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高球史首面獎牌 潘政琮加賽苦戰出線奪銅牌

東奧/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

紐約梵谷畫展 沉浸熱情靈魂

梵谷的《星夜》。
梵谷的《星夜》。

豔陽6月,在紐約城重新開放後,趕赴一場《身臨其境-梵谷藝術展》。它不是傳統的博物館式作品展,而是運用科技打造的夢幻空間,3D的沉浸式場景。展覽在東河邊的36號碼頭。

梵谷展覽廳的後門。
梵谷展覽廳的後門。

走進向日葵 如燃燒生命

隨著人流走進大廳,彷彿走進了梵谷的《星夜》,在眼前是一幅碩大的梵谷自畫像。展廳有三個,好像走進了一個三套院。展覽是迴圈式的,每場大概持續半個小時。看一場不過癮,可以繼續觀看下一場。管理員告訴我們,三套院的最後一個,也就是第三展廳最大,可以坐下來看。緩緩地走進梵谷的畫中,我們彷彿走進時間隧道,穿越回到100多年前,走進了這位偉大畫家的生活裡。

曼哈頓36號碼頭-梵谷展覽正門。
曼哈頓36號碼頭-梵谷展覽正門。

梵谷(Vincent van Gogh,1853-1890),生命只有短暫的37年;他是藝術世界永遠的孩子,藝術生命雖然短暫卻璀璨。在梵谷短短十年的繪畫創作生涯中,留給世人的不僅僅是浩瀚的星空、無垠的麥田和熱力迸發的向日葵,還有他對藝術的執著、熱情,以及瘋狂的愛。

梵谷是繪畫藝術後現代派的宗師,他不一定是最好的畫家,但一定是難以超越的那位。

走進第一大廳,好像進了一個沒有座席的3D電影院。大廳的中間一排排柱狀裝飾物,通體鏡面,剛好上演的是舉世矚目的《向日葵》。我感覺自己遊走在向日葵海洋中,那些黃色和棕色調的色彩在畫家體內湧動之後,噴射在畫布上。那是充滿陽光和希望的世界。

盛開的向日葵閃爍著火焰,細看,每一片花瓣、每一格花芯都是那樣的華美、明麗,同時又和諧而細膩,我明白了為什麼向日葵是無數藝術家鍾愛的創作物件。

梵谷的《向日葵》。
梵谷的《向日葵》。

關於向日葵的作品無數,而梵谷的《向日葵》至今無人能逾越;只有具備足夠的熱情才能融化向日葵中的金黃色調,幾乎沒人能做到。這需要投入一個人所有的精力和能量,而梵谷做到了。

置身在這向日葵海中,彷彿梵谷就在花海中作畫;感受他的燃燒、他的破滅、他的綻放、他的黯淡與紛亂。

梵谷的性情與命運都與向日葵相纏繞,如同高更所說,「哪怕他就是躲在那些向日葵的背後,我們依然能夠感覺到他的存在」。

接著展出的是梵谷的花卉、樹木、天空、田野和人物,看《唐基老爹》向我微笑,聽《阿爾勒吊橋》裡洗衣婦人的笑語,聞到《吃土豆的人》土豆的香氣。

梵谷的《播種者》中,太陽被塗成了一個金黃的大圓盤。
梵谷的《播種者》中,太陽被塗成了一個金黃的大圓盤。

這時,來了一道光,太陽被塗成了一個金黃的大圓盤,天空是黃綠色的,粉紅色雲霞飄飛,紫色的土地延伸至地平線。我也融入這幅《播種者》裡,感受田野裡清風吹拂,驕陽照耀。

永恆的星夜 令觀眾欲泣

如同一陣風,畫風變了,展廳籠罩在一片流動的午夜藍之中,是舉世矚目的《星夜》。那輪從月蝕中走出的月亮,那巨大的、捲曲旋轉的星雲,那誇大了的星光,都讓人眩暈。

而在畫中底部的村落,以粗短平直的線條展現,一片祥和;近處翻卷繚繞、直上雲端的柏樹像黑色的火舌,讓人躁動。這是為什麼很多人說看畫有種眩暈的感覺,可是我只想哭。

《星夜》是梵谷在第二次精神崩潰後,在聖保羅修道院休養時的作品。夜裡,他從窗口仰望星空,試圖用直覺、靈感和衝動來構圖,用靈魂去觸摸超驗與終極。有人說,這是他在發病時有意與潛意識感受到的星空。這是只存在於他腦海中,能量與寧靜並存的、具有永恆性的星空盛宴。

2004年美國國家太空總署(NASA)發布了一張哈伯望遠鏡拍攝的太空照片,並稱「這幅太空攝影作品與梵谷的名作『星夜』有異常相似之處」。

而這顆離麒麟座很近的恆星距離地球2萬光年,沒有天文望遠鏡的梵谷是怎樣看到的?

梵谷的弟弟提奧畫像。
梵谷的弟弟提奧畫像。

他在給弟弟提奧的信中說,他一直在仰望星空,在黑暗中尋求慰藉與救贖的希望,哪怕希望是如此遙遠,如此微弱。

這一次,信仰在他的頭頂,他聽到了星空下神的聲音:那片神佑的星光,只有星星在對他說話,這才有了如此絢麗的《星夜》。

展覽要結束了。星光深處,梵谷的自畫像冉冉升起。那一雙明慧的眼睛似乎在詢問我們,他的畫得如何?我想說,文森·梵谷,那個世界不懂你,不懂你的孤獨,不懂你近乎固執的堅持。只能怪你跑得太快,敢於去走那扇「窄門」,以至於時代在你身後氣喘吁吁,當世界發現時,梵谷早已遠去。

展廳裡梵谷自畫像。
展廳裡梵谷自畫像。

走出展廳,一片豔陽。不遠處的曼哈頓大橋如此不真實。

這個展覽有別樣的意義,它是紐約防疫封鎖15個月後重新開放後的第一場大型展覽。親朋好友終於歡聚,孩子們笑語,觀眾用手機與梵谷「合影」,久違的生動,讓人動容。

用現代科技展現偉大藝術,讓更多的人走進音樂律動的藝術殿堂。聽鳶尾花開花的聲音,看星星起舞,與月亮談心。感受畫家震撼靈魂的作品。誰說小眾的藝術,不能用大眾的狂歡來承載?

太空 紐約 電影院

上一則

訪Gunston Hall莊園 一探被遺忘的開國元勳

下一則

全球最大 上海天文館開館 有牛頓原著、還有月壤展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