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不太可能更致命突變 AZ疫苗女爵:只會變感冒

川普周末喬州募款 貴賓席門票起價1500元

寧夏尋古之旅 看西夏金字塔

賀蘭山腳下拜寺口雙塔。
賀蘭山腳下拜寺口雙塔。

我去寧夏旅遊的最大動力,是想實地瞭解在中國歷史上曾輝煌一時,後又神祕失蹤的西夏王朝,因思古之幽情而踏上了寧夏。十多年前我看了《賀蘭雪》電視連續劇,對西夏王朝、尤其是王朝開國者李元昊有了一個形象的瞭解,但仍缺少整體的、歷史的知識。爲此,旅行前我特做了些功課,專門讀了《西夏史稿》(吳天墀著)和《尋找被遺忘的王朝》(白濱著),先對這段歷史有了初步的認識。

寧夏明長城。
寧夏明長城。

西夏遺跡 莊嚴又淒涼

西夏王朝最大、最著名的遺跡就是西夏王陵,位於寧夏省銀川市西南約30公里。王陵方圓約50公里,呈南北長10公里、東西寬5公里的長方形,有9座王陵、200多座王公大臣的陵墓,被譽為「東方金字塔」。目前,9座王陵只有裕陵對外開放,墓主就是一代雄主李元昊。

我是上午去的,秋日天氣晴朗,但因剛下過雨,空氣中濕度較大,所以陵墓背後的遠山顯得朦朧。

受中國傳統風水學的影響,陵墓的建造往往很講究,比如陵墓一定要與主峰成一線等,西夏王陵也不例外;我先站在遠處眺望,整個王陵氣勢非凡,正中間是一座山丘似的陵塔,背後是巍峨挺拔的賀蘭山。由於山的主峰與陵墓成一條直線,山峰兩側左右對稱,依勢向下低矮,更襯托著陵墓的高大莊嚴。

陵墓兩旁也是左右對稱,排列著門闕、月城,土黃色的陵墓在藍天的映襯之下顯得荒涼、惆悵,似向人們訴說著千年的榮辱、繁華與淒涼。

西夏君主的歷史是一部悲劇史。李元昊繼承了其父、祖未竟的雄心大志,東征西討,縱橫捭闔,先後打敗了宋朝與遼朝,南面稱帝,建立了縱橫萬里的大夏國,從此西夏與北宋、遼及其後與南宋、金鼎足三分天下,幾達200年之久。元昊雄才大略,足智多謀,固一時之英雄也。但可悲的是,元昊正處於人生最輝煌的時候,壯年早逝,非死於戰場,卻死於自己的兒子手裡,豈不謬哉?因爲未處理好家庭關係,一代雄主死於家庭糾紛,實在是死得輕於鴻毛。

到末代王朝,北方崛起蒙古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李元昊的子孫卻昧於時勢,沒有與金朝聯合起來共抗強敵,反而與金朝打了十年的戰爭,耗盡國力,最後在蒙古猛烈攻勢下,末主李睍只得投降,與一派王公大臣全部被殺。蒙古人並大肆屠城,焚毀祖陵,黨項族從此消失在茫茫的歷史記憶中,僅留下今天所看到的荒涼、淒慘的西夏王陵。

西夏王陵。
西夏王陵。

歷史是何其無情,史跡卻是如斯有情。一代王朝消失在歷史中,卻留下了衆多的佛塔。其中最著名的有銀川市中心的承天寺塔、賀蘭山東麓的拜寺口雙塔,和青銅峽的一百零八塔等。

承天寺塔。
承天寺塔。

一百零八塔 仰望如獲超渡

西夏王國崇尚佛教,把佛教定爲國教。所以幾百年內,西夏國建造了數以萬計的佛教寺廟與靈塔,祈求佛主保佑國運昌盛。承天寺塔是其中一個著名的佛塔。

當年李元昊死於非命,其幼子諒祚繼承王位時還不滿周歲,太后沒藏氏爲了祈求佛主保佑其子長命而修建了承天寺與塔,迄今已有整整970年歷史。

該寺已不復存在,但佛塔卻歷經千年仍矗立在華夏大地,成爲銀川市一景。當年,承天寺塔修成後,太后天天前往拜佛誦經,其虔誠之心足以動天地、泣鬼神。

然而這並沒有求來兒子的長壽,諒祚年僅19歲就過世了,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短命君主。悲劇尚未結束,不久後,沒藏氏本人因擅權而被人刺殺,死於宮庭政變。

一部西夏史充滿了無數個悲劇,使人唏噓不已。

一百零八塔。
一百零八塔。

我認爲所有塔之中最有看頭的是青銅峽的一百零八塔,非常有特色。一百零八塔位於寧夏青銅峽南20公里處的黃河西岸的峽口山東坡之上,是由108座覆缽塔組成的大型塔群,應塔數得名。佛教認爲人生有108種煩惱,爲解除這些煩惱,可誦經108遍、曉鐘108響、貫珠108顆。

一百零八塔隨山勢鑿石分階而建,共分12級,按1、3、3、5、5、7、9、11、13、15、17、19的奇數排列成等腰三角形,八角形腹式塔,最高塔高約5米,其餘2.5到3米之間。仰首望上看,山坡上排列著108座塔,氣勢宏偉、莊嚴、震憾人心,人的靈魂隨層層靈塔向上提升並得到超渡。從上望下俯瞰,攝人心魄,排列著倒三角形的密密麻麻的塔林,塔腳下就是黃河,108座塔彷彿化爲人間種種煩惱,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一百零八塔,寓意深刻,回味無窮。這從另一方面印證了西夏國人渴望擺脫今世人間悲苦、追求來世幸福的內心世界。

我認爲,能與其比美的是印尼的婆羅浮圖佛塔。該塔是分九層正方形,從低層佛教故事浮雕逐漸到最高層的佛塔,從具體到抽象演譯出佛教真蒂,也是寓意深刻,回味無窮。這是題外話。

賀蘭山。
賀蘭山。

賀蘭山 最襯岳飛氣概

賀蘭山是西北地區非常著名的山脈,呈南北走向。主峰高達3556米,聳立於寧夏與內蒙之間。賀蘭山東麓是一片廣闊無垠的曠漠之地,除了石頭與沙濼,就是生長著一些灌木與棘荊,難見綠色,基本色調是灰色,而賀蘭山東坡荒蕪不長樹木,呈赭色,蒼涼無比,動人心悸。在平曠無垠的大地上,賀蘭山拔地而起,綿延數百公里,顯得尤其雄偉、突兀,剛勁有力,充滿陽剛之氣、豪壯氣象。

方圓幾百公里平坦,倒是天然的戰場,無論是古代的數十萬騎兵,還是現代的坦克陣,都可在此地擺開戰場、大顯神威。

所以,岳飛,這位千古英雄才會發出「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的豪言壯語,足見非賀蘭山難以襯托他的英雄氣慨。而賀蘭山因岳飛《滿江紅》詞而更聞名於世,並被賦予了華夏民族抵抗異族侵略、而今天中華民族抵禦外強的文化意義。

我也是讀了岳飛《滿江紅》才知有賀蘭山,對岳飛壯懷激烈、收復故土的英雄氣慨敬佩有加,杭州城內岳王廟裡「還我河山」深深地鐫刻在我的記憶中,不可磨滅。

然而,當我從沉浸在西夏王朝遺跡的思緒中拔出來時,憬然醒悟賀蘭山在兩宋時期始終處於西夏境內,宋朝的版圖從未擴大到賀蘭山地區,從來沒有一天實施過統治權。因此,當金國南侵,滅北宋,鐵蹄也從來沒有一天踏到賀蘭山,也就是說金國也沒有統治過賀蘭山地區。然而,岳飛的「還我河山」,怎麽會涉及與宋、金版圖均無瓜葛的賀蘭山呢?請看《滿江紅》詞: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文學作品、尤其是詩詞有以偏概全的修辭手法,如果宋朝、金國有一度曾統治過賀蘭山地區,哪怕賀蘭山一部分,也可以說得過去。但據我所知,從來沒有。顯然,岳飛在詞中搞錯了事件,不是從金國手中收復故土,而要從西夏國中奪取領土。這就顯得有些唐突,不知所云了。要是發生在現代,那肯定會引發外交事件。

當然,我們不能以今天的眼光去苛刻古人,因爲那時還沒有現代國家觀念。或許歷史和地理學家,能解釋這個問題。儘管有此瑕疵,《滿江紅》仍不失爲千古名篇,我也沒有絲毫貶低岳飛的意思,只不過發現了一點有趣的小事,談出來以求教於方家。

領略了賀蘭山的陽剛、豪雄,我又體驗了賀蘭山嫵媚的另一面,那就是參觀了拜寺口雙塔和賀蘭山岩畫。拜寺口雙塔位於賀蘭山東麓拜寺溝口北側山坡上,兩塔東西對峙,相距百米,爲西夏建的八角十三層密簷式磚塔。

據當地導遊介紹,山坡上一大片紅赭色岩石中間有一個天然形成的佛雕,於是信佛的西夏人就以佛雕像爲中心,在東西等距離的地方修建了兩座佛塔,三者呈三角形。

西塔的西北方向群山踠蜒,從雙塔望去,恰似一個躺著的睡佛。因此,此地被西夏人視作風水寶地,除了雙塔外,還在山坡上修建了幾十尊靈塔。據考證,其分布形狀頗像一百零八塔,但可惜沒有保存下來,只有雙塔歷經千年不倒。

夕陽下,雙塔背襯賀蘭山,尤顯挺拔、秀麗,景色之美,令人留連忘返,也爲賀蘭山增添上嫵媚的一筆。

岩畫又爲賀蘭山平添了另一筆秀美。從拜寺口雙塔往北幾十公里就到了岩畫風景區。這裡分布著2100多組岩畫,其中有700多幅人面像岩畫及衆多的牧獵、征戰、交媾、祭祀等岩畫。最著名的是太陽神,已成爲賀蘭山岩畫標誌性的代表。這一組組的岩畫,是先民生殖崇拜、自然崇拜與圖騰崇拜的生動體現和藝術追求。

來寧夏旅遊,此地不到,終生遺憾;來了此地,也遺憾,因爲我對此毫無研究,一時欣賞不了,只是慕名而來的一過客也。

古長城 迥異於八達嶺

寧夏號稱「古長城博物館」,各個時期的長城都有,總長度達1500公里。自然,到了寧夏,長城是不能不去參觀的。秦漢的古長城就免了,我選擇了一段明代長城的遺址,位於寧夏的東北,與內蒙交界。

秋高氣爽,風和日麗,我來到了橫山堡明長城,只見一道土牆橫亙在大地上,斷壁殘垣,破敗不堪,與我曾經看到的北京八達嶺長城所留下的印象完全不同,未免令人失望。

長城腳下是土石林 。
長城腳下是土石林 。

登上歲月留下的長城豁口處,只見長城外是茫茫大漠,而長城內卻是阡陌縱橫,在這裡見證了長城千百年來農耕民族與遊牧民族的分界線。當然,這條民族界線現在已在中華民族融合過程中慢慢消失、模糊不清了。

我驚詫於眼前的長城,因爲在我的印象中,長城是由巨石堆疊的城牆,堅硬無比,據說用現代巨砲轟擊也很難摧毀。而眼前的長城,在無情歲月的摧殘下,成爲毫不起眼的土牆,好像一經風吹雨打就會塌倒一片,在古代能抵擋住遊牧民族的鐵蹄嗎?

然而仔細琢磨一下,我慢慢理解了。是的,建造萬里長城,不知需要多少建築材料,計算起來恐怕是一個天文數字了。建造人類歷史上最宏大的建築,中國先民們不可能從遠方搬來巨石或運來什麽更好的材料,只能就地取材。可以想象,沿途有多少種建材,就有多少個不同材料建成的長城。長城因而是千姿百態的,這也是我實地參觀了寧夏長城的收穫,要不我對長城的認識就會永遠停留在北京八達嶺長城的水平。

陪同參觀的司機介紹了先民們建造長城的一項偉大發明──「乾打擂」。先將黃土放在高溫裡,將黃土裡殘存的草籽蒸熟,使之不能發芽,後用重力將蒸熟的黃土夯實,一層一層疊起來夯壓。據說,這種「乾打擂」的土牆能抗七級地震。 靠著這種土辦法,明長城經歷了幾百年的風吹雨打,儘管年久失修、千瘡百孔,至今仍屹立不搖,算得上是建築史上的一個奇蹟。

古城頹敗 康熙應負主責

面對長城的現狀,如果要追究為何明長城如今破敗不堪,有一個人物應負起主要責任,此人就是康熙皇帝。因爲歷代歷朝都在不同程度上修建過長城,唯獨清朝在康熙當政時決定廢棄長城。

當大清王朝江山剛穩定下來時,大臣們紛紛上表要求康熙重修毀壞的長城,而康熙卻一直沒有答覆。到了西元1691年5月,古北口總兵官蔡元向康熙報告,轄下一帶長城「傾塌甚多,請行修築」。

康熙回答:「秦築長城以來,漢、唐、宋亦常修理,其時豈無邊患?明末我太祖統大兵長驅直入,諸路瓦解,皆莫能當。可見守國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悅則邦本得,而邊境自固,所謂『衆志成城』者是也。如古北、喜峰口一帶,朕皆巡閱,概多損壞,今欲修之,興工勞役,豈能無害百姓?且長城延袤數千哩,養兵幾何方能分守?」

作爲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康熙看到了問題的實質,抓住了「修德安民」才能「衆志成城」的要害,確比歷代統治者高明許多。清史專家李治亭認爲:「康熙帝決策廢長城,從此長城南北不再有內外之分,不再有華夷之辨,真正成爲一家,使中國具有了當代中國的涵義。」然而正是這一歷史性的決策,使得長城年久失修,從文物保護角度來看,造成今天的局面。否則,長城決不會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那樣。

也就是說,任何政治決策,哪怕是正確的、英明的,都是有代價的。但我們不能因此苛求古人,今天,我們作爲中華民族繼承者,儘管對長城的現狀無可奈何與婉惜,不過應該從保護文物的角度,負起責任去維修長城,從而不讓長城在我們這一代人毀壞、消失。

銀川市鐘鼓樓。
銀川市鐘鼓樓。

中國 北京 邊境

上一則

造訪寂寥四角 放眼無邊疆域

下一則

城市傳真/漫步薰衣草海 心飛南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