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要拜登 要復仇」極左翼團體示威 砸星巴克創始店

1張圖:全美逾2443萬確診 佛州破160萬

無腿登山家 71歲夏伯渝六度重返珠峰

夏伯渝和藏族男孩多吉。(取材自微博)
夏伯渝和藏族男孩多吉。(取材自微博)

「珠峰讓我失去雙腿,但也敞開懷抱接納了我,我應該感謝珠峰。」71歲無腿老人夏伯渝第六次回到珠峰,這次不為攻頂,是為還一片淨土。

對出生在重慶的無腿登山家夏伯渝來說,70歲之前,五次挑戰珠峰的經歷,是人生一部精采的抗爭史;70歲之後的他,還是選擇回到了珠峰,只是這第六次,他的裝備從登山袋變成了環保袋,他要用最溫柔的方式,守護他深愛的這片雪域高原。

夏伯渝說,「只要活一天,就要為再登珠峰去拚一天,去鬥一天。」(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說,「只要活一天,就要為再登珠峰去拚一天,去鬥一天。」(取材自澎湃新聞)

綜合澎湃新聞、上游新聞報導,在中國人挑戰珠峰的故事裡,總少不了夏伯渝。26歲時,他被選入國家登山隊,第一次挑戰珠峰就失去了自己的雙腳,從此,再登珠峰成為他40多年的追求。這些年,儘管47歲查出患有淋巴癌,67歲診斷得了血栓,都沒能阻止他的腳步。

登頂圓夢 40年五度上山

他五次挑戰世界之巔,終於在2018年5月圓夢,成了中國年齡最大,也是第一個依靠雙腿義肢登上珠峰的人。如今,夏伯渝投身公益,第六次回到珠峰,肩負的是另一項重要的使命。

夏伯渝和隊友們架設的金屬梯,因幫助中國第二代登山隊成功登頂珠峰,又被稱為「中國梯...
夏伯渝和隊友們架設的金屬梯,因幫助中國第二代登山隊成功登頂珠峰,又被稱為「中國梯」。(取材自澎湃新聞)

時間回到45年前的1975年,時年26歲的夏伯渝被選入國家登山隊,和隊友們攀登珠峰,他們有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在險峻的「第二台階」岩壁上搭建登山梯。「第二台階」位於珠峰北坡約8600米的地方,是一個30多米高的幾乎垂直的峭壁。在60年代以前,它是從未被人逾越的北坡登頂必經之路。

搭中國梯 助登山者通關

1960年5月25日,中國登山隊第一次攀登珠峰,四位突擊頂峰隊員王富洲、屈銀華、劉連滿、貢佈到達「第二台階」之後,憑藉著過人的勇氣、智慧和毅力,以搭人梯的方法,成功從北坡登頂,成為全世界從北坡登頂珠峰的第一批人。

夏伯渝是第一個依靠雙腿義肢登上珠峰的人。(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是第一個依靠雙腿義肢登上珠峰的人。(取材自澎湃新聞)

前輩們在重重險阻中的鍥而不捨,讓夏伯渝和隊友們發誓要架好登山梯。「架設這個梯子非常艱難,人在那個高度每一個動作,都非常耗費體能,打了四個岩點,然後把那個梯子用尼龍繩綁在上面,就這幾個動作,因為缺氧,我們整整用了一天的時間。」夏伯渝回憶。

在夏伯渝和隊友們的合作下,他們成功架設了金屬梯,幫助中國第二代登山隊登頂珠峰。截至2008年,共幫助1300多名中外登山者實現了珠峰夢,也因此獲得了「中國梯」這個稱號。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夏伯渝首次攀登並沒能登頂。報導引述夏伯渝說,當時他們架設完梯子後,隊伍已經到了8600米,本想在營地等待最後的衝頂,但等了兩天三夜,暴風雪越來越大,食品、燃料等供給都耗盡,隊伍只得被迫下撤。

下撤當晚,在7600米紮營時,夏伯渝發現自己的藏族隊友次仁多吉因為體能透支,丟失了睡袋等裝備,夏伯渝毅然把自己的睡袋給了次仁多吉,而自己在零下30度的帳篷裡蜷縮著過了一夜。

伸援隊友 凍傷失去雙腳

體能和耐寒能力極為優異被隊友稱為「火神爺」的夏伯渝原本不以為意,但抵達6500米營地時,夏伯渝發現他脫不下靴子,醫生剪開靴子才發現已經嚴重凍傷,夏伯渝只能退出登山任務,和其他受傷的隊友返回北京治療。

那次,夏伯渝不但只差248米就能攻頂,還因為雙腳凍傷壞死而截肢,成為殘疾人,回到北京又獲知父親離世的消息,接連遭遇的人生打擊讓夏伯渝一度難以接受,生活都失去了方向。

截肢後身心遭受重創的夏伯渝,遇見了德國的假肢專家,讓他重燃回珠峰的希望。(取材自...
截肢後身心遭受重創的夏伯渝,遇見了德國的假肢專家,讓他重燃回珠峰的希望。(取材自澎湃新聞)

後來一位德國的義肢專家告訴他,安裝義肢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還可以登山。這一席話讓夏伯渝走出陰霾,重新燃起了希望,母親的鼓勵給了他滿滿的動力,他形容「這是我人生中的一個轉折」。

「第一次登珠峰時失敗了,把自己的腳也凍掉了。我就想,你沒讓我登上去,讓我沒有了腳,我就偏要征服你,要爭這口氣」,夏伯渝說。此後,再登珠峰便成了他為之奮鬥的人生目標。「只要活一天,還能邁步,就要為再登珠峰去拚一天,去鬥一天」,他說。

夏伯渝戴著義肢成功登頂珠峰,2019年被授予勞倫斯「年度最佳體育時刻獎」。(取材...
夏伯渝戴著義肢成功登頂珠峰,2019年被授予勞倫斯「年度最佳體育時刻獎」。(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參加「新地公益垂直跑」慈善活動。(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參加「新地公益垂直跑」慈善活動。(取材自澎湃新聞)

由於義肢登山對他來說是很大的困難,所以他持續鍜鍊,堅持每天凌晨5點開始身體力量訓練,背上10公斤的沙袋練深蹲,還有仰臥起坐、飛燕挺背、俯臥撑等,全面鍛煉手臂、胸背、腰腹、臀部、大腿以及膝關節的肌肉,用上肢的力量來彌補義肢的不足。

鍜鍊不懈 拿下運動大獎

從1987年起,夏伯渝就開始參加全國殘疾人運動會,獲得過鉛球、標槍、舉重、乒乓球等多個項目的獎牌。但長期大運動量的訓練,使義肢把腿磨破,長期不癒合發生了癌變,1996年時癌轉移到淋巴,夏伯渝面臨了生死考驗。「其實我不怕死,我在登山的過程中已經和死神打過交道了。我惋惜的是,我這個夢想不能實現了」他說。

夏伯渝曾說:「珠峰讓我失去雙腿,但也敞開懷抱接納了我,我應該感謝珠峰」。(取材自...
夏伯渝曾說:「珠峰讓我失去雙腿,但也敞開懷抱接納了我,我應該感謝珠峰」。(取材自中國網)

攀登珠峰途中的夏伯渝。(取材自微博)
攀登珠峰途中的夏伯渝。(取材自微博)

也就是這樣的精神,他更愛惜及保養自己的身體,20多年以來,他的癌症沒有復發,使他有機會圓更多的夢。2011年,62歲的夏伯渝在義大利舉行的殘疾人攀岩世界錦標賽上,奪得難度賽和速度賽兩項世界冠軍;2019年2月19日,有「體育界奧斯卡」之稱的勞倫斯世界體育獎,將「年度最佳體育時刻獎」頒給了夏伯渝,成為繼姚明、劉翔、李娜之後第4位獲獎的中國體育人。

之後他五次挑戰,終於在69歲那年,登上了夢想40多年的峰頂。「珠峰對我來說,已經成為了一種信念,就是要挑戰命運,永不放棄」,夏伯渝眼神中透著說不出的堅毅。

「珠峰讓我失去雙腿,但也敞開懷抱接納了我,我應該感謝珠峰。」夏伯渝說。40多年來挑戰珠峰的經歷,也讓夏伯渝看到了脆弱的珠峰。五進五出之間,除了珠峰的壯麗山景,記憶中還有不時可見的飲料瓶、菸蒂等各種旅遊垃圾,正破壞著珠峰的生態環境,讓他痛心不已,也亟思為珠峰做些事情。

夏伯渝和志願者們在珠峰保護區奔波收集垃圾。(取材自微博)
夏伯渝和志願者們在珠峰保護區奔波收集垃圾。(取材自微博)

夏伯渝(左)用不同於以往「征服」的撿拾垃圾方式,帶領著志願者一起守護他深愛的珠峰...
夏伯渝(左)用不同於以往「征服」的撿拾垃圾方式,帶領著志願者一起守護他深愛的珠峰。(取材自微博)

投身公益 撿垃圾護山林

2017年起,他開始投身公益活動,先擔任「美麗公約」的公益大使,投入「守護第三極」活動。並加入了名為「擦亮天路」的公益項目,重回珠峰保護區。以往總是背著登山袋仰望山顛的他,這次換成提著環保袋,和志願者們一起低頭在珠峰大本營撿拾地上的垃圾,開啟他在珠峰上的第六次挑戰。

在夏伯渝的號召下,有不少志願者加入撿拾垃圾的行列。夏伯渝也認識了藏族小朋友多吉,多吉知道他的雙腳不方便、不能完全彎腰,貼心地跟著他幫他撿垃圾。志願者互相打氣,讓他感受到了珠峰給他的另一種感動。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在雪域高原上為了一致的目標,自願努力著,他形容這股力量的凝結,「比登頂珠峰更有成就感」。

夏伯渝2019年獲得勞倫斯世界體育獎。(取材自上游新聞)
夏伯渝2019年獲得勞倫斯世界體育獎。(取材自上游新聞)

2019年,夏伯渝受邀參加了「新地公益垂直跑」慈善嘉年華活動。2020年9月21日,夏伯渝在上海參加了「新地公益垂直跑——勇闖上海IFC」慈善嘉年華活動,幫助上海兒童醫院醫學中心貧困病童的醫療救治。而這一趟趟公益旅程,他還會走下去。

夏伯渝登頂歐洲最高峰。(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登頂歐洲最高峰。(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始終惦記著登頂珠峰。(取材自澎湃新聞)
夏伯渝始終惦記著登頂珠峰。(取材自澎湃新聞)

訂新目標 挑戰永不停歇

現在的夏伯渝,除了參加公益活動助人,也再為自己定下一個目標:「7+2」,攀登七大洲的最高峰和到達南北極點。「人總要有一個目標,有目標就不會失去方向」,夏伯渝說,他要讓自己持續保持奮鬥的狀態。面對夏伯渝的新挑戰,他的家人也給予著一貫的支持。「他們知道我這一生就只有攀登一個愛好,所以他們也不願意讓我留遺憾」,夏伯渝說。

對於今年71歲的夏伯渝來說,無論是挑戰自我,還是助力慈善,新的攀登,才剛剛開始。

夏伯渝撿拾高原垃圾。(取材自中國網)
夏伯渝撿拾高原垃圾。(取材自中國網)

中國 北京 義大利

下一則

世貿1號大樓觀景台11月重開 一線工作者及醫護人員免費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