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童新冠疫苗採較小針筒注射 地點在診所藥局

福斯新聞主播卡夫托 確診感染新冠病毒

浪跡天涯 邂逅仙樂伴遊

羅莽湖畔的鄉間小路。
羅莽湖畔的鄉間小路。

每個地方都有過輝煌的年代和動人的故事,儘管物是人非,每逢踏入一個陌生的山川、鄉鎮,總有些耳熟能詳的歌曲,帶著我們走進時光隧道,掀開塵封的帷幕,昔日風華如陳年老酒,芳香四溢。

海爾布倫宮 如驚愕交響曲

薩爾斯堡是奧地利的瑰寶,有很多可以細細觀賞的景點,但其中最不容錯過的,就是位於市中心南邊五公里的「海爾布倫宮」(Schloss Hellbrunn)。1612年當時在薩爾斯堡掌權的大主教──馬爾庫斯‧西提庫斯執政不久,即下令在水源豐富的海爾布倫山山腳下,修建了這座華美優雅、精緻無比的「夏季行宮」,作為狩獵和休閒遊樂之處。其中「戲水宮」設計特別精巧,利用簡單的水力,構築近乎「全智慧型」的眾多水機關,讓人嘆為觀止。

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進入宮門,便看到了入口處半圓形的「石之劇院」,這是大主教將原來的採石場巧妙轉換而成的露天劇院。雖然不大,卻古意盎然,精巧可愛。石之劇院的前方正是「噴水石頭議事桌」,導遊先讓大夥坐定,代表主教歡迎佳賓;忽然從座位下噴出水來,團友在一陣驚呼中體會到大主教的盛情,全身淋得如落湯雞。驀地,腦際響起海頓第九十四號《驚愕交響曲》(The Surprise Symphony)第二章節,定音鼓猛烈地敲擊主旋律,不斷發出警訊。果不其然,小徑兩旁又冒出水柱,這會兒,賓客們索性開懷地享受宴會中每一種遊戲。

「戲水宮」裡的各式擺設,都暗藏各式不同的噴水機關。導遊扮演那位頑皮的「大主教」,不時偷偷地按下開關,四面八方突然噴出來的水花,將這些賓客捉弄得哭笑不得,彷彿又聽見交響曲的齊奏和主教促狹的笑聲。

大夥猶有餘悸地在花園中躡足而行,惟恐觸動主教暗藏的機關。1791年,海頓為了喚醒在音樂會中打盹的聽眾們,在驚愕交響曲中暗藏玄機;用最弱音演奏兩次之後,突然冒出一個強音齊奏的大和絃,驅走沉沉睡意。雖然兩人相隔一世紀,驚愕交響曲和機關重重的戲水宮卻有異曲同工之妙,當我們狼狽不堪地走出戲水宮時,不僅倦意全消,心情也迥然而異。

羅莽湖畔。
羅莽湖畔。

羅莽湖畔 藏戰時傷心事

進入羅莽湖區時,天色陰沉得像受了委屈的少婦,滿腹辛酸無處傾吐。西元1745年,以蘇格蘭高地氏族為主的詹姆士黨人大規模起事,反抗倫敦王朝。1746年4月16日,兩軍在蘇格蘭卡洛登一地展開殊死戰,3000名蘇格蘭高地勇士對上由喬治二世兒子坎布蘭公爵領軍的上萬名英格蘭士兵,卡洛登硝煙瀰漫;結果2000多名高地勇士慘遭屠殺,歷時逾半世紀的詹姆士黨羽反抗運動,至此畫下句點。

這場戰役中,英軍俘虜了許多蘇格蘭人,囚禁在位於英格蘭西北部湖區以北,鄰近蘇格蘭邊界的卡萊爾城堡。英格蘭人恣意對待這些蘇格蘭戰俘,多半被吊死,幸運獲釋的少數則必須靠雙腿跋山涉水回到蘇格蘭。據說,其中一位名叫唐納‧麥當勞(Donald MacDonald)的戰俘預感自己死期將至,於是寫了這首哀思悲愴、悱惻怨悼的《羅莽湖邊》,託給一位幸運被釋的牢友,帶回去給他住在羅莽湖邊的愛人莫莉亞。其中有一段副歌唱到:

Oh,ye’ll take the high road and I’ll take the low road

哦,你走向山路,我走平原

And I’ll be in Scotland afore ye

我要比你先到蘇格蘭

But me and my true love will never meet again

但我和我的愛人永不能再相見

On the bonnie,bonnie banks o’Loch Lomond

在那最美麗的羅莽湖岸上

High road對比於Low road,意味著他即將面臨死亡,這首歌為蘇格蘭戰役留下淒美的注解。雨終於落下了。隨著淅瀝雨聲,我們在車裡哼唱著《羅莽湖畔》,細雨如絲,織成了心中最浪漫哀怨的生死戀。

冰河落水。
冰河落水。

阿拉斯加 雪地裡的玫瑰

一次,我們一行12人在冷洌的寒冬中奔向阿拉斯加,一片冰原上充斥著溫泉池、冰川、瀑布,150座火山中有半數以上依舊躍躍欲試;它是美國最北面的國界,也是充滿各種神話、傳說的地方。

奔馳的狗群。
奔馳的狗群。

計畫的雪橇之行被安排在一個略溫暖的午後。駕車的馴狗師一聲令下後,狗群奮力向前直衝,雪橇騰空而起。逐漸地,我們滑進了樹林,四周一片銀白,天地蒼茫中只聞呼嘯奔馳。覆著白雪的景物是蒙上面紗的絕色佳人,瞬息交會之際,留下令人驚艷的一瞥。

剎時,一首老歌《雪地裡的玫瑰》湧上心頭:

Some say love,it is a river

有人說,愛,它是條河流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淹沒了柔弱的蘆草

Some say love,it is a razor

有人說,愛,它是把剃刀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讓你的心靈流血不止

Some say love,it is a hunger,an endless aching need

有人說,愛,它是種飢渴,一種綿延無盡、痛苦的需索

I say love is a flower

我說愛,它是一朵花

And you,it’s only seed

而你,就是它唯一的種子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當夜晚變得太過孤單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而道路變得太過漫長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同時你以為愛情只是屬於那些幸運與強壯的人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只要記住,在那寒冬之中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lies the seed

在厚厚的苦澀積雪底下,埋藏著一顆種子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它隨著太陽的愛,幻化成玫瑰

阿拉斯加是冰雪中的玫瑰,在凍原中孕育著無窮生機,看似荒涼的土地下擁有豐厚礦產,一度成為淘金重鎮。原來只是去一睹極光風采,卻在天寒地凍的荒原中見識浩瀚無垠的極地風光,更觸及那澎湃激盪的生命力。

老鷹之歌演唱者。
老鷹之歌演唱者。

科爾卡峽谷 迴響老鷹之歌

科爾卡峽谷位於秘魯第二大城市阿雷基帕約160公里外,是安第斯山脈其中一部分。昔日統治秘魯一帶的印加帝國,曾深信纏繞峽谷的河流可以直通往銀河。

1780年,秘魯自由戰士Tupac Amaro在一場反抗西班牙人的起義中被殺害,西班牙總督將他四馬分屍卻一直不見屍首。傳言他死後化成一隻安地斯神鷹,永遠翱翔於科爾卡峽谷。秘魯人民編了一首歌《雄鷹在飛》紀念英雄並且表達追求自由的信念。

我們順著安地斯山脈蜿蜒而行,落宿在科爾卡峽谷底的旅館,蟬聲、鳥聲、動物交響樂團叨叨絮絮地奏了一夜,彷彿在朗誦印加英雄史。晨曦乍現,登上山崖,只見安地斯雄鷹展翅飛揚,優雅地在山谷之間盤旋,宛如印加人民仰首企盼的英雄,堅定而執著地俯視大地。

保羅‧西蒙(Paul Simon)將《雄鷹在飛》改編成英文《老鷹之歌》後,更添了一份氣壯山河的聲勢。

「我寧願是一隻麻雀,而不願是一隻蝸牛。一個人如果被束縛,他會向世界哀嗚。我寧願是座森林,也不願成為一條街道;我寧願體驗地球在我腳下的感覺。」

獨立前的秘魯飽受列強欺淩,匆匆成立國家後,百廢待興,期待一位英雄如大鵬展翅,拯救生靈於塗炭。那天中午在餐廳裡,我們加入當地的樂隊,合唱了《老鷹之歌》,這首歌膾炙人口,從秘魯之行中更體會到它寓意深遠。

雖然音符是作曲家的文字,卻能將風貌萬千的宇宙萬物、悠悠歷史轉化而流淌入心靈,尤其在浪跡天涯的旅行中,更能深刻體會到天地間仙樂飄飄處處聞。邂逅音樂,為旅途增添無盡情趣。

勇士 美國 麥當勞

上一則

旅遊雜誌票選「亞洲頂尖酒店」 台灣僅文華東方獲獎

下一則

好萊塢奧斯卡博物館 回味經典電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