紀念碑。但是,您在千千萬萬的人的心目中立起了一座豐碑!

這座心中的豐碑屬於您——Dean Lung, 進隆,馬萬昌!」

(作者為南非華人學者)

Dean Lung與馬進隆照片比對。(取自央視新聞)
Dean Lung與馬進隆照片比對。(取自央視新聞)

美國 哥倫比亞大學 中國

上一則

封面故事/投資組合加黃金 可對沖股票、美元

下一則

封面故事/搭乘黃金列車 現在晚不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