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現金買房要通報 從12城擴及全美 防堵來美洗錢

美俄視訊峰會登場 8000公里外的台灣要格外小心

克羅埃西亞 古蹟巡禮

聖馬克大教堂。
聖馬克大教堂。

打完2劑輝瑞疫苗後,8月迫不及待安排全家人去心儀已久的東歐小國克羅埃西亞(Croatia)度假,以解一年多來新冠疫情肆虐的抑鬱心情。出發前,須上克國海關網站填寫表格,將護照資料和所有旅館地址填妥,並上傳打過兩針的疫苗卡照片。

戴罩、查疫苗卡 層層把關

從亞特蘭大飛2小時到紐約,在紐約登機時被要求查看疫苗卡,接著飛行6小時到巴黎轉機,再飛2小時到薩格勒布(Zagreb),最後由薩城飛行1小時後在斯普利特機場降落。行行復行行,終於抵達目的地第一站──克國的斯普利特,入住民宿後,人已累癱。

疫情持續蔓延,出入的所有機場和飛航全程強制配戴口罩,只能在吃、喝時取下;由紐約飛往巴黎的途中,空姐對著一群戴著小瓜皮帽的以色列猶太人,疾顏厲色地請他們把口罩戴好戴滿,引得眾人側目。此行所有行經的國家,在入境檢查時都要求出示打過2針的疫苗卡方可入境,可謂嚴守國門,防毒入侵。

克國位於亞得里亞海的亞平寧半島上,2006年南斯拉夫共和國解體成6國,克國是其中之一;克國有自己的語言、文字和錢幣「庫納」(Kuna,簡稱kn) ,1美元約兌6庫納,每條街上都有提款機,無需事先兌換大把外幣隨身攜帶。電器用品須使用轉換接頭,人民大多不通英語,但餐廳侍者和商店店員可以英文溝通,民風純樸友善,搭乘計程車只收現金。

當地人說自來水純淨可生飲,民宿內附有煮水電壺,煮完後水上有一層淡淡的漂浮物,我們還是去超市買了礦泉水。此地的「湯米」生鮮超市,貨品齊全價格公道;「dm」店裡販售的日用品琳瑯滿目,我買了當地自產的防曬油、洗髮精、潤膚乳和游泳後的曬傷保養品,都很好用;門口掛個綠色十字架寫著「Pharmacy」的是藥房,非開架式販售,所有藥品都放在櫃台後,需由店員取出,只賣藥品。

戴克里先皇宮廣場前的鐘樓入口。
戴克里先皇宮廣場前的鐘樓入口。

斯普利特 鐘樓馳名

斯普利特是克國的第二大城和著名的觀光勝地,民宿位於鬧區,步行15分鐘可達最熱門的景點「戴克里先皇宮」(Diocletian’s Palace)。此皇宮是戴克里先羅馬皇帝退位後,建於西元305年的宏大堡壘和濱海別墅,占地4公頃,如今只剩斷壁殘垣,供後人憑弔。皇宮內的廣場上或坐或站,聚滿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鐘樓」是最主要景點,鐘樓旁是保存完好的昔日皇宮教堂;登鐘樓頂須購門票每人40kn,可攀爬其上,觀賞懸著的數個大鐘,這些大鐘每日正午仍準時敲響12下,登頂後可遠眺斯城市區和蜿蜒的海岸線。

參加一個半日遊的行程,每人85kn,搭乘小型快艇出海,先在拉巴杜薩灣(Labadusa Bay)游泳,亞得里亞海的海水清澈見底,熱帶魚和珊瑚隨處可見;接著參觀特羅吉爾城(City of Trogir)的古碉堡,每人門票30kn,它是昔日海邊防禦敵人的宏偉兩層石造堡壘,功能似台灣的安平古堡,但更加高大雄偉;最後在藍色潟湖(Blue Lagoon)游泳,此行下午2時出發,迎夕陽而歸。

次日參加一個全天的旅遊團,每人50kn,參觀知名的克卡爾國家公園(Krka National Park),園內克卡爾河所形成的瀑布曾是歐洲最早利用水力發電的瀑布;瀑布下的水潭約5呎深,清澈可見潭底深綠的青苔。在潭裡游泳原是此行程最令人期待的活動;但因當地居抱怨河水遭嚴重污染,魚群大量暴斃,自今年1月起,政府禁止遊客在瀑布裡游泳。大失所望,只有坐小郵輪在河上繞行30分鐘欣賞湖上風光。

下船時已到第二景點歷史古城西貝尼克市(Sibenik),是克國第三大城。昔年黑死病猖獗,城內人民超過95%因病而亡,有「鬼城」之稱,後慢慢重建,建築受到威尼斯、拜占庭和匈牙利影響,古蹟處處可見;而今此臨海小城恬靜悠閒,遊客在戶外的餐廳或吃霜淇淋、或喝咖啡、或享用餐點,吹著海風曬著暖陽,無法想像當年曾淪為鬼城的恐慌與淒涼。

古城內15世紀由萊姆石(Limestone)所建的聖詹姆士敎堂(Cathedral of St. James),是城內最重要的古蹟,整座教堂費時100年建成。廣場上矗立著聖詹姆士雕像,敎堂側門上的石雕精美奇特,下層左邊是雄獅右邊是母獅,上層左邊是亞當右邊是夏娃,不知是何典故,因時間有限未入敎堂內參觀。

第三站由渡輪載我們去普莫斯特(Primošten)海灘游泳,此海灘2016年曾被評選為歐洲最美的海灘;克國的海灘皆是礁岩和鵝卵石,極少沙灘,海水清澈見底,湛藍澄綠色的海水,是藍寶石和祖母綠的絕美混搭,令人驚豔。

此地餐廳大多臨海,菜餚是我一向心喜的地中海式料理,墨魚馬鈴薯麵(Gnocchi)、烤章魚、生醃海鮮、清蒸大蝦、希臘沙拉、各式起司都極可口;碳烤連頭帶尾的全魚則是每家餐廳的拿手菜餚,來自亞得里亞海的鮮魚,配上各家獨門配方和烹調,齒頰留香,意猶未盡,但此魚論公斤計價,價格不菲。

用餐時可遠眺海上點點船隻,或夕陽緩緩落入海面的美景,可惜所有餐廳皆無冷氣。

亞得里亞海的象徵「金岬」。
亞得里亞海的象徵「金岬」。

博爾金岬 尋幸運石

結束斯城的行程,搭乘一小時渡輪抵達行程的第二站博爾(Bol)。博爾是克國最大的小島,全長5公里,四面環亞德里亞海,有著清澈透明的湛藍海水,迷人至極。島上的大鼠海灘(Zlatni Rat Beach)上有一片162米長、由白色鵝卵石所形成的岬,深入海中稱為「金岬」(Golden Cape),也被稱為「亞得里亞海的象徵」(Symbol of the Adriatic);綠松石般的海水、海灘上白色鵝卵石、沙灘旁的大片松林,加上造型奇特的金岬,獨特風景吸引世界各地遊客慕名前來。以前的金岬是捲曲牛角形,因為海浪長年沖刷,形狀逐漸改變,成為今日的尖角形;相傳海裡的海螺貝經海水不斷淘洗後,形成約5公釐的黑色化石,被稱為此海灘的「幸運石」,無處可購買只能靠機緣覓得,我們努力在海灘尋找卻徒勞無功。

投宿的旅館是島上兩間臨海旅館之一,其他皆沿山壁而建,旅館除了提供免費的沙灘巾,每日還供應免費早餐;吃著可口的早餐,啜飲一杯香濃咖啡,遠眺奇特的金岬和沙灘上戲水的人潮,人生一樂。此歐洲知名的海灘除了游泳人潮,還有風帆、滑翔翼、獨木舟和海上腳踏車等水上活動。當時氣溫高達華氏100度,熱得連呼吸都困難,金岬的兩側海灘擠滿戲水人潮,一張張海灘巾排得密密麻麻,一席難求。歐洲人愛抽菸,海灘上男女菸槍比比皆是,四處飄散的菸味中夾雜著此起彼落的小孩哭鬧聲,如此多嬌的海灘頓時失色不少。

搭乘旅館前的小火車去博爾市中心,每人車資20kn,約3美元,車程約15分鐘,順道欣賞沿途風景。市中心沿海背山而建,前有長長的防波堤,是欣賞夕陽的絕佳位置,後面是高低起伏的山坡,臨海的房子是賣紀念品的商店和各式餐廳。旅館和民宿則沿山坡而建,紀念品以萊姆石、貝殻、和薰衣草製品居多,我們在賣蔬果的路邊小攤上買了無花果醬、松露鹽和松露蜂蜜,皆是此地物美價廉的特產。

離開博爾搭計程車前往機場,準備搭機去薩格勒布,卻發生一段意外插曲。飛機因天候不佳,取消下午2時的航班,我們後段的飛機也接不上,行程全被打亂;50幾名乘客慌亂地擠在機場櫃台前,票務人員以克語呱拉呱拉講半天,我們鴨子聽雷,幸好一旁有會說英文的歐洲人,熱心為我們翻譯機場所提供的解決之法。

原來航空公司細心安排大型巴士,由機場載我們到博爾搭巨型郵輪(巴士也一起上船),下船後巴士開到斯普利特機場,我們再搭飛機至第三目的地薩格勒布。

晚上10時方至薩城,雖然晚了七個小時,也算有驚無險。出機場後人疲馬困,急著搭機場外的計程車去民宿,司機報價300kn,嘴裡還咕噥著:「最多只能載三個人,超載的第四個人,幸好是晚上,員警不會發現。」到民宿後,車上的碼表竟顯示415kn。回程再去機場時叫了Uber,只需150kn,硬生生被惡敲一筆竹槓。

薩格勒布 市集購物

薩城是克國首都,緯度比之前去的斯城和博爾高許多,四季分明的薩城,天氣乾爽微涼,日頭晴美,昔日由奧地利建築師所設計的許多古老建築,古典優雅,美不勝收。徒步閒逛,行至城內主廣場(Main Square)是遊客聚集的熱鬧地標。首先看到建於1930年左右的多雷克(Dolac)露天市場,近百個攤位在一大片紅陽傘下,賣自家種植或手作的食物,類似美國的農夫市場,有青菜、水果、鮮花、乾果和起司,地下室則是賣海鮮和肉類,我們沒有下樓參觀。

賣家非常友善,多數不會講英文,我們用單字、手語和微笑與之溝通,可以先試吃再買,東西物美價廉,買了草莓、藍莓、核桃、榛子、起司、薑糖和無花果乾,買得開心,滿載而歸。四周有賣紀念品的商店,克國國旗上的紅白棋盤格子圖案躍然於衣服、帽子、手提袋、茶杯及手織品之上,是觀光客必購之紀念品。

市場旁便是知名的聖母升天大教堂(The Zagreb Cathedral),可惜因維修關閉,未能入內參觀。

市區的「破碎情緣博物館」(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是個與眾不同的博物館,曾獲歐洲最具創意博物館之美譽,門票每人40kn,約6美元,參觀時必須戴口罩。展品約有80件,皆由世界各地的傷心人所捐贈,包括夫妻、情人、家人和朋友,以分手的情侶占多數。人們將一段破碎情緣中最值得紀念的物件捐贈給博物館,象徵已走出這段傷心過往,成為自己的救贖,也讓觀展者藉物寄情,放下心中相彷的傷痛。

展品中有烤麵包機、織一半的毛線衣、腳踏車、自製陽具、戒指和婚紗等等,其中一件來自台灣的是「嚕嚕米小不點布偶」,來自中國大陸的是一件巨幅「星空圖」。

全館的展品共有5000多件,所有寄來的傷心物品博物館一律照單全收。除物品之外,捐贈者要寫一則簡短的物件故事,能打動人心的故事,物件就有被展出的機會;其他的只能一輩子收藏在博物館地下室,永無機會與世人相見。

坐電纜車上山參觀聖馬克大教堂(St. Mark’s Church),山路蜿蜒崎嶇,走路上山至少20分鐘,可眺望整個薩城市區,搭乘電纜車上山只需1分鐘,票價每人5kn,約0.7美元。聖馬克大教堂是薩城最古老的建築之一,因整修而關閉,不能入內參觀,只能在外拍照留念;教堂屋頂上的兩個色彩鮮明的磁磚拼貼圖案,左邊象徵克羅埃西亞,右邊象徵薩格勒布,以中世紀騎士戰袍上區分身分的盾形紋章(Coats of Arms)所設計,是罕見的建築風格。

薩城的幻象博物館(Museum of Illusions)是個老少咸宜,寓教於樂的博物館,門票每人50kn,約7.7美元,參觀時需戴口罩,照相時可取下。展品有無限鏡室、萬花筒、巨人和侏儒、傾斜地板和身體印紋等多項展覽,我們玩得不亦樂乎,笑聲連連。

多雷克露天市場。
多雷克露天市場。

主廣場街道兩側的露天餐廳,坐滿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不論喝飲料小憩或點餐長坐,邊吃邊聊邊欣賞來往旅人,自在悠閒,若未曾享受過露天餐廳的氛圍,則枉來薩城。回旅館時,夜已深,涼如水,節氣早過秋分,只有華氏55度左右,保暖的衣物是必須品。搭乘主廣場前的輕軌捷運,車廂短的三截、長的五截,方便、快速、便宜又準點,在搭車處買票,不論距離遠近,票價一律4kn,若上車向司機購票則每人6kn,是薩城內十分便民的大眾交通工具。

離開克國前,去檢測中心做了新冠病毒抗原檢測,每人220kn,無須預約,隨到隨做,檢驗結果30分鐘後以電郵傳送,出克國和進美國都會驗看。10天的克羅埃西亞三地自由行,轉瞬間便已結束,此地的迷人風景、可口美食和淳樸人情都將在記憶中長存。

機場 博物館 游泳

上一則

外國人「完整接種疫苗」才可入境美國 混打也可以

下一則

城市傳真/訪愛米希人 時光倒流300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