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啟動抗中關稅、川普案選陪審員、伊朗夜襲

2024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 賴清德黃仁勳上榜

旅遊/翻越兩崑崙 驚心又動魄

冰天雪地的喀喇崑崙山。(作者提供)
冰天雪地的喀喇崑崙山。(作者提供)

兩崑崙乃指崑崙山和喀喇崑崙山。兩山雖然挨得很近,幾乎相連,而且都是由印度板塊擠壓隆起形成,但卻不屬於同一山系。前者被尊為「萬山之祖」,平均海拔在5500米-6000米之間,完全位於中國境內,占地面積約有50萬多平方公里,西起帕米爾高原,東部延伸至四川境內。後者平均海拔超過5500米,氣候高寒,人跡罕至。從這裡孕育出的葉爾羌河,喀拉喀什河,向北流經崑崙山之後,匯入了塔里木河主幹道。山體集中,群峰矗立,南北橫跨中國、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五個國家,是世界上山嶽冰川最為發達的地區。

那年十月黃金時節,我與蘭姐、姜平兩位女士開車從西藏到達新疆,行經2140公里的聞名於世的219國道全程,就需要翻越雄偉壯觀、高入雲端的喀喇崑崙山和崑崙山(西段)這兩道天險。

由於自然環境惡劣,219邊境公路時常發生泥石流、塌方、滑坡、地基沉降、搓板等,始終處在修了毀壞、再修再毀的循環中。兩大山脈之間又隔著令旅行者聞風喪膽的方圓數百公里的無人區——阿克賽欽地區,因而我們的行程是驚險動魄的歷程。

那天早晨,我們離開西藏阿里地區最後一個鄉——多瑪鄉,懷著興奮與緊張的心情直往北開車。驅車不久,我們前面一道大山擋阻去路,那就是喀喇崑崙山的東部邊緣山脈。

喀喇崑崙山 銀裝素甲天地間

喀喇崑崙山巍峨挺拔,冷峻肅殺,威嚴無比,鐵黑色的巨大山體綿延至天邊,似鐵壁銅牆屹立於天地之間,凜然不可侵犯與藐視。我們驅車翻山越嶺,一鼓作氣,越開越高,10點45分到達海拔5080米的紅土達阪南,11點30分到達5378米的紅土達阪,12點55分到達5220米的谷折達阪中橋,5分鐘後抵達5248米的松西達阪。達阪是西部新疆、西藏對埡口的稱呼,蒙語即山口。

鐵黑色的喀喇崑崙山。(作者提供)
鐵黑色的喀喇崑崙山。(作者提供)

那年下雪比往年都要早。沿途山上積雪越來越多,公路上殘雪越積越厚,終成銀色地毯。蘭姐開車也越來越慢,越發小心謹慎,最終開到了天地皆白、冰封雪地的銀色世界。崇山峻嶺披上了銀裝素甲,天上白雲凝滯不動,空氣彷彿也凝固了,走獸潛伏絕跡,萬籟俱寂,生息皆滅,瓊瑤玉宇中惟有蒼鷹數隻傲然翺翔於天地之間。

面對滿天冰雪,我的心情越發焦慮,憂心一旦再來一場大雪,道路就會被冰封住,我們就會困在這裡十天八天的動彈不得,耽擱行程還是小事,而且還可能被迫退回原路而去不了新疆。所以我內心希望盡快駛離此地。

下山途中,我們看到了群山懷抱中巨大的一盆湖水——寶葫蘆形的龍木錯湖,碧藍的湖水像一塊至純的藍寶石鑲嵌在錦繡大地上。公路正對著龍木錯,當我們驅車至大湖跟前,煙波浩渺的碧水變成蔚藍的大海,蔚為壯觀。公路沿著湖邊向左延伸,接著又右拐從龍木錯和松木希錯這對姊妹湖中間穿過。因為路途遙遠,左側遠方的松木希錯,只能匆匆一瞥而過。

龍木錯湖。(作者提供)
龍木錯湖。(作者提供)

過了龍木錯,再往前就是大名鼎鼎的界山達阪,海拔5347米高。以前此地曾標高6800米,近年來得到了更正,反而不如紅山達阪5378米高。我們到了界山達阪,卻毫無任何高原反應。也許我們一路走來,均在海拔5000米上下的高原上行駛,所以早已適應了高原環境。當然如從新疆翻上山來到此地,那麼高原反應也許很強烈。

終於不惜萬里之遙、克服重重險峻來到令旅行者望而生畏的界山達阪這個十分有意義的地標,我們興奮異常,有一種征服青藏高原的自豪感和幸福感。我們如履平地,箭步如飛,沒有絲毫的擔憂。於是界山達阪留下了我們的足跡,也留下了我們美好的形象,連同雄峻的喀喇崑崙山留影到我們的照片中。

阿克賽欽 懾人心魄無人區

從喀喇崑崙山下來,積雪漸漸稀少了,直至完全消失。我們進入了聞名於世的阿克賽欽地區。阿克賽欽位於和田南部崑崙山與喀喇崑崙山之間,該地東起界山達阪,南達空喀山口,西至喀喇崑崙山口,北抵大紅柳灘,是半封閉性山間盆地,面積大約3.35萬多平方公里。盆地地勢較高,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但地勢平坦,有山口通往克什米爾地區,多內流湖,如著名的有阿克賽欽湖等。

阿克賽欽無人區。(作者提供)
阿克賽欽無人區。(作者提供)

上世紀五十年代,這裡建成新疆至西藏阿里地區公路,通過阿克賽欽盆地的線路約400公里。這一地區作為新疆西藏公路的必經之地,219國道貫穿該地區,在戰略上有著重要意義。從康西瓦、大紅柳灘過來,奇台達阪、泉水溝、甜水海、直到界山達阪,都處於阿克塞欽區域,有的是盆地,有的是山地。一路過來的數百里無人區大體都在阿克賽欽區域。

1962年中印爆發邊境戰爭,這裡是邊境糾紛中的西段地區,中國軍隊從這裡西線出擊印度,獲得大勝。這個現在由中方牢牢控製的戰略要地,未曾料想,我們竟然萬水千山涉險來到此不毛之地。吃驚之餘,內心感到十分自豪。

我們繼續往前開車約一個小時,來到了紅山河機務站,海拔5120米,路牌上有一句口號非常提氣:「缺氧氣不缺精神,海拔高鬥志更高」。旁有泉水湖,湖對面眾雪山大都呈兩邊尖中間凹的弧形狀,極似貴州省黔南州大山深處的天文台的射電望遠鏡,給我留下深刻印象。這裡設了一個邊境檢查站,我們全都下車接受安檢。

檢查完畢我們繼續前行,終於在下午3點半到達了西藏與新疆的分界線。公路上建著一個巨大的牌坊,一邊牽著西藏,另一邊連著新疆,是個標誌形的地標,經過牌坊意味著我們終於順利安全地離開了西藏,進入了新疆地域。而我們實際上早已進入了方圓數百公里的真正無人區。這一路上沒有路名標記,經過的地方有地圖上標誌的鐵隆灘、甜水海、泉水溝,都是往來司機談虎色變的危險地段。

甜水海。(作者提供)
甜水海。(作者提供)

泉水溝又名死人溝。歷年在這裡凍死、病死以及翻車死亡者留下的白骨數不勝數。車過這裡,淒厲的風聲猶似鬼哭狼嚎;夜幕降臨後,溝兩旁星星點點的磷火連成一片,在道路兩旁蔓延,讓人毛骨悚然。很多資料都說,這是一道峽谷,海拔5000米以上,是新藏公路上最容易讓人反應的地方,再健壯的人,可以躲得過麻紮、黑卡、康西瓦、甜水海,卻無法躲過在死人溝一帶反應的滋味,有些人甚至因此而喪生,似乎這裡充滿邪氣。傳說六十年多前,解放軍進藏先遣部隊從新疆進藏的連隊曾在泉水溝全軍覆沒,「死人溝 」 由此得名。

這條危險路段長達兩百公里,一路上沒有任何通訊信號,所以一旦單車在此拋錨,那就死路一條。因此,蘭姐全神貫注、小心翼翼地開車,生怕出現什麽問題。而且據說無人區含氧量只有平原的四分之一,所以人們經過此地容易出現缺氧、記憶衰退、犯迷糊、性情大變等各種異常感覺。

我們仨經過無人區時也出現了不同異常。我雖然沒覺到缺氧胸悶,但感覺內臟被掏空,一路有強烈的焦慮感,而且雖有饑餓感卻沒有食欲。好在那一片洪荒、蠻荒之壯觀景色吸引著我,轉移了我的注意力。姜平事後也說,她一路沒有高原反應,但經過此地她感覺呼吸困難,胸口憋氣,異常難受。

出了無人區,一路上我們已經能眺望到天邊的崑崙山雪峰,矗立在眾山之上。下午6點20分許,我們到達了奇台達阪(海拔5170米)。從奇台達阪下來,山勢驟然下降,開了半個小時盤山路,直下至海拔4260米的紅柳灘,終於抵達了我們當天的目的地。

紅柳灘位於兩山峽谷之間,打頭有一兵站,沿219國道有一排平房,全都是客棧、飯店、商店之類的。另一頭是加油站。我們就在這裡一家客棧休息過夜。

莽莽崑崙山 越是艱險越向前

翌日早晨7點,天還漆黑一團,我們就收拾行李上路。從紅柳灘出來,219國道就伴隨著喀拉喀什河而行,因天黑而看不見河。一路上打著大燈行駛,公路兩旁都隱在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8點半左右,我們來到了康西瓦達阪,此地海拔4249米。天濛濛亮,不久初日陽光灑滿大地,公路右側眾山之中露出尖尖的雪峰。繼續往前開,前方天邊逐漸出現了崑崙山雪峰,在眾山之上熠熠生輝,召喚著我們。我們不久後就要翻越西崑崙山。

朝陽下我們沿著碧藍的喀拉喀什河又開了一個多小時,途經國慶橋而到達了三十里營房。此地是從新疆進藏途中進入西崑崙山的門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原來只有部隊駐守在此。由於地處新藏線的中心點,而且地勢不高,僅海拔3680米,遂成為來往旅客途中歇腳或過夜的理想地方,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漸成為一個較大的城鎮,現改名為賽圖拉鎮。

我們本打算在此早餐,但為了節約時間趕路,在加油站加油後,不敢多流連遂匆匆而別。因為前方有黑卡、麻紮、庫地三個險峻達阪等著我們,將考驗我們的神經。

從新疆走上西藏,共要翻越九個達阪。民諺有:「騎行新藏線,堪比蜀道難;庫地達阪險,猶似鬼門關;麻紮達阪尖,陡升五千三;黑卡達阪旋,九十九道彎;界山達阪彎,伸手可摸天。」我們從西藏下到新疆,相對而言容易多了。但黑卡、麻紮、庫地三座達阪之險峻,早已如雷貫耳,談虎色變,不容我們輕視,需要加倍小心。

黑卡達阪 旋轉九十九道彎

於是我們懷著敬畏之心,小心翼翼地開到了黑卡達阪。黑卡子達阪又名柯克阿特達阪,海拔4909米。我們到達時已近中午時分,就在公路旁邊停車,拿出自熱飯,經過預熱後美滋滋地吃上一頓熱飯。

飯後略作休整,陽光燦爛,普照大地,我心情放鬆,就在公路邊山坡上挑撿石頭,撿了一塊白玉石頭,帶回家留作紀念。我們接著上車繼續前行,剛下山轉了幾個彎子,就遇到前方修路。經向值勤武警詢問,才知十分鐘前剛放行最後一輛車。這下我們又後悔了,早知如此,我們就不該停留吃飯了。別無選擇,我們只好坐等,結果等了一個半小時才被放行。

黑卡達阪也叫黑山達阪,因為山體呈煤黑色。我們看到的是巨大的黑色山體,好似座座巨大的煤山,而且裸露的黑色山體還生長著巨大的山苞,好像人身上長的腫瘤,醜陋無比。形象地比喻,黑卡達阪就像是人間的黑旋風李逵。

黑卡達阪。(作者提供)
黑卡達阪。(作者提供)

有旅行者這樣記載這段險路,「山路極其陡峭,沿山峰盤旋而上,都是胳膊肘子彎,長達三十多公里,最小曲半徑僅12米,許多路段只容單車通過。」所以說,「黑卡達阪旋,九十九道彎」的說法名副其實,一點也不誇張。我們從上盤旋而下,看到整個盤山公路正在拓寬修路,挖得到處坑坑窪窪,黑塵飛揚。等走完這段盤山路,來到山底峽谷中,我們渾身上下都是灰塵。

麻紮達阪 最長最險陡達阪

山谷底部是寬闊而乾涸的河床,葉爾羌河細流時隱時現地流淌。山體經千萬年河水的沖擊,形成一面牆似的齊整山裙,公路兩邊一樣高的土棱,像大掃帚蘸了墨汁刷過一樣。山的顏色奇特,有的發紅,有的發黃或發綠。山脊變化多端,從峽谷底仰望,麻紮達阪高山陡峭,直入雲天,有的像鋸齒,張牙舞爪,有的像高高低低的長矛,直刺雲端。

到處是望不盡的寸草不生的岩石山,滿山遍野褐色礫石。路邊的嶙峋而猙獰的巨大山體,相互扭結交錯,坦誠地顯露著彼此間力的較量。經過約四十公里長的膽戰心驚的盤山公路,一路凶險無比,我們終於3點半左右登上山頂,到達了麻紮達阪。

麻紮達阪又名賽力亞克達阪,海拔4969米。山頂上滿地積雪,四周眾山擁簇,眾山之上雪峰林立。遠眺西方天邊,雪山連綿逶迤,氣勢磅礴,K2喬戈裡峰海拔8611米,為世界第二高峰,謙虛含蓄地隱身其間,使我們難以一睹雄姿。

麻紮達阪是新藏線上最長的達阪,向下盤旋又是幾十公里。約5點我們到達了山谷中庫地邊檢站。庫地是從新疆進入西崑崙山的門戶,而現在我們是駛出這個門戶。

離開邊檢站,我們在山間河谷中穿梭,哈拉斯坦河流淌在山間峽谷中。我們沿河來回穿梭不已,穿越了好幾道山梁,期間又遇到兩、三次修路地段,又耽擱了好多時間等候通車。

庫地達阪 險峻猶似鬼門關

等到公路放行,我們一咕嚕地鑽進車子,馬上發動車開始爬坡上庫地達阪。這是我們要翻越的最後一座達阪,海拔已降到3000多米,我們爬坡盤旋而上,山勢挺拔,直上直下,山路依然是蛇形盤旋,有許多急彎,轉彎處車速要放得極慢,不然有沖下路基的危險。開進這裡的山像是到了黃土高原,滿目土黃色風光,盤山公路上大貨車往來不已,揚起陣陣塵土。爬得越高,風勢越大,刮得滿天塵土飛揚,黃朦朦彌漫天地間,刮得日色昏暗,慘淡無光。好不容易上到了達阪山口,風勢更大,颳得天昏地暗,飛沙走石,車門都不容易打開。下車後,大風中我看到有塊招牌,寫著如下說明:

庫地達阪:又名阿卡孜達阪,海拔3150米,位於新藏線118公里處,是新藏線第一個冰雪達阪,因地勢險要而得名,維吾爾語意為「連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坡長27公里,這裡高原反應不太明顯,但氣壓反差大,初次上山如不注意容易引起耳膜鼓脹,嚴重者會造成耳膜破裂。

等我看完說明,匆忙拍照後,趕緊躲回車裡,嘴裡已吃了不少飛塵,嘎嘎作響。

過了山口,一個大拐彎,就繞到了大山另一邊,從那再盤旋而下,直至山下平地。我們終於安全順利地翻越了最後一座達阪,也翻越了西崑崙山,來到了新疆喀什地區。時值黃昏,我們一路疾駛,景色漸漸昏暗直至黑夜。

晚上9點多,我們終於到達了葉城。進城公路上,路兩邊霓虹裝飾的路燈柱子五顏六色,沿公路建築也用霓虹燈構成邊框,彷彿進入童話世界。蘭姐念念不忘的是要到舊219國道的起點零公里紀念碑照相留念。10點來鐘,我們到了零公里處,零公里紀念碑是一個巨大的牌坊,頂端正中間用霓虹顯示一個巨大「0」數字。我們照相留念,以此證明我們走完了舊219國道2140公里的全程,這是值得我們一生紀念和珍惜的人生紀錄。

注意事項:

這條路線有很大風險,不建議旅行者去。若一定要去,注意以下幾點:

一、因是邊境地區,外國籍人不能去。

二、旅行前須在本地派出所辦好邊境證,沒有邊境證,也進不去邊境地區。

三、最好不要從新疆進入西藏,二三天內從海拔一千米上升到四五千米,高原反應會很強烈,很難一下適應。

四、新疆和西藏是維吾爾族和藏族的居住地,請尊重當地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

新疆 印度 雲端

上一則

旅遊/寶島自在行 沐浴芬多精

下一則

遊日本有福啦 羽田、大阪機場將實施電子化通關 目標1分鐘入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