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汪小菲宣布今年二婚 前妻大S祝福:這次一定要白頭到老

最新民調:拜登支持率跌至38% 近6成不滿表現

旅遊/死谷國家公園 荒蕪卻處處驚喜

Zabriskie Point起伏的山丘。(圖:作者提供)
Zabriskie Point起伏的山丘。(圖:作者提供)

1月出遊一周,去哪裡呢?查了一些資料,我將目的地定在死谷國家公園(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那裡夏天氣溫常常高於120華氏度,太熱沒法去,冬天去正合適。事實證明,1月遊人少,白天氣溫50到60華氏,適於出行。唯一美中不足是每天4時半就日落,白天太短、出遊時間有限。從拉斯維加斯出發駛向死谷,只有兩小時的車程。路旁的戈壁灘、低矮的灌木、光禿禿的山,勾勒出沙漠風光。開進死谷公園,更顯荒蕪。

沙丘、峽谷 感受風與水

牧豆樹平沙丘(Mesquite Flat Sand Dunes)的日落美極了,夕陽將金光灑向沙丘,也投下心形、菱形的陰影。起伏的線條加上不同層次的明暗交替,妙不可言。沙丘四面環山,沙子是石英砂和長石沙,由北面山脈的山石風化而成。

第二天日出前再去,飄著細雨,遊人寥寥,正好體會沙漠的孤寂。夜風稍稍撫平了遊客的腳印;不,應該說風在沙灘上留下的印記,還未被遊人破壞。這灑脫而又神秘的足跡,除了風,還有誰能踏出呢?

風吹沙動,沙無定形,每天的沙丘形狀都不盡相同,這正是沙丘的迷人之處。

沙丘日落。(圖:作者提供)
沙丘日落。(圖:作者提供)

馬賽克峽谷(Mosaic Canyon)和牧豆樹平沙丘同樣在煙囪井(Stovepipe Wells)附近,不過完全是另一個天地。峽谷由斷層形成,受流水沖刷逐漸成了今天的模樣。谷內白雲石光滑而堅硬,紋理分明;角礫岩則鑲著數不清的各色小石子,看著像馬賽克,也是峽谷名稱的由來。行走其中,摸摸岩石,彷彿觸到了地殼運動的餘波;想像山洪夾雜著沙石呼嘯而過,似乎感受到水的力量。有些路段僅容一人通過,還需要爬上爬下,是個有趣的地方。

公園內的其他幾個峽谷也非常有特色,比如天然橋峽谷(Natural Bridge Canyon)以一座天然石橋聞名,還有大面積直立的石壁;黃金峽谷(Golden Canyon)兩旁的山丘都是黃色、綠色,可以一直走到高聳的紅教堂山,或走到Zabriskie Point。Zabriskie Point我也拜訪過兩次,在高台上看過日落,也走進谷底的壞土地(badlands)。那是一片泥岩和粉砂岩山丘,色彩豐富,如同一條條褐色、米黃色、粉色、暗紅色彩帶間雜起伏。走在谷底,我好奇灰褐色的矮丘是什麼質地,誰知手指輕輕一觸,竟出現一個小凹坑。原來是泥土裹著石子!

盆地 探索天然鹽灘

上午開車盤旋而上,到達黑山上海拔1668公尺的Dante’s View。一出車門,陡然間進入一個寒風呼嘯的異度空間,體感溫度只有30到40華氏。在這裡可以俯瞰死谷公園,尤其是惡水盆地(Badwater Basin)。

惡水盆地是個很可愛的一個地方,何惡之有?中午時分到達,步行兩英里,走到厚厚的鹽灘中央。這可是純淨無毒可食用的鹽!鹽灘處是北美最低點,在海平面以下86公尺,身後黑山半山腰上有紅色的海平面標記。鹽層上頗為暖和,華氏60多度,和Dante’s View 溫度相差很大。平坦的鹽灘一望無際,一塊塊邊緣稍稍凸起小多邊形,相互相連,似乎規則又完全不規則,太神奇了。抬眼望,對面3368公尺的望遠鏡峰(Telescope Peak)山頂積雪。一條帶狀白雲久久停留在山巔,像一條圍巾籠罩著雪峰,難道怕它冷嗎?此時低於海平面的鹽灘和高聳的望遠鏡峰盡收眼底,落差4000多公尺,實乃奇觀。

Badwater Basin的鹽灘。(圖:作者提供)
Badwater Basin的鹽灘。(圖:作者提供)

那天早些時候,在煙囪井附近的路邊,曾看到山腳下有一條白鏈,以為是水。步行幾百公尺,戈壁灘變成了鹽鹼地,鬆鬆的鹽殼鼓起,曾經的山洪在地上刻出彎曲的淺道。低矮的紅柳叢生,看似乾枯,其實生命力旺盛。走了半小時,白鏈仍在遠方,遙不可及,神祕不明所以。沒想到在惡水盆地,竟走上了這條白鏈,也就是鹽灘。想來這鹽灘延綿幾十英里,蔚為壯觀。

沙漠 見識天氣變幻

死谷最神奇的時間是日出和日落。在煙囪井看日出,只見朝陽在遠山上投下一條紅紗帶,左邊一個山凹突然金光四射,如同著了火一般。這團火球從左至右滑過紅紗帶,然後消失了,紅紗帶也越來越淡,山又變回灰色。我恍然若失,不捨地轉身,向旅館走去。突然又見前方遠山下出現一條金光,延展至沙丘處,沙丘柔和的曲線裡藏著明明暗暗的光影。我看呆了,沙漠日出果然不同凡響。

在公園時兩天有雨,尤其最後一天,上午出發時烏雲壓頂,天色暗沉,雨愈發大了。我們從東門快速開出公園向南行,沒有走原計畫的西門。還好路上沒有遇到山洪,不過這樣的雨量,很可能引發山洪,在狹窄的峽谷裡尤其危險。聽說死谷一年平均降雨兩英寸,莫不是一年的雨都在這兩天下了?有了雨水滋潤,不知幾天後戈壁灘上會不會長出野草野花呢?

開出公園,還見到沙塵暴,黃沙飛揚在路的右側,好似一堵牆。路上鮮有車輛,路旁杳無人煙。一會兒晴,一會兒雨,一輛孤獨的車彷彿穿行於未知空間。兒子不斷回頭說:「我們正在離開黑暗,駛向光明。」可不是嗎?後方烏雲翻滾,而前方的天空像開了一扇窗似的,透出一片蔚藍。兩個多小時後,路邊出現商家,我們才鬆了一口氣。

荒谷 縱覽自然人文

死谷是美國本土最大的國家公園,面積330萬英畝,我們涉足的地方只有三分之一。公園地貌奇特而豐富,分布著崎嶇地、荒山、鹽灘、峽谷、沙丘、火山口、乾湖,彷彿不屬於這個星球。

園中常見到黃色、綠色、褐色、甚至黑色的山丘,自然聯想到砂土中有礦藏。的確,19世紀中葉,冒險家來這裡淘金、煉銀、開採硼砂,20騾隊就是那時運送硼砂的隊伍。不過採礦公司沒多久就關門了,只留下一些礦場遺跡。公園內有以騾隊命名的二十騾隊峽谷(Twenty-mule Team Canyon),遊客可以開車瀏覽壞土地,體驗崎嶇土路;在The Ranch at Death Valley 旅館還有一個小小的硼砂博物館,展出當年的運輸工具。

馬賽克峽谷。(圖:作者提供)
馬賽克峽谷。(圖:作者提供)

在死谷的幾天裡,除了幾隻烏鴉,我沒看見別的動物。但死谷的確棲息著一些動物物種,比如大角羊、狐狸、蛇,和死谷特有的鯷魚、甲蟲、蝸牛等。抗旱植物如沙漠冬青、鹽草、豆科灌木,也在這惡劣的環境裡繁衍生長,讓人不能不讚嘆生命的頑強。甚至雨水充足的春天,野花會開遍山野。孤寂的土地上,也留下了人類的生活痕跡。考古學家估計一萬年前這裡就有人跡,1000多年前,印第安部落在這裡居住、狩獵。直到採礦公司到來,逐漸將印第安人逐出家園。

死谷是北美最炎熱最乾燥的地區,是大自然極致荒涼的部分。這種極致,正是她的美,也正是這獨特的美,吸引著遊客前來探索。

注意事項:

1. 最好開四輪驅動的車,不僅去Racetrack Playa或望遠鏡峰的道路未鋪設,而且開往天然橋步道停車場及 Devil’s Golf Course 的岔道等,也是土路。

2. 可入住公園內的旅館,如The Inn at Death Valley、The Ranch at Death Valley或煙囪井村。幾個旅館相距只有20、30英里,前兩個在東門附近,像沙漠小綠洲,設施更好;最後一個與死谷的環境更協和。如住兩晚以上,不妨選擇住兩個旅館,少走回頭路。

3. 每天早晨外出時,汽車加滿油,帶足備用水。

4. 峽谷步道氣溫變化大,準備好隨時增減衣物。

5. 進園後別忘記到遊客中心或Ranger Station 付門票或出示國家公園年票,拿停車證。付費機上也可付費。

【周刊旅遊歡迎投稿】

1.投稿電郵:[email protected]

2.來稿限3000字以下,旅遊中有無要注意事項或交通須知,歡迎一併寄出。

3.照片檔案限JPG檔,不宜過小隨信寄送,並附註圖說。

旅館 步道 博物館

下一則

美國人旅遊嚮往島嶼風情 今年搜尋最多是這個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