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揭曉1.85兆方案 「沒人會得到所有想要的 包括我」

一洲焦點/中國測試極音速飛彈 美國新的「史普尼克」危機?

揚帆加勒比海 逍遙跳島遊

海天一白帆。
海天一白帆。

從佛羅里達的尖端向南,是一串大小不一散落的島嶼。歐洲人來了,自持船堅炮利,開始互相爭奪霸占,並畫分隸屬和疆界。有的島嶼現在已獨立成國,有的則仍是西方國家的屬地。這串島嶼和西邊的中美洲諸國圍成了加勒比海,提到加勒比海,人們心頭就浮上藍天、白沙灘、澄碧的海水、搖曳的椰子樹,及說不完的金銀島和黑鬍子海盜故事。近期海地、古巴又不平靜了,不由想起2014年的秋天,我們兩老從亞特蘭大飛到波多黎各的首府聖璜和小輩們會合,參觀這西班牙稱霸海上時的古城;最主要是看扼守加勒比海門戶的聖菲立普古堡,西班牙曾以此堡擊潰入侵英軍。古堡雖仍氣勢雄偉,但也難免顯露「故壘蕭蕭蘆荻秋」之感。逛了兩天,品嘗了些當地美酒美食後,就集體乘小飛機去英屬維京群島的路城港,女兒女婿租了一艘雙船身的大帆船,上面有四個套房,此行小輩五人加上我們共七人,展開兩周加勒比海、維京群島海上揚帆之遊。

游向奇岩。
游向奇岩。

從聖菲立普古堡遠眺聖璜城區。
從聖菲立普古堡遠眺聖璜城區。

想早年出遊都是我們籌備安排,而此行是坐享其成,全由女兒女婿安排;他們夫婦和女婿的一個弟弟,多年前就去專門學校學帆船駕駛,領有正式的舵手執照。船有馬達以供在無風時航行和港內泊船時用,所以他們三人就負責掌舵、駕駛和水手各項作業,女婿的妹妹和她先生則負責船上伙食的採購烹飪諸事;登岸旅遊租車和造訪各地美食的費用則由我們提供,這比起租船、機票、旅館等費用只是小意思,以免我們難為情。

登糖廠遺跡 遙想黑奴歷史

英屬維京島群,大島有都朵拉、維京果達、安尼給達、尤斯范代克,美屬維京島群大島有聖湯瑪斯、聖約翰、聖克魯。每個島的美麗海灣都有一片水面預先設好浮標,這些浮標已在海底固定作繫船之用,以免不當下錨,傷害水底植物或珊瑚。浮標排列整齊,那一片水面就像個露營場,因為是淡季,我們最多只碰到兩艘船同時停泊。每個大帆船都帶了一個小橡皮艇,因為大船停處水深,如要登岸,就得用小艇接駁,甚至有小艇也不能去的;有一次我們看到一個海浴場的沙灘很美,想直接從海上去,結果橡皮艇不能穿過圈出的游泳區,我們只好把小艇繫在界外,游上沙灘。

安娜堡榨糖遺坊的斷垣殘壁。
安娜堡榨糖遺坊的斷垣殘壁。
安娜堡榨糖遺坊的斷垣殘壁。
安娜堡榨糖遺坊的斷垣殘壁。

加勒比海天青水碧,島嶼蒼翠蘢葱,陽光燦亮明艶,我們隨興而行,一羽白帆乘風輕馳在細灑碎金的碧琉璃上,心曠神怡,實不負所望。白天我們多作跳島之遊,上岸觀光,史蒂文森的《金銀島》書中的島,據當地人指出是一個名字叫「諾曼」的無人小荒島,我們經過兩次,遠眺沒看出有何神祕、值得一探之處。我特別注意到的是每個港內的水都清澈見底,水面不見一枝片葉或任何垃圾;各島上都有西方統治的遺跡,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屬聖約翰島上的安娜堡榨甘蔗、熬糖漿的遺坊。坊在山頂,山徑崎嶇,石砌的火爐房雖只剩殘垣斷壁了,我們盤桓時仍熱得滿身大汗,可以想見火爐熬糖漿時會熱成什麼樣子,別說還要作壓榨、添火、搬運等工作,而丹麥人就在這榨糖,也壓榨擄來的黑奴150年。

珊瑚礁深潛 如觀蘇州園林

我們的主要活動是到有特別珊瑚礁、奇岩等的海上景點戲水。船靠碼頭時,小輩也趁機給船補充淡水、油料、丟垃圾、排廢水,和採購食物等。晚上泊船在預定的海灣區,有的距島較近,有的則還要開小橡皮艇20、30分鐘才能到碼頭。我們喜歡遠的泊船區,更有滄海一粟的味道。但有一次我們從港口碼頭回大船,忽然天色暗了下來,隨之暴雨傾盆而下,風疾浪高,七個人只有老媽穿了救生衣;小艇足足奮戰了30多分鐘才回到大船,小輩們一路還嘻嘻哈哈,覺得很興奮刺激,我當時雖也沒感到什麼恐懼,但事後想想,那時若岀意外,真是喊天不應喊地不靈,非常危險。

船泊在海灣,清晨陽光照在透明的海水裡,成千成百的小銀魚,閃閃地在船邊游過。午後常有一條五、六尺長的大梭魚,靜靜棲息在船的陰影下,牠的相貌猙獰,那露出兩排利齒的嘴就有一尺多長;但據說牠很少主動攻擊獵食,主要是撿拾其他魚的獵物,如沙魚捕食,牠就來趁火打劫。所以小輩之一就帶了水下照像機潛到牠旁邊去拍照,也許是不堪其擾,牠游走了,但第二天又同樣出現。甚至我們換了海灣,牠也同樣出現,雖不能確定是否同一條魚,但我們戲稱牠是我們的寵物魚。

小輩們都有深潛的執照,每次他們到不同的珊瑚礁深潛,女兒多半會陪我們兩老在附近水面浮潛、看熱帶魚。來到熱帶魚的家鄉,探訪牠們就和到林中觀鳥一樣,都不是魚缸和鳥籠那種犧牲牠們的自由來供我們賞玩,所能比擬的。珊瑚礁其實像玲瓏剔透、造型奇巧的太湖石,而色彩繽紛的珊瑚則是不同的花叢,組成了一個結構精巧的中式蘇州園林。最喜歡的大概是一種叫扇珊瑚的了,牠們像由紗或蕾絲編織而成、一把把盛開的摺扇,顏色從淺藍到深紫,隨著海流曼妙地搧過來搧過去,過濾微生物為食。

那些色彩鮮麗斑斕的熱帶魚,則變成了各種羽毛妍麗的小鳥,成群在花叢中穿梭飛翔。我從上面俯瞰牠們時,頓然覺得我像是一隻大鵬鳥,和牠們一樣飛舞在空中。而後我也學會了和魚群們一起隨浪起舞,載浮載沉,迴旋流蕩在珊瑚礁和巨大的石隙間。其實這和鷹鷲等乘著暖氣流,翱翔上下並無不同。但這失重感覺是很奇妙的,我自覺好像已不再屬於只能站在地上艷羨鳥類飛翔的走獸類動物。

我如果是大鵬,那些熱帶魚就變成莊子說的燕雀了,其實燕雀又有何不好呢?各得其所,各適其志,世界本來就是多樣性的。我在人群中,不也就是一隻快樂的燕雀嗎?

美屬維珍島國家公園遊客中心。
美屬維珍島國家公園遊客中心。

欲沐月海泳 突逢沙魚攪局

陽光不強時,我也喜歡懶散地仰浮在水上,看海鷗輕巧地滑翔;看天際的小小白帆,像露出一角的裁紙刀,正在把海和天輕輕割開。遠處島嶼在無盡蔚藍的海面,冒出的那些青綠,常會顯得有些突兀,可是海上鬆鬆軟軟、棉花糖似的雲,總是溫柔地撫摸著它們的頭而過,不知它們是否會趁機舔一口。黃昏時若帶來些雨,就會為其加上一個七彩的光環,把島嶼壟罩起來。

海灣裡,風靜的夜晚,船像浮在一床平滑柔軟的大緞被上,遠處居民不少的聖湯瑪斯島,燈光璀璨,像仙女遺落、綴滿彩珠的繡花鞋,閃鑠在黝黑的海面。

海上生明月,躺在甲板上,海天不分,遼闊又深邃蒼茫,天被月光推展得渺無邊際,思緒是既不著邊際也漫無邊際,不由令我們想在月光下海泳,應是羅曼蒂克的有趣事;但詫異地看見三條沙魚,不算大,約四、五尺長,在船尾巡迴。想起老水手說的,晚上要盡量減少燈光,因為燈光會引來小魚,而小魚一多就會引來沙魚捕食。但沒有燈光,也沒法看清黑乎乎的水下有什麼,更嚇人;於是我們想在月光下海泳的念頭也就此泡湯了。雖然遺憾,但躺在艙裡床上時,水就上下輕拍著窗沿,人也像在水裡一樣,而我也在它的撫拍中悠悠睡去。

此行不僅深得海天放懷,逍遙自在之樂,也是多年來,難得和女兒、小輩們朝夕相處的快樂時光,如斯之旅,豈能不一再回味?

小艇轉駁帆船。
小艇轉駁帆船。

美食 古巴 觀光

上一則

自駕闖納米比 沉醉紅沙漠

下一則

印度象神賽會拍賣 供奉甜點2.5萬美元成交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